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6章

    溪水很浅,最深之处淹不过膝盖。水流缓慢,杂草丛生。

    辛崃找到钟沂时,发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水底。鼻尖离水面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只要她还有一丁点儿力气,把头略微抬起来,就可以呼吸到空气。

    看得出她已死去多时。肌肤苍白而无生气,一团长发和水草搅在一起,两手摊开,投降一样举在头顶,指尖被水泡得起了皱纹。

    所有的人都跟了过来,辛崃跳进水中将钟沂抱了起来。

    就在这个过程中,裹在她身上的外套滑落了,皮皮这才看见她身上有个比碗口还大的洞,皮肉已失,内脏掏空,肋骨清晰可见。

    一定流了很多血,但已被水冲洗得干干净净。难怪什么气味也没有。

    最诡异的还是她的表情,双眼圆睁,很惊讶,完全没料到今天就是自己的末日。

    死状太惨,小菊和家麟同时别过脸去。狐族的人则皆表情木然。辛崃低下头,长发掩面,看不见他的表情。一旁的方尊嵋腮帮子硬了硬,一双眸子淡如远山,默默地看着天空。

    南岳狐族几百年来与人类为伍,各方面看起来都与人类极为相似;北关狐族则多在深山野林中生活,更习惯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也保留了更多“狐”的一面。皮皮一直很好奇钟沂是怎么走进这一家人的,又是怎么心甘情愿为奴的。开始的时候她觉得这中间一定有强迫的成分,可钟沂看上去就是个忠实的仆人、快乐的厨妇。方辛崃对她,也没有很霸道的地方。皮皮觉得,随着自己与她越来越多的相处,会渐渐揭开这个迷底,哪知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她甚至不知道这钟沂父母是谁?家乡何处?只知道钟沂做的包子很香,昨晚的三菜一汤,美味还留在齿间。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嘤嘤,她的双眼好奇地扑闪着,以一种学者研究的目光看着钟沂破脆的尸身。感觉到皮皮的目光,她回头轻轻地道:“蚁族是冷血动物。”

    在这座森林,死亡是件最经常发生的事,过多的同情只会带来灾难。

    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不知何时贺兰觿走到了她的身后:“你在发抖。”

    “人已经找到了。”她说,“在水里。”

    “她……”

    “已经死了。”

    贺兰觿低头沉默了一下,没有问更多。皮皮感到他想知道一些细节,于是俯耳过去,向他描述了一下案发现场以及钟沂身上的伤口。他只是安静地听着。

    方辛崃抱着钟沂的尸身向林子深处走去,方尊嵋牵着梨花尾随其后。仿佛知道他们将要做些什么,其余的人都转身走向营地。

    “走吧,”见皮皮留在原地半天不动,贺兰觿拉住她的手,“辛崃他们需要一些单独的时间。”

    皮皮迟疑了一下,不知道钟沂的尸身会被如何处置,低声问道:“他们会埋葬她吗?钟沂还有家人吗?以后我回到c城,需要知会一下她的父母吗?”

    据她所知,钟沂十七岁离家出走跟了方辛崃,到如今至少十年了。按沙澜族游牧的本性,她应当与家里失去了联系。这么年轻,父母想必还健在,或者仍在四处寻找她。皮皮觉得无论如何应该给他们一个交待。

    “你是不是还想邀请他们过来参加葬礼?”

    “……”

    “你是不是还打算在这里建一座庙、请几个和尚?”

    “……”

    “你是不是还想修一片墓地、陵园?”

    “卧槽,贺兰觿,”皮皮翻脸骂道,“你他妈真不是人!”

    面前的人一下子僵住了,脸阴沉了:“你骂我?”

    皮皮的下巴扬了起来:“骂了,怎样?”

    一团黑云罩过来,他的目光明明很空洞,凝视她长达十秒之后,皮皮只觉全身像被机枪打了几百个洞,找不到心跳了。

    “以前没人教过你怎样尊敬自己的夫君吗?”他的声音很冷。

    “尊敬?你们尊敬钟沂吗?人家跟了你们这么久,让她入土为安是你们狐族至少可以做到的事!”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贺兰觿仍然握着她的手,指尖渐渐冰凉。他用力地抿了抿嘴,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平息怒气。皮皮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身走向林中,被他一把拽回来,喝道:“别去。”

    他的手铁钳般抓得她生疼,皮皮挣脱不开,不禁吼道:“放开我!我得去问问清楚,他们不能就这么把钟沂给吃了!”

    “你想埋葬她?”

    “对!”

    “知道地底下住着些什么族吗?”

    “我管它什么族!”

    “蚁族、鼠族、蛇族、蛆。你觉得钟沂给它们吃掉会更舒服些?”

    “……”

    祭司大人将皮皮一顿暴损后扬长而去。皮皮愣在原地发呆,心中纠结究竟要不要去劝说方辛崃埋葬钟沂。忽见梨花从林子中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一脸的泪痕,忙拉住问道:“梨花,你大哥、四哥还在林子里?”

    “嗯。四哥在挖坑,说钟沂姐姐喜欢睡在地下。”

    皮皮长舒一口气,柔声道:“你饿吗?我们这就去打猎。”

    “饿。”梨花的眼皮红红地,“我问四哥可不可吃一点点钟沂姐姐的手,四哥不给我吃。其实钟沂姐姐以前都跟我们说了,她要是倒下了随便我们怎么吃都可以的。”

    皮皮一下子窘到了。见梨花眼泪汪汪的样子还以为她为钟沂的死难过,没想到居然是因为没能吃到她的手,不禁白了她一眼:“哦,你倒是挺实在的喔。”

    “四哥不让我吃,还打了我一下。”梨花呜呜地哭起来,很委屈的样子,“昨天家麟哥哥回来,一直躺在床上,我以为他快不行了,哪知道大哥、四哥忙了一夜,又把他给救活了……”

    皮皮简直快气笑了。方辛崃还挺有人情味,这方梨花简直无法理喻。当下想起口袋里还有一颗钟沂用鱼肝做的棒棒糖,掏出来递给她:“拿着,先垫垫肚子。”

    “谢谢。”有东西吃了,梨花立即乖了,接过糖,蹦蹦跳跳地走了。

    众人随着贺兰觿向营地走去,家麟步子慢,落在最后,皮皮快步追上他,低声警告:“家麟,你得好好地防着点你的小媳妇,我担心她会咬你。”

    家麟双眉微皱:“昨晚她在我身边走来走去,还悄悄地舔我的手指头,我还以为这是狐族特殊的表白仪式,难道……”

    皮皮急出一身冷汗。这方梨花貌似只有十岁女孩的智商,毕竟修行了三百年,方家兄弟好几个,据说都很厉害,最后活下来的居然有她,绝非泛泛之辈,忙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跟方家人住在一起!切记,切记!”

    家麟斜睨了她一眼:“所以昨天我在林子里说的事,你愿意重新考虑?”

    皮皮坚定地摇头。

    家麟耸肩苦笑:“那我只好继续做方梨花的夫君呗。只要保证她吃饱,我就是安全的。”

    “你倒是很乐观喔!”皮皮拍了他一下,家麟一个闪身触发伤势没站稳,差点摔倒,被皮皮及时扶住,不料她被家麟的惯性带着差点也摔了,两人的身子撞到一起,为了稳住重心,家麟紧紧地搂住她。皮皮下意识地推了一推,家麟连忙撤手。

    他停步下来,看了她一眼,目中充满了感情。

    “怎么了?”皮皮问道。

    “没什么。有次打篮球,我被人故意绊了一跤,一下场腿就肿了,是你陪我去的医院。”他笑了笑,“时间过得真快,那时候就惦记着赢球,输了会难过好久,好象遇到了人生的重大挫折。可现在呢?那场球是跟谁打的都想不起来了。”

    “清宁高中,三比一。还是你投的篮呢。绊你的那个人叫陈晓涛,平头,三角眼,嘴边有个痣,记得不?”

    他摇头:“还是你的记性好。”

    皮皮低下头,脸莫名其妙地红了。直到今天她才意识到自己与家麟的那些恩怨可以放下了。可以心平气和地提起过去了。那些少年往事又浮出了水面,在这荒凉野蛮的沙澜,显得格外地温暖而有人情味儿。

    “知道现在我最想念什么吗?”家麟叹道。

    “什么?”

    “奶奶做的豆瓣酱。用刚出蒸笼的馒头蘸着吃……”

    “或者炒茄子……”皮皮加了一句。

    “早饭没了,咱们恐怕要提前出发打猎了。”家麟加快了步子。

    “你别去了,好好养伤,我让贺兰多给咱们派些人手。”

    “没事,伤好得差不多了,我还吃了止痛药。”

    “家麟……”

    皮皮还想再劝,不远处小菊忽然跑回来向她们招手:“皮皮!家麟!快过来,拿好兵器,到篝火这边集合!”

    “打猎去?”

    “不是打猎,狼来了!”小菊一边在前面跑,一面示意篝火的方向,背后的□□像只老鹰伏在她的背上一上一下地,不一会儿功夫就消失了。

    皮皮没听明白:“她是指狼,还是指狼族?”

    “肯定是狼族。”家麟看了一眼身后茂密的丛林,“如果只是原生态的狼,犯不着这么兴师动众。”

    “为什么我什么动静也没听见?”皮皮一面快步走,一面问。

    “昨晚你不在这,金鸐已经警告过我们了。狼族特别记仇,方雷奕的外交辞令不过是个幌子,今天不论我们交不交出五鹿原,修鱼家都会派人马过来歼灭我们。——方家兄弟为我治了一夜的伤,就是为了确保咱们所有的人都有足够的战斗力。”

    “那为什么不趁着天黑逃跑呢?林子这么大,总有躲的地方吧?”

    “这一片都是修鱼家的地界,重要关口都有岗哨。这么多人行动很显眼,逃是逃不掉的。不过沙澜的规矩是两边的头儿先单挑,输了的那边会撤退,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有胜算吗?皮皮的心砰砰乱跳。打几只野兔和山鸡是可以的,运气好也能打下一只鹿一头熊,但对付力大无比又能随时变形的狼族……她可没有什么信心。更何况贺兰觿还有致命的弱点:白天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