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6章

    “你的功夫不错。”他淡淡地道,语音中有股怪异的腔调。

    “谢谢。”皮皮强自镇定。

    小菊就睡在不远处,他多半没有发现,或者暂时没有注意。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林子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虽然不算最好,但你反应够快,也够勇敢。”修鱼稷又道。

    “……”

    “你叫关皮皮?”

    “对。”

    “听说你是贺兰觿的女人?”

    她怔了一下,还以为贺兰觿的真实身份并未暴露,看来狼族已经知道了。

    “我跟那人没关系。”她板着脸说。

    “很好。”

    “什么很好?”

    “我喜欢你,”他淡淡地看着她,目光像一面镜子,谁也看不见藏在背后的用意。“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她不知如何回答,想了一下,道:“抱歉,我已经嫁人了。”

    “这里是沙澜。”

    “我遵守心中的道德,跟地理位置没关系。”

    他沉默了一下,道:“也就是说,你更情愿被我吃掉?”

    “不情愿。”

    “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修鱼先生,”皮皮朗声道,“吃掉我跟吃掉一只野鸡、一只野鸭——”

    “——鸡就是鸡,鸭就是鸭,不要在前面加个‘野’字。”他打断,并且更正,“这里是沙澜,这里没有家禽。”

    “ok,ok。吃掉我跟吃掉一只鸡没什么两样。”皮皮的表情很严肃,“你是狼族未来的领袖,与其让我在你的胃里消化,完成最低级的功能,不如让我做你的助手,帮你消灭敌人。”

    他双眼一眯,目光莫测,好象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助手?”

    林中传来马蹄的杂踏,他的随从就在附近。皮皮心中十分焦虑,担心这些人发现了小菊的踪迹。

    “对,助手。”

    不知是因为寒气还是受了伤,她的膝盖忽然闪电般地疼了一下,皮皮痛得“嘶”了一声,抚住自己的腿。

    “你可以骑我的马。”他指了指泉边不远的一棵松树。那里立着一匹漆黑光亮的黑马,安静到不出一丝声响,几乎与黑夜融成一体。

    她得跟他走,没有别的选择了。

    “有白马吗?”皮皮很拽地说,“我不喜欢黑马。”

    “你有种族歧视?”

    “……”

    他的眸中多了一丝笑意:“是的,我有白马。”

    说罢走入林中,牵出一匹白马,手里拿着一只火把。趁这功夫,皮皮已将猎刀和弓箭背在身后。

    见她拿着武器,修鱼稷也不介意,脱下风衣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很绅士地将她扶上马背。正要翻身上马,一低头,看见泉边的一块巨石上用泥土写了一个“鱼”字。皮皮自知难逃此劫,怕小菊醒来后惊慌,趁他牵马之际留下记号言明去向。她以为天黑修鱼稷看不到,不料他竟拿来一只火把。

    “这是什么?”他指着那个字。

    ——他居然不识字,难怪腔调就像一个外国人说中文那样僵硬生涩。

    “不知道。”皮皮决定死不认账。

    “看形状是龙族的文字,你是龙族?”

    “嗯。”

    “会说狐语?”

    皮皮摇头。

    “会说狼语?”

    她又摇头。

    “你连我们的语言都不会,怎么做我的助手?”

    “我只是不具备你们的发音器官。”

    “如果一直用你们的语言和你交谈,我会觉得累。”他的语速很慢,不知道是因为不流利还是深思熟虑,“也许我们需要请个翻译?”

    “用不着用不着,你的话我能听懂。”皮皮连忙道,“交流没问题。”

    皮皮可以理解狐族能说多种人类的语言,毕竟千年来他们与人类混居。她对狼族的历史一无所知。看样子,五大狼族至少在沙澜居住超过了八百年,沙澜并无人迹,没有老师,没有语境,这语言是从何处习得的呢?

    如果说狐帝贺兰鹴一手缔造了狐的王国,那么修鱼亮是不是一个和他类似的人物?修鱼家族与另外四大家族是一种什么样关系?狼族如此强大,其领地观念又如此强烈,蓄龙圃就在沙澜的西北,为什么不打过去,一统天下呢?

    “我们的语言是谁教你的?”她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这是沙澜外交通用的语言,最早是狐族使用的。”

    “也就是说,狐族和狼族曾经有过一段平等交流、和平共处的时期?”

    “谈不上。我们的祖先以前居住在沙澜以北,相当于狐族的邻国。狼族与狐族拥有一些共同的资源,有时候是分享,有时候是争抢,外交上常年处于紧张状态。进入沙澜之后,我们发现龙族的语言是这个地区的通用语,各族都在使用,也就只好默认了。”

    他翻身上马,坐在她的身后,揽起缰绳向林子的深处走去。身后跟着七八只巨大的灰狼。

    马背颠簸,皮皮尽量挺直身躯不要靠在修鱼稷的身上。尽管累了一天也困得要死,她浑身紧张处于高度警惕状态。身后的人,胸膛宽阔得就像个单人沙发。

    山道崎岖,马蹄忽然打了个滑,一只粗壮的手臂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将她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

    皮皮抗拒地推了推,手臂粗硬,推不动。

    “你很累,为什么不睡一会儿?”修鱼稷道。

    这么一说,她反而更警惕了,用力拧了拧了脸,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狼族特别记仇,今天她杀了修鱼冰,也就是他的妹妹,被他抓住带回巢穴,指不定要受什么折磨。

    “我不困。”

    “怕什么,”他哼了一下,“如果我想吃你,你已经跑不掉了。”

    “……”

    “不要逼我说‘吃’这个字,我不会恐吓。”他冷冷地道,“一旦说了,就真的会吃。”

    皮皮怕极了,不是怕死,而是怕他这种捉摸不定的口吻。她用力睁开眼,看看天上的星光,又看看山脉的走向,感觉一行人正在西行。在马蹄均匀的节奏中,她与睡意顽强地搏斗,残留在树叶间的冷雨不断地滴下来,冻得她浑身哆嗦。坚持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终于背靠着修鱼稷睡着了。

    迷迷糊糊不知在马背上坐了多久,皮皮忽然醒了。发现自己靠在修鱼稷的怀中,身后的男人充满了热量,令她全身暖和得发烫。她连忙坐直身子,睁大眼睛四下张望,忽然感到脸上粘乎乎的,同时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她摸了摸,粘乎乎的东西是血,满头满脸都是,以为伤口迸裂,吓得“噢”了一声。

    “不是你的血。”身后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道,“路上遇到偷袭,打了一架,血溅到你脸上,看你睡得香,就没叫醒你。”

    皮皮扭过头,惊魂未定地看着他。

    “你也太能睡了,在梦里脑袋搬家也不知道吧!”他轻喟。

    皮皮掏出一叠湿纸巾用力擦拭,直到纸巾全部用光,才觉得干净。

    那七八只灰狼仍然紧随其后。一行人正在下山,已经到了谷底。从树叶的间隙可以看见天上淡淡的星光,前面黑漆漆的,耳边只有枯燥的马蹄声。

    过了片刻,修鱼稷放慢马速,停在一个洞口,吹了一声口哨,后身的狼立即四散离开。修鱼稷带着皮皮下了马,拿着火把,向洞内走去。

    皮皮的心砰砰乱跳。几次掉进井底,致使她一看见洞穴就会产生幽闭恐惧,就想立即逃走。

    洞很宽大,迎面吹来一道阴森的冷风。两壁由巨岩凿成,每隔数米点着昏暗的松油灯,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味。

    “这是什么地方?”皮皮问道。

    “龙关驿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