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章

    “不确定,不过从长相和武功上看,和我们以前掌握的资料很相似。”修鱼稷看着大家,“我们谁也没见过这个人。听说他一直生活在南岳,已经有几百年没回北关了。这次回来,而且有金鸐的陪同,我猜他是来帮金鸐复仇的。”

    一时间,桌子上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贺兰觿怎么会跟金鸐混在一起?沙澜族不是被狐帝驱逐的吗?金鸐应当恨贺兰觿才对哇。”

    ——“天知道蓄龙圃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真永之后,贺兰觿也被狐帝驱逐了,他和金鸐联手很正常。”

    ——“不管这人是不是贺兰觿,替三哥、七妹还有死去的二十几个兄弟报仇是第一位的!”

    ——“狐族在沙澜还有一批旧部,金鸐是个隐患,必须除掉!”

    ——“必须把贺兰觿抓回来!”

    终于,坐在修鱼亮左手边的一位金鱼眼汉子清了清嗓子,道:“三军不可无帅,群龙不可无首。老二不在了,修鱼峰,以后出门作战的担子就要落到你的身上了。”

    此话一出,一屋子人都安静了下来。

    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不服的表情。论能力论功夫,狼族的二号人物去世,应当由三号人物修鱼稷接替。修鱼稷死掉了,才会轮到修鱼峰。

    金鱼眼汉子一脸威严,似在族中颇有地位。话一出口,竟无一人敢扬声辨驳。

    皮皮知道自己是这屋子里唯一的陌生人,不想引人注目,一直半低着头。她悄悄地瞄向修鱼亮,见他的左手中指上果然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当中镶着一颗蓝色的珠子。思考时,他会习惯性地用手转动那只戒指,仿佛能给他带来灵感似的。

    修鱼稷忽然沉声道:“三叔,您这话,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说来听听。”

    “我为什么不能接替三哥,带兵作战?”

    “你跟何人战?”

    “狐族。”

    “你母亲是什么族?”

    修鱼稷的背蓦然挺直,额上青筋暴起,一只手用力地握着。三叔只当没看见,冷笑一声,继续道:“不觉得这种事……你需要避嫌么?”

    “如果想避嫌,我根本就不会去,”修鱼稷看着他,一字一字地说,“更不会重伤金鸐。”

    屋中的气氛陡然凝滞,空中有一股奇异的酸气,一种攻击性的气味。

    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有赞同的,有反对的,也有不想得罪人、不愿意表态的。

    “只是重伤?以你的水平,明明可以杀死他,是你下不了手吧!”三叔不依不饶地道。

    修鱼稷“砰”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三叔——”

    一个轻柔的声音忽然打断他,方雷燕发话了:“稷儿,坐下。”

    修鱼稷的喉咙咕噜了两声,坐了下来。

    “三弟,”方雷燕淡淡地道,“狼族以武定位,老二这个位置,谁的武功高就是谁的,这是族里定下的铁规矩。稷儿的母亲固然是狐族,但他的父亲是狼王,他在狼族出生,狼族长大,说的是狼语,替狼族出战,立下赫赫军功。你说他不是狼族,不配当老二,我不同意。相信在座的各位也会觉得不公。作为狼族的一员,阿稷非常出色,我为他感到自豪。”

    修鱼稷的拳头松了松,目露感激之意。

    皮皮呆呆地看着方雷燕,心道,好家伙,方雷氏果然是外交世家,这话说得太响亮了。

    “稷儿,你过来。”修鱼亮忽然道。

    修鱼稷走到父亲的身边,修鱼亮将手中的戒指摘下来,递给他,“老二,把贺兰觿抓回来。要活的。”

    在场所有的年轻人都以艳羡的目光看着那枚戒指。因为它戴在修鱼亮的手上已经几百年了,几乎算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摘下它,交给谁,意义重大。修鱼稷身世特殊,得到这枚象征权力的戒指,有种特别恩宠的意味。

    庭院中,人渐渐地散了。

    修鱼稷对皮皮说:“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罢走到修鱼亮面前,垂首:“父王。”

    狼王肥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我给你的戒指——要妥当保存。”

    “父王之物,便是孩儿心爱之物。”

    “你错了,这不是我的东西。”狼王淡淡地道,“这是你母亲的戒指。”

    修鱼稷微微一怔。打他出生那天起,狼王就对他的母亲只字不提,好象这人根本不存在。上行下效,渐渐地在公共场合谁也不提,成了禁忌。

    但这并不能阻止小道消息的泛滥,该知道还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从别人的眼神里知道了。

    “是金泽送给她的。”

    “……”

    “你可知道沙澜狐族为何被驱逐?”

    “据说是得罪了青桑?”

    “我听说——你妈胡言乱语的时候告诉我——是因为这个戒指。戒指里藏着狐族的一个重大的秘密。”

    修鱼稷凝视着手中那枚发着幽幽蓝光的戒指,蹙起了眉头。

    “抓住贺兰觿,问问他,这戒指究竟有什么用。”

    随从牵来了白马,但皮皮说,她更愿意和修鱼稷一起散步回去。

    阳光暖洋洋地洒在肩头,石板路上泛着青苔。一队人马越过他们向东驰去。为首的是穿着铠甲的修鱼筀,他在马上叫道:“六哥,我去巡逻!”

    修鱼稷点点头,目送马队绝尘而去。

    “能看看你的戒指吗?”皮皮故做好奇地问道。

    修鱼稷摘下戒指递给她。

    纯银的指环上打着龙纹,双龙戏珠地托出一枚眼珠般大小的湛蓝珠子,就在青天白日也幽幽地泛着蓝光。非珠、非石、非玉。上面有许多细小的纹路。

    “你认得它?”修鱼稷随口道,“我父亲说,这是狐族的东西。”

    “没见过。”

    “有人说这是夜明珠,因为夜晚会发光。”

    “从质地上看,不大像珍珠。”皮皮将戒指还给他。

    “我也觉得不是。比珍珠硬,而且非常耐磨。”

    两人各怀心事地走了一会儿,修鱼稷又问:“你在贺兰觿身边待了多久?”

    “前后加在一起四、五个月吧。”

    “狐族是一夫一妻制,通常妻子死了丈夫才可以再婚,所以狐族的男人不轻言嫁娶。”

    “你的论点是——”

    “他应当是喜欢你的。”

    “你觉得他喜欢吗?”皮皮苦笑,“他要是真心喜欢,会让你这么轻易地接近我、带走我?”

    “这点我也想不明白。”修鱼稷淡淡地说,“如果他真的在乎你,还派你过来做奸细,代价也太大了。除非你真的很能干,让他很放心。”

    “所以你认为我是奸细?”

    “如果你是,你会被三千只老鼠活活咬死,我消灭了奸细;如果你不是,祭司大人惦记你,会来这里找你。”

    他幽幽地笑了:“你看,关皮皮,有你在手,我是双赢。”

    “为了证明我不是奸细,我也表个态,”皮皮也笑了:“祝你马到功成,我现在就想找贺兰觿算账。”

    他瞥了她一眼,目光中有明显的怀疑,但也不愿与她较真:“狼行千里吃肉,马行千里吃草。我会满足你的愿望,到时候可别后悔哟。”

    “我不会。”皮皮的声音很果断。

    “既然你我目标一致,你又愿意当我的助手,可不可以告诉我贺兰觿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我可以在哪里找到他?”

    皮皮沉默了一下,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有代价。”

    “代价?”修鱼稷身形微微一滞,“饶你不死就是代价。”

    “你觉得我怕死吗?”

    他哼了一声,道:“什么代价,说来听听。”

    “你手上的戒指。”

    他皱起双眉:“如果你只是喜欢戒指,我有更好看的、也有更贵重的。”

    “我就要你手上的这只。”

    “不行。”

    “请恕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皮皮昂首挺胸,双手□□牛仔裤的口袋,目光无所畏惧。

    修鱼稷“呵”地一声笑了:“沙澜就这么大,遍地都是蚁族的网络,我就不信找不到贺兰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