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3章

    </script>

    众人休整片刻,行了一夜的路,次日清晨,到达了泛泛所居的银杏。

    虽然银杏很粗很大,比起四周高大的红杉,在这座山里也不是太起眼。最特别的地方是树上搭着一个木屋,一道窄窄的楼梯一直通到树下。

    在路上嘤嘤已经告诉了大家泛泛先生在蚁族学界的泰斗地位以及他清高傲慢的脾气。但她也说泛泛在这世上已经活了三十七天,如果再晚到三天就只能参加他的葬礼了,临近死亡的蚁族脾气不会好,希望大家说话小心。

    嘤嘤拉了一下楼梯旁边的拉绳,不一会儿功夫,一个大眼睛男生从楼梯上走下来。青衣布鞋,书僮打扮,表情十分肃穆。

    “嘤嘤?”

    “虔虔,”嘤嘤微微一笑,“先生在家吗?有客人带着贵礼求见。”

    “先生不见生客,”虔虔双眼一垂,“你都来多少遍了还不知道?”

    “请告诉他,我们这里有一滴‘眼泪’。”嘤嘤说,“想请问先生可否知道森林脑炎的疗法?”

    “眼泪?”虔虔打量了她一眼,觉得是忽悠,“你是指——传说中的‘眼泪’?”

    “对。”

    “先生正在睡午觉,等他醒了,我跟他说说。”说罢转身上楼了。

    众人一片哑然。

    贺兰觿看着嘤嘤,觉得不可思议:“你们蚁族只活四十天,还天天睡午觉?”

    “虽然命不长,我们也讲究生活质量呀。”

    “这午觉一般睡多久?”

    “几个小时吧。”嘤嘤耸耸肩,“有次我等了六个小时。”

    贺兰觿转身从马背上拿下一把斧子,走到银杏树前,“当”地一响,就朝树上砍了一斧。

    整个树摇动了一下,树叶纷纷下落。

    三斧子下去,小木屋里的人不淡定了,一个身形矮胖蓄着短须的男人蹬蹬蹬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气急败坏地喊道:“谁呀!谁砍我的树?”

    贺兰觿将斧子一扔:“我。”

    嘤嘤将脑袋一缩,低低地道:“先生。”

    泛泛将手笼在袖子里,仰头打量着贺兰觿:“你问森林脑炎的治法?”

    “对。我妻子快不行了,您不能治就说一声,我找别人。”

    “能治。”

    “太好了。”

    “但你砍我的树,这不对。树也是一种生命。你不能因为它说不了话,就欺负它。”

    “说吧,怎么赔偿?”

    “你有‘眼泪’?”

    “对。可以给你六滴,让你再活六年。”

    “六滴不要。”他冷冷地道。

    贺兰觿呆住,生怕他犯倔不干了,一下子结巴了:“别,老先生您别客气,数目可以商量。”

    “我要一千滴,不商量。”

    “开什么玩笑!”金鸐吼道,“这是眼泪,不是水!以为我们有水笼头么!”

    泛泛怪眼一翻:“你能弄到六滴就能弄到一千滴。也不算多,半杯水的样子!”

    “活那么长干嘛?”五鹿原也道,“一千年你想活成妖怪么!”

    “就您这个头、这身板,别说一千年,过几天走在大路上给狼一挤都没了!”辛崃道。

    “大叔咱打个商量,少一点成不?我们手上只有十滴,全给您行不?”小菊道。

    “哎呀妈呀!您这也忒缺德了,一把年纪了,发死人财合适么?老而不死是为贼,说的就是您吧!”众人七嘴八舌地骂起来。

    “各位别劝了。我要么痛快死,要么活个够。既然你们来了不让我痛快,我就只求长寿了。别吵,别吵,看人家小姑娘都痛得抽抽了。快把她抬到这里,我给她把把脉,看她脑中的蜱族是哪一派的长老。”

    众人见他说得挺专业,半信不信,将皮皮抬到他面前。泛泛伸出双指往她颈动脉上一搭,闭着眼晃了两下,抽回手道:“这是苦修派的伽叶长老,挺难请出来的,一千滴我都要想想呢!”

    “贺兰——”皮皮轻轻地拉着他的手,低声道,“这眼泪是哪来的?一定很难弄吧?老先生也太刁钻了,我不治了,走吧。”

    贺兰觿在她身边坐下来,用力地抠了抠额头道:“不难弄,有得是。”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好!一千滴就一千滴!拿杯子来!”

    皮皮记得在沉燃的时候,那“眼泪”就装在眼药水瓶里,拿出来的时候就只有小半瓶了,给大家一滴,没剩下几滴了。当时看他谨慎的样子就知道这“眼泪”来之不易。

    “眼泪……就在你身上?”皮皮迷惑地看着他。

    “对。”

    “在哪里?”

    “眼泪能在哪里?当然在我眼睛里。”贺兰觿道,“皮皮,虽然你现在很悲惨,我也很难受,但让我为这事儿哭出半杯子眼泪——这比上刀山下火海还难。”

    小僮恭敬地拿出一只小木杯递给贺兰觿,然后扶着泛泛上楼继续午觉去了。贺兰觿拿着杯子长吁短叹地走入林中。

    看着祭司大人的样子,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是我或者皮皮,半杯子眼泪,小事一桩!”小菊道,“遇到伤心事,半小时就能哭出来。”

    “所以你的眼泪才不值钱啊。”金鸐道。

    小菊气得拍了他一下,他呵呵地笑了。

    结果贺兰觿在林子里努力地哭了一下午,才哭出十几滴。晚上,大家轮番上阵,将自己听过的最惨、最悲、最伤心的故事一一讲给他听,他听完一轮,硬是一滴眼泪没流。

    看着看着,皮皮都觉得贺兰觿太可怜了。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就算到了伤心处,也最多哭几滴吧!祭司大人努力地“哭”了一夜,终于又哭出小半杯,离需要的数目还差一半。眼看皮皮的脸渐渐发灰,似离死期不远,他很着急,越急反而越哭不出来。

    金鸐抱着胳膊看着愁眉苦脸的贺兰,叹了一声:“这女人生孩子,吃条鲫鱼能下奶。这男人想哭,得吃点什么呢?”

    小菊忽然道:“吃点辣椒,行不?”

    众人眼睛一亮,兴奋地道:“对对对!辣椒!这个怎么没想到!嘤嘤,快去找沙澜最辣的辣椒过来!”

    嘤嘤闻讯立即和小菊钻入林中,找了一圈,终于找出几十枚小小的、红红的灯笼辣椒交给贺兰觿:“这个辣!比朝天椒还辣十倍。”

    贺兰觿拿起一颗放入口中嚼了两下,顿时呛得满脸通红、泪如泉涌。

    “脑袋别动。”小菊死死地按住他的头,嘤嘤赶紧用木杯对着他的眼睛,将每一滴眼泪都接到杯内。五鹿原、辛崃和金鸐则抱着胳膊在一旁观看,想笑又不敢笑,一脸严肃,生怕破坏了“悲伤”的气氛。

    终于凑够了半杯眼泪,交到泛泛手中,他先闻了闻,又舔了舔,然后一饮而尽。见杯中还剩下数滴,又用半杯白水兑了喝下去。直把旁边的小僮看得眼都直了。

    皮皮心道,这先生也够小气的,自己把一千滴眼泪都喝了,哪怕留下一滴给虔虔让他多活上一年也好啊。

    泛泛将木杯一放,命众人将皮皮的身子放平,对贺兰觿道:“等下我会变形回去,从她的鼻孔钻进去,和伽叶长老谈谈哲学,争取把他引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关小姐你的头可千万别动,更别打喷嚏喔!把我喷死是小,惊动了长老,就算他出来也弄得你个半身不邃,你家先生这几天就白哭了。”

    皮皮被高烧和头痛折磨得半昏不醒的,胡乱地点了点头,面前的泛泛忽然不见了,小菊指了指皮皮的手,一只黑黑的大蚂蚁从地上沿着手指爬上来,一直爬到皮皮的下巴。

    大家屏气凝神,仿佛正在观摩脑科手术,谁也不敢出声。

    蚂蚁虽小,爬过之处麻痒难当。皮皮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眼珠不安地转动着。

    “看着我,皮皮。”贺兰觿轻轻地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按住她的额头,“看着我眼睛。”

    她凝视着他的眼,墨色的眼珠如深海般静谧,他的目光有股奇特的吸引力,仿佛在向她招手,又仿佛在喃喃絮语,邀请她进入另一个世界……

    她感到鼻子一阵发痒,咬牙拼命忍住。蚂蚁越爬越深,沿鼻腔向上,在那里停留了约莫半个小时。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蚂蚁从鼻腔中爬出,身后跟着一粒芝麻大小的肉红色小虫。那小虫从皮皮的嘴角爬入草中,顿时不见了。

    蚂蚁钻入先前泛泛的袍中,眨眼间鼓成一团,皮皮的眼前出现了泛泛圆圆胖胖的脸。

    “坐起来。”他道。

    皮皮动了动四肢,发现虽然有些发软已能运动自如,不禁喜出望外,用力一撑坐起身来:“谢谢先生!”

    贺兰觿扶着皮皮问道:“你和伽叶长老都聊了些什么?”

    泛泛摸着胡须摇头晃脑,闭眼吟道:

    “已去无有去,未去亦无去。

    离已去未去,去时亦无去。”

    大家听得一头雾水,全装作很受教的样子举起了大拇指:“高!学问太高了!”

    泛泛得意地拱了拱手,正要上楼,皮皮忽然道:“先生留步,还有件事想请教。”说罢将他远远地拉到僻静的一角,低声道:“听嘤嘤说,先生是狐史专家?”

    他傲然点头。

    “您听说过贺兰觿这个人吗?”

    “他是狐族的储君。”

    “您可知道贺兰觿与东海有什么关系?”

    泛泛想了想,说:“他母亲是东海的采珠女。”

    皮皮呆住。

    贺兰觿与父亲关系恶劣,说老家在东海也没错。

    “那您可听说过一位叫‘东灵’的人?”

    他摇摇头。

    一连几天没走路,皮皮的腿还有些发软,一跛一跛地回到队伍,接过贺兰觿递过来的盲杖,拄在手中。

    她乖乖地牵着他的手,温顺地靠着他的肩头。

    “泛泛跟你说了些什么?”他问。

    “没什么。”皮皮轻轻道,“贺兰,我听你的,再也不跟你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