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章 出嫁

    牧晚歌这会儿脑子是一团浆糊,心中全是气,明天她就出嫁了,她两世为人头一遭出嫁,可是这家人就这般对待一个即将出阁的女儿?

    信不信她晚上就离家出走?让他们嫁鬼去!

    牧晚歌越想越气,这时候,董氏也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来。

    “晚歌,对不起。”她说了一声,便开始哭。

    牧晚歌见她哭,头又开始痛了,只说了一句,“你别哭了,行不行?”

    “晚歌,是娘亲对不起你,是娘亲没用。”董氏走过来拉牧晚歌的手。

    牧晚歌最是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了,况且这女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娘亲,当下心下一软,道:“我的亲娘啊,你有什么事情,你好好的说行不行?”

    董氏这才慢慢的止住了哭泣,道:“你奶她就是这样性格的人,你不要生她的气,好不好?”

    “我生她的气干嘛?我反正都是要出嫁的人了。”牧晚歌淡定的说道。

    “那你也别怨恨娘亲,娘实在是没有法子。”董氏拉着牧晚歌的衣袖,又要哭。

    难怪原主这般的软弱,听了别人的几句闲话,就要去跳河,原来都是自家娘给带的啊。

    “我不怨你,行了吧?你别哭。”

    算我欠你的了,牧晚歌没法子,只能够忍着头疼反过来劝说董氏。

    “以后若是那秀才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娘亲不会不管你的,娘亲一定会想法子将你接回来的。”董氏看着牧晚歌,眼神真挚。

    牧晚歌看着董氏的双眼,真想回一句:我谢谢您,但这个破家我还真的不想再回来了。

    但是这会儿,见到妇人泪水涟涟,狠心的话她终究是说不出口,便只道:“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是命,您就不要瞎想了,明天我还要早起,我得睡觉了。”

    说着她便坐在床边,准备躺下。

    “睡吧,娘亲就这里面陪着你。”董氏拉了一条凳子,坐在牧晚歌的旁边。

    “好。”牧晚歌点点头,她是一个怕黑的人,虽然不太喜欢董氏,但是她只要不唠叨,在这里陪着她,倒是也无妨。

    躺在床里面边睡下,这稻草垫的床硌的她很不舒服,翻个身,床下的稻草便是“咯吱咯吱”的作响,床上的被子又厚又重,也不知道是盖了多少年了,如同铁一般的冷硬。

    牧晚歌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了半宿,到了半夜,好不容易才睡着,董氏又将她给推醒了。

    “干嘛?”她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扰人睡眠无异于犯罪啊。

    “该起床了,你今天出嫁呢,去洗个澡,我请村子里面花媒婆过来,给你净面上妆。”董氏说道。

    “啊?你说什么?”牧晚歌朦朦胧胧的,再次睁开眼睛,才终于看清了董氏。

    她还期盼着她昨天所经历的一切是一场梦呢,她以为睡着了,再醒来,这噩梦便会结束,谁知道睁开眼,看到的还是董氏。

    “晚歌。”董氏又叫了牧晚歌一声,牧晚歌只能够无奈的认命。

    如同木偶一般,从床上爬起来,环顾四周,嫁妆,是不存在的,嫁衣,就是一件红色的袄子,丑陋至极。

    那所谓的花媒婆跟全福娘子走进来,帮她洗了脸之后,便拿这一根线在她的脸上刮啊刮的,刮得她生疼,她硬生生的忍住了,任由她们摆弄。

    反正要嫁的是一个病秧子,又是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未来要痛的日子还长着,这点痛也算的了什么?

    只是见这花媒婆拿着一盒劣质的粉将她脸上刷的如同白墙一般,又拿着一盒胭脂将她的脸颊涂的通红,她有些忍不住了,这是新娘妆?这莫不是鬼妆吧?

    她若是顶着这样一脸妆容,万一将那病恹恹的相公给吓死了,那可真是她的罪过了啊。

    不过,她还是忍着没有出声,只是对着铜镜细细的看了自己两眼,若不是花媒婆来给她上妆,带了镜子,她还不知道她如今的模样。

    虽然这张脸被她们涂的乱七八糟,可是这么细细一看,依稀还能够看出,镜子里面这张脸,是自己年少时的模样。

    原来,她来到这里,真的是上天注定么?

    等花媒婆给她盖上盖头出去后,她连忙移到一旁的水架旁,就着方才洗脸的水,将脸上的妆容洗了个干干净净。

    这好歹是她头一次嫁人,虽然嫁的迫不得已,但是好歹,也是她头一遭,若真的吓死了那病殃殃的相公,那她这个克夫之名就走不掉了。

    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但是外面也没有她想象中的热闹,大概她这段婚姻,在别人看来不过就是冲喜而已,不值得祝福吧。

    听说沈秀才体弱,便也没有过来接亲,花轿倒是有一个,村里公用的,平日里就放在祠堂里,哪家娶妇、嫁女,都能用得上。

    一切从简,稀稀拉拉的几声鞭炮,花媒婆扶着牧晚歌上了轿子,领着几个抬轿的汉子,往沈家而去,牧晚歌只觉得一路晃晃悠悠,耳边两三声唢呐,不见喜气,反倒是吹得人心中哀愁。

    都是一个村的,只不过一个在村头一个在村尾,为了显示路长,花媒婆还特地让人在村中的的小河边转了一圈,然后才抬到了沈家。

    跟牧晚歌预想中的差不多,沈家亦是冷冷清清的,沈秀才如今没有房子,一直在她的叔父家寄住,抬轿的人将轿子一放,花媒婆领着她去了西侧的一处厢房,让她在床上坐着,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屋外传来了一些声响,大抵是沈秀才的叔父沈守业在跟那几个轿夫在寒暄吧,过了片刻,轿夫似乎是走了,便连这声音都熄了去,耳边便只有两三孩童吵闹的声音了。

    牧晚歌虽然打定了主意,此次出嫁只是为了偿还原主父母的养育之恩,但是见到这般冷冷清清的样子,心中仍旧是生出了几丝烦哀凉与烦闷,她伸手将头上的盖头掀开,本是打算透透气,不曾想见到破旧的窗柩上贴着一张大红的囍字,这囍字,鲜红夺目,极是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田妻待嫁:养个秀才当将军(百度最新章节)  田妻待嫁:养个秀才当将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