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章

    第二章

    被酒鬼袭击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遗憾的是尤可意的手机却在那个晚上不见了。陆童和她一起在事发地点找了一圈,结果连影都没看见。

    “没办法了,丢了就丢了吧。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好歹你丢的是手机,不是别的,毕竟失财事小,*事大嘛!”陆童安慰她。

    尤可意花了一周的时间重新买了手机,补办了卡,因为不想对父母撒谎,又不愿意让他们担心,她干脆提前跟培训中心的经理预支了这个月的工资。

    她学的是芭蕾与现代舞,周末会去一家舞蹈培训中心教小孩子跳舞,工资还算不错。

    起初妈妈并不赞成她出去工作,说是家里又不缺钱,她只需要安心学舞就好,别做那些有的没的。好在爸爸还算通情达理,说孩子大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也有分寸了,大人就别管太多。

    令尤可意吃惊的是,一周以后,那只丢掉的手机竟然回来了。

    周六晚上,尤可意和陆童去小区不远处的购物中心进行了大采购,回家之前在巷子口的大排档吃了点海鲜烧烤。

    巷子里是一家接一家的大排档,深蓝色的棚子搭得整整齐齐,点上几盏明亮的灯泡,油烟与热气会让人觉得很有人间烟火的气息。特别是在冬天,这里的大排档总是生意火爆。

    尤可意和陆童光顾的这家是她们经常来的,今晚还没到宵夜的时间,人不算多。

    陆童吃得很欢乐,对周遭的一切全不在意,尤可意却注意到旁边那桌坐了十来个青年男人,穿着打扮都比较街头,喝酒划拳,声音也很大。

    那是所有父母都会教导自己的孩子远离的那一种人。

    她低头小声说:“吃快点,吃了赶紧回家。”说完自己先加快了速度,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陆童头也不抬地问她:“去过农村吗?”

    这种文不对题的问句令尤可意愣了愣,下意识地以“啊“字询问了一声。

    陆童说:“你真该去农村看看人家是怎么养猪的,舀一勺猪食撒进去,那些白生生肥嘟嘟的动物就是你这副德行。”

    尤可意掐了一把她的大腿,又怕幅度太大引来旁边那群不良青年的注意,只能低调地用眼神示意她看看旁边那桌。陆童回头看了眼,会意,小声说:“各吃各的,能有什么事?”

    话是这么说,但她还是加快了速度。

    尤可意一直用余光关注着那桌人。

    他们几乎都染着张扬鲜艳的头发,有的穿着不太符合寒冬时节的机车外套,喝酒划拳的同时会不时冒出些脏话,吼得肆无忌惮。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路边忽然来了辆重型摩托,有个没戴头盔,反而戴着棒球帽的男人加入了他们,停好车走过来的同时,漫不经心地伸手扣了扣帽檐。

    他穿着干净利落的黑色大衣,侧脸隐没在帽檐投下的半圈阴影里,步伐从容。

    几乎所有人七嘴八舌地同时喊了起来:“严哥!”

    “严哥好!”

    “哎呀,严哥可算是来了!”

    一片喧哗声里的恭敬程度过份得有些脱离现实了。

    ……

    陆童用正在吃东西含糊不清的声音说:“这啥玩意儿?真人版潜行狙击还是现实版使徒行者?”

    要是以往,尤可意可能会积极响应陆童的吐槽,但这次不同,从目光落在那人身上起,她就忽然间愣住了。

    那是一顶纯黑色的棒球帽,帽檐总是被压得低低的。

    侧脸很醒目,哪怕相遇两次都在夜里,却也鲜明得不会被夜色吞噬。因为很好看,并且带着一种不易接近的距离感。

    她认出了那个男人正是一周前载她回家,并且把她从酒鬼手里救下来的出租车司机。

    被称为严哥的年轻男人拉开了椅子,漫不经心地坐了下去,也没说话。那群人却一下子更加热闹起来,忙着给他倒酒端菜,嘴里说着热络的话。

    尤可意一直盯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侧头看过来,顿时对上了她的视线。

    那双眼睛还是和上次见面时一样,黑漆漆的,深得像是一片寂静无声的大海,看不出任何情绪。

    尤可意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自己,但他出手帮了她,她还没有表示过感谢,所以上前道个谢或者至少对他微笑示意,两个选择总该有一个。

    然而不等她弯起嘴角,那个男人又淡淡地把头转回去了。

    她的笑容硬生生地僵在了那里。

    陆童飞快地在她大腿上掐了一把,明显是在报复刚才她掐的那一下:“看什么看啊?刚才不还说我呢?赶紧埋头苦吃吧你,圈养动物!”

    “说得就好像你不是跟我住一个圈似的!”尤可意不忘还嘴,然后压低了声音,“那个戴黑色棒球帽的男人就是上次救我的司机。”

    陆童当即转身看了两眼,没看到正面,只能凑过来说:“不是开出租车的么?怎么看样子更像是混社会的?”

    “我怎么知道。”尤可意把她推开了些,怕这种窃窃私语的动作引起他们的注意。

    陆童不太会吃辣,很快去外面那条街买奶茶,叮嘱尤可意留在这里打包。

    老板娘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话,她的心思却被棒球帽那桌的声音拉走,隐约听见他们在说些“做掉“、“砍“或者“见血“之类的字眼。她心头紧了紧,越发觉得他们不是什么善类。

    还是算了,道谢什么的偷偷摸摸在心里进行就好。那都是些大人物,也不可能记得她,万一她唐突地跑上前去道谢,对方一脸不耐烦地叫她滚,或者拿刀砍她……

    正胡思乱想时,她听见那片嘈杂声里有人大声问了句:“严哥,那晚等到放话要砍小凯的人了没?”

    大家都消停了点,声音小了下去。

    然后那个叫严哥的,之前不怎么说话的人,终于开口了。

    是非常低沉清晰的声音,缓慢而清冽,听不出什么情绪。

    “没有,有人走漏了消息,他知道车里的人不是小凯,是我。”

    那声音像是她喝过的那种浓度适中的热可可,低沉醇厚中又带着点被吸管的搅动勾起的漩涡,漫不经心,轻轻摇曳。

    但色彩是厚重而浓郁的。

    她忍不住抬头看他,却只看见他那低低的帽檐,和在桌上把玩着酒杯的手。只有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捏着那只小巧的杯子,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杯子里的透明液体微微晃悠,倒映出他修长漂亮的手指。

    片刻的停顿以后,她听见那个男人补充了一句:“今天下午已经找到他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忽然引来一片甚至带着喜悦的笑声,嘈杂,刺耳,还有人吹口哨。没有过多的语言,但尤可意就是觉得心头有点慌,几乎已经想象到了一些血腥的场景。

    为了不继续脑补这些奇怪的东西,她决定去路口的奶茶店找陆童,所以匆匆结了账,拎着打包好的烧烤快步走出了蓝色的大棚。

    都已经走到巷子口了,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心头微顿,警惕地转过了头去,首先看到的竟然是……那顶棒球帽。

    被称为严哥的男人神情浅淡地站在她面前,修长的身影挡住了他身后的那盏路灯,在她的脚下投下一片阴影。

    “有,有事吗?”尤可意的声音有些紧绷。

    严哥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递给她,她当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糟了,难道是察觉到她在偷听,所以他要掏刀子捅她?

    然而等她看清他手里的那只白色手机时,才瞬间回过神来。

    “怎么会在你那里?”她张着嘴,伸手接了过来。

    严哥看了眼她愣愣的样子,言简意赅地说:“那天晚上你掉在车上了。”

    仅仅这么一句,也没等她道个谢什么的,他径直转身往大排档走。

    尤可意有点懵,却还是追了上去,“等一下!”他没停,她只能又提高嗓音喊了一句,“麻烦你停一下好吗。”

    严哥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还有事?”

    她从包里拿了几张百元钞票出来,递了过去,“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还有今天还了我手机。”

    严哥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似笑非笑,嘴唇微微扬起,有些讶异地看着她。

    尤可意赶紧补充说:“我知道这钱算不了什么,但你大晚上还在外面开车也不容易。”她又越过他的身影,看了眼不远处那辆重型摩托,“大冬天的开摩的就更不容易了,所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真的谢谢你了。”

    严哥低低地笑了两声,伸手抽过了她捏着的几张钞票。

    尤可意还以为他接受了,岂料他伸手拿走了她的手提包,然后轻轻松松地把钱塞了进去,又重新把包塞回了她手里。

    “这附近绿地太多,住户太少,大晚上的就别老是出来晃荡了。”他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身走了。

    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伴随着走路的姿势微微有些晃动。

    尤可意只能看着他头上那顶棒球帽,心想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呢,不爱钱,特立独行……反正不像个出租车司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