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6章

    第六章

    尤可意走得一瘸一拐的,右脚脚踝疼得厉害,但她没指望严倾会来帮她。

    医院门口有两级阶梯,上的时候有点艰难,她身子晃了晃,后面的人立马伸手扶住了她。

    “谢谢。”她低声说,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距离。

    严倾顿了顿,与她擦身而过,“我去挂号。”

    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感觉,她坐在入口的椅子上,看着那个男人安静地排在挂号处,从头到尾也没回头看她一眼。

    他的黑大衣质地挺括,衬得他修长挺拔,侧脸被头顶的灯光一照,显得有些朦胧不清。

    他和她的世界本该毫无交集,此刻却在帮她排队挂号。

    最后医生说她的脚只是普通的扭伤,没有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能跳舞。

    上了药又绑了绷带之后,她行动有些不便,费力地弯腰去捡右脚的鞋子时,有人却先她一步捡了起来。

    “那个——”她有点窘,“我自己来就行。”

    严倾从护士手里接过轮椅,推到她面前,然后把她扶了上去,最后只说了句:“没事。”

    穿过大厅,轮椅会一路抵达大门外的出租车前。尤可意第一次受到这种特殊待遇,对上很多人的目光,脸都微微胀红了。

    都快出大门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女人,撞上尤可意的视线时,顿时一愣。

    “可意?”

    尤可意张了张嘴,没想到居然在医院碰见了姐姐。

    尤璐是来医院产检的,乍一看妹妹坐在轮椅上,吓得眼睛都瞪大了。

    尤可意赶忙解释了前因后果,说明自己只是扭伤,从医院里面出来行动不便,所以护士才推了轮椅给她。

    尤璐松口气,目光这才落在了严倾身上,“这位是……”

    尤可意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后是严倾朝尤璐点了点头,“你好,我是送尤小姐来医院的司机。”

    尤可意心跳慢了半拍,抬头看他,却只看见他弧线优美的下巴……以及大衣里微微露出的白色t恤。

    她想,真是不搭配的粗人一个,大衣配t恤。

    可是视线却在他的脖子上停留了片刻,她看见了他的喉结,因为说话的原因微微颤动着。

    尤璐没想到一个出租车司机竟然会这么好心,还陪着乘客进医院,于是伸手到包里掏钱,很是感激地说:“谢谢你啊,现在难得遇见你这么好心的人了,助人为乐。”

    尤可意赶紧拦了下来,说自己带了车钱。

    “怎么这么不懂事?”尤璐推开她的手,执意递了两百块钱给严倾,“这是一点心意,感谢你照顾我妹妹。”

    尤可意顿时尴尬地看着严倾,有点担心他会生气。

    但他只是摇了摇头,“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

    尤璐坚持要给钱,又是一阵感谢的话,要他务必收下。

    尤可意但求摆脱现在这种尴尬的状况,赶紧把钱拿过来,一把塞进严倾手里,然后对尤璐说:“姐姐你去检查吧,我现在得回家了,陆童还在等我吃饭呢!”

    尤璐担心她,非要送她回去。尤可意只能示意严倾赶紧走,笑着对尤璐挥挥手,说陆童会在楼下等她,不用担心。

    回家的路上车里还是一片沉默,下车的时候,严倾开门叫住了她,把那两百块钱递了过来。

    她有点尴尬,“挂号费和医药费我也没给你,你,你拿着吧……”

    “那些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严倾说。

    “多的你自己留着就好,你赚钱也……”尤可意下意识地说,却又卡在一半的地方,更尴尬了,“你赚钱,咳咳,你赚钱也不容易……”

    话刚出口,她就听见面前的人低低地笑出了声,一抬头,竟然又看见了他颤动的喉结。

    那是缓慢而灵巧的一阵颤动,悠然,恣意。

    就好像冬日的雪山上忽然间刮起一阵风,枝头的积雪微微颤动起来,有雪花簌簌地落了下来,悄无声息地覆盖在莹莹雪地之上。

    竟然很好看,很性感。

    她有些心惊地低下头去,结果听见他似笑非笑地问她:“你怎么知道我赚钱不容易?”

    她干咳两声,“你风里来雨里去,刀尖上过日子,当然不容易……”结果说到最后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只觉得自己果然是艺体生,说个话都说得乱七八糟的,活像小学语文没及格。

    风里来雨里去……

    刀尖上过日子……

    这他/妈分明是笑傲江湖的男主角。

    结果尴尬地抬头时,竟然看见那双素来平静无澜的眼睛里出现了些许笑意,这令他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漆黑明亮的眼珠,微微扬起的唇角,以及眉梢眼角都染上的一点暖意。

    然而那个笑容消失得太快,眨眼间严倾已经把钱塞进她手里,侧身关好车门,“走吧,我送你上去。”

    尤可意被他扶着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了。

    “那个……”

    她刚才是脑子卡住了,现在才意识到,她竟然同意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

    尤其那个陌生人还是眼前这个身份复杂的男人。

    严倾也停了下来,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洞察了她的心思。

    那双眼睛明亮又深远,就这么毫无阻碍地与她相撞在半空,等待她的下文。

    尤可意迟疑了片刻,然后伸手按亮了电梯,“没什么,只是想说,我家里有点乱,可能不方便请你进去坐坐。”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电梯里的光线总是充沛得像是把盛夏里最耀眼的阳光都集中在了这个狭小的天地里。

    右脚不能承力,所以全身的重心都只能放在左脚,原本只是轻轻地搭着他的手,到后来却变成整个人都往他肩上靠了过去。尤可意有点不好意思地正了正身子,左脚酸的要命。

    “不用介意。”严倾连头都没转一下,稳稳地撑住了她的胳膊,“不然会很累。”

    于是两人的姿势顿时变成了紧紧相依,她的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

    几乎没有距离的接触,亲密到难以忽视……

    尤可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带点若有似无的薄荷气息,于是按捺住陡然加快的心跳,假装若无其事地问他:“你抽的烟是薄荷味?”

    “不是。”

    “我闻到了薄荷的味道。”她咳嗽了两声,低头看着两人的影子。

    竟然像是浓情蜜意的情侣。

    脸红了。

    “是薄荷糖。”严倾终于侧头看她一眼。

    尤可意想起了父亲,虽然平时不抽烟,但是和学校里的教授聚餐时,偶尔也会抽上一两支,回家的时候总会吃几颗薄荷糖,免得味道太大,被妻女嫌弃。

    她忍不住问他:“你有女朋友?她不喜欢你抽烟?”

    严倾顿了顿,抬头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数字,“快到了。”

    快到了的意思是有还是没有呢?

    尤可意暗自揣测着,他这种身份应该是不缺女人的吧。

    一直到电梯门打开,他们站在了她的家门口时,严倾才说:“上次在学校外面跟你说话,你把头转开了。”

    尤可意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这一桩,想了想,“因为你在抽烟——”

    说到这里,她忽然间会意了,几乎是有点不敢相信地问他:“所以你才吃薄荷糖?”

    竟然是因为她?

    心跳忽然间加快了。

    在这样安静的楼道里,严倾低下头来看着她,眼神平静。

    “像我这种人,背地里受人轻视是常事,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习以为常并不代表我喜欢。如果可以,至少我希望面对面的时候能避免这种状况。”那个声音不徐不疾,像在陈述一个多么无关紧要的事实,“因为我比较习惯看着人的眼睛说话。”

    尤可意前一刻还跳得飞快的心脏忽然间静止下来。

    头顶的灯光白得刺眼,而眼前的男人因为微微低头的姿势有些背光,与那片光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双眼睛却令她心里一阵紧缩。

    或者说令她有些难过的是他说出口的,状似毫不在意的话。

    “不是的。”她听见自己解释说,“我不是轻视你,我只是,只是闻不惯烟味……”

    对视片刻,那两片润泽好看的薄唇微微弯起,“我知道。”

    所以才有了薄荷糖。

    所以才有了烟味里若有似无的薄荷气息。

    尤可意不知道自己的脸为什么忽然间发烫了。

    好像脆弱的枝条难以承受积雪的重量,骤然间松动,一瞬间,无数细小松软的白雪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楼道是如此寂静。

    寂静得她几乎听见了那阵雪落的声音。

    咔嚓,有人打开了门。

    陆童穿着滑稽厚重的棕熊家居服,愣愣地站在门口,“可,可意??

    她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却久久没有等到尤可意开门进去,所以亲自来开门,没想到竟然撞见了一双人。

    并且尤可意几乎是靠在那个男人身上的,姿态亲密。

    尤可意下意识地直起了身子,很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我先回去了。”她局促地低头道谢,“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严倾看着那扇门在眼前合上,恰逢头顶的声控灯也熄灭了,周遭陷入一片黑暗。

    短暂的一刹那,他大致看见了屋里的景致,墙纸是淡黄色,餐桌是欧式田园风,天花板上的吊灯是浅色格子罩灯……他笑了笑。

    果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