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7章

    第七章

    舞蹈专业的学生要是不能跳舞了,上不上学都是一回事。

    尤可意的脚至少一个月不能剧烈运动,索性请了病假。刚好严倾的仇人不是在找她么?这段时间一边养脚,一边避避风头,倒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打电话去培训中心请假的时候,经理关心的语气溢于言表,倒是比妈妈还要多几分人情味。电话是下午打的,晚上竟然还收到了经理的邮件,附件是个word,满满十来页的扭伤患者注意事项和食补菜单。

    尤可意有点哭笑不得,再回味时又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就连一个外人都能给予的温暖,她的母亲却吝啬得不愿给予,这还真是……相当讽刺。

    然后是陆童,花了一晚上时间质问她和送她回来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就是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和不幸的脚残乘客的关系。”——尤可意特地多加了两个形容词以撇清关系。

    “哦——”陆童拉长的语气意味深长,把尤可意往沙发上一按,自己则坐在她对面,“不过我有个疑问,这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怎么长得跟我见过的一个社会人士那么像呢?”

    “大众脸?”天真的表情和逼真的语气。

    “大你妹!”陆童的语气扭转得比她脚扭的速度更惊人,几乎是瞬间拔高五度,“尤可意,那是什么人呐?上次吃大排档的时候你还催促我赶紧走,唯恐避之不及,怎么今天这样子倒像是你巴不得黏在他身上了?”

    “我什么时候粘在他身上了?还不是因为脚上有伤,站不住啊!”尤可意恨铁不成钢地假意捶了捶腿,想以老泪纵横状蒙混过关。

    陆童直截了当地问她:“你们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我在路边招手,他的出租车很快停下,就这么产生了短时的司机与乘客搭载关系……”

    一大的废话连篇后,尤可意终于屈服于陆童的淫/威之下,把和严倾的几次相遇老老实实交代了一遍。陆童果然受惊了,一再强调“那可是个小混混“,“你刚才居然靠在他肩上姑娘你脑子没坏掉吧“以及“你这个要是只算借肩膀靠靠那全世界就没有连体婴儿这种玩意儿了“。

    尤可意一副“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才不告诉你“的表情。

    陆童一巴掌扣在她脑门儿上,“我说正经的!你跟我顶什么嘴呢?你是猪吗神经粗得跟刀削面似的?那是什么人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啊“把尤可意折磨得抱头鼠窜,最后只能拿出一句“我还没问你啥时候谈恋爱了对象是谁为什么不跟我说你怎么就追问起我来了“,陆童的表情当即暗了下来,撩了撂刘海,冷静地瞥她一眼,“老娘去洗澡,不想跟你多费唇舌。”

    这世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之所以不为人知,是因为它们还没有到能见天日的地步。陆童明白,尤可意也明白,所以干脆不再追问。

    ***

    睡觉前,尤可意发了短信给严倾:“今天谢谢你了,还有,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请了病假,你不用找人跟着我了。”

    似乎过于严肃正经了?

    她想了想,加了一个小小的表情符号:),外带一个thx,最后还ps了一个:thx就是谢谢你的意思。

    等了二十来分钟都没有等到回复,她偷偷扒开窗帘往对面看,恰好看见严倾穿着睡衣走进了客厅,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

    几秒钟的时间,他忽然间侧头往她家的方向看了过来。

    尤可意吓得立马合拢窗帘,像鸵鸟一样扑上了床,把脑门儿盖在被子里。

    然后又回过神来,奇怪,她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只不过看看他收到短信没有,为什么这么心虚?然后她又理直气壮地把头露了出来。

    手机震动了两下。

    她打开一看,是严倾的短信:“不用谢。”

    正庆幸刚才的偷窥应该是没被人发现之时,第二条短信如期而至:“另外,窗帘上有影子。”

    反复咀嚼这条短信多时,尤可意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叫做“窗帘上有影子“。

    就好比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即使窗帘是合上的,屋子里的人在做什么也会清清楚楚地投影在窗帘之上……

    她的鸵鸟姿态……

    她慌慌张张地钻进被子生怕偷窥被发现的姿态……

    可是她真的没有想要偷窥=_=!

    她开始噼里啪啦拟定解释的短信:“刚才有蚊子叮我,把我叮得赶紧钻进被窝——”删删删!

    这什么神经病借口?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蚊子?

    “天气好冷,在窗子前面站了一会儿,被冻得赶紧回归温暖的被窝——”删删删!

    她被冻死了也跟他没有个屁的关系,说这些杂七杂八的干什么?

    尤可意沉思半天,只发了一句“我先睡了“过去。

    严倾站在窗前,看着对面的房间瞬间熄灭了灯光,陷入一片漆黑,紧接着便听见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她说:“我先睡了。”

    不是会显得轻佻的“晚安“,也不是生冷疏离的“再见“,仅仅是一个陈述事实的句子,却透露出了她的礼貌与对接收人的尊重,避免了对方还会继续等待她的回复。

    严倾指尖微顿,在屏幕上轻快地打出一个字:“嗯。”

    屏幕很快黑了下去,与外面的黑夜一样安静。

    ***

    脚残的日子里,尤可意一个人闲在家里发霉,自由来得太快太容易,杀了她个措手不及,就好像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新娘却不懂得如何xxoo,只能干瞪眼。

    她有时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窝在那里睡了过去,偶尔还会做梦。

    那些梦大多数与童年有关。

    她梦见了儿时的自己,一头稀疏发黄的头发,瘦得像是刚从饥荒地区归来的营养不良的难民一样,就连眉毛也很淡很浅,看起来极其没有精神。

    唯一看得过去的是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看着你的时候仿佛有流萤闪动——但那也无济于事,因为巴掌大且营养不良的小脸上忽然冒出一双灵气四溢的大眼睛,说实在的,就跟只瘦猴子似的,反而有点吓人。

    相反,尤璐就不一样了,从小就长得漂亮,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姐妹俩走在一起,受人瞩目的永远是姐姐,就连妈妈都说“尤璐这孩子就跟我小时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是骄傲的语气,是心满意足的喜悦。

    中国地大物博人口多,但凡出门,不遇见几个熟人才是怪事情。而每逢遇见熟人,迎接尤璐的总是类似于“天哪这是谁家的小孩长得可真漂亮“这种不管是奉承还是真心的赞美,而当对方的眼神落在尤可意身上时,总会停顿片刻,然后跟着说一句,妹妹怎么这么苗条啊,不愧是跳舞的,这身段就是不一样!

    中国人会说话,营养不良也能给说成是身段好。尤可意还不懂事时,曾经也会为这种话喜笑颜开,然而人若不会长大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忽然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也明白了说话人短暂的停顿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人家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一句听上去还算是夸奖的客气话。

    意味着她跟尤璐站在一起简直没有可比性,叫人连正常的恭维话都说不出来。

    她梦见自己和尤璐一起被妈妈送去舞蹈班,起初是学古典舞,尤璐身子骨软,弯腰劈叉翻跟头样样行,总是受到老师的夸奖。而她呢,练基本功的时候老是因为韧带没有拉开而疼得直掉眼泪。

    老师教舞多年,不会心疼孩子,只一味地压住她的腿,然后死命地按住她的胸口,把她的后脑勺往屁股上压。

    她一直喊疼,甚至哇哇大哭,终于感觉到后脑勺与身体相触了那么一秒,老师也在这时候松开了她,叹口气,“这孩子身子骨真硬!”

    那时候妈妈是怎么做的呢?

    妈妈在门口接她们,却只牵起了尤璐的手,冷眼看着她的眼泪。

    妈妈说:“我们家的孩子没有这么懦弱的,天资不够就只能用后天的勤奋去弥补,在外人面前哭哭啼啼的算什么?”

    她拉着尤璐的手往外走,冷冷地对尤可意说:“什么时候不哭了,什么时候再跟上来!”

    妈妈的骄傲是与生具来的,是深入骨髓的。她不需要没用的孩子,她不喜欢会给她丢人的孩子。她总是说起当年在文工团的事情,她以一曲古典舞跳红了大江南北,被台下的一众首长赞誉为“文工团里的小天鹅“。

    她曾经遗憾了很多年,因为那只小天鹅断了翅膀,可是看见尤璐跳舞的时候,她就知道会有另一只小天鹅帮她实现那个未完的梦。

    只是那个梦里无论如何是没有尤可意的存在的。

    做梦的时间其实很有限,但梦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过去很多年的事情变作幻灯片似的存在,然后在你脑子里飞速闪过。你不需要像看电影时那样全神贯注,但却比看电影时更能体会到每一个画面里蕴藏的情感。

    委屈。不甘心。自卑。怯懦。失望。

    最后演变成习以为常。

    尤可意最后梦见的是十岁生日那年,她对着蛋糕许愿:我希望姐姐能从我的生命里消失。然后她吹熄了蜡烛,以一种恶毒又忐忑的心理等待着愿望实现的那天。

    五年后,就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在她已经明白许愿这种事是幼稚荒谬且无须抱任何期待的那一年,愿望却忽然实现。

    大她三岁的尤璐此擅自改了高考志愿,将妈妈为她选择的舞蹈学院改成了农大。等到妈妈发现时,一切已成定局。

    那一年,尤璐毫不畏惧地对妈妈说:“我从来都不喜欢跳舞,为你跳了那么多年,今天也该为自己好好活一次了。”

    她说:“我喜欢植物,喜欢科研,喜欢在太阳下汗流浃背的感觉,妈妈,我要的人生不是站在练功房里日夜苦练就为了在台上表演那么几分钟,我想为自己而活,而不是台下那些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陌生人!”

    妈妈把她推出家门,叫她滚,而她就当真滚了。

    那几年里,她在外打工,什么事情都做过——洗碗,端盘子,家教,甚至送外卖。

    爸爸背着妈妈给她钱,替她交学费,每次妈妈发现,都是一顿好吵。而真正的决裂是在她大四实习的时候,她去了乡下的农业研究所,在那里爱上了一名乡村教师,一个出生于农村的普通男人。

    她要嫁给他,妈妈只说了一句话:“从今以后不要踏进我的家门。”

    妈妈心心念念地盼着这只小天鹅能代她实现当年的心愿,谁知道这并不是一只温顺的小天鹅,翅膀长硬后就再也不听她的话,最终野性难改,飞出了她的手心。

    后来呢?

    后来她觉得万念俱焚,一回头才看见了尤可意,看见这个被她冷落多年的小女儿。那时候的尤可意已经长开了,不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豆芽菜了,十五岁的她双颊饱满起来,因为正在发育,有了少女姣好的曲线。

    她一直活在姐姐的阴影之下,所以跳舞比谁都用功,果真勤能补拙,也变得出类拔萃起来。

    她选择了芭蕾与现代舞,站在台上舞蹈的那一刻,台下掌声雷动。文工团的团长与祝语是多年朋友,当时回过头来对她说:“我看见了第二只小天鹅。”

    体内隐隐有一颗种子苏醒了,祝语忽然意识到,也许当年那个梦想并没有结束,它仍然有实现的可能。

    尤可意醒来的时候,太阳正在下山,橘红色的光线像是朦胧的油彩,透过落地窗在她的身上投下温柔的影迹。

    她一瘸一拐地走到镜子前面,看见了一个二十一岁的姑娘。

    那个姑娘有着红润的面颊,眸光似水,眨眼间有似流萤闪动。那个姑娘唇色嫣红,笑起来时有两颗浅浅的梨涡,宛若枝头红杏初绽。

    虽眉色仍浅,但轻轻描一下,也一定精神许多。不描的时候会有点小慵懒,但也不会难看。

    尤可意洗了个冷水脸,还是因为睡太久而昏昏沉沉的。

    当年那只真正的白天鹅飞走了,于是她这只丑小鸭终于有了取而代之的机会。可到了这一天,丑小鸭才发现,原来它梦寐以求的荣耀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以自由为代价换来的奢侈品。

    所谓奢侈品,就是只适宜摆在橱窗里观看的那种东西,一旦得到手,就仿佛明珠蒙尘,没了曾经的光鲜亮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