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章

    第十章

    “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给尤可意检查脚伤的依旧是上次的医生,说话的时候皱着眉头,眉心有个川字,语气很严厉,“这才刚好了两天,结果你又给扭了,是不是不想上学,故意干的?”

    尤可意一窘,“不是,是不小心弄的……”

    医生没理会她,抬头看了眼立在一旁的严倾,批评道:“小伙子你也是,女朋友是拿来宠拿来疼的,怎么不好好保护她,一而再再而三让她这么胡来呢?”

    “他不是——”

    尤可意想解释,结果医生根本没有听她说话,把笔一放,“我去隔壁给你拿绷带和喷雾,好好呆着。”

    办公室里就剩下她和严倾,她坐在轮椅上,他静静地站在一旁。

    忽然有点尴尬。

    刚才在楼道里她因为扭伤而行动困难,强撑着跳了几级楼梯,结果严倾竟然按住了她的肩膀,然后走到她下面的几级台阶上,背对她微微附身,“上来。”

    她当即愣在原地。

    严倾说:“不用觉得尴尬,形势所迫。”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背影修长挺拔,有细碎的光照在他的发梢上,隐隐约约似有光点在跳跃。

    尤可意慢慢地靠在他背上,而他轻而易举就背起了她,低声说了句:“抓紧我。”

    他直起腰来的瞬间,尤可意因为重心不稳而下意识地环住了他的脖子,等到反应过来这个姿势太亲密时,却也已经不及变换动作了……那样未免也太刻意了一点。

    其实也不是很长一段路,舞蹈学院紧挨着南大门,从舞蹈楼到校门不过短短五分钟的路程。

    校内人来人往,她和严倾被当作了高调秀恩爱的情侣,回头率颇高。

    尤可意怕遇见熟人,只好把头埋在他的背上,脸上*辣的一片。

    他走得很稳,一步一步轻快有力,双手扣在她的腿上,防止她滑下来。不知为什么,这个季节明明穿得很厚,她素来怕冷,更是穿了加绒打底裤,却仿佛仍能感觉到他手心的炙热温度,穿过那些纤维布料直达皮肤,与血管里的液体一起奔腾起来。

    然后变得滚烫而灼人。

    衣料上有淡淡的洗衣粉味道,混合着浅浅的烟草味,她一向讨厌烟味,这一刻却反常地觉得这种气息很令人安心。

    尤可意低头看着他的脖子,忽然间想起了小时候被爸爸背着的感觉。

    那时候每到下雨天,她和姐姐就会轮流缠着爸爸要他背。爸爸会问她:“可意喜欢呆在爸爸背上吗?”

    她就会响亮的回答说:“喜欢!”

    妈妈却适时地提醒她:“爸爸只背好孩子,如果你不用功练舞,没被选去参加年底的比赛,爸爸就再也不会背你了。”

    这就是她从小接受的教育。

    后来她真的没有被选上去参加比赛,妈妈当真不让爸爸背她了……走累了也好,下雨天也好,她就眼巴巴地看着爸爸背着姐姐,而她就只能被牵着手,一步一步走在泥泞的路上。

    尤可意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悲哀,那么多年总是渴望得到父母的瞩目,可是父母爱孩子难道不是与生具来的本能吗?为什么只有她要以什么出色的成绩、完美的比赛才能换来这些?

    她埋头在他背上,眼睛一眨,有点水渍沿着湿漉漉的睫毛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严倾的脖子上,她又惊慌失措地伸手去擦。

    他的脚步短暂地停滞了片刻。

    “怎么了?”他没回头,轻声问她。

    尤可意摇摇头,然后才察觉到他看不见她的动作,只好再用低哑的声音说了句:“没事。”

    严倾走快了些,“出去打个车,很快就到医院。你忍一忍。”

    他以为她疼得厉害,连声音都低沉了许多,只是加快步伐往前走。

    夕阳正西下,黄昏无限好。盛大的落日将整片天空都染成了绚烂亮眼的橘红色,就好像天地间都充满了熨帖清冽而又暖烘烘的香气。

    是面包店刚出炉蛋糕传来的牛奶香气。

    是被太阳晒过的花园里弥漫开来的花蜜滋味。

    是孤零零的一棵草忽然间被人予以充足的阳光雨露,然后开出花来的愉悦心情。

    ***

    办公室里就剩下她和严倾,气氛骤然沉寂下来,直到陆童打来的电话打破了僵局。

    陆童的手机没电了,赶在放学前回学校交□□,结果在教学楼外面听人说起尤可意和罗珊珊的冲突,还听说尤可意被推下了楼梯,当即抓住某位路人甲强行索要手机打电话。

    “你在哪里我听说罗珊珊把你推下楼梯了你要是死了立马吱个声我这就去报警把那个骚/浪/贱抓起来整死她整不死她我他妈直接剁她的手!”她连气都没喘一口,直接噼里啪啦就来了这么一大串。

    办公室里□□静,这声音毫无疑问也传进了严倾的耳朵。

    尤可意顿了顿,低声说:“我没事,就是又扭了脚。你先回家,我现在在医院,回来再和你说。”

    陆童似乎爱上了这种一口气不断句的说话方式,一旦开启,根本停不下来,“说个屁啊说你怎么这么冷静她把你推下楼梯了你居然就这个反应天哪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尤可意你是想当琼瑶奶奶的小白花吗你还是你吗你已经被贱/人欺负到不敢还手的地步了吗?”

    即使隔着电话交流,尤可意也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此刻陆童其实正站在她的面前,拽着她的衣领撕心裂肺地在风中摇晃着。

    她低头看着地板上的一个小黑点,平静地说:“这笔账慢慢算。她不是想保研吗?当众斗殴,记个大过,让她慢慢保去吧。”

    陆童一下子被她震住了,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擦,你比我想象中的狠了不止一点点果然这才是杀人不见血最毒妇人心……”

    为防止耳膜被陆童的无间断吐槽模式震破,尤可意草草结束了电话。抬头却对上严倾安静的眼神,他一动不动地低头看着她,眼里似有若隐若现的笑意。

    “……看着我干什么?”她脸上有点挂不住,“别以为只有你的生活充满硝烟,女生之间的斗争更可怕,杀人不见血。”

    严倾低低地笑了两声,那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溢出来的一样,低沉温柔,还带着一股轻快的意味。

    怎么,他觉得她很小儿科?很幼稚很小肚鸡肠?

    也是,人家是真刀真枪上场杀敌,她这个就跟小孩子告老师一样……

    回想到刚才说话时似乎真有一股狠劲儿在里面,尤可意不知怎么的有点尴尬,只能替自己辩解:“不是我恶毒,是她太过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

    刚说到这里,医生拿着药进来了,嘴里招呼着:“哎哎哎?乱动什么呢!是想一辈子都跳不成舞呢?坐好了,赶紧给我坐好!”

    尤可意噤声,立马正襟危坐。

    趁着医生转身去柜子里取棉签时,严倾问尤可意:“人若犯我,我什么?”

    他语气含笑,简直就是意大利黑手党在嘲笑乡村土霸王,尤可意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说:“我杀他全家行不行!”

    严倾笑着点头,一本正经地说:“行,行。”

    医生人到中年话很多,全程都在念叨,简直深得《大话西游》里唐僧的精髓。而尤可意只能一声不吭地听着,间或乖乖点头,积极响应他的叮嘱。

    离开医院时,是严倾推着她往外走的。

    严倾问她:“刚才还冷酷无情地说要杀人全家,怎么一转眼在医生面前就成温顺纯良的兔子了?”

    尤可意振振有词:“这个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的脚还在医生手里,要是当场唱反调,还不得被他一把捏死?”她居然有了开玩笑的心情,估计受伤次数多了,坐在轮椅上受人瞩目也习以为常了,于是压低了声音对身后的人说,“现在完事儿了,就等着今晚召集人马杀他全家!”

    杀他全家四个字带着一股狠绝果断的语气。

    严倾笑了。

    尤可意转头去看,恰好看见他高高扬起的唇角,像是早春里一支划破湖面的船浆,为一池碧水掀起涟漪层层,霎时间风轻云动,杨柳飘摇。

    她忽然间愣住。

    而他低头看她,眼波清冽,笑意潺潺,是那阵春风之后无声无息崭露头角的枝头红杏。

    她听见胸口有那么一点细微的动静,好像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因为不知这是从何而来的骚动,她只能继续说:“笑什么笑?再笑杀你全家!”

    那支红杏像是被农夫的手施以神通广大的魔法,继续绽放出无限光华,美得惊心动魄。

    伴着视觉效果,她听见了一阵低沉而悠扬的笑声,一如他本人一样,沉静而安然,却拥有大提琴般温厚醇正的音色。

    严倾弯起嘴角,慢悠悠地对她说:“好,我等你。”

    明明只是玩笑话,被他说出来就好像变成了缠绵的情话一般……好,我等你。等个鬼啊,她是要杀他全家,又不是要亲他吻他!

    尤可意想说点什么,轮椅却忽然停了下来,原来两人已经走到了医院大门口。

    严倾蹲下来,“上来吧。”

    哎?

    尤可意一顿……又背?

    四周的瞩目更甚先前,她听见旁边的座椅上有个小姑娘吃吃地笑,指着他们不知道在跟妈妈说什么。红着脸,她慢吞吞地爬上了严倾的背。

    这个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冷酷可怕啊。

    她咧起唇角,玩心大起地喊了一句:驾——”

    身下的人动作一顿,不动声色地问了句:“你说什么?”

    那声音又恢复了清冷的本色,不带感情,疏离危险,好像山尖尖上摇摇欲坠的冰块。

    哎?又变身了?

    尤可意嘴角一僵,磕磕巴巴地补充说:“我的意思是,驾,驾……”驾什么驾什么?快想想驾什么!

    “……架住我!”她急中生智,把大腿豪迈地一伸,索性拉住他的手往上一放,“朝这儿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