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章

    第十一章

    回家的出租车上很安静,严倾并不爱主动说话,尤可意就努力地埋头玩手机,和陆童发微信说今天下午的来龙去脉。

    严倾中途接了个电话,声音很稳很低沉,回答也很简洁。

    “嗯,知道了。”

    “那就继续找。”

    “做错事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他心里清楚。”

    “挂了。”

    是冷漠的,不带感情的口吻,暗藏着杀伐决断的意味。空气似乎都降温好几度,车内一片寂静。

    尤可意没由来地把头埋得更低了些,想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可是心里却忍不住暗暗猜测起来,做错事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五马分尸?扎手指?还是像港片里演的那样剁手剁脚或者直接一枪崩了?

    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而暗了下去,她从反光的屏幕上瞥见了身侧的那个人,表情清冷疏离,没有半点温度。

    与刚才在医院里的那个人简直判若两人。

    尤可意有点迟疑,究竟哪一个是真正的他?片刻后又想起在朋友圈还是微博上的心灵鸡汤里看见过的一句话:当你对一个异性产生莫大的好奇时,这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了,因为这证明你对ta有了窥探的*,试图了解ta,潜意识里也想走进ta的人生。

    她赶紧收住思维,不许自己再去过多地好奇。

    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在巷子里看见他眼都不眨地对三个拿刀子砍人的混混动手时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所以她告诉陆童: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严倾保持距离。

    陆童对这个想法表示了极大程度的赞同:对,你想啊,你就一少儿频道的谐星,人家可是tvb威风凛凛的黑道大哥,这距离加起来可绕地球三圈了姑娘。别以为他是什么脚踩风火轮的如意郎君。

    什么如意郎君?什么风火轮?陆童这家伙的思维也太跳跃了!她什么时候表达了对严倾有意思吗?

    尤可意怕聊天记录被身旁的人看见,只能飞速清屏,然后恼羞成怒地回了一句:踩风火轮的那是哪吒!你家男人才是踩风火轮的!他全家都踩!

    陆童的短信好半天才悠然而至:我说他踩风火轮跟你有毛线关系?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总之记住他的身份,他不是好人,我们惹不起。

    尤可意顿时无话可说,侧过头去看身边的人时,只看见他低头摆弄手机的模样。睫毛很长,像是细密的刷子,眨眼时微微颤动,温柔得像是冬夜里悄然落地的一片雪花。

    这样好看的一个人,却偏偏不是好人……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替他惋惜还是什么。

    下车以后依旧是他扶她上楼,靠在他肩上的时候,尤可意有些局促,却又隐隐约约觉得就连这个人的呼吸都拥有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薄荷与烟草的气息完美融合在一起,她从前都不知道原来烟味也能舒心,也能不那么令人反感。

    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吃的什么牌子的薄荷糖?”

    严倾顿了顿,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很小巧的铁盒,然后慢慢地念出来:“rio?”他把盒子递了过去,漫不经心地说,“随手拿的,没看牌子。”

    尤可意没来得及还给他,电梯门就叮的一声开了。她瘸着脚跳出门去,回头再看电梯里的严倾,却只看见他朝她微微点头示意,“早点休息。”然后便伸手按下了电梯按钮。

    “哎?你的薄荷糖……”她的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就合上了。

    尤可意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当初那支风靡全国的益达口香糖广告,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又吧嗒一声打开了铁盒,慢慢地捻起一颗薄荷糖放进嘴里。

    楼道里的声控灯很快熄灭了。

    她没有出声,只是靠在门上品尝着薄荷糖的滋味,在那阵弥漫开来的甜味之中还有一点轻微的苦涩,像是青草尖尖上的一滴雨露,摇摇欲坠,摇摇欲坠……然后滴落在心上,四肢百骸都是一阵颤栗,就好像所有的细胞都紧缩起来,但也只是片刻。

    片刻之后,身心都因为这一点刺激而舒展开来。

    ***

    当晚,尤可意坐在书桌前敲了一个小时的键盘,把和罗珊珊发生冲突的前因后果巨细靡遗地写成了一封电子邮件,然后附上医院的诊断书扫描件,发送到了院长的邮箱里。

    她没兴趣像罗珊珊一样亲自动手来打击报复,因为那不过是智商低下落人把柄的表现。用陆童的话来说,她的这招叫做“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必须得死“。至于伯仁要怎么死,那就是院长的事了。

    她只能躺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一口气,“才刚放完假,怎么长假又来了?这是要无聊死我的节奏吗?”

    屁股上立马挨了一脚,陆童用眼神凌迟她,“光明正大不上课就算了,说这些酸不拉唧的话想气死谁啊?我倒是想也受个伤,也这么呆在家里什么事儿都不做……不然我也打个电话去气气罗珊珊,让她把我也给推下楼去?”

    尤可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很快坐起身来,“陆童,你到底和谁好上了?追个男人需要一天到晚逃课吗?我记得你大一的时候给跟我说了你想保研,再这么逃下去,量化都给扣完了,你到时候要怎么保研啊?”

    陆童迟疑了一下。

    “怎么,不保研了?”尤可意凑过去作死鱼眼盯她,“还是不打算跟我说说那人是谁?”

    她们俩从大一好到大三,几乎形影不离,在外人眼中早就是穿连裆裤的一对儿了,无话不说。可是如今瞒了好一阵子了,陆童却仍然没有透露只言片语,尤可意也禁不住起疑了。

    最后她对陆童说:“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眼神里是满满的笃定与信赖。

    陆童对上她的眼睛,忍不住张了张嘴,片刻后才移开视线说:“……他比我大了十岁。”

    尤可意等了一下,没等到下文,只能白她一眼,“就这样?”

    “……就这样。”陆童把头低了下去。

    “神经病,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这话你不早就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吗?”尤可意拿抱枕砸了她一下,换了个姿势躺着,把受伤的那只脚翘成了二郎腿,“就这么点小问题你就一直瞒着不告诉我,是不是也太小题大做了?”

    陆童迟疑地说:“可他都三十一了啊……”

    “三十一怎么了?男人三十壮如虎,他大你十岁,不过也就是你在做作业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工作,你找工作的时候他已经事业稳定,那不是更好照顾你吗……”尤可意忽然刹了车,“话又说回来,他是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他工作好吗?事业有成?家境怎么样?”

    陆童弯起嘴角笑了,“他啊,他是银行里的人。半年前我去办贷款时遇上的,他帮了我个小忙,没想到两个月前又在餐厅相遇了。当时我没带钱包,经理以为我是吃霸王餐的,好在他及时解围……”

    陆童总算开了头,结果一提起那人,唇角笑意渐浓,竟然从最初的只字不提变成了话痨。

    尤可意看着她慢慢舒展开来的眉梢,听她一点一点说着那些相遇的小细节,只觉得原来爱情真的会把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变得美好动人。

    其实那些细节都是无关紧要的,相爱的细节也是平凡无奇的,然而爱情之所以为爱情就在于命运施加的魔法会让它拥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哪怕所有人都经历着同样循序渐进的相爱过程,但对于正在经历它的人来说,一切都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茫茫人海,所有人都在擦肩而过,而你无意间停下了脚步,却唯独遇见了这样一个让你不想错过的人。

    尤可意听着陆童的故事,慢慢地调整着更舒服的姿势,无意间抬头时却恰好看见了对面的窗户。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严倾坐在落地窗前的靠椅上抽烟。他的身后有一盏落地灯,昏黄温柔,将他所在的那一小片区域笼罩成了光与影的世界。就好像大红色幕布拉开之后的舞台,漆黑一片的布景中唯有这样一束不明不暗的灯光,于是一切无关紧要的东西都成为了灯下人的背景。

    他的手中有一支还在燃烧的香烟,忽明忽暗的一点红光悄然闪烁,色彩艳丽。

    这是一副颓然懒散的场景,淡淡的烟雾为画面更添一抹神秘感。尤可意就这么失神地看了很久,正在说话的陆童很快发现了她的不专心。

    “可意。”陆童出声叫她,她却压根没听见。

    直到窗帘唰的一声被人合上,她才惊愕地回过神来,看着居高临下凝视着自己的好友,“……怎么了?”

    陆童的眼神复杂得像是氤氲的夜色,看她半晌才说:“可意,找个合适的人谈恋爱吧,那样的恋爱才会有结果。”

    尤可意哭笑不得地直起身子来,“你说什么啊?我就是随便看了两眼,怎么又扯上谈恋爱这档子事儿了?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俩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清楚他的身份,绝对不会做什么蠢事情。你操这么多心分明就是不相信我,是不是要我发个毒誓才肯信啊陆大妈?”

    她作势要举手发毒誓,陆童又好气又好笑地推她一把,“神经病,好好了,不说你了。”慢慢地叹口气,陆童又低头拽着她的发尾摩挲了几下,“其实吧,我也没特指严倾,就算是以后要谈恋爱了,也一定要找个合适的人……不要飞蛾扑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起初只是觉得这样忽然就深沉起来的陆童很有几分可疑,是因为爱情都会让人患得患失,变得多疑又敏感,还是只是陆童遇见的那个人给她带来太多担忧顾虑了?尤可意说不上来。

    但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这个惊天动地,像是高空坠落的炸弹一样突如其来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