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章

    第十三章

    读中学的时候,尤可意曾经被《我与地坛》里史铁生的际遇与精神感动得热泪盈眶,那时候她甚至专门买了一个小本子,把所有感动她的句子与段落都抄在上面。

    她记得在那个本子上有这样一句话:人真正的名字叫做*。

    如果不是因为*,她又怎么会苦于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她的*和妈妈的*产生了冲突,两相矛盾,谁也不肯妥协,所以才会一路走到今天。

    她一个人站在凛冽寒风里,耳朵都被冻得通红,手脚冰凉。可是妈妈被她的“执迷不悟“和“鬼迷心窍“激怒了,头也不回地走了,而她发现自己没带钥匙,站在楼下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她坐车去陆童喜爱的几家甜品店找了一圈,还去了附近的书店、市中心的几家餐厅,兜兜转转没找到陆童不说,还把身上的现金都花光了。万幸的是包里还有一张公交卡,还能让她坐公交车回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忽然下起雨来,她在公交站台等了一会儿,见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人又冷得不行,只得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往站台旁边的巷子里走……热热闹闹的开满大排档的巷子。

    老板娘认出是常客,见她想进来躲雨,热情地招呼她随便坐,还给她倒了杯热开水。

    尤可意捧着那杯有些烫手的开水,被雾气一熏,眼眶竟然有些发热。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热水都换了三次了,就在她集中注意力思索着陆童还能去哪里,而没带钥匙的自己又能去哪里时,忽然听见几步开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份海鲜烧烤,老样子,不放葱蒜。”

    这声音……她下意识地侧头看去,却不偏不倚恰好对上一双漆黑沉静的眼睛。

    严倾穿着件灰色大衣,衣领遮住了下巴,手里拿着把黑色雨伞,正站在大棚下疑惑地看着她。

    那眼神像是在说:你不是瘸了吗?

    “严……”堪堪说出一个字,拿不准到底该叫他什么,严哥显得太庄重,严倾又显得太随意。尤可意有些局促地放下水杯,索性撑着椅子站起身来,“我在躲雨。”

    “怎么不回家?”他穿过几张横在两人之间的桌子,走到了她面前,低头看了眼她脚上滑稽幼稚的毛绒拖鞋,然后看了眼除去水杯以外空空荡荡的桌子,轻而易举推论出她不是来吃东西的,于是问了句,“没带伞?”

    尤可意不自在地缩了缩脚,顺便点头,“雨太大了。”

    答非所问,也不知道是在解释给谁听。

    严倾点头,“再坐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他拉开椅子坐在她对面,从容不迫地开始理手里的黑色雨伞。尤可意也跟着坐了下来,视线凝固在他理伞的动作上,一时无言。

    伞是纯黑色的,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十指修长好看、指节分明。她注意到他的手背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颜色比周围的皮肤要稍微鲜艳一些,分明是后期新生的皮肤。

    难道是火拼的时候受的伤?她下意识地去猜想伤疤的由来。《古惑仔》啊《潜行狙击》啊纷纷浮上心头,一幕一幕都是刺激又夸张的画面。

    老板娘手脚麻利地把严倾的烧烤打包了,然后送到桌上,笑眯眯地说了句:“严哥,你要的东西好了。”转过头来看尤可意的时候,她的眉毛高高地扬了起来,“呀,你认识严哥?”

    很有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毕竟尤可意素来穿得很不错,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看模样也是个乖乖巧巧的大学生,怎么也不像和严倾混在一起的人。

    想到上次看见严倾和一群小混混在这里喝酒,尤可意猜这附近的人恐怕都清楚严倾是什么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迟疑地点点头。

    严倾看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我们住在一个小区。”

    就这么轻而易举帮她撇清了关系……尤可意转头看他,后者脸上依旧是一成不变的表情,安静得像是一潭无波无澜的水。

    有时候他真的敏感得惊人,时刻牢记她不想和他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尤可意心头有点不是滋味。

    严倾在大棚门口撑开了伞,“走吧。”

    她踏出了门帘,头顶上是他稳稳举起的雨伞,挡住了肆意的冬雨。

    十来分钟的路程里,他们一句话也没说。他人高腿长,为了配合她的龟速,几乎是以肉眼不可辨别的步伐在挪动。尤可意只能忍着脚痛,尽可能让自己走快一些,毛茸茸的拖鞋上都沾上了一堆脏兮兮的污点。

    严倾却在这时候忽然间停住了脚。

    “怎么了?”她抬头看他。

    “我还有点东西要买,你先回去。”他朝旁边的便利店扬了扬下巴,然后把伞塞进了她的手里,“伞改天给我吧。”

    “可是你会淋雨啊……”尤可意疑惑地说。

    然而话没说完,严倾就已然转身往便利店走去,也不顾肆虐的大雨淋湿了他的大衣。

    尤可意只能朝他的背影喊了一句:“那我在外面等你!”

    严倾人已经站在便利店里了,听到这句才转过头来朝她摇头道:“我再买一把就好,不用等我。”

    尤可意呆了呆,大抵是严倾说话做事都很果断,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不听我的都得死“都意味,她也就下意识地照他说的做。

    她抱着侥幸的心理盼望着陆童已经回家了,这样她也可以回到温暖的家里,好好问问陆童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她站在楼道里一次又一次地按着门铃,对讲机里却始终无人应答。

    从楼下望去,家里一片漆黑,没有人回来过。

    尤可意坐在台阶上,看着几步开外那场将天地都切割成无数细密条状物的大雨,忽然间很茫然。

    打个电话给开锁公司吧,就在门卫那里就能借到电话……她这样对自己说,可是脚步却沉重得抬都抬不起来。

    有家回不去,陆童找不到,妈妈不要她,实习没着落,校庆去不成。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

    她把那把湿漉漉的雨伞支在地上,借着水渍慢慢地画了一个圈——圈外是花花世界,圈里是被围困的她;圈外的人想走进这个明亮安稳的温室,而圈内的人却想走出这个困住她的局。

    有很多情绪都适合蔓延滋长在这样的雨夜。天地间都是一阵无休止的交响乐,嘈杂而肆意,而你吹着刺骨的风,发觉自己孤单得可怜。

    她把自己陷入了这样的悲惨世界,然后一抬头,却忽然从如针脚般细密的雨幕中看见了一个来自远方的局外人。她的手一僵,伞尖在地上画出多余的一笔,完整的圆圈骤然被打破。

    那是个骗子。沉着冷静说谎话却一点也不红脸的骗子。

    他说有东西要买,所以要她先回来;他说不用等他,他会再买一把伞……结果呢?结果他依旧拎着那只装有海鲜烧烤的塑料口袋,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尤可意忽然间明白了他的用意——知道她局促不安地想要跟上他的步伐,知道她与他共用一伞很有些不自在,知道她不想和他这样的人扯上关系,知道她不想被人看见他们俩竟然如此亲密。所以他说了谎,让她带着雨伞安安稳稳地回来了,他这个正主却只能淋雨而归。

    黑夜里,他从雨幕中一路走来,步伐从容,面容沉静,活像是正在享受这场大雨,而非匆忙躲雨的路人。灰色的大衣被淋成了深黑色,而他微微低着头,总算走到了对面的楼道里,拿出钥匙来开门。

    因为尤可意一声不响地坐在自家楼下的楼道前,声控灯不亮,四周一片漆黑,所以他根本没看见她。直到尤可意撑着雨伞站起身来,朝他喊了一句:“严倾!”

    这是她头一次这么清晰响亮地叫出他的名字,隔着一层层毫无间隙的肆意雨幕,压过这一阵掷地有声的滂沱大雨。

    正在开门的人动作一顿,很快转过身来。

    尤可意没有撑伞,就这么拿着雨伞一瘸一拐地穿过大雨来到他面前,把伞递给他,“骗子!”

    是与这场大雨一样掷地有声的两个字,清脆而响亮。

    严倾接过伞,还是那种沉静的表情,只是眉毛微抬,看上去似乎不太满意她竟然还在楼下,“为什么不回家?”

    “那你为什么要说谎?”

    声控灯的昏黄微光照在他身上,她一眼就看见了他湿漉漉的头发,以及沿着侧脸一颗一颗往下滑落的水珠。这么冷的天,他居然就这么淋了回来……尤可意的手下意识地捏紧了。

    “天冷,还了伞就回去吧。”严倾咔嚓一声开了大门,抬脚往里走,还不等尤可意再说话,绿漆铁门就砰地一声合上了。

    她在那里呆了呆,一肚子话被憋得没处说,只得又回到了自己的楼道前。

    地上那个被她用伞画出来的圆圈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而严倾就这和地上的水渍一样,哪怕出现一时,也匆匆消失了。

    她想:我就休息一会儿,等到这个圆圈彻底消失了,我就去门卫那里求助。

    声控灯只有十秒,第一次熄灭时,她喊了一声:“亮!”

    灯亮了。圆圈还在。她还得继续等。

    第二熄灭时,她又喊了一声:“亮!”

    灯亮了。圆圈还在。好吧,她还得等。

    第三次熄灭时,第四次熄灭时,第五次熄灭时……她低头好笑的想:这肯定有强迫症。

    那好,如果第十次熄灭时它还没消失,她就不等了。

    然后终于等到了第十次,她屏住呼吸,眼前迎来一片黑暗,正准备喊“亮“时,灯泡却忽然被另一道声音点亮。

    “大冬天的在这里玩小孩子都不玩的游戏,很有趣吗?”

    那声音低沉清冽,像是莹润的珍珠落在白玉盘中,一颗一颗掷地有声,波光流转。

    她身子一僵,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去,终于看见了打着雨伞重新来到围困世界里的访客。

    在柔软昏黄的灯光亮起的瞬间,因为被人打断了这场孤身一人的等待,尤可意并没有来得及去看地上的那个圆圈。

    可是如果她真的低头去看,就会发现那个“困住她的世界“真的已经消失不见。

    像是一个惊人的巧合。

    “我没带钥匙,回不去了。”她小声说。

    打伞的男人踏出楼道,将伞撑起,和之前在大排档时一模一样地说了一句:“走吧。”

    “哎?”她睁大了眼睛。

    “先去我家。外面太冷。”他言简意赅,惜字如金,片刻后回头淡淡地瞥她一眼,“如果害怕的话,不用勉强。”

    昏黄的声控灯将他的五官染得柔和模糊,像是镀了一层金,所有的细节都像是被滤镜处理过的相片一般,温柔得不可思议。

    暴雨将这个夜晚渲染得嘈杂又喧哗,可是在平台之下的单元门前,一切却又仿似被消声一般,宁静悠远。

    尤可意像是跳芭蕾似的,步伐很轻地踏入他的伞下,声音稳稳地说:“我不怕。”

    她对他露齿一笑,一字一句异常清晰地重复说:“严倾,我不怕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