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章

    第十七章

    尤可意几乎是发疯一样找遍了整条街的酒吧,大脑一片空白,唯有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在昭告天下她有多心急如焚。

    她一家一家地闯进去,像是没头没脑的苍蝇随处乱窜,逢人就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蓝色大衣的女生?个头和我差不多,短头发……”

    清一色的回答:“没有。”

    而直到从第五家酒吧失魂落魄地跑出来以后,她才终于找回了那么点基本的理智——她发现自己竟然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给陆童打过。

    她怕得要死,怕因为自己太不小心,让陆童被陌生的男人拐走了,怕得连电话都不曾打过一通,也忘记了还有警察这回事。

    而电话接通以后,她听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那头说:“喂。”

    “你是谁?陆童在哪里?”她的心揪得很紧,有些不好的预感已经浮上心头。

    那人顿了顿,声音低沉而稳重,“尤小姐,你好,我是冯彦廷。”

    ……

    寂静的夜里,那颗心总算重新受到地心引力的掌控,回到了胸腔里。尤可意惊觉自己竟然在如此寒冷的夜里出了一身的汗,汗水把她的衣裳黏糊糊地站在身上,很不舒服。

    电话挂断后,天上还在下雨,她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街上,周遭都已经没了人。

    这一刻她才感觉到累,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疲倦地钻进了路边的一个电话亭里,闭上眼睛靠在玻璃上恢复体力,顺便躲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雨已经淅沥沥地下成了短时间内大概不会停止的大雨,她把额头搁在冰冷的玻璃上,脑子里清晰地浮现出了被严倾收留的那个夜晚。可是那个人不过是个梦中人,而那个夜晚也只是一个温柔得不真实的梦境罢了。

    不会再有第二次。

    不会再有人撑着伞打破她的圆圈,放她自由。

    就在这么闭眼放空自己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几声沉闷的声响,与额头相贴的玻璃也震动起来,一声一声,一下一下,无比清晰。

    她惊得猛然睁眼,直起身子离开了玻璃,却看见被雨水划得七零八落的玻璃外竟然站着一个人,手中是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安然而立,另一只手微微曲起,指节还未来得及舒展开来……方才轻击玻璃的显然便是它了。

    全世界似乎都被连绵不断的大雨覆盖,只有他,只有他安然站在与她紧紧一道玻璃之隔的地方,面容沉静地望着她。

    他没有笑,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尤可意几乎是下意识地怀疑他会在下一刻就移开目光……和之前一样。

    然而他没有。

    他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她,像是看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

    尤可意慢慢地打开了电话亭的玻璃门,然后看见他将舒展在头顶的雨伞朝她轻轻递来来。

    “没带伞吗?”

    如此熟悉的,温柔的,清冽的,犹如从遥远的梦境之中翩然而至的一句话。

    尤可意望着他,几乎无法把他和刚才在便利店门口抽烟的男人联系起来,明明是同一个人,同样的眉眼,可带给她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便利店门口的那人冷漠又危险,处处显露出与他身份相符的吊儿郎当痞子气,而如今打伞的人却和她记忆里一样,像是来自一个阳光普照、温暖宜人的星球,彬彬有礼,温润如玉。

    究竟哪一个才是他?

    她望着他,听见胸腔里沉郁的心跳,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谢谢,不用了。”

    若是从窗边跑出酒吧的那一刻便撞见了他,她也许会惊喜地问他怎么会来杨县,打算呆多久,可是有了发生在便利店门口的那一幕,她忽然间意识到也许是时候找回理智了。

    她之前都在肖想些什么?假装自己遇见了水冰月的夜礼服假面吗?一个虽然披着混混的皮,但是职责其实是拯救迷途少女的王子吗?

    她觉得好笑。

    与他擦身而过,她冒雨跑过了街,裤脚上沾上了一堆泥点。但她没有理会,就站在与他相隔一条街的地方安心等待出租车,直到终于幸运地拦到一辆,然后匆匆上了车。

    后视镜里,那个男人依然举着雨伞站在那里,背影散发出一种欺世盗名的温柔美好。

    他就是个混混罢了。她也该清醒了。

    尤可意移开目光,让司机把车开到就近的酒店,她打算住一晚就离开杨县,就此回到c市。

    冯彦廷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遇见陆童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谁,所以一段荒谬却能给我带来好处的婚姻似乎也无关紧要。然而我遇见了她,那些早该理清的事也该沉入谷底了。”

    他客气地谢谢尤可意这些天来对陆童的陪伴,最后一字一句地说:“尤小姐,请你相信我,我比这世上任何人都希望陆童活得幸福安稳。而令她的幸福安稳的人,只能是我。”

    那个男人言辞凿凿,话里话外都强势而不容拒绝。尤可意坐在出租车上苦笑起来,忽然不知哪里来的预感,这段感情最终一定会如他所说。幸福安稳。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她,问她:“小姐你不是本地人吧?”

    尤可意说不是。

    司机又得意洋洋地问她:“是来我们杨县旅游的吧?”不等她回答,他就开始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杨县的各个景点,哪些是非去不可,哪些是不容错过,吧啦吧啦一大堆,听得人头疼。

    尤可意脑袋昏昏沉沉的,此刻忽然怀念起另一个曾好几次充当她司机的人。

    那个人总是安静沉默,背影如同一颗挺拔的白杨树,不多话,可光是看着也令人安心。

    呸。

    她又很快把那人赶出了脑子里,暗暗骂自己真是疯了,为什么老惦记着一个不该惦记的人?

    尤可意啊尤可意,想叛逆也已经过了叛逆的年龄了,难道这时候你才想像个初中生一样迷恋那些黑道大哥啊小混混之类的人吗?就算想彻底激怒妈妈,这也绝非最佳方法。

    ***

    尤可意第二天就回了c市,临走前和陆童通了电话。陆童说:“我再过几天就回来,他说会在这几天里把事情都处理好。”

    即使还是那个陆童,但语气里也与前些日子大不相同。此刻的她似乎终于雨过天晴,找到了方向。

    尤可意站在候车的队伍里,弯起嘴角笑了出来,“童童,祝你幸福。”

    陆童忸怩起来,“神经病,你在演偶像剧啊?”

    “是啊,不过我只是个女配角,当然没你这个女主角那么做作矫情。”她语气轻快地开玩笑。

    大巴车的司机摁了摁喇叭,催促大家上车了。尤可意草草说了几句结束语,终于坐上了返程的车。

    那天以后,她采购了大量生活用品与食材,过上了一个人的蜗居生活,足足一周没有出门。

    偶尔会看对面的窗户,但那里窗帘紧闭,从未开过。于是她从中得出结论:严倾还没回来。

    第四天晚上,她在看电视时随意地看了一眼,却发现窗帘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熟悉的屋子呈现在眼前,而严倾还是老样子,坐在落地灯下抽烟。她发现自己可以轻而易举想起他抽烟时的细节,比如拿烟的姿势,呼吸的频率,以及沉静安然的侧脸……她有点恼怒自己竟然拥有这么好的记性,并且是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索性唰的一下关上了窗帘。

    可是睡觉前却又忍不住掀开窗帘一角再看上一眼……严倾还在那里抽烟。

    抽这么多烟,当真以为自己的肺是铁打的吗?她有些烦躁,片刻后又骂自己,这是什么鬼毛病非得跟个圣母似的去关心他?

    唰的一声,她气鼓鼓地又合上窗帘,一头扎进被窝里,然后拼命在床上蹬腿减肥,全然忘记了她的一举一动会因为屋内明亮的灯光而投影在窗帘上,被对面的人一览无余。

    这些天爸爸打了几次电话来,劝她回家跟妈妈认错,她问爸爸:“如果我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又该怎么跟她认错?”

    爸爸说:“你这孩子怎么老是一意孤行?妈妈是为了你好,文工团哪里不比什么培训中心强了?”他叹口气,“算了算了,工作的事情我也插不上手,总之你妈年纪大了,这些日子天气冷,她的脚伤又犯了,夜里疼得厉害,经常睡不着觉。有空了你还是回来看看她吧,可意。”

    于是尤可意又心软了,没几天就出了门。这一次她没有告诉严倾,因为她觉得那阵子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从今以后两人都没有再联系的必要。

    她甚至先去小区外面的美容院修了个眉毛,然后画了个淡妆,又去超市里选了些上好的水果,然后才出发回家,回妈妈的家。

    然而意外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当她站在公交车站等车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站台前。她正诧异车主怎么违反交通规则把车停在了这里,车门就咔嚓一声开了。

    两个男人径直朝她走来,眼神相对的那一刻她就意识到了危险,然而不等她转头开跑,就被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尤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可笑的是这种素来只在港剧的警察口中才能听见的台词竟然从混混嘴里说了出来,而尤可意连手里的塑料袋都没提稳,就被人架上了车。

    那几袋水果咚的一声坠落在地,几只苹果咕噜咕噜地滚了出来,光滑鲜艳的表皮霎时蒙上了一层灰尘,不复先前的模样。

    尤可意想大叫,嘴唇却忽的被人一把捂住。她惊恐地被人塞进车里,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手机。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坐到了她的两侧,也不阻止她想打电话的举动。

    其中一个男人说:“也好,你主动打给严倾让他来救你,免得浪费我话费。方哥可不像严哥那么好说话,还肯报销电话费。”

    另一个人笑了起来,嗓子粗涩难听,像是被人掐着喉咙在说话:“老白,别这么怂啊,人好歹是严哥那边的,你也不怕她回去以后乱传咱们的话,传到方哥耳朵里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尤可意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是多天真,竟然以为前些日子的事已经过去了。

    还没有开始的事怎么会轻易结束呢?

    她被人捂着嘴,而那只手渐渐地往她脖子上移动了一点。手的主人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皮肤真好,够嫩够漂亮,难怪严哥也把持不住,为你脱了单身。”

    那人甚至伸出了另一只手,朝她胸前捏了捏,“这儿也挺有料——”

    话音未落,另一个人一把打掉了那只手,皱眉骂了句:“傻x吗你?这女的是你动得的?要是严哥这次没事,你准备被他废了?”

    老白的脸色变了,嘴上却不认输:“把他女人都逮了,还怕这次整不死他?除非他不要这个女人了……那绝对不可能!这两个月他派人把这女的看那么牢,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有多紧张她。”

    “少说话会死吗?”那人不耐烦地白他一眼,然后转而看向尤可意,“打电话给严倾,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