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等到包厢里的人三三两两地出了ktv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尤可意因为情绪不好,大着胆子喝了两杯啤酒,结果酒量不太好,走路都偏偏倒倒、摇摇晃晃的。陆童扶了她一阵,下了电梯以后实在是扶不动了,干脆把她交给郑嘉炎。

    “喏,你来。”

    这简直是正中下怀。

    郑嘉炎小心翼翼地扶过尤可意,低声问了句:“你怎么样?头晕不晕?”

    “何止是头晕?简直都快发酒疯了!”陆童没好气地说,“以前都不喝酒的,怎么劝都说妈妈从小教育她女孩子在外不能乱喝酒,结果今天没人劝,她倒好,自己把自己灌醉了。”

    尤可意胡乱挥挥手,“胡说!谁醉了?我清醒得很!”

    为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她还一把推开郑嘉炎,往旁边走了两步,嘴里嚷嚷着:“看清楚了,我还能走直线呢!”

    然而她走的哪里是直线?说是s型都算是夸奖她了。

    眼看着没走上几步,她重心忽然不稳,身子往旁边一歪就要摔倒。

    路灯下的蓝色出租车里,那个男人想也不想地就推门往外走,然而十几步的距离终究是远了些。他才一只脚跨出车门,就看见那个大男生几步走到了尤可意身旁,一把捞起了她。

    郑嘉炎心有余悸地说:“算了算了,你还是不要走了,我扶着你就好,别乱动。”

    尤可意不乐意地一边缩手一边嘟囔:“干嘛呢,妈妈说过男女授受不亲……”

    醉醺醺的酒话逗乐了一群人,大家都嘻嘻哈哈的。

    而路灯下,那个男人僵了片刻,又慢慢地收回了腿,关上了车门,重新坐了回去。

    他把头靠在座椅上,从包里摸了根烟出来,打火机好像没气了,连点几次都没点着。他骂了句脏话,把那只银色的打火机往窗外狠狠一扔,然后连带嘴里咬着的那支烟也被他揉成了一团。

    他侧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的光景,看着十几步开外那一对相拥的人影,眉心蹙得厉害,眼神也带着些暴躁的戾气。

    然后尤可意那边,陆童和几个平素里当惯了领导的家伙安排着大家坐出租的坐出租,骑电瓶车的骑电瓶车,人群一哄而散,到头来就只剩下了四个人。

    陆童看了眼郑嘉炎,又看了眼尤可意,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信任郑嘉炎,于是拍拍他的肩膀:“这样,你打车送可意回来,我搭李元的电瓶车回去。”

    她一骨碌爬上电瓶车后座,回头朝两人吼了一句:“这花前月下人影成双的,你俩谈个情说个爱就差不多了,别太过火了啊!郑嘉炎你给我悠着点儿,别欺负我家可意,听见没?”

    最后一句是嘻嘻哈哈地说出来的,带点儿挤眉弄眼的意思,要他好好把握机会,失不再来。

    郑嘉炎哭笑不得地叫她赶紧滚吧,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这个站都快站不稳的酒鬼小姐。心里又忽然有几分喜悦。

    陆童和尤可意是最好的朋友,她都默许了,那大概……两人是有那么几分机会吧?

    他低下头来揽住尤可意,轻声说:“去马路边上打车吧。”

    一抬头,恰好看见了路灯下的那辆蓝色出租车,于是想也不想地挥了挥手,“师傅,走吗?”

    奇怪的是,车里的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是冷冽的刀子一样,只接触上一眼就叫人有些心寒。

    郑嘉炎有些纳闷,你说这打个车而已,不走就不走,怎么司机还用一种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眼神凌迟他?

    他只好扶着尤可意往马路边上一站,恰好看见有辆空车过来了,于是照顾有加地把尤可意弄上了车。

    很快,路边的出租车开了,灯下的那个人也发动了车,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马路上的灯一盏接一盏飞快地从窗外闪过,灯火辉煌的夜晚,他的眼里却只有前方的那辆车。车内的光景并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以内,可他脑子里闪现过的每一个画面都好像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什么。

    那个男生亲密地扶着她,手臂揽在她的腰间。

    她喝得醉醺醺的,没什么意识,如果这时候他想对她做点什么,简直不要太容易。

    她大概和刚睡醒时一样,眼睛微微眯起,像是一只毫无防备的小猫。当她这样朦朦胧胧地看你一眼,再硬的心肠仿佛也在一刹那柔软下来,恨不能把整颗心都掏给她。

    太多的思绪不堪重负,心脏不过是件脆弱至极的东西,眼看着就要承载不起嫉妒的重量。

    他死死地握住方向盘,指节用力到泛白。

    而那对男女好不容易进了小区,男的却也迟迟没有离开。

    他们站在单元门前,男生问女生:“你的钥匙在哪里?我帮你开门。”

    女生迷迷糊糊地在衣兜里摸了一阵:“哎?哎?在……在哪儿呢?”

    男生好笑地扶住又开始东倒西歪的她,“行了行了,我来帮你找。”

    他伸手去她的口袋里摸索,另一只手臂还紧紧地拥着她,怕她摔倒。

    她也不懂得拒绝,傻乎乎地笑着,还下意识地嘟囔:“干嘛啊,好痒!哈哈哈……”

    “别乱动!”男生按住她的肩膀,“再乱动找不着钥匙了!”

    他们嘻嘻哈哈地站在楼道前,做着所有状似亲密的事情,模样如同那些热恋中的男女,充满了青春的张扬放肆。

    而严倾就这样坐在车里远远看着,眼神像是风暴中的大海,波涛汹涌,片刻也不曾停息过。

    明知她是喝醉了。

    明知她本不是这么随便的女孩子。

    明知她做什么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胸腔里像是被人洒下了一片荆棘的种子,被嫉妒的养分浇灌成茂密的森林,一寸一寸爬满了心脏。

    然后他看见郑嘉炎又是一把将往后倒的尤可意拉回怀里,男生的胸口恰好与女生的鼻子紧紧相贴。

    尤可意疼得飙泪,大呼好痛。

    郑嘉炎满脸心疼地低下头来捧着她的脸,“怎么了?撞到鼻子了?我看看。”

    那样近的距离,就好像只要随时随地多一点点意乱情迷,他们就会化身为离别时分难舍难分的恋人,彼此相拥亲吻。

    楼道前的灯把他们的影子摇曳一地,看上去是那么密不可分,紧紧相贴。

    这一刻,严倾终于再也忍耐不住。

    他猛地推开车门,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冲到了那个楼道前,一把将尤可意拽进怀里。

    郑嘉炎正思忖着要不要乘胜追击亲一亲醉美人,结果一个猝不及防就被人推开了。那人力道之大,害他没有防备地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

    “你干什么?”他吃惊地喊了一声。

    严倾就站在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手臂紧紧地拽住尤可意,眼神冰冷地看着他,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滚。”

    这是今天晚上的第二个滚了。

    他向来不是这种粗鲁直接的人,就算是争场子也总是一副从容慵懒的样子,不爱与人说狠话。可是今天,为了怀里这个醉醺醺的女生,他好像暴躁了不少,情绪屡屡失控。

    “你谁啊你,你凭什么叫我滚?”郑嘉炎火大,一个箭步就要冲上来抢回尤可意。

    严倾眼神微眯,冷冷地看着他,大有一种“有种就动手”的姿态,反正正愁找不到机会把胸口的那团郁气发作出来。

    偏尤可意带着醉意地抬头一看,然后傻乎乎地笑了出了声,“严,严哥哦?黑,黑道大王啊……”

    她傻笑两声,然后身子一软,往地上倒去。

    严倾以为她要倒了,伸手去拉她,结果伸到一半才发现她不过是要蹲下去。这时候也来不及搭理郑嘉炎了,顿了顿,他问她:“怎么了?”

    那个酒品极其不好的女生就这么蹲在地上,整个身子都靠着他,然后慢慢地伸出手来,像是小孩子一样抱住他的小腿,用脸蹭了蹭,接着抬头望着他,极为天真地说了一句:“抱大腿!”

    “……”

    “……”

    严倾是彻底失去语言能力,而郑嘉炎则是愣在了那里。

    他问严倾:“你,你是她男朋友?”

    严倾看了他一眼,一个字都没有说,直接拉起尤可意往自家的单元门走。

    郑嘉炎想追上去,可是猛然之间看见之前就算是醉醺醺了也一直在自己怀里试图挣扎出去的尤可意忽然变了模样,像是听话的孩子一样任由那个男人拉着她往对面走,不哭不闹,温顺得令人难以置信,他追了几步,终于也停下了脚步。

    他终于意识到,也许她的态度真的说明了一切。

    ***

    这是严倾第二次把尤可意领回家。

    他把她扔在沙发上,然后去洗手间帮她打冷水洗脸,可是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躺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他站在茶几边上看着她,看她鞋子也不脱就蜷缩在沙发上,头发凌乱,眉心微蹙,眼皮好像也有些肿。

    ……她哭过了。

    他亲眼看见她低着头从ktv的卫生间走出来,而那个大男生伸手帮她擦眼泪。

    他几乎不敢问自己她哭的原因是不是他。一面觉得这样的自己未免太自负,太看得起自己;可一面又在问自己,到底还要装蠢到什么时候呢?

    有一种很茫然无措的情绪从心底缓缓爬了上来。

    她的世界是单纯无害的,哪怕有色彩,哪也是五彩斑斓的,而不是像他身处的社会这样复杂阴暗。

    可是她毫无防备之心,总是以这样脆弱又美好的姿态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让他忍不住想伸手遮挡住自己已经习惯了的那些肮脏晦暗,哪怕不可能,也试图为她撑起那么一小块还辨得出蓝色的天空。

    可他能遮挡多久呢?

    他自己本来就是这样肮脏不堪的人,苦苦伪装成良善者真的有用吗?

    他站了片刻,然后蹲在沙发前,伸手替她把一缕耳发撩到了耳朵后面,用冷毛巾替她擦脸。因为从前没有照顾过人,并不太会帮人擦脸,所以他帮她擦拭的动作也是生疏得甚至有几分笨拙的。

    寒冬腊月,毛巾很凉,寒意刺激得她缩了缩,不安地想要避开那处刺激的来源。她闭着眼睛随手一抓,恰好抓住了他胸前的衬衣,那上面尚且带着他的体温。

    下一刻,严倾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就看见她稳稳地贴上了他的胸口,面上的肌肤与他的衣料毫无间隙地相触。

    他浑身一僵。

    可怀里的人犹不自知,还以安稳的姿态继续闭眼睡着,仿佛总算找到了一处暖源。

    砰。

    砰。

    砰。

    寂静空旷的屋子里,他听见了身体内部传来的那一声接一声的心跳。

    像是来自遥远的山谷,被蝴蝶的一次振翅波动的空气不远万里地跨越了不可丈量的距离,在他的心里掀起了翻天覆地的波涛。

    他低下头去看着她安稳的睡颜,眼神复杂到难以言喻。

    如此亲密的姿态,几乎毫无距离的接触。

    这样的时刻究竟是愉悦的折磨还是痛苦的享受呢?

    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他的脚都有些发麻了,人却终于拾回了理智,一点一点掰开她的手,站起身来。

    他把毛巾随手扔在茶几上,然后走到落地窗前,坐在了木椅上。

    点烟,闭眼,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只偶尔吐出一缕烟圈。

    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异常清楚地告诉他:收留她,然后送走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平平静静地抽支烟,假装她根本不存在。

    可是周遭太过安静,静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再清晰不过地响彻耳畔。

    静到心动的声音无论如何欺骗不了他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