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喝醉酒的人很难照顾。

    沙发上的醉美人一会儿嘟囔一句口渴,一会儿缩成一团说自己好冷,一会儿又掀了毯子喊一声热死人了,一会儿干脆滚到了沙发下面,结果还贴着冷冰冰的地板继续睡。

    她倒是毫无意识地撒着泼,可苦了严倾。

    堂堂一个黑道大哥,竟然眨眼间化身成了小保姆,一会儿跑进厨房烧水,一会儿去卧室拿被子替她盖上,一会儿把被她踢落在地的被子又替她重新搭上,一会儿满脸黑线地把她从地上捞起来,一会儿水开了,他又匆匆忙忙跑进厨房关电源。

    严倾把尤可意从沙发上扶起来,一手揽住她的背,一手端着屋里仅有的白色陶瓷杯喂她喝水。

    “张嘴。”他的声音像是低音炮,简短有力,低沉悦耳。

    尤可意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两句,却一点也不配合,嘴唇还是紧闭着。

    严倾把水杯都凑到了她嘴边,她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静静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没动,目光停在了她的唇瓣上。

    客厅没开灯,只有厨房里的暖黄色光芒不远不近地照了过来。

    借着这点光线,他看见她的唇瓣像是两片小小的嫩芽,粉红色,润泽美好,色彩明亮得像是早春枝头的一抹桃花。

    鬼使神差的,他慢慢地喝了一口水杯里的温开水,然后一点一点俯下身去,堵住了她的嘴。

    她下意识地想要闪避,他却撬开了她的唇,将那些仿佛忽然之间甜成了蜜的白水渡进了她的嘴里。

    她毫无意识,只能被迫接受了这样的方式,吞下了那些水。

    那双眼睛紧紧闭着,睫毛微颤,像是夏天荷叶上不停振翅的蜻蜓。

    严倾就这么看着她,唇与唇相贴了半晌,却始终没有动过。

    他不过是个懦夫罢了,没有在一起的勇气,却趁人之危,在她喝醉了失去意识的时候做着这样可笑的事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当他看见她朝他微笑,弯起的嘴角拥有温暖人心的力量,从那时候起,就沉迷于这样的弧度,以及扬起这种弧度的嘴唇。

    他甚至不敢吻她,因为怕她会醒过来。

    所以就只敢这样亲一亲,或者仅仅是找到了一个喂水的借口,尝一尝这亲密无间的距离,聊以慰藉。

    最后他慢慢地离开了她的唇,重新让她躺下了。

    他替她盖好被子,像是所有深情款款的恋人,做尽一切呵护备至的事情。

    脑子里甚至浮现出一个可笑的念头,若是有朝一日他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她身旁,和她朝夕相对,日日替她盖被子,那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很快,另一个声音冷冰冰地回答他:痴人说梦。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边上低头看她。就算是痴人说梦,多梦片刻也是好的,毕竟他的生命里也难得出现过这样的美梦。

    而在尤可意昏昏沉沉地睡着之际,陆童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

    手机关成了震动,嗡嗡嗡在外套口袋里震个不停。她喝醉了,意识不到,是严倾俯身从她的口袋里拿了出来,只看了一眼,就掐断了。

    又响,又掐。

    再响,再掐。

    那头的人不死心地又打了□□次,然后忽然就放弃了,不再打来。

    严倾坐在沙发前,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只看见对面的落地窗前,陆童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对他怒目而视。

    她的视线落在沙发上,然后迅速以一种“靠我就知道”的眼神看着他。

    她猛地合上了窗帘,不出十分钟,严倾的门铃响了。

    她甚至迫不及待地在大门外重重地敲门,等到门一开,一边嚷嚷着“你这个臭流氓把我家可意怎么着了”,一边大步流星地闯进了屋,丝毫不顾及屋主可不是什么善茬。

    她急匆匆地跑到了沙发边上,猛地掀开尤可意的被子。

    看见尤可意好端端的,衣衫完整地躺在那里睡得香甜,陆童愣了愣,随即弯腰去晃她:“可意?可意?”

    尤可意皱眉动了动,没有睁眼。

    严倾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安静地说了一句:“她醉得有点厉害,一时半会儿可能清醒不了。”

    “清醒不了又怎么样?清醒不了你就该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了?”陆童没好气地朝他吼了一句,眼神像是刀子一样。

    “我——”话刚出口一个字,严倾的嘴动了动,然后又合上了。

    他并不敢说他没有。

    他趁着尤可意酒醉之际亲了她,这是事实。

    陆童开始拖着尤可意又拉又拽地,想把她弄起来,结果力气不够,反而把尤可意拽得嘟嘟囔囔地喊疼。

    严倾走到了沙发边,径直将她打横抱起。

    “你干嘛你干嘛!松手松手松手!”陆童急得一边哇哇大叫,一边伸手拼命拍打他的背。

    她的手落在他背上的一瞬间,严倾的身体忽然就僵硬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好大一步,沉声说:“你不是要带她回家吗?确定自己背得动?”

    陆童一下子又停住了。

    最后是严倾抱着尤可意往电梯走,陆童默默地跟了上来。

    他一路轻车熟路地把怀里的人送回了家,还亲自把她抱到了床上,完全无视陆童的尖叫“行了行了就到门口就好了喂不要进去啊你你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叫你不要进去啊我靠卧室更不能进”。

    严倾就跟没听见似的,只来得及匆匆忙忙将尤可意简洁温馨的卧室收入眼底,然后就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转身往外走。

    陆童一直看着他出了大门,然后才忍不住出声叫了他一句:“哎哎,那个!”

    严倾顿住脚,回头看她,表情安然,“还有事?”

    他穿着白衬衣,因为抱了尤可意,胸前皱皱巴巴的。可他身姿笔直地站在大门外,昏黄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从老电影里走出的优雅贵胄,孤独冷清。

    陆童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低声说了句:“谢谢你。”

    严倾看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电梯。

    显示屏上的数字一点一点在减少。

    他倚在冷冰冰的铁壁上,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去想他们之间的一切最终也会和这变化的数字一样,化为乌有。

    回家以后,他洗了个澡。背上的伤口并没有好全,今天被陆童一打,有一处已经结痂的地方又有些裂了。

    他闭着眼睛在热水里冲着,慢慢地伸手覆在腹部左边的一处旧刀伤上,仿佛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他受过很多伤,身上也有过很多疤痕,可是唯独这一条是不一样的。

    这一道伤口是值得纪念的。

    六年前,他只有十九岁的时候,曾经在一次斗殴中落了下风。他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硬拼,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在闹市区跑了十来分钟,回头再看时,那群人已经不见了。他松口气,气喘吁吁地借着人群掩护自己,站在原地休息。

    那天恰好市中心有个大型公益活动,广场中央搭着舞台,有人在上面表演。

    他靠在路边的栏杆上,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百无聊赖地朝那里望去。

    越过无数黑压压的脑袋,他看见有个小姑娘在那里跳舞。

    大概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吧,穿着白色的纱裙,头发盘成了一个髻,高高地立在脑后,没有一丝多余的头发。她有些羞怯地弯起嘴角对台下的观众笑着,踮起脚尖在台上不断地旋转、跳跃,轻盈得像是一只蝴蝶。

    那一天的阳光很灿烂,明媚得像是森林里熹微的晨光,透明又好看。

    因为跳得太投入,她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有些微汗珠挂在额头上,被阳光一照,顿时成了璀璨的珍珠。

    是芭蕾。

    严倾看不懂,可这一刻竟然也看呆了,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原地,也忘记了呼吸,仅仅是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小姑娘。

    她并不从容,甚至很紧张,这点从她不太自然的笑容就看得出。

    但是她是那样专心致志地跳着,每一个旋转都带着惊心动魄的美。

    严倾关掉了龙头,从架子上取下了浴巾,胡乱擦了一把,水珠也没擦干,就又拿起t恤换上了。

    他走到落地窗那里的木椅前面,一边点烟一边坐了下来,顺便习惯性地侧头往对面那扇落地窗望去。

    窗帘紧闭,什么都没有。

    想必此刻她已经进入了安稳的梦乡。

    他闭眼,又一次看到了那天的她。

    因为那支舞,他忘记了自己正在亡命天涯,被仇家追上,腹部挨了一刀,差点送了命。那一刀让他在一家小诊所缝了九针,因为没钱打麻药,他硬生生地咬牙忍了过去。针缝完了以后,他连嘴唇都咬破了两个洞。

    那时候的他在想些什么?

    木椅上的男人弯起嘴角笑了笑,再一次回到了那一幕。

    那个小姑娘羞怯地笑着,眼神里有闪烁的星光,额头上挂着晶莹透亮的珍珠。她不停地旋转着,纤细的身子像是早春里的一枝嫩芽,正在努力地,努力地开出一朵花来。

    他很遗憾那天的他没有看完那支舞,没能亲眼见证那枝嫩芽是否如他所想开出了花。

    于是那种渴望变成了痒,心痒难耐,跟了他整整六年。

    六年里,他一直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市里的每一出大型公演,却再也没能发现她的身影。直到那一日,她误以为他是在等客的出租车司机,在雨夜里敲响了他的车窗。

    “师傅,走吗?”

    他侧过头去,顿时愣在了那里。

    尤可意。

    你不会知道,其实我早在六年前就遇见了你。

    在你浑然不觉之际,我便擅自把你刻在了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