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0章

    第三十章

    凌晨两点,严倾带着醉意回了家。

    拿钥匙的手有些不稳,朝着钥匙孔插-了好几次都没有对准,等到他摇摇晃晃地开门进去以后,鞋子也没换,灯也没开,径直跌跌撞撞地往沙发走去,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黑灯瞎火的,他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

    很久之后,他才轻轻地笑了两声,身体也因为这点笑意颤抖起来。那笑声低沉又沙哑,不像是笑,反倒更像是呜咽。

    他模模糊糊地想起了那个女人,想起她衣着光鲜、面容秀丽的模样,想起她用陌生又疏离的目光看着他,想起她把那叠钱摆在他面前时的神情……

    笑声又有了扩大的趋势。

    好在是真醉,没一会儿倦意袭来,他就这么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是早上九点多,昨晚没拉窗帘,刺眼的光线从外面射进来,刺得他眯了眯眼,用手遮住才慢慢地坐起身来。

    脑子像是被沸水炸裂的器皿,他皱眉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起身往卫生间走。

    经过鞋柜旁时,他忽然留意到地上有一只白色的信封,脚步一顿,弯腰捡了起来。

    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尤可意的字迹了,他还清楚地记得上一次看见她的留言是什么时候,那是一个多月以前,她在那个雨夜无家可归,他好心收留了她。第二天早上她也同样留了字条给他,字迹工整秀逸,一如她的人一样,干干净净,赏心悦目。

    而这一次,纸条上只有短短两行字。

    好歹相识一场,不管前路还会不会有交集,这是我想送给你的礼物。

    我等过你一次,和那一次一样,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等你。

    他捏着那张字条,指尖有些颤抖。

    就这么怔了好一会儿,等到终于回过神来抬头去看墙上的钟时,他神情一滞,拿起大衣就要出门。然而衣服上浓浓的酒气提醒了他什么,他压低声音骂了句脏话,又冲进了卫生间。

    ***

    摩托车一路咆哮着飞奔在马路上,严倾带着安全帽,眼神里像是有一团燃烧的烈焰。

    他拿着那张音乐会门票,匆匆冲进了舞蹈教学楼的大门,可是一路风雨无阻地来到礼堂大门外时,却又忽然停下了脚步,挪不动步子了。

    他这一生天不怕地不怕,却在今天忽然尝到了什么是害怕的滋味。

    周围来来去去的都是来参加音乐会或者听音乐会的学生,几乎所有与他擦肩而过的人都会侧目看他,因为他一手抱着安全帽,一手捏着那张门票,一身肃静的黑色大衣衬得他修长挺拔,而他面色严肃,似有些迟疑地站在那里,眼神里是一片氤氲不清的沉郁。

    他看上去跟周遭的景致格格不入,却又像是自成一派的风景。

    有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地走上来问他:“帅哥,听音乐会呀?”

    他侧头与她们对视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神冷冷清清,不苟言笑。

    女生们有些尴尬,想多说什么,又碍于他看起来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于是又嘀嘀咕咕地走了。

    后台。

    尤可意对着镜子上妆,一笔一笔描着眉。

    她平时很少化妆,哪怕要上台跳舞,也就随随便便抹点东西就好。今天却一反常态,每一步都化得精心又精致。

    对着镜子看了很久,她听见门外有人叫她:“下一个就到你了哦,可意!”

    她提着裙子站起身来,转身从容不迫地往前台走去。

    这是一场考试,是舞蹈学院所有学生都熟悉的舞台。教授从这里选拔参加各大比赛的舞者,学生们在这个台上的表现如何也会影响到奖学金的分配。

    往日的尤可意在意的永远是如何将高难度动作做好,如何让教授们看到她优美的身姿,如何得到最好的成绩,如何用心沉浸在每一支舞里。而今天,她走上了台,目光一点一点从人群中扫过。

    她在意的不再是以前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因为这支舞并不是考试,而是一份礼物。

    ——《勇敢者之舞》

    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说过,舞者之所以为舞者,是因为他们会用肢体表现情感。优秀的舞者不只是舞蹈技巧好,每个动作、神情,每次旋转、跳跃都是他们表达情感、感染观众的武器。

    尤可意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只是旋转跳跃在偌大的舞台之上。

    大红色的幕布,漆黑的礼堂,只有一束光线打在她身上。她穿着雪白的纱裙,闭眼等待每一个音乐点。

    ——如果舞蹈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如果舞姿真的可以传达人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情感,那么严倾,此刻的你看得见我想对你说的话吗?

    她一次一次跳跃在舞台之上,踮起脚尖,双手努力地伸展,仿佛要触摸一些从前触摸不到的梦。

    音乐终止的那一秒,她也定格在舞台之上,然后缓缓睁眼。

    这一刻,她越过黑压压的观众,目光静止在大门外。

    那里,越过喧嚣的人群,有一个沉默的男人安然而立,眼神复杂到可以淹没周遭的一切。

    十米,二十米,抑或三十米?

    她并不清楚他们隔着多么遥远的距离,可是此刻,当视线相接,所有的介质所有的阻碍都不见了。

    她看见那双像黑夜一样深幽寂静的眼眸,听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一下一下响彻礼堂。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而她却再看见那个人转身离去的背影时不顾一切地跳下了舞台,连评委点评也不听了,只是从观众中央的那条走道不顾一切地朝那个人飞奔而去。

    直到气喘吁吁地跑出了礼堂,她看见那个人正在沿着楼道往楼梯下面走。

    “严倾!”她大声叫出他的名字。

    那个背影就这样顿在了那里。

    尤可意一路跑到了他的面前,抬头望进他的眼里,忽然笑起来,气息急促却如释重负地说:“谢谢你来了。”

    严倾低头看着她,看着她像是一只小天鹅一样挺拔美好地立在他面前,只觉得整颗心都紧缩起来,像是有人在用羽毛轻轻地挠。

    很痒,甚至痒得令人想要屏住呼吸。

    他弯起嘴角,轻声说:“你今天很美。”

    声音都有些黯哑。

    “为什么不进去呢?你有票的。”她低头看着他手里捏得皱皱巴巴的票。

    严倾顿了顿,也笑了,“不了,在哪里看都是一样的,那里面……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又开始了吗?

    他又要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了吗?

    尤可意沉默了片刻,抬头对他说了九个字:“严倾,我想和你在一起。”

    九个字,翻来覆去也不过是一呼一吸的时间。

    严倾却如遭雷殛,僵在原地。

    不是我喜欢你,也不是你喜欢我吗。

    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她清清楚楚地望进他眼底,一字一句地说:“我清楚你的身份,也知道你是什么人,三个多月以来的相处,我已经看到了一个完完整整的你。如果你担心我把你想象成什么了不起的大英雄、古惑仔,那你大可放心,我知道你就是一个混混,一个打打杀杀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人。”

    严倾的眼神紧缩了那么一刹那,心脏似乎也被这样直接且毫无掩饰的字句刺得沉了下去。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问道:“既然知道我是个混混,就该离我远远的,现在为什么又来跟我说这些?”

    她毫不犹豫地说:“因为我喜欢你。”

    尤可意答得坦坦荡荡,眼神里只有一片清亮透明的感情。

    她说:“我克制不了这样的心情,我忍不住想要接近你。我曾经以为这是我被束缚太久,所以才会被和我截然不同的人所吸引,所以才忍不住去做危险的事,去靠近危险的你。可是如果仅仅是新奇感和求知欲,我又为什么会担心你,为什么一闭上眼睛就回想起你,为什么遇到事情会忍不住渴望第一时间看见你,为什么为你哭为你笑,根本管不住这颗心?”

    楼道里没有人,寂静而空旷。那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长廊深处,空灵而清晰,一字一句都像是绵延悠长的山脉。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弄明白我对你的感情,直到我终于发现,不管它是轰轰烈烈还是失去理智,不管它是细水长流还是飞蛾扑火,不管它来源于什么,又会发展成什么,我只是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不能在一起,我就变得不像自己,变得失魂落魄,我……”她说了一大堆话,激动的情绪却又忽然间平静下来。

    她轻笑出声,依然用那样霁月光风的眼神望着他:“我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是如此笃定,如此明朗。

    严倾比面前的尤可意高出了一个头不止,他低下头看着这个娇小的女生,却忽然间丧失了直视她的勇气。

    对他来说,她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不管是她的优秀还是勇气,都远远不是他能比得上的。

    她说的那一切是如此坦荡,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直言不讳地在他面前指出他的身份,却也是第一次有人愿意不顾他的肮脏卑微,告诉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尤可意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

    她是不一样的。

    这些年来并不是没有女人接近过他,可是她们要么把他视为威风凛凛的大英雄,要么自己本身就是这种卑微的人,不过是想到他这里来寻求庇护。

    他的世界肮脏又混乱,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尤可意这样。

    像她这样透明而清澈,却又像个孩子一样孤勇,坦坦荡荡地面对自己的感情。

    严倾站在那里,艰难地抑制住体内每一个冲动,因为他的血液他的骨髓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拥抱她吧,抓住她吧,你的人生里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可是哪怕这些念头像是翻江倒海袭来的波涛一样汹涌,心底深处却还有一个最可怕的声音在提醒他:严倾,你配不上她。

    他活得没有自我,活得像是最卑微的蝼蚁。

    他给不了她未来,给不了她安定的生活。

    即使今时今日他们因为爱情在一起,又能在一起多久?没有物质的支撑,没有安稳的日子,他拿什么给她幸福?

    当短暂的爱情最终变成她破碎的镜花水月,到了那一天,她会后悔的。

    他是个混混,没有多少文化,更是自小见惯了复杂的人世。这份太过干净纯粹的感情不是他要得起的,也不是他回应得起的。

    而他最怕的事情,便是有一天她哭着告诉他:“如果当初没有和你在一起,我不会这么痛苦。”

    她会后悔。

    她会后悔的。

    这样的念头像是火灼一样啃噬着他的灵魂。

    严倾用一种复杂到需要费尽全力才能掩饰住感情的目光看着她,慢慢地说了一句:“尤可意,你的白纱裙很好看,一尘不染,就像你这个人一样干净美好。”

    他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而我呢?我穿着黑色的衣服,因为它最衬我,因为我这个人从里到外都是这样的颜色,见不得光,肮脏晦暗。”

    走廊尽头的窗户外面有阳光照进来,细小的尘埃飘浮在空气里,轻盈好看。

    他眯起眼看着那些细小的颗粒,轻声说:“我活得像尘埃,不值得任何人放在心上。而你不同,你值得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我们一黑一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样的差距注定了我们不能在一起——”

    “黑和白吗?”尤可意打断他的话,“严倾,你该参加过婚礼吧?你不觉得新娘和新郎之所以穿成一黑一白,正是因为也许这两个颜色才是最配的吗?”

    “可我配不上你。”

    这句话出口很久以后,严倾才低头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他的动作很轻,以至于没人看得出他是有多艰难才克制住自己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尤可意,我这辈子不曾拥有过什么,所以如果明知如有朝一日有可能会失去,我会胆小到不敢拥有。你就当我是个懦夫吧,我怕拥有之后也惶惶不可终日。”

    他收回了手,同时与她擦身而过,消失在楼道里。

    他的眼前是刚才在礼堂门口看见的那一幕又一幕,她像是孤独美丽的天鹅一样在舞台上翩然起舞,一如六年前初见时分。

    那一刻,他竟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他应该感激她,因为在他短暂而卑微的生命里,能遇见这样的美好,能感受过这样的悸动,已经不枉此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