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尤可意,如果有朝一日你后悔了,只管告诉我。因为我从来不敢想象能够把你留在身边,所以今天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像是做梦一样,哪怕一日也已足够。所以答应我,如果有一天真的想要离开我,如果你厌倦了我的漂泊,或者想要追求安稳的人生,一定要告诉我。只要你说了,我都会毫无怨言地放你走。”

    他是如此平静安然地说着那些话,就好像说着这样的假设时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就好像在陈述一件与自己并不相干的事情。

    可是当尤可意抬起头来望着他时,望进那双好像永远也望不到尽头的双眸,却只看见这个男人的软弱与勇敢。

    软弱,是因为他在成长过程中不曾被人爱过,所以对于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与患得患失。

    勇敢,是因为哪怕对这段感情并不抱有什么乐观的心态,他却依然坦然地面对了自己的感情,并且给予她反悔的权利。

    他毫无保留。

    他把所有的权利与全身而退的机会都交给了她。

    尤可意的眼眶又红了,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为了掩饰这样的情绪,她胡乱从床头柜上的水果篮里拿了只苹果出来,然后背对他坐在床沿。

    “吃苹果,我给你削一个。”她低声说着,动作生涩地开始削皮。

    严倾没有说话,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看出她的情绪失控。她只能坐在那里动作僵硬地削着皮,房间里越是安静,她就越是紧张,甚至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身后的人那两道炙热的目光。

    她的脑子里还反复回荡着他刚才的那句话,又因为他的注视越发紧张,削着削着,手发抖得厉害,竟然一个不小心就把苹果掉在了地上。

    那只苹果被削了一半的皮,咕噜咕噜地又滚到了病床下面。

    她手忙脚乱地蹲下-身去捡,再起身时,手里是那只已经变得脏兮兮的苹果。

    “我,我换一个。”她面上发烫,把这只可怜的苹果扔进垃圾桶,又重新拿了一只出来。

    “尤可意。”严倾低声叫她,语气似乎有几分无奈。

    她低头没说话,看着那只苹果和手里的刀。

    严倾支着身子,轻飘飘地拿走了她手里的东西,重新放回床头柜。他说:“刚洗了胃,不能吃这些,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尤可意慢慢地抬起头来。

    严倾看着她,没有说话。

    “从认识你到现在,你做了太多的事情。”她的眼睛一直发酸,就好像随随便便看他几眼就会一不小心哭出来,“你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什么,你只是一直出现在我需要你的时候,甚至不用我说什么,就帮我把一切都做好了。”

    “……”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给你添麻烦,我像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傻子一样要你收留我,替我奔波,为我受伤……你做得太多太多,我不知道我还能做点什么来回应你。”

    “……”

    她认命似的闭眼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不是应该哭的时候,我追你那么久,今天终于换来你的首肯,我该高兴点才是,这么哭哭啼啼也太矫情——”

    “尤可意。”严倾忽然叫她,依然是这样连名带姓,不露声色,却又仿佛每一个字都吐露着芬芳。

    尤可意睁眼看着他,就看见他伸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因为虚弱,他的手苍白又没有血色,点滴扎在皮肤之下,青色的血管异常明显。

    他就这么轻轻地将她的手罩在自己的手下,然后定睛看着她,轻声说:“你做过最好的事情,就是不顾我的懦弱和胆怯,一直不曾放弃我。我一直躲在自己的壳里,是你敲醒我,告诉我人应当活在勇敢的河流里,像是那些河水一样义无反顾地追求向往的目的地。你已经做得够多了。这样一件事,早已经抵过我做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尤可意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她就这样望着他,看他一如既往冷清的神色,却好像已经能够从他不露痕迹的眼神里分辨出他的情绪了。

    这一刻的他是柔软的,是温和明亮的。

    她想说点什么,可是才刚刚张嘴,病房的门就忽地被推开了。

    陆凯急匆匆地闯进来,嘴里大大咧咧地叫着:“严哥!严哥你醒了没有——啊,你醒了!”

    尤可意迅速后退三尺,拉开了她和严倾这近得暧昧不已的距离,面红耳赤地回过头去望着陆凯。

    陆凯瞪着眼睛看她片刻,再看看严倾,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慢慢地咧嘴一笑,朝着尤可意笑嘻嘻且无比响亮地叫了一句:“大嫂好!”

    尤可意的脸顿时更红了。

    她转头求助于严倾,严倾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窘迫,而是严肃正经地问陆凯:“怎么了?”

    “是方城的事。”说到关键,陆凯也正经起来,不再嬉皮笑脸,瞟了眼尤可意,说话只说了一半。

    尤可意知趣地往病房外走,“我出去走走,一直待在屋子里有点闷——”

    “尤可意。”严倾却开口叫住了她,对上她回眸时茫然的眼神,慢慢地说了一句,“留下来吧。”

    尤可意与她对视片刻,看见他漆黑透亮的眼眸,弯起嘴角点点头:“好。”

    ***

    严倾与陆凯的全部谈话内容其实尤可意并不是听得很明白,但大致能听出一件事情——严倾是故意喝下了两杯放了药的酒,而今陆凯要做的,就是把方城拿李旭日的家人威胁他并且要他背叛严倾,而严倾为了兄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豁出命去踏进方城的圈套这件事传出去。

    第一,方城卑鄙无耻地利用妇孺威胁严倾手足,这种行为会换来怎样的目光自然不言而喻。

    第二,严倾被兄弟背叛,却还依然选择舍命相救兄弟的妻儿,忠义二字算是两全了。

    第三,毒品是来自方城,警方得到消息,自然会顺藤摸瓜查下去,方城恐怕有得苦头吃了。

    第四,李旭日的妻儿已经得到了安全,再无顾虑,也不用继续受制于方城,而最重要的是救出他妻儿不是别人,正是被他背叛过却还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帮他的严倾。

    就算自己会入狱,李旭日的选择也已经清晰可见。

    严倾的全部计划就是这样。

    陆凯听得眼睛越瞪越大,到后来只能用星星眼崇拜地望着严倾,一副“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的表情,并且一再口头表示自己对他的爱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他甚至忍不住冲上去试图给严倾一个大大的拥抱,以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然而在看见严倾那种“有本事你再靠近我一步我保证不打死你”的眼神之后,他又十分知趣地克制住了内心的狂热情感,停在了原地。

    他用小媳妇的口气说:“那严哥,你还需要我做点什么?”

    严倾认真地沉思了片刻,说:“滚出去,然后把门带上,别回来了。”

    “……”陆凯默默地走了,孤独寂寞的背影像是一朵风中飘摇的小白花,险些给人错觉他是西子捧心状哭着离去的。

    病房又恢复了岑寂。

    回过头去,严倾看见尤可意的唇角隐约有上扬的弧度,顿了顿,问她:“在笑什么?”

    她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在想陆凯好有趣,真是个表情帝。”

    严倾不说话了。

    这次换尤可意问他:“在想什么?”

    严倾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在想陆凯这么讨人厌,要不要把他发配到山里去。”

    “他哪里讨厌了?”

    “他让你觉得他有趣。”严倾的眼神不太友好。

    “可他本来就有趣啊!”尤可意的语气有点纳闷。

    “那他就更讨厌了。”

    “……”

    尤可意反应了片刻,在看到严倾不悦的表情之后,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黑道大哥……不高兴陆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尤可意默默地咳嗽了两声,只能在心里默念:我对不起你,陆凯小哥。

    好在严倾并没有真生气,而是重新放柔和了眼神,朝她招招手:“过来。”

    她乖乖地走到了他的床前。

    严倾问她:“尤可意,你不怕?”

    “怕什么?你吗?”她反问。

    严倾沉默了片刻,才说:“怕我,怕我们,怕我刚才所说的话和我所做的一切。”

    尤可意莞尔:“既然担心我怕,又为什么要让我听到?”

    “因为我希望你最后一次认真思考,思考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事,然后最后一次问自己,到底要不要反悔,要不要继续和我在一起。”他说得严肃而深刻,模样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古板认真。

    尤可意问他:“如果反悔了呢?不想和你继续在一起了呢?”

    “那你走吧。”他说得轻而易举,仿佛这件事情一点也没有难度。

    那你走吧?

    尤可意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一颗刚刚才升入半空的心瞬间又坠落回了谷底,砰地一声,血光四溅。

    所以说刚才她说了那么多,他又坦诚了那么多,她一度以为所有的事情到这里就该告一段落,没想到的是陆凯就这么来了一趟,一切就又变了?

    他的脑袋是有多硬多臭,才会和刚从茅坑里掏出来的石头一样讨人厌啊?!

    她心塞得想跳脚,却又难受得眼眶发热。这种一会儿给人一颗糖吃,一会儿又把人打回原形的行为真的有意思吗?她心灰意冷,索性转身就要走。

    可另一只手却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害她身形一滞。

    她回过头去对他怒目而视:“不是要放我走吗?”

    “谁说要放你走了?”他答得神色安然。

    “是你说的!”尤可意学着他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那,你,走,吧。”

    “嗯。”他点头,还是那么平静地看着她,“你走啊。”

    “……”尤可意不明白了,低头看着他拽着她手腕的那只手,“那你抓着我干什么?”

    病房里岑寂了几秒钟。

    片刻的沉默后,她听见严倾用一种笃定又认真的语气说:“既然答应我了,就算你要走,也要问过我放不放手。”

    “……”

    “尤可意。”他低声叫她,把她拉到了面前,“不用怕我,少则一年,多则几年……”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又消失了,没了下文。

    尤可意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催促他:“少则一年,多则几年,干什么?”

    他却又忽而一笑,摇摇头,“没什么。”

    这样对视了片刻,病房的门又一次被推开,护士扶了扶眼镜,推着仪器车走了进来,干巴巴地皱眉说:“病人这么虚弱,醒了不通知医生,在这里胡闹什么?”

    尤可意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护士开始替严倾检查,搁浅了他们先前的话题。

    只是这个时候困扰她的又有新的事情——卧槽,哪里来的护士,检查个身体居然掀开了衣服,左戳右戳左摸右摸?

    她把脸鼓得像只包子,怒气冲冲地坐在一边,努力克制住把护士小姐一脚踹开的想法。

    她都还没摸过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