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0章

    第四十章

    方城因为背信弃义,不顾所谓的道义,很快为道上的人所不齿。被抓进局子里蹲了一段日子,没有人帮他,后来到底怎么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陆凯打听到他上面的人终于还是出手帮了他一把,但似乎今后都打算跟他划清界限了,他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到了别的地方,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回来了。

    严倾拼着被过量毒品弄得没命的下场,漂漂亮亮地赢了这一局,从今往后日子总算太平了。

    他每天白天会在外面做事,晚上去培训中心接尤可意,然后一起去大排档吃个宵夜,在小区附近走走,最后回家。

    尤可意不过问他做的事是什么,他也从不在她面前谈到那些事。偶尔有人打电话给他,只要尤可意在场,他都尽量不接电话,直到两人分开之后再处理那些事。

    有一次尤可意和他在楼下道别,回家以后第一时间拉开了窗帘,想要和他挥挥手说晚安。然而对面的严倾却站在客厅里接电话,侧脸对着她,嘴里还杵着支烟,一边点烟一边不耐烦地说着什么。

    她在窗前看着他,看见他表情阴翳地讲电话,讲着讲着似乎有了怒意,狠狠地将手里的打火机扔了出去。

    打火机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却几乎可以想象到当那只小玩意儿撞击在墙上时那种清脆的炸裂声。

    这样的严倾跟出现在她面前的严倾并不相同,或者说判若两人。

    她的笑容凝滞在唇角,然后轻轻地松开手,任由窗帘重新合拢。

    谁又是完完全全的表里如一呢?她在严倾眼里是一个天真无邪活泼多动的舞院学生,可在父母面前,她不过是个离经叛道、麻木不仁的孩子。

    她把最阳光的一面都给了他,同样的,他也把他最温暖人心的一面展现给了她。

    这样的表象美好得像是童话,至于那些埋藏其下的秘密,又何必去揭开?

    平安夜那天,培训中心的苏老师因为男朋友亲自开车来接她去约会,所以提前十分钟离开了。

    当时她接到男朋友打来的电话后,喜上眉梢,一把抓起手提包里的化妆袋,粉底腮红眉粉眼影……她把一大堆东西一股脑倒在桌上,然后拼命补妆。

    尤可意笑眯眯地调侃她:“呀,苏老师家里难道是开化妆品店的,化妆品不要钱吗?这是要把蜜粉全部往脸上倒的节奏哦?”

    苏老师面上一红,一边拿唇彩往嘴上抹,一边止不住笑意地说:“他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这不是心急嘛!偷偷告诉你哦,我昨晚在他洗澡的时候用他的手机逛淘宝,结果看见他预订了ly的玫瑰,要三千多呢!以往过节他送玫瑰也没送过这么贵的,我猜他今天说不定是要跟我求婚,当然要打扮漂亮一点嘛!”

    ly这个牌子,尤可意是听说过的。这家花店以皇家矜贵玫瑰斗胆定制了“一生只送一人”的离奇规则,落笔为证,无法更改。

    当然,价格也是贵得比较离奇。

    苏老师走的时候,尤可意笑着在那里给她加油打气:“快去快去,美得我都快窒息啦!我保证你会迷死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后悔想娶你这么个大美人儿!”

    然后尤可意就站在二楼的窗户前面往楼下看。

    她看见苏老师走出了培训中心的大门,若无其事地迎上了男朋友。那个年轻男人似乎有些紧张,从车上下来以后说了点什么,面颊都有些红了。

    他开的车是价值不菲的路虎,衣着不凡,一看就是家境良好的人。

    几句话之后,他拉着苏老师的手走到后备箱前,然后把遥控器交到她手里。

    苏老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依言按下了按钮,后备箱缓缓开启。

    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九十九朵鲜艳似火的ly玫瑰。

    同一时间,年轻男人单膝跪地,从包里摸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很紧张地说了些什么。

    不用听,尤可意也猜得到他说的内容。

    她趴在玻璃上天真傻气地看着楼下的这一幕很偶像剧很没新意的求婚场景,玫瑰花和钻戒,后备箱和单膝下跪——这些都是俗套到不能再俗套的梗。

    可是她看见苏老师明明已经料到了这一切,却还依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惊喜地抱住了男朋友,然后任由他搂着她在原地一圈一圈地转着。

    玻璃被呼出的气息弄得氤氲一片,尤可意伸手去擦的同时却也忍不住跟着他们笑起来。

    是俗套的,也是永远不嫌腻的。

    因为那是爱情啊。

    是不管形式如何,只要感情真挚,永远都会让人感到幸福的爱情。

    路虎载着两人离开了她的视线。尤可意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惊觉距离应该离开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

    她拿起座位上的背包飞快地往楼下冲去,在培训中心前面二三十米处的转角处看见了等她的人。

    来接她已经有一周多的时间,严倾知道她有时候会留下来和学生家长说几句话,有时候会去经理办公室汇报一下工作进度,难免耽误些时间。怕她心急,所以他从来不催她,却从来都是提前来到这个转角处等她。

    此刻,他独自立在那盏昏黄的路灯下抽烟,倚着他那辆黑色的重型摩托,一地烟头预示着他已经等了她许久。

    看见尤可意朝他快步走来,严倾抬头习惯性地弯了弯嘴角,面容温和地望着她:“今天怎么这么晚?”

    “苏老师的男朋友今天跟她求婚啦,就是刚才在大门口求婚的那位,我在楼上多看了一会儿,没注意时间,结果就晚了。”

    也没怎么仔细听尤可意的回答,他拿掉嘴里的烟,顺手从包里摸出一只小铁盒,然后扔了两片薄荷糖到嘴里。

    等到尤可意终于走到他面前,他把黑色大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肩头,又低声问了句:“冷不冷?”

    尤可意摇摇头:“不冷。”

    担心他在这里等了那么久,不知道被冻得多辛苦,她伸手去碰他,结果心焦地发现他的手冰得像是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一样。

    她急得赶紧把他刚给她披上的大衣拿下来,“你都冻成这样了,还把衣服脱给我!穿上!赶紧穿上!”

    严倾却笑了起来,稳稳地伸手按住她不安分的双手,眼神明亮地望着她:“不冷。”

    她还在又气又担心地抢白:“不冷才怪!手都冰成——”

    “尤可意。”严倾又用食指堵住她的嘴,“我是个男人。”

    “男人怎么了——”

    “男人不怕冷。”

    “……”

    尤可意反正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脸皮可以把这种毫无道理的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还一脸“我说的是真理你别怀疑”的样子。

    但他坚持,她也只好气鼓鼓地不再强求。

    严倾戳了戳她的脸,随口说了句:“包子。”然后把摩托车把上挂着的头盔取了下来,轻轻地替她戴了上去。

    他长腿一跨,骑上摩托,头也不回地说:“上车。”

    尤可意也轻车熟路地跨上了摩托,然后毫不迟疑地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这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迎面吹来的风像是刀子一样要把脸上的肉都剜下来,空气冷得随时随地都能把呼吸冻结成冰。

    尤可意坐在严倾的后座,跟他一起感受着这种刺骨的寒意,可是冷到极致的时候,却油然而生一种这才是自由的错觉。

    就好像心都要飞起来。

    就好像灵魂都要升空。

    她闭着眼睛把脸紧紧贴在严倾的背上,然后大声地喊了一句:“严倾——”

    重型摩托的呼啸声把她的声音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严倾大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她一边笑一边继续喊:“我——喜——欢——你!”

    这样的声音理所当然的继续被淹没在嘈杂的轰鸣声里。

    她知道他听不到。

    她只是想大声叫出来,这不是一定要说给他听的话,只是她自己想说的话,想说给自己听的话。

    听不到也没关系。

    她知道就够了。

    大排档的那条巷子里依旧人声鼎沸,没有人会理会天气有多冷,反正蓝色大棚里总是烟气缭绕,虽然充满油烟味,但总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她任由严倾拉着她的手去吃海鲜烧烤,吃热气腾腾的炒面,吃麻辣小龙虾,吃爆炒田螺。她爱吃辣又怕辣,吃得嘴唇红艳艳的,满嘴流油,然后又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吸气,用油乎乎的手朝嘴里煽风。

    严倾就会笑着拿纸去替他擦掉嘴边的油渍,然后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着她,又是摇头又是好笑。

    他还会帮她剥虾,看她吃得一脸餍足,就好像自己也饱了,也满足了。

    老板娘给尤可意上第三瓶豆奶时,已经不像最初对她和严倾在一起这件事表现出来的态度那么惊讶了。看惯了他们每天毫无顾忌地来到这里吃宵夜,看惯了不爱笑的严倾变得爱笑,文文静静的尤可意变得活泼生动,她竟然也稀里糊涂滋生出一种好像现在这样才是正确的、才是应该有的错觉。

    最后一路回到小区里,严倾和往常一样把她送到了单元门前。

    他摸了摸她的头:“早点睡。”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开。

    尤可意却在这一刻忽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严倾顿住脚。

    她贴在他胸上小声说:“今天是平安夜。”

    严倾顿了顿,“然后呢?”

    “你还没跟我说平安夜快乐……”她厚着脸皮讨要祝福。

    严倾想了想,还是坦诚地告诉她:“尤可意,我从来不过洋人节。”

    “……”

    “中国节过得其实也不多。”

    “……”那圣诞节岂不是也没戏了!?还有情人节!?还有三八妇女节!?还有那些什么女生节老婆节杂七杂八节,岂不是都过不了了?

    她满脸震惊地抬头看他,幽怨至极。

    结果严倾被她的表情逗乐了,伸手往她气鼓鼓的脸上一戳,又是一句:“包子。”

    她都要幽怨死了他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尤可意都要捶胸顿足了。

    严倾见她都要崩溃了,总算良心发现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安慰了一句:“我会学着开始过节的。”

    她的表情好看了那么一点点,这样好像……好像也成。

    他乘胜追击:“今天也算过节,第一次尝试,好像也不错。”

    她的眉头放松了那么一点点,这样好像……好像也开心了一些。

    他笑起来,揉揉她的脸,一脸拿你完全没办法的表情,总算说了句好听的话:“尤可意,其实今天是不是平安夜都不要紧,因为有你在,我每天都会提醒自己一定要平平安安,这样才能让你心安。”

    他甚至特别善良地说:“明天陪你过圣诞节。”

    然而这句话并没能换来小女朋友的展露笑颜,相反的,尤可意的脸色一瞬间苦到了极致。她一副哭瞎了的表情,极其幽怨地说:“过什么圣诞节啊?经理叫我带队,明天要陪一群小朋友去临市参加比赛!啊啊啊!”

    “这样啊——”他拖长了声音,引得她心都跟着悬在了半空。

    “哪样啊?”她有些期待地问,满以为他会换种非同寻常的方式给她过节。

    结果他高深莫测地摸摸她的头,“那就一路顺风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