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尤可意终于明白了一切,不需要祝语亲口对她解释什么,所有真相都脉络清晰地展现在她眼前。

    所谓的妥协不过是骗取了她的信任,趁她高兴得忘乎所以的时候降低她的防备,让她回家自投罗网。

    舅妈没有生病,那不过是骗她来上海的借口。

    妈妈没有去见什么朋友,很显然那个所谓的“朋友”正是严倾。

    而令尤可意感到最为恐惧的两件事,一是她不知道严倾那边发生了什么,妈妈究竟说了什么让严倾连她的电话也不接了;二是既然舅妈没有生病,妈妈把她骗来上海干什么。

    有那么一刻,她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很想哭,很想歇斯底里地问妈妈,这辈子能不能让她自己选择一次她想过的人生,哪怕结果再坏她也可以自己承担,为什么就不能给她哪怕一丁点自由?

    她活了二十一年都不曾为自己而活,是不是一定要她把心挖出来,做一个只会听命令而不会思考的机器人才可以?

    她累了。

    她累得很想就这么闭眼长睡不起,最好一了百了,最好所有烦心事就此远离她的人生。

    祝语站在她面前,丝毫没有谎言被拆穿后的尴尬,而是神色平常地对她说:“我预约了出租车,十分钟之内大概就会到达机场。”

    尤可意抬头看着她,轻声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如果我不去呢?”

    “那你就留在机场吧。”祝语答得干脆利落,“爱干什么干什么,没钱没身份证,大概出不了两天你就可以准备沿街乞讨了。”

    ***

    尤可意被软禁了。

    祝语不知道什么时候租了一套房子,尤可意从踏进屋子那一刻起,就彻底丧失了自由。

    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祝语把电视打开了,她该看电视看电视,该吃饭就吃饭,像是就在自己家里一样,神色如常,丝毫没有被半点软禁的样子。

    她没有身份证,没有钱,根本跑不掉,索性不去白费这个力气。

    严倾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到晚上的时候手机也没电了,她去行李箱里翻充电器,却从里到外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明明收拾好的东西。

    祝语倚在客厅门口看着她,“你在找这个?”

    她抬头一看,就看见祝语拿着那根被剪刀拦腰剪断的白色数据线,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她松开了行李箱的盖子,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几秒的时间里,客厅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平静得可怕。

    直到尤可意就这么了无生气地把头埋在膝盖上,听不出情绪地问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给你时间清醒一下。”

    “清醒完了呢?”

    “带你回家。”

    “什么时候才算是清醒完?”

    这一次,祝语沉默了片刻,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然后才说:“直到你明白我是为你好,直到你肯听我的话,不再去想着那些会彻底毁掉你人生的东西。”

    尤可意抬起头来,用一种陌生到祝语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一动不动地望着她,然后笑了笑,慢悠悠地说:“我怎么觉得,也许这辈子我都没有办法达成你的愿望了呢?以前一直是你在左右我的人生,这一次,你也听听看我的分析。这么长期下去,大概会有种两种结局,要么你软禁我一辈子,让我就这么当个废人;要么你对我彻底丧失信心,像对待姐姐那样把我赶出家门……”她温柔地对祝语笑着,“妈妈,你希望看到哪一个结局呢?”

    “……”

    祝语没有说话,只是动手把她从地上拽进了卧室,力道之大,大到丝毫不顾及自己有没有把尤可意弄痛。

    尤可意任由她拽着,然后被她反锁进了卧室也不言不语,只是慢慢地坐在门后,闭眼靠在冷冰冰的门上。

    她听见外面的女人对她咬牙切齿地说:“尤可意,你休想用你姐姐的下场来威胁我,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就死了这条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一走了之、称心如愿的!”

    尤可意一动不动地靠在门上,没有答话,表情也没有大起大落。

    她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半夜,坐到手脚发冷,脑子里面慢慢地思索着一些东西,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她觉得自己糊涂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试图反抗过妈妈干涉她的人生,大概那些勇气与果决都是积攒多年,所以才到了死也不愿妥协的今天。

    她可以想象到妈妈跟严倾说了些什么,也可以分析到严倾自觉耽误了她的人生。她理智到连伤感都省略掉了,那些都是没用的东西,目前的她并不需要。

    她现在最需要做的,是清楚祝语的计划。

    如果只是把她软禁起来就可以等到她不爱严倾的那一天,那妈妈就太天真了,而她清楚妈妈并不是这种没用计划的人,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把她毫无安排地带到上海。

    那个目的究竟是什么,她必须找出来。

    半夜的时候,尤可意冷到快要失去知觉,她很自觉地爬上了床,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被窝里,裹在这个陌生柔软的床上。

    闭上眼睛,唯一令她感到难过的是想到在遥远的地方,有个男人大概和她一样孤独地躺在冰冷得像坟墓一样的被窝里。

    他一定很想她,却还会不断麻痹自己他是在做对她好的事情。

    他还很后悔,后悔他当初原本冷漠拒绝了她,却终究还是拗不过她,才会造成今天的痛苦局面。

    ……

    尤可意闭着眼睛,多希望自己可以回到第一个被他收留的夜里,那时候陆童离家出走,她担心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可是那个男人用一种奇特的沉默安抚了她躁动不安的心。

    那个夜里她也是这样躺在他的床上,闻着被子上干净的洗衣粉气味,想着一门之隔的客厅外有一个他在灯下抽烟。

    她把自己缩成一团,严严实实地埋在被窝里,眼角慢慢渗出了滚烫的液体。

    严倾,我很想你。

    请你一定。

    一定要。

    一定要好好等着我。

    ***

    在这个陌生的“家”里安分守己地待到第三天时,祝语似乎放松了警惕。

    尤可意可以从早到晚一声不吭,看电视,看书,吃饭,洗澡,睡觉……她乖得像是没有生命的机器人,坐着一切令母亲安心的事情。

    那天夜里,她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地闭眼像是睡着了一样,然后门外就有了轻微的脚步声。祝语慢慢地用钥匙开了锁,似乎是在确认她究竟睡着没有。

    尤可意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

    然后那道门又慢慢地合上了。

    听到门锁再一次被锁上的那一刻,她睁开了眼,无声无息地来到了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

    那头传来祝语低声打电话的声音,越过寂静的深夜无比清晰地抵达了尤可意的耳里。

    她说了很多,有烦躁不安的埋怨,跟对方汇报着尤可意最近几天的动态,抱怨尤可意出了这件事,进文工团的事情被耽误,很显然,对方是熟知尤可意的人。

    她一直屏息听着门外的声音,直到祝语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我一定要让严倾坐牢。”

    一字一句声音很轻,却令尤可意浑身一僵,连血液都要凝固。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你不要跟我说他没有犯罪证据,我就不信一个钻法律空子的混混找不到一点把柄。你说他藏毒也好,说他聚众斗殴也好,实在不行,就制造机会让他犯点错,只要他一天还在c市,我都一定要亲眼看到他被抓起来……”

    这样的信息量令尤可意动弹不得。

    她站在原地,慢慢地抬起手来,然后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门外的那个女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竟然不择手段到了这种地步!

    她怎么会有这种妈妈?

    她的妈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不同意祝语的做法,她急切地解释了一大堆,最终哽咽着说:“至诚,我求你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了,真的不能连这一个也失去了……你不愿意违反职业道德,我不逼你,但他一个混黑社会的,你连抓他进局子都做不到吗?我不求他关一辈子,关个一两年总可以了吧?一年两年时间不长,可至少能让可意冷静下来,看清楚她是不是真的要等一个蹲大牢的混混。只要可意死了这条心,我真的别无所求……”

    说到后来,她索性撒起泼来:“你要是这样都不肯帮我,我就只能拿刀去跟他对砍了,要么我杀了他,一了百了,你抓我去坐牢;要么他杀了我,你帮我完成我最后的遗愿,把他关进去,救救我女儿——”

    话音戛然而止,大概是被对面的人粗暴地打断。

    祝语小声呜咽着,一个劲说这是没有法子的法子了,最后慢慢停了下来,说:“我时间不多,在我把可意带回来以前,你一定要帮我处理好一切。”

    通话中止,客厅里的声音没有了。

    尤可意慢慢地蹲下身来,透过薄薄的睡衣,脊背与冷冰冰的门板相贴。

    她死死捂着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一定要告诉严倾。

    她绝对不能让严倾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