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推开防盗门后,屋里的陈设和以前并无两样,壁挂液晶电视、茶几、沙发,以及空空荡荡的屋子。

    因为太久无人居住,所有的家具都显得暗淡陈旧,严倾站在玄关处,指尖轻轻地触在鞋柜表面,再抬起来时就已经多了一层灰。

    他没有换鞋,就这么走到了落地窗前,慢慢地沿着那把木质靠椅的边缘摸着,想起了曾经坐在这里抽烟的自己。

    不知天高地厚,不懂颠沛流离。

    他没有理会椅子上的灰尘,就这么坐了下去,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划火柴点燃以后凑到嘴边深吸一口。

    聘聘袅袅的雾气从烟头慢慢升起,像是老旧的神话电视剧里的场景,主角只需要这么青烟一缕,立刻就能穿越时空抑或跨越千山万水。

    他侧过头去望着对面的窗户,紧闭的窗帘将屋内的景象遮得严严实实,叫人忍不住去猜想那屋子里的布置是否还和从前一样,屋子的主人是否还在,又是否依旧爱坐在沙发上边吃薯片边看电视剧,偶尔来到落地窗前伸伸懒腰,看见他的时候会有些局促不安地笑一笑。

    他这样想着,眯起眼恍惚记起了那个冬天的场景。

    那时候他听着cd里放着的那首《黑白配》,看着对面落地窗前的女生紧张地站在阳台上望着他。在他终于弯起唇角笑起来,并且在玻璃窗上画下一颗心时,那个女生骤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转起圈来,欢呼着、跳跃着。

    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四年半了。

    然而那一天的场景却历历在目,如同昨日重现。

    他抽着烟,想着从前的那些画面,却忽然看见对面的窗帘动了动,夹着香烟的手指蓦然停住,就连呼吸都减缓了。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维持着侧头的姿势,飞快跳动着的心脏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

    会是她吗?

    窗帘后的人会是她吗?

    短短几秒的时间被拉长成了几个世纪,他屏住呼吸等待着,终于等到了窗帘被人唰的一下拉开,落地窗后站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圆溜溜的眼珠子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后停在了他的身上。

    像是好奇于为什么对门会有个从来没见过的抽烟的叔叔,他一下子凑近了玻璃,把胖嘟嘟肉呼呼的小脸贴在了上面,瞪大了眼睛仔细看。

    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上前来拉了拉他,说了些什么,他吐吐舌头,又飞快地跑了。

    男人抬头看了严倾一眼,微微一顿,像是有些诧异于一直没住人的对面怎么忽然多了个人,然后很快把窗帘重新拉上了。

    严倾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维持着先前的姿势,直到手里的香烟燃到了指缝,他被灼热的痛楚拉回了意识,手指蓦然一松,那剩下的半截香烟可怜巴巴地落在了地上。

    他忽然间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这里。

    还在奢求些什么呢?

    四年半了,他杳无音讯,她另结新欢,真相是如此毫无遮掩地摆在眼前,他还有什么可自欺欺人的?

    那间屋子早已经换了装潢,从前的田园风格变成了现在的明亮简约,就连屋主也换成了他人,看来她是下定决心把他摒弃在她的世界之外,所以连房子都卖了了。

    严倾下楼的时候步伐匆匆,明明是从黑暗的楼道里走到室外灿烂的阳光下,心却好似沉入谷底,看不见一点光。

    ***

    那间房子里,胖嘟嘟的小男孩一溜烟跑进了厨房,厨房里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在炒菜。

    “小姨我饿!”小男孩冲上去一把抱住“大厨”的腿,肉呼呼的小脸在上面一个劲儿乱蹭,“小姨小姨小姨,我要饿死啦!”

    男人走到厨房门口,看到这场景哭笑不得,大步走了进来,一把拎起小家伙,“你小姨在做菜,你别在这儿添乱!”

    “大厨”笑着转过头来,从一旁的盘子里夹了一快香喷喷的蒜香排骨起来,凑到小家伙面前,“嘟嘟,快说小姨漂不漂亮?”

    嘟嘟眼睛都亮了,连声说:“漂亮!小姨最漂亮了!”

    “比妈妈还漂亮吗?”

    嘟嘟迟疑了一下,没说话。

    那块蒜香排骨离他远了点,拿筷子的人叹口气,“哎,好伤心,辛辛苦苦给你做了好吃的,结果在你心里不是最漂亮的,小姨还是自己把这盘排骨解决掉吧!”

    嘟嘟撅起嘴,“坏小姨,坏小姨!”

    “那你说,小姨和妈妈谁更漂亮?”“大厨”不死心,还在继续诱惑小孩子。

    玄关处传来了关门声,尤璐一边笑一边走到了厨房门口,“好哇,一回来就听见你在干这种挑拨离间的事儿,干嘛啊,要跟我抢宝贝哦?”

    尤可意直起腰来,撅撅嘴,“抢得走吗?拿他最爱的蒜香排骨诱惑他,他都不妥协,简直对于你死心塌地!”

    嘟嘟跳下爸爸的怀抱,又跑上前去抱住尤可意的大腿,奶声奶气地说:“好小姨,美小姨,最最可爱的小姨,你就行行好,让嘟嘟吃一口好不好?嘟嘟都快要饿死了呜呜呜……”

    他像只小馋猫似的对尤可意手里的排骨虎视眈眈,乌溜溜的大眼珠里充满渴望,尤可意简直心都快被萌化了,把脸凑过去,“那你亲小姨一个!”

    嘟嘟毫不犹豫地贴上去吧唧一口,排骨立马到手,一边欢呼一边跑进了客厅看动画片。

    尤璐系上围裙来帮忙做饭,尤可意赶紧说:“你才刚下班呢,去休息休息就行,干嘛来跟我抢活儿干啊?”

    尤璐捏捏她的鼻子,“行了吧你,不是每天都在电话里叫嚷着帝都的饭菜不合口味吗?今天我来就是为了帮你改善改善伙食的,去陪嘟嘟玩儿吧!剩下的菜我来做。”

    尤可意陪嘟嘟看动画片的时候,姐夫忽然问她:“对了,之前来了好几次,对面是不是没住人啊?”

    尤可意一愣,刚才还挂在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她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有人住的,怎么了?”

    “哦,有人住啊。”姐夫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我一直没看见对面有人,还以为是空屋子呢!”

    尤可意笑了笑,没说话,侧过头去看着对面的时候,看见的依然是那间有些空旷的房间,家具陈设一切都没有改变,就好像真的没人住在那里。

    那个人一直没有回来过。

    所以她的心也和那屋子一样空空荡荡了很多年。

    她收回视线,心情忽然低落下来,以至于无暇顾及那间屋子里其实还有一点与之前不同的地方——

    那把木质靠椅。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把木质靠椅正在轻轻摇晃着,虽然摇晃的幅度很小很轻,以至于一旦看得不仔细就会忽略掉它的动静,但它确确实实在摇晃。

    因为坐在其上的人才刚离去不久。

    然而她不知道,也不会知道。

    她一直住在这里,潜意识里似乎觉得有朝一日对面那个人还会回来,即使陆童已经成家立业搬走了,而这间屋子也换掉了以前那种小女生的装潢,她却一直没有搬走过。

    大概是想着,如果那个人真的回来了,只要她还住在这里,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她听着耳边嘈杂的动画片音乐,心不在焉地想着,都四年半了,他真的还会回来吗?

    ***

    第一次的重逢是在西餐厅里,第二次的重逢是在各自的家里,然而距离彼此视线相对都还差那么一点点,大概命运的玄妙之处就在于此,如果没有这些阴差阳错的铺垫,最后的相遇也就不会显得那么浓墨重彩。

    尤可意从帝都回来的第二个星期,c市的一家概念画廊开业,画廊的主人是个艺术家,在c市很有名气。而因为这家画廊的存在就是为了将所得盈利全部捐给本市的自闭症儿童,所以不少艺术家、企业家都受邀前去参加开业典礼,支持这项公益活动。

    尤可意也是其中之一。

    妈妈惦记着她的终身大事,觉得这是个认识青年才俊的最佳场合,所以亲自把关,替她找来造型师好好打扮了一番。

    “妈,人家是公益活动,又不是选美大赛,你把我弄成这个样子多浮夸啊?”尤可意无语地看着镜子里穿着黑色吊带小礼服裙的自己,耳朵脖子上的首饰blingbling的闪得人眼花缭乱。

    祝语没有说出真心话,只是安抚她说:“妈妈年纪大啦,又老又丑不说,脑子也不好用了,就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多看看你,只要看你穿得漂漂亮亮的,就好像又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能使出苦肉计逼得女儿妥协的祝语也是比之从前上升了不止一个level,不仅让尤可意无话可说,还心甘情愿穿着这身出门去了。

    临走前她甚至转过头来抱了抱祝语,“妈妈你一点也不老,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最美的!”

    这四年半来,祝语好像终于认清了从前一直理不清楚的感情,没有再困于过去,而是改变了态度,认认真真地去对待这个家庭。

    经历过失去,失而复得,又险些再次失去,再坚硬的心也该融化了。

    她没有再阻止尤璐回家,也没有再逼迫尤可意去做她不爱做的事,但令人咋舌的是,当她放弃了那些执念以后,却惊奇地看见尤可意自觉地去完成了她的心愿,尤璐也不计前嫌回了家,还带回了那个机灵可爱、萌得人心肝胆颤的嘟嘟。

    祝语站在阳台上看着离去的女儿,心里默默想着,如今还差一个心愿了。

    可意已经二十六岁了,却连对象都没一个,虽然不求她找个大富大贵的有为青年,但至少要找个对她好的,配得上她的。

    朝阳有些刺眼,初夏就是如此,每到早上*点钟就霞光万丈,总给人一种无限希望的感觉。

    模模糊糊的,她不知怎的想起了一个沉默的男人,当初坐在桌后慢慢地抬头直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我和你的想法与观念也没有半点重合之处,但是有一点我们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都爱着尤可意。”

    那时候他的手上还带着冷冰冰的手铐,却并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意味,更没有在她面前低人一等的自觉。他只是冷静从容地看着她,眼里是一片朦胧深远的光。

    他说:“我想和你打个赌。我把尤可意还给你,但请你给我五年时间,如果五年后我依然一无所成,我会自觉远离尤可意,永远也不会回来。但如果我有所成,重回c市,能够给她一个安稳无忧的将来,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同意我们在一起,不要再像今天一样反对我们。”

    那时候的她说了什么呢?她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就是认定了这个戴着手铐的年轻人绝对不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为了重新把女儿带回正轨,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祝语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红日,忽然有些好奇那个年轻人如今怎么样了。

    她也老了,没有那么多力气去阻止一些自己认为不合适的事情了,所以在这种旭日东升的场景之下,她陡然生出一种错觉,就好像那个叫严倾的男人也没有那么讨人厌了。

    但他也许只是在说大话,当时的壮志早就在这几年被磨灭了,不然怎么都快满五年了还没回来呢?

    她摇摇头,笑着回了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反正都要在一起(百度最新章节)  反正都要在一起(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