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舅舅和舅妈

    看了眼时间,正好上午十一点,于是他和商阳打了个招呼,便外出买了些礼品,准备去舅舅家走走。不过,他不知道舅舅家的住址,所以打电话询问母亲。

    母亲名叫鲁红梅,电话那端的她一听张均要去探望舅舅,立即担心地道:“儿子,你三舅妈为人刻薄了点,你要去的话可以,但千万别说得罪人的话,免得又让你舅舅难做人。”

    张均一愣,道:“妈,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自打小时候起,就不怎么见三舅,你们之间是不是有矛盾?”

    鲁红梅苦笑一声,说:“你那时候小,大人的烦恼事自然不会告诉你。儿子,你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得病的事吗?”

    张均顿时记起来,他读初三那年母亲得了场大病,需要手术治疗,因此需要一大笔费用。那时候父母才帮小叔买下一套商品房,手头没钱,于是就向家境一直不错的三舅借钱。

    想到这里,他问:“妈,三舅不是帮你把病治好了吗?”

    鲁红梅叹息道:“那钱哪里是你三舅的,是你爸从单位同事那里凑来的,整整五万块。当时你三舅虽然有能力借咱们钱,可你舅妈不舍得,担心咱家还不起,所以并没有借。当初你爸着急给我治病,口气也冲了点,结果得罪了你舅妈,连你三舅也翻了脸。”

    张均心中老大不舒服,但他明白别人不肯借钱也不算有错,问道:“他毕竟是你亲弟弟,就因为这点事,几年都不肯理我们家?”

    “其实你三舅人很好,这几年偷偷给妈打过几回电话。你读大学那会,他还暗中寄了两万块钱过来,说给你当生活费,你那台电脑,就是用你三舅的钱买的。只不过,你舅妈一直记恨在心,你三舅又怕老婆,所以一直不敢正面联系我们。”

    张均摇摇头,道:“这么说,舅妈果然够小心眼的,就那点事到现在都揪着不放。行,我知道了妈,我一定小心说话,不会让三舅为难的。”

    “那就好,顺便代妈给你舅舅问声好。”鲁红梅又交待了几句,就把地址说了。

    张均的三舅名叫鲁建军,今年有四十多岁,在东陵做建材生意,住在东陵市的玉景园小区。

    玉景园小区位东陵市的黄金地段,房价一万五以上,鲁建军能在这里买下一套房子,证明他颇有经济实力。

    快要抵达小区的时候,张均拨通鲁建军的电话,一段彩铃之后,传来鲁建军的声音:“喂,你找谁?”

    张均道:“三舅,我是张均,现在东陵,正想去看看您,你在家吗?”

    一听是张均的电话,鲁建军很意外,道:“是小均啊,我在家。你在哪里,舅舅开车去接。”

    张均道:“不用了舅舅,我马上就到小区门口。”

    鲁建平道:“好,我马上就到,你等等我。”

    挂断电话过了约五分钟,车子就开到了玉景园小区,透过车窗,张均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小区门口四处巴望。他连忙下来车,叫道:“三舅!”

    中年男子肤色微黑,身子发福,已经有了明显的啤酒肚,他看到张均,笑呵呵地迎过来,道:“小均,你来也不提前说声,舅舅也好给你准备些好吃的。”

    张均笑道:“舅舅家的东西都好吃,不用特别准备。”然后从后备箱拎出礼品,六瓶十五年的飞天茅台,十条金陵当地最贵的烟。

    茅台五千八一瓶,烟一千八一条,总共花掉张均四万多块。他出手这般阔绰,也是想借此缓解一下父母和舅妈的紧张关系。

    鲁建军往常为了揽活,没少送名烟名酒,一眼就瞧出这些礼品至少三四万,他脸色一变,道:“小均,你这是干什么?怎么买这么贵的烟酒,哪里买的?走,我陪你退了去。”

    张均“呵呵”一笑,道:“舅舅,前几天中了回彩票,税后剩下三百多万。手头有了点钱,这不就想过来孝敬舅舅了。”

    鲁建军一愣,将信将疑地问:“真的?”

    张均口袋里掏出那张假彩票,一本正经地道:“外甥哪敢骗舅舅,当然是真的,你看这号码,前几天才开的,不信舅舅可以上网查询。”

    鲁建军这才有几分相信,却依然道:“就算有钱了,也不能这么花,一天几万块,你觉得三百万能花几天?”

    张均连连称是,说:“这不是想孝敬舅舅您嘛,要是别人,三毛一盒的烟我都不舍得送呢。”

    “你小子现在变得油腔滑调。”鲁建军一听笑了起来,想了想,道,“先不说这个,你舅妈刚做好饭,咱们先吃饭。”

    鲁建军拉着张均往回走,途中道:“小均,你舅妈那个人你也知道,脾气坏了点,一会她要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张均连忙点头:“我明白。”

    鲁建军住的是一套复式房子,二百多个平方。进入房间,张均发现装修得富丽堂皇,档次很高,他不禁赞道:“舅舅,你这房子真大啊,装修花了不少钱吧?”

    鲁建军有几分得意,道:“前年才买的,光房子就三百多万,加外装修,花了近四百万吧。小均,房子大,你就多住几天,咱们爷俩多聊聊。”

    张均笑笑,道:“行啊,我还记得小时候舅舅经常讲故事给我听,我这回要好好重温一遍。”

    听到这句话,鲁建军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在张均八九岁之前他还没结婚,那时他时常带着年幼的张均到处玩,从不多的工资里省下钱给他买好吃的,晚上还要搂着小外甥睡觉,给他讲故事听。

    他别过脸去,大声笑道:“臭小子还有点良心,记忘记舅舅对你那些好。”

    这时候,客厅走出一名中年妇女,四十许模样,薄嘴唇尖下巴,她打量了张均一眼,不冷不热地道:“呦,这不是大姐家的外甥小均吗?都这么大了,舅妈都快不敢认了。”

    张均躬身道:“舅妈,几年不见,您模样一点没变,还像当年一样年轻漂亮。”

    舅妈之前听说外甥上门,还当是又借钱来的,当时就有几分不快。还好她年纪渐长,性子也不似当年那般凉薄,一直压着火气。此刻听张均嘴巴甜,心里也舒服了几分,淡淡道:“别站着,里面坐吧。”

    鲁建军从张均后面闪出来,舅妈看到他手上拎的烟酒,皱眉道:“哪来的?又要去送礼了?”

    鲁建军笑道:“这是小均带来的。”

    舅妈一愣,想了想,忽然就火了,盯着张均道:“小均,你家穷的叮当响,怎么会买这么贵的烟酒,不会是假的吧?”

    鲁建军一听就恼了,怒道:“伊珠你怎么说话呢!小均好心买来烟酒看我们,你就这么对他?”

    舅妈伊珠看到鲁建军吼,她也火大了,冷笑道:“行了吧鲁建军,你那个穷姐姐还少折腾咱们吗?当年你没发达的时候,人家张嘴就要五万,我就说句没钱,人家就急了,连你这个亲弟弟都不认,那是人干的事吗?”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就别提了。”鲁建军已经黑了脸,他没想到伊珠一上来就挑事,让他非常恼怒。

    伊珠的火气一上来,很难熄灭,她“哈哈”一笑,道:“我怎么不提?要让他们的儿子知道,自己的父母当年怎么不干人事。”

    张均只觉得两股怒气从脚底升起,焰腾腾地烧到心窝,但他依旧强压着,心说这个舅妈果然厉害,父母当年一定气得够呛。

    他心平气和地道:“舅妈,我虽然没什么出息,但也不至于买假烟假酒欺骗舅舅。至于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听,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我这晚辈不好过问。”

    “哟,年纪轻轻挺会说话。”伊珠一脸轻蔑,“我就不信了,你们家舍得花几万块买好酒好烟送人,这些烟酒的钱,你一家人得劳累一年才能赚到吧?”

    张均没说话,他拎起一茅台,当场就开了瓶盖,顿时一股浓浓的酒香散发出来,他淡淡道:“舅舅收入高,想必没少喝这种酒,舅妈应该闻得出它的气味。”

    伊珠平常其实也喝点酒,而且只喝好酒,她自然闻得出这酒是真的,表情一滞。

    张均又道:“舅妈如果觉得烟是假的,也可以拆开来抽几根。”

    伊珠神色变幻,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鲁建军也是脸色尴尬。这个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跑过来,怀里抱着一台平板电脑。

    他看着张均道:“妈妈,他是谁。”

    鲁建军连忙道:“小龙,这是你姑妈家的表哥,快叫哥哥。”

    男孩一听就撇起了嘴,再也不看张均,对着伊珠道:“妈,原来是那个穷鬼的孩子,又到我们家骗钱吗?”

    张均的心头一片冰凉,伊珠显然对她儿子提起过什么,让小孩子认为姑妈一家人都是穷鬼,是骗子和讨人厌的。他本以为,若以善心待人,他人将以善心相待,如今看来,未必!

    他突然又有些心酸,父母当年前来借钱,也不知受到了怎样的羞侮。自嘲一笑,他转过身,对鲁建军道:“舅舅,突然记起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就不留了,改天再来看您,我走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推门而去,丝毫不理后面鲁建军的叫喊,一直走出小区,他才长长松了口气,感觉情绪平复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