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下山

    每当张均沉沉入睡之时,柳真如便静静在一旁看着他,眼神里有复杂的情绪。她心中暗道:“我当年练乘龙步时,用了三年时间才让气血运行不受音节干扰,这小子却只用了十几天,真是个妖孽。”

    她又想:“就是我那天资纵横的师哥,也远远比不上他。”

    想到师哥,她眼中流露出一抹忧伤,喃喃道:“师哥,你到底在哪里?你若还在世,怎么不来看我一眼?”

    就在张均山中苦练的时候,东海市徐博居住的别墅里,林娴的堂弟林健正惬意地饮着红酒,对一脸郁结的徐博道:“我说徐大少,你真够衰的,连一个穷小子都对付不了。”

    徐博那天被张均抽了巴掌,还一下子交出两亿,这让他又痛又恨,此时听林健嘲笑他,怒道:“去你.妈的!你当他真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林健不以为然地道:“林娴那天说,这小子是什么华布衣的弟子,还认识东海市长。呵呵,你觉得不可能吗?先不说华布衣是何方神圣,东海市长怎么会认识这种小人物?”

    徐博看着林健,突然心中一动,说:“林健,这可是你们林家的事,怎么反而让我插手?”

    林健撇撇嘴:“如果我出手,分分钟就能把那小子灭掉。”

    徐博心中冷笑,嘴里道:“我看你是吹牛,你要是能灭他,还能等我出手?”

    林健跳起来,道:“徐博,要不然咱们打赌如何?”

    徐博心中一跳,他可不想直接参与,道:“我不和你打赌,你想做自己做,和我没关系。”

    林健“哈哈”大笑:“没想到横行东海的徐大少被一个穷小子吓成这副模样,真是可笑。好了,那小子我去对付,你等我消息。”

    说完,他把杯中红酒喝光,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徐博的别墅。后者连连冷笑,自语道:“借这蠢货之手对付张均,倒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山中无岁月,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张均终于通过修炼乘龙步,初步学会了气血搬运。而且,柳真如还传授了张均一门暗器手法,唤作搓针。

    细如牛毛的银针,两指轻轻一搓,便以极快的速度射出,能够穿透铁皮,十分阴毒。而且出手之时十分隐秘,只手藏在袖中,就可以搓针杀人。

    当然,张均也只是学会了练法而已,距离那种搓针杀人的境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之所以传他搓针之法,是因为张均未来必将学习大罗神针,同为针术,只是一杀人一活人,两者可以取长补短。

    三个月过去,华布衣重登玉虚观,当他和陆云祥看到张均之时,都露出吃惊的神色。陆云祥感慨道:“真如仙子,你竟把云龙禅师不外传的乘龙步传给他。”

    柳真如漠然道:“我既然教他,就教他最好的。乘龙步是天下最适合听血练血的修炼方法。”

    陆云祥连连点头,说:“好好,真如仙子,你既然这么慷慨,老夫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倒想知道,咱们三人加上华先生,到底会培养出什么样的怪物来。”

    华布衣笑道:“张均已能初步搬运血气,陆老师莫非想传他真武母拳?”

    陆云祥“哈哈”大笑:“除了真武母拳,又有哪种拳法能接上乘龙步的进度?这真武母拳,修炼之后能够进一步感应气血,而且拳架子一出来,就能逐渐结成真武拳炉,融汇百家之长,自成一家。”

    华布衣问:“陆老师,你的真武拳炉炼出的拳意,如今到了哪一品?”

    陆云祥遗憾地道:“才三品而已,这拳意要是到了第一品,将和你神农门的神仙指一般,进入神通境界。”

    华布衣赞道:“三品已经很了不起,我在你手下走不出十招。”

    陆云祥传授的第一天,张均就傻掉了,他没想到一个真武母拳的架子居然那么难,即使他透视异能去全力学习,也始终学不会。

    就像一个不会学画的人,你把一副名家的画摆在他面前,他虽然觉得那画也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一笔一画涂抹成的。可真让他重画一副,这个普通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张均就是这种情况,明明感觉没什么难度,可模仿起来却难上加难。

    陆云祥一点都不着急,他反而安慰张均:“不着急,老夫五十五岁那年,才摆出母拳的架子。”

    这句话非但没起到安慰的作用,还把张均惊出一身热汗。心说这老头真搞笑,你五十五岁才练成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学得会?

    想归这么想,但他还是练得极为认真,甚至做梦的时候都在琢磨那拳架子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一连十天,张均都没半点进步,而他却进入了疯魔的状态,整天痴痴呆呆,站出各种各样的拳架子,有些形状古怪到让人啼笑皆非。

    陆云祥一直冷眼旁观,他想知道,华布衣这个弟子到底如何天才。要知道,他看似平淡的拳架子,其实蕴藏了几百种拳法的精华。别说张均,就算找一个习武几十年的大高手,也未必就能学会。一个拳架子,蕴藏了陆云祥一生的武道感悟。

    一个月后,张均突然就恢复正常,原来他突然发现,透视异能之下,真武母拳居然能被一个个分解出来。这种分解,是一种直观的感受。

    于是八极拳的架子、八卦掌的架子、太极拳的架子、少林散手的架子等等,一一在显现出来,然后其中若干个架子重叠,又产生无数的拳架子。

    张均就这样每天都盯着陆云祥站拳架子,一看就是两个月。到第三个月的时候,他突然不再看,而是一个人站。

    陆云祥惊奇的发现,张均站的不是母拳架子,而是太极拳的架子。接下来,每隔几分钟,他就会站出一种拳架子,而且每一种都非常经典到位。

    陆云祥的脸色开始变化,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喃喃道:“他这是把我的真武母拳给分解了?”

    真武母拳就像一锅大杂烩,里面有各种散和佐料。而张均就是一个味蕾发达的牛人,他只要吃上几口,就能知道这锅大杂烩是用什么菜炖的,放了哪些佐料。

    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让陆云祥这位大宗师也目瞪口呆。

    接下来的发展毫无悬念,张均每天都自行拆分组合各种拳架子,二十几天就把真武母拳练成了,虽然显得有些稚嫩。

    华布衣第二次上山的时候,陆云祥只说了一句话:“你这个徒弟太妖孽,别人没法子教,他只有自己学。”

    华布衣听后,哈哈大笑,十分畅快。

    最后传授张均的,是玉虚观主,他号称太极王,可见太极拳的功夫有多深了。与前面两人不同,玉虚观主居然教张均站混元桩,而且并不出手指点。

    就这样,张均天天站混元桩,日复一日,不知不觉就过去一个多月。这天,他突然感觉嗓子发痒,于是忍不住仰天长啸。啸音还未出口,玉虚观主突然闪电靠近,一掌拍中张均脑门。

    顿时,张均感觉一口闷气憋在心中,难受无比,直想狂奔大吼。可每当他想有所动作,或想长啸的时候,玉虚观主总能在他身上打一拳,拍一掌,让那股气始终出不来。

    这种感觉真难受,张均死的心都有。不过渐渐的,他发现竟能控制这股气流在体内流动,最终让他周身气血都沸腾起来,如江河奔腾。

    憋着一口气,张均坚持了一天一夜,却越来越精神。至后来,体内的气血仿佛水银一样流动,一步踏出,就像一个装满水银的铁球,势大力猛。

    玉虚观主一直观察张均,看到他练出铅汞之力,赞道:“好!没有二十年,出不来这等功夫。你看好了,我现在传你九式太级母拳!”

    玉虚观主身势一沉,双臂就像两只大铁锤,打在空中沉闷无比,仿佛重达万斤,正是太极母势中的锤式!

    接下来鞭式、剑式、刀式、斧式、枪式、棒式、金刚式、缠丝式,一一被他施展出来。

    张均借助透视能力,把每一个动作看得清晰无比,甚至包括了气血运行的规律,关节着力的轻重等细节也没放过。所以等玉虚观主演过一遍之后,他已经基本掌握。

    借助体内那股力量,一口气将太极九式打出来,阳刚处势若奔雷,阴柔处风息音止,瞧得玉虚观主不住感慨,说道:“眼馋啊,老道也该收个关门弟子了。”

    又三个月过去了,华布衣把张均领下山,这表示他已经出师了。

    山下,当张五九个月后再次见到张均的时候,吓了一跳。只见他脸上胡须浓密,头发又长又乱,身服已经变成了破布条,勉强能盖住重要部位,简直就是一个山中野人。

    不过,当他仔细一看,就发现此时的张均血气强盛,心神坚韧,与上山前相比已经脱胎换骨。他忍不住问:“兄弟,你功夫成了?来,咱哥俩走几招。”

    说完他不等张均答应,就一拳轰过来,快若闪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