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十章 杨天生

    郭教授看了一眼,发现烟斗通体翠绿,晶莹剔透,就知道这件东西价值不菲,连忙摇手说:“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张均一把将烟斗塞进郭教授手里,一脸的不高兴,说:“郭伯伯这么说,我是不是也把那块鸡血石退给你呢?”

    郭教授哑口无言,他送给张均的那块鸡血石是珍藏多年的好东西,品相好,块头大,在市场上很难买到,价值无法估计。

    之所以送这么珍贵的东西,一是感激张均请人为他治好多年的病痛,二是感谢张均愿把那件宣德三年的铜香炉,租给中原大学考古博物馆。更重要的是,他已将张均视为忘年之交,出手自然不会小气。

    张均便“呵呵”一笑,道:“郭伯伯,一件小玩意,你就别多想了。”

    郭教授知道不能再推辞,只好接过烟斗,道:“算了,说不过你,我暂且收下。”

    闲聊几句,郭兰提及想在东海找份工作的意愿。张均听后,道:“郭兰你的专业是考古,对文玩字画的了解多于常人,不如去典当行做事,你觉得怎样?”

    当今的典当行业务范围极广,但凡可以抵押之物,比如金银首饰、汽车房产、股票债券等,莫不可以进入典当行典当,以换取贷款。

    典当行收的东西五花八门,自然也需要见多识广的人才,不然的话生意就没办法展开。郭兰恰好是考古方面的人才,可以负责典当行文玩字画方面的收购。

    郭兰眼睛一亮,道:“好啊,我学了一肚子的理论知识,就是实践上弱了些,能够去典当行当然愿意。”

    张均笑道:“这就好办了,我认识一个人,他开办了一家东海最大的典当行,我可以介绍你过去。”

    他说的那个人是张五。张五在东海涉足的领域很多,其中就包括典当行。那家典当行规模很大,目前放出去的资金高达五十亿,每年的利润接近十亿。

    郭兰笑道:“那可谢谢你了,我正愁去哪儿找工作呢。”

    时间不早,张均没有久留,谈了几句就准备离开,郭教授让郭兰把他送出门。门外,郭兰忽然问:“张均,林小姐是你女朋友吗?”

    张均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神色有些异常,便说:“是啊,我们正在交往。”

    “哦。”郭兰低下头,“恭喜你了,找了这么一个漂亮又能干的女朋友。”

    张均看得出,眼前的小妞有几分愁怅,他暗暗奇怪,心想她难道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第二日,张均和郭教授与刘子光父女碰面。刘子光看到张均带来了郭教授,二人在开业典礼上认识过了,就笑道:“郭教授肯出面,我就放心了。”

    郭教授谦虚了几句,问刘子光:“刘先生要看的画在哪里?是什么来历?”

    刘子光把二人请到车上,让刘玲发动了车子,才说:“是当代书画大师吴冠兴老先生的作品,一幅《万水千山图》。吴老先生前年已经过世,他的作品价格因此不断攀升,有两幅画作拍出了上亿元的天价。”

    郭教授道:“原来是吴老先生,我早年还有幸拜会过他,请教书画知识。吴老先生的画作学贯中西,画风不拘泥于古法旧规,堪称当代画坛的大宗师。”

    刘子光感慨道:“是啊,吴老先生去世之前,我还去拜访过他,我非常尊敬他对绘画的执着。那幅画,就是吴老先生当时赠送的。得到画后,我将他借给了一位朋友临摹,一借就是半年。”

    张均奇道:“既然是借出去的,拿回来就是了,怎么还用到专家鉴别?难道你怕对方掉包?”

    刘子光苦笑,道:“如果你们知道那个人的品性,就一定不会奇怪。那个人叫杨天生,是新东海地产的老板。新东海地产的市值超过五百亿,他本身的个人资产也高达百亿。”

    “这个人早年干过挖坟掘碑的勾当,还贩卖过文物,做过倒爷,等有了原始积累之后,就开始在东海做地产。此人做事没什么道德底线,我确实信不过他的人品,担心画被调包。”刘子光并不隐瞒。

    张均皱眉:“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借给他?”

    刘子光叹了口气:“我欠他一个人情,不能不借。”

    张均没再细问,张五曾经对他说起过杨天生其人,他用八个字形容,“心肠极黑,脸皮极厚”。无疑,这样的人非常可怕。

    杨天生居住的地方位于东海西郊,一片错落有致的小洋楼,七分像哥特式建筑,还有三分属于本土血统。庄院很大,里面建有大型泳池、直升机坪、网球场等,一应俱全,显示出主人雄厚的财力。

    张均发现,杨天生的住宅保安措施极其严格,院墙四周修建专门的瞭望塔,上面还装有大型探照灯,几名训练有素的人员在上面监视宅院的动静。

    花园里,还有几名保安牵着狼狗四下巡视,让这个地方简直比监狱都要严格,只怕连只苍蝇都不容易飞进来。

    四个人经过了两道安检门,才最终进入那片建筑之中,由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带着进入一座金壁辉煌的客厅。一会儿,仆人送上茶水,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领路的人说:“我家主人正在忙事情,请稍等。”

    进入客厅的时候,正好是上午九点十分,几个人等了足足一个小时,直到十点十分都不见杨天生出来。刘子光脸上渐渐露出怒气,连刘玲也柳眉锁起,表情非常不快。

    张均心中也极为不爽,这个杨天生好大的架子!他目光在客厅中扫视,最后落在厅侧一根柱子上。

    大厅的左右两侧,分别立了三根巨大的红漆柱子,柱内挖空,设计成一层层的物品陈列的格子,上面摆满了很珍贵的物品,有瓷器、青铜器、玉器等等。

    通过透视,张均发现四根柱子都是木制的,非常结实。不过他发现,其中一根柱子在以某种频率震动着,虽然幅度很小,可依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高中时代的物理课本上就讲过,物体本身都有固有频率,当驱动力的频率与被迫震动物体的固有频率相同之时,就会使被迫震动物体震幅达到最大值。

    同时他也听到外面传来清晰的轰鸣声,就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震动大地,从而影响到这根柱子。

    思索片刻,他心里有了计较,忽然对刘子光道:“刘叔,咱们出去走走,大厅里闷得慌。”

    刘子光也早烦了,道:“好,我们去走走。”

    那总管模样的人也不阻拦,还主动带他们去参观花园。几人边走边聊,没多久,张均就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工人在施工。一名工人扶着气夯打击地面,发出“轰奇轰奇”的巨响,老远就能听得到。

    气夯是一种燃烧汽油的机器,能够用于夯打地基,从而使得地面上的建筑物更加牢固,效率要比土法打夯高得多,十多年前就被人普遍采用了。

    他问那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这里在建房子?”

    那人点头:“是啊,主人想在这里修建一座亭子,昨天才开始动工。”

    张均点点头,然后大步走到那名工人身边,先递了根烟过去。那工人知道这个院子里住的人都不简单,连忙停下活,双手恭敬地接过香烟,道了声谢。

    他笑道:“师傅,忙呢?”

    那工人道:“是。”

    他说:“我以前也干过这种活,刚才看到你打夯就有点手痒,就想过来试几手。”

    一听张均还是“同行”,工人来了兴趣,笑道:“既然你干过,当然可以。”说着,他就把汽油打夯机交给张均。

    张均对这种机器还是很了解的,他很快就将之启动,然后感觉双臂一震,一人高的铁家伙就蹦了起来,产生巨大的冲击力。

    他可是练出明劲的猛人,对于力量的控制很精妙,自然不会手忙脚乱,而是迅速地就调整方向力度,使得打桩机稳稳落地,在地上打出一个深深的印记。

    那工人眼看张均用力熟练,忍不住赞道:“你的技术比我好,很厉害啊!”

    张均“呵呵”一笑:“师傅休息一会,让我打一阵子。”

    那人笑了笑,满口答应,蹲到一边抽烟去了。

    他每夯打几下,就会调整一次打夯机的油门,使其打夯的频率不断和木柱子的固有频率接近。大约十几次后,两种频率便完美契合了。

    远处,几人都对张均的做法莫名其妙,刘玲忍不住道:“他在干什么?没事跑来打夯吗?”

    刘子光也摸不着头脑,说:“说不定是双手闲得慌,所以过去玩玩。”

    郭教授不以为然,他想了想,笑道:“他一定不是在玩,而是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一会就知道了。”

    随着打夯机一次次轰击地面,三百多米外的大厅里,那根柱子开始震动起来,柱身扭曲的幅度越来越大,到最后,带动整个大厅都微微颤抖。

    “轰奇!轰奇!”

    张均扶着打夯机,面露冷笑,目光落向大厅。

    大约七八分钟之后,大厅里中那根木柱子终于承受不住剧烈的摇晃,“咔嚓”一声断成两截,上面摆放的无数珍贵文玩也都掉落地面,摔成了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