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行医天下

    “是!”张均重重地点头,“徒弟铭记在心!”

    华布衣的吆喝声,居然真吸引了不少人过来,但大多数是老头老太太,以及抱着孩子的妇人。如今的社会人心浮躁,骗子满地跑,所以村民们都非常谨慎,没一个人上前搭讪。

    眼看一条长长的村街就要走完了,突然打左边胡同里走出一名少年。少年十七八岁,怀里抱着一根打羊鞭,屁股后面则跟了一大群山羊,咩咩地叫着。

    少年的左手蜷缩于腋下,显然有些残疾。他走出胡同就盯着华布衣看,感觉眼前这个中年人一脸正气,不像是骗子,于是试探着问:“你们是看病的?”

    华布衣微微一笑:“是,小兄弟,你哪里不舒服?”

    少年一听是看病的,就把自己死亡的左胳膊晃了晃,道:“我这是胎里带的毛病,你能治不?”

    华布衣笑道:“只要是病,都能治。”

    少年眼睛一亮,道:“好,你要是能把咱的残废治好,咱把这十几只羊都送你。”

    华布衣“呵呵”一笑:“用不了这么多诊金,二百块钱就够。”然后问,“小兄弟,你家住在哪里?”

    少年往后一指:“就在不远,医生,请跟我来。”

    村里的人一看老赵家的二娃居然出来治病,都好奇地跟了过去,浩浩荡荡地堵了一胡同,一路跟到了少年家中。少年乳 名二娃,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

    二娃一生下来就左臂残疾,无法屈伸,五指缩成一团,藏于腋下。因为残疾,他连小学都没读完就回家放羊了,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健康的正常人。

    今天撞上华布衣,他鬼使神差地就把人叫到家中,想要治自己的病。

    二娃的父亲不在家,母亲一看孩子领了个医生到家来,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警惕地看着华布衣和张均,道:“我们家钱可不多,药太贵了我们是不吃的。”

    华布衣笑道:“不贵,不贵,最多二百块。而且要是治不好病,一分钱不收您的。”

    二娃妈一听,这才放下心来,转而有些期望地问:“医生,二娃的大医院都澡不好,你真能治好?”

    华布衣很有耐心,笑道:“治得好,大家伙都在,我能骗您吗?”

    二娃妈来了精神,激动地道:“医生,那就拜托您了,一定要把二娃的病治好。”说完就拉了张椅子放在院里,请华布衣坐下,还吩咐家中的大娃去沏茶。

    华布衣没会下,他示意二娃走过来,伸手在他身上摸了几下,然后切脉,看舌苔,瞧眼白,问病史,询症状。这一系列的程序过后,他又让张均重复了一遍。

    师徒二人都瞧过了病情,华布衣问:“你怎么看?”

    张均并没有施展透视眼,而是根据华布衣的传授看病,说道:“先天畸形,经络不畅,气血不行,治疗难度很大。”

    一听治疗难度大,二娃和二娃的母亲都心中一沉,紧张地盯着张均。

    华布衣点点头:“这病能治,但要下大气力,以医道九劲配合大罗神针治疗三月以上。后期,他还要经历长时间的行为训练,因为他这只手臂从没使用过,就算恢复了,也会异常笨拙。”

    张均笑道:“不过要是徒弟救他,最多十分钟。”

    华布衣点点头:“时间无多,咱们师徒联手。”

    说完,他一指点中二娃胸口,二娃双眼一翻,就昏死过去。之后他一手拉直二娃手臂,另一只手迅速地臂上拍打,持续了十分钟。

    之后施以金针,并用双手将二娃手臂定型。此刻,二娃细小的手臂和一批完全伸展开来,被华布衣托在空中。

    张均知道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他走上去,伸指按住二娃的肩关节,一缕佛眼金光打入,循臂中经络下行,滋养整只手臂。

    七八分钟后,他拿开手,并对华布衣点了点头。后者拔下金针,让他的手臂自然垂落。

    二娃母亲的心一直吊着,这时连忙问:“医生,我家二娃怎么了?”

    华布衣温声道:“没事,他只是昏迷一段时间,一会就醒。等他醒来,手臂的残疾也就好了。”

    二娃母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世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医术,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他却一小会就治好了?

    看热闹的村民在焦急地等待着二娃醒来,他们都想知道,游方郎中的治疗到底有没有效果。

    半小时后,二娃才悠悠转醒,他一醒来,下意识地就抬起那只残疾的手臂在头上挠了挠,问:“妈,我怎么睡着了?”

    看到这一幕,二娃妈高兴得尖叫一声,眼泪都下来了:“二娃,你的手,你的手!”

    二娃一呆,他把曾经的病手伸到眼前,死死盯着它看,好半天,他才“哇”得一声哭出来。哭了一阵,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道:“神医!神医啊!谢谢你,谢谢你!”

    华布衣笑着扶起他,道:“你的手臂还没有完全恢复,以后尽量多使用这只手,但不要干重活,也不要受风寒,更不能受外伤。”

    二娃连连点头,二娃妈则跑进房里,把一张存折拿了出来,双手捧着跪在华布衣和张均面前:“恩人!这是我们家存的两万块钱,全给您。”

    华布衣笑着摆摆手:“我说过了,只收二百块,用不了这么多。”

    两人推来推去,最终仍只收了二百块。其余村民看到这里,眼中已经全是尊敬的神色,然后他们纷纷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老头子,快回家!你的老风湿有救了!”

    “庆家母,快到我这边来,我们这来了位神医,哎呀太厉害了,你千万不要错过,赶紧赶紧!”

    “三姑娘,马上回家,你妇科病这回有着落了。对,来了位神医,了不得呢!”

    村民们呼朋引伴,没多久,二娃家院子里就挤满了看病的人。二娃还主动当起了秩序维护者,让看病的人排起了长队。

    华布衣来者不拒,来人中有得了慢性阑尾炎的,有得胃病的,有得关节炎的,还有拔牙的,妇科病的,脚气病的,牛皮癣的,脱发的,性病的,不育的,儿科的,外伤的等等。

    一般的疾病,华布衣手到擒来,让张均佩服无比。绝大多数的病症,并不需要张均出手,他只在一旁边看边学。

    仅仅一个小村庄,华布衣就为二百余人看病,病因各异,病情不同。一些没病的人也过来让把把脉,看看自己有隐藏的病没有,华布衣对此也不会拒绝。

    天色黑了,师徒二人就在二娃家暂住,晚上继续看病,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

    张均发现,华布衣是一个非常有行为准则的人,从不多收诊费。可即使如此,两人也收入了八千多块,装了满满一塑料袋。

    次日一早,二人重又踏上行程。

    日复一日,张均在不断学习着,积累着,华布衣则言传身教,极为细致耐心。一个教一个学,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

    其间,师徒二人遇到不少骨科病,华布衣趁机将医道九劲传授给他。医道九劲,分别是断裂劲、粘连劲、崩解劲、和合劲、移形劲、震荡劲、空吸劲、螺旋劲、牛毛劲。

    九劲的最高境界,就是九劲合一,目前华布衣已经触及到八劲合一的门槛,有莫测之威。可以说,就算一个人刚断气,他也能将之救醒,使其再活上片刻。

    目前,张均才只学会九劲当中的三劲,距离诸劲合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神农门另一秘技大罗神针,张均至今还没有学到,因为要学大罗神针,就要先把医道九劲修炼至大成,后者是前者的基础。

    这日,师徒二人抵达一个叫周公堂的村子。这座村子依山傍水,村中公路宽敞笔直。到了这个村子,很快就有人出来治病。

    治病的人是位中年汉子,神色痛苦,两只手都缩在袖子里,走路很慢。他把张均二人请到家中,求其诊治。

    华布衣拿过对方双手一看,就语气平淡地对张均道:“他的双臂,被人用特殊手法打的,看样子,对方应该是暗劲巅峰。”

    那中年人一听华布衣这般说,脸色微变,道:“二位,我确实得罪了人,他是村里的恶霸周世爵。”说完,他就把前因后果讲了。

    原来,周家村人世代习武,只要是周家村的一分子,往往都会几招功夫。其中,自然也出了不少高手,比如周世爵一家人,据此人说可称得上高手如云。

    眼前这位被打伤的人名叫周功,他因为田产的事与周世爵家起了冲突,然后就被周世爵的孙子用暗劲伤了双臂。这种伤,连医院都没办法治,他已经忍了三天,疼痛到难以入睡。

    听完了故事,华布衣对张均道:“你来治,治好了去会会伤他的人。”

    张均道:“师父,有必要这么做?咱们治好他,走人就是了。”

    华布衣淡淡道:“你治好他,难道别人就不能再打伤他?既然治,就要治彻底。”谰以这里,他笑了笑,“这两年多,你倒没撂下功夫,正好去试试身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