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阳指

    周世爵是周家的顶梁柱,他一倒下,整个周家就算坍塌了,无药可救。此刻,周家大门口已经聚满了人,全村的百姓都来了,他们用一种冷漠的,畅快的眼神看着周家人倒霉。

    张均轻轻一纵,就跳到一尊石狮子上,对众人大声道:“周家作恶多端,人神共愤,诸位父老乡亲,你们有谁受过周家迫害、殴打、欺压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本人为你们作主!”

    人群一片寂静,没人说话,不过其中不少人的脸上已经露出犹豫挣扎之色。

    忽然,三辆警车呼啸而来,打车下跳下一群警察,领头的一人身材一米八五开外,眼神冷酷。他正是派出所的所长,周世爵的孙子周天勇,他看到周家人倒了一地,连爷爷也受伤了,顿时大怒,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指向了张均。

    附近的百姓一阵惊呼,连连后退,不敢靠得太近。

    张均神色不变,他看着周天勇,冷冷道:“把你的枪收起来,否则我有权力将你击毙。”

    周天勇是接到族人的电话才赶过来的,他路上就知道了事情的经历,闻言冷笑:“小子,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你信不信我马上崩了你?”

    张均叹息一声,他从口袋里摸出那张国安局的证件,冷冷道:“放下枪。”

    周天勇先是一惊,而后冷笑:“国安的?我看你这证件是假造的,给我抓起来!”

    此时,张均左手微微一动,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从他指尖飞出,精准地刺入对方穴道。周天勇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举枪的手臂也跟着垂下。

    其余警察吃了一惊,想过来拿枪,却被张均先一步捡到,然后用枪口指着周天勇的脑袋,问:“你这种社会败类,只会损害政府形象,死不足惜!”

    周天勇动弹不得,连说话也不能,眼中流露出了恐惧之色。刚才,张均是用搓针之法将其制伏,这种手法是从柳真如那里学来,经过几年的练习后,已经相当有杀伤力了。

    张均没开枪,他右手一震,整只手枪便七零八散地落在地上,然后对华布衣道:“师父,徒弟的功夫不到家,想把他们的武功废掉,又怕弄死人。”

    华布衣这时走过来,伸手在周天勇肩膀一拍。后者就惨叫一声,感觉一股激烈的内劲在体内震荡了几下,然后好不容易练成的暗劲一下就消失了,筋骨内脏里也出现了暗伤,无法运劲修炼。

    他又怎知,华布衣的功夫早就达到了八劲合一的门槛,一掌打下去,就有莫测的威力,直接能将高手的功夫废掉。

    华布衣挨个走到这些人身旁,但凡练出暗劲的,就在肩膀上拍一下,一下就将他们的功夫废掉。

    周世爵看出华布衣的厉害,脸色剧变,等走到自己身边,他颤声问:“你……你是丹劲高手?”

    不是丹劲,根本不可能这样随手一下就将人功夫废掉。

    华布衣淡淡道:“你有这身本事,怎么不能混个好前程?偏偏要为恶一方,落得今日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言罢,他一掌拍下。

    周世爵根本没办法闪避,只感觉周身暖洋洋的一片,然后身子就没了气力。他想运动内劲,却发现空空如也,感觉如遭雷击,双眼变得无神,脸上也全是绝望之色。

    等华布衣废掉了这些行恶之人的功夫,张均便对众人道:“事到如今,你们是不是依然没话说?”

    人丛中,终于站出一名老妇,她涕泪横流地开始痛斥周家人的罪过。由于沙场之争,她的丈夫、儿子,都被周家人送进了监狱,不明不白就死掉了,留下她一个孤老婆子,残喘于世,目的就是要讨一个公道。

    有一个带头的,接二连三就不断有人跳出来控告周家人,一桩桩罪恶被揭发出来。

    张均听到一半,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正是冯玉龙的手机号。不久前,冯玉龙刚刚调到此地,成为负责政法工作的副省长,打电话给他算是找对人了。

    冯玉龙接到张均电话很高兴,在听了情况后,道:“这件事你放心好了,公安纪检部门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社会败类,害群之马!”

    省里一通电话打到市里,市里又打到县里,县里直接派公安人员赶到现场,控制了周家人,同时安抚民众,表示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

    而这时,张均和华布衣已经悄然离开了村子,继续行医四方。

    忽忽又是一月,这天他们翻过几座大山,进入了一个小山村。此地风光秀丽,空气清新。走进村子里,张均就吆喝起来,可是他才喊了一声,旁边一户人家就走出位汉子来,好心劝说道:“那游医,咱们村子不需要医生,你们还是趁早回去吧,免得浪费时间。”

    张均心中大奇,拆开一包十块钱的香烟,递了一根过去,道:“大哥,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你们村里的人都不生病?”

    大汉是个烟瘾很大的人,他搓搓手把烟接过去,点上了才说:“倒不是没人生病,只是咱们山里住着一位老道爷,村民里有病有灾的都去找他治病,老道爷不给人打针也不给人吃药,就用手指在你身上点两下就好。”

    华布衣眼睛一亮,他走过来详细询问了情况,然后拉着张均就走。出了村口,就说:“徒弟,有桩大机缘,为师要你去撞一撞。”

    张均一愣:“师父?什么大机缘?”

    华布衣“呵呵”一笑:“刚才那个人口里说的道爷道号一阳,建国前人称天吃道人。此人的岁数应该很大了,和疯道人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张均吃了一惊:“居然活了这么久!”

    “天吃道人的独门奇功,名叫一阳指,妙用不在医道九劲之下。当年你太师父阳灵先生四处拜访,可惜未能与天吃道人见上一面,引以为平生憾事。”

    张均呆住了,一阳指?世上真有这门功夫?

    他克眼珠一转,笑道:“师父的意思,让徒弟去见天吃道人,然后偷学他的一阳指?”

    华布衣正色道:“怎么是偷学?你要光明正大地学。不过为师是绝不能现身的,天吃道人脾气古怪,我一现身他必不肯相见。所以为师教你个法子,你这么办……”然后他把想好的计划详细说给张均听。

    张均听完,顿时一脸苦瓜相,道:“师父,打断腿会很疼啊。”

    “咔嚓!”

    话没说完,华布衣一指点出,他就感觉腿上一痛,小腿骨便断掉了,痛得他怪叫一声。

    “师父,您老人家下手也忒狠了!”张均一边抽冷气一边抱怨。

    华布衣语重心长地道:“忍一忍就过去了。记住为师说的话,千万别露馅。”

    把张均放到村口,华布衣就消失了。而他则开始长一声短一声地叫唤着救命。没多久就把村民给引来了,一位大爷走近,见他躺在地上不动弹,就关切地问:“小伙子,你怎么了?”

    张均一副可怜相,惨兮兮地道:“大爷,我的腿不小心摔断了,您能不能帮帮我?”

    大爷是个好心肠的人,连忙道:“你等着,我去叫人。”

    没多久,几名精壮汉子走过来,他们在大爷的指挥下,用木门板将他抬起来往山上走。

    张均就问:“大爷,咱们这里去哪里?是不是去医院啊?我的腿要疼死了。”

    大爷安慰道:“小伙子你放心,山上有位老道爷医术无双,我保准他帮你接好骨头,连药都不用吃。”

    山路难行,走了近一个小时,才登上一座山峰,峰顶建有一座茅屋,屋前种着是几株老松树,苍劲挺拔。

    到了屋前,大爷远远地就道:“道爷,有人摔断了腿,劳烦您给治一治?”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蓬头垢面,身穿破烂道袍的肥胖老者走了出来。他看了张均一眼,对其余人道:“行了,人留下,你们走吧。”

    大爷笑说:“多谢道爷,我们先走,改天给您送些酒菜。”

    送张均的人片刻就走光了,胖道人走过来在张均的断腿上摸了摸,突然“咦”了一声,咒骂道:“这是哪个王八蛋打断的,居然用了八劲合一的手段,倒是棘手。”

    张均欲哭无泪,原来师父他老人家不仅打断了自己的腿,而且还用了八种劲,这下惨了!

    胖道人研究了好半天竟没敢立即下手,他问张均:“小子,你得罪了什么人,那人为什么打伤你?他现在又去了哪里?”

    张均苦着脸道:“道爷,那人号称天下第一人,说自己医术第一,武功第一,文采第一,财富第一,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

    胖道人一脸轻蔑,道:“天下第一高人?屎!”

    他又打量了几眼张均的腿,眯起眼说:“你是化劲的层次,他打伤你,十有八九是送给老道我看的。”

    张均连连点头:“是是,道爷猜对了,那人打伤我之后还说了一段话。”

    “什么话?”胖道士问。

    “他对我说‘山上那老杂毛若能治好你,算你运气;治不好,说明他已经功力消退,我会亲自登山灭他!’”张均有板有眼地说道,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

    胖道人听后,捋须狂笑,道:“道爷我久不下山,世间居然出了这等狂人!好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