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邪魔

    男子用低沉的语气,把他这十余年的经历娓娓道来。他名叫包长顺,老家在黄海省,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为人本分老实,二十岁以后就在西北做羊毛生意。

    他为人虽然不善言语,可是颇有经商的天分,几年做下来,赚了五六十万。做生意的时候,他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何美姑。

    何美姑是西北当地的人,她家养了很多绵羊,经常与包长顺做生意。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最后谈情说爱并结了婚。

    小两口的日子还是挺美满的,何美姑勤劳能干,她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因此把包长顺当亲儿子看。

    包长顺没有父母,对二老也很孝顺,一家人把日子过得风风火火。结婚后的第二年,何美姑就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现在的圆圆。

    两家商定了,第一个孩子姓何,取名何圆圆,一家人无比高兴,包长顺也充满了干劲,他觉得要多多赚钱,好养活女儿。

    可厄运随之而来,孩子出生后,一家人便经常做同样的噩梦。在那梦境中,他们一家人都会进入一个犹如地狱般的地方。

    那地方非常可怕,包长顺此时说来,依然忍不住浑身发颤。地上是粘着血和肉的白骨,就像猪肉摊上刚刚剔了肉的骨头,血淋淋的。

    那些骨头中会长出手指头粗的蛆虫,它们长着锋利的牙齿,爬行如电,不停噬咬他们一家人。

    类似的可怕情景几乎每天都上演,没几天,何美姑的父母就忍受不了折磨而自杀了,一个死在了厨房,用菜刀割了脖子。另一个死在了草原上,用头撞在了山石上。

    何美姑和包长顺毕竟年轻,他们苦苦忍受着,其间看过医生,请过巫婆,可都无济于事。

    他们发觉这一切与圆圆的出生有关,她天生带着不详。于是开始刻意地疏远女儿,每当离得远了,他们就不再做噩梦。

    时间一长,他们都开始厌恶圆圆。一次,何美姑从噩梦中醒来,她疯了一样抱起几个月大的圆圆,跑了几十里的路,将她丢在了山上。

    西北的山野中群狼横行,野兽出没,她相信几个月大的孩子不可能活下来。

    何美姑回来的时候又哭又笑,像个疯子,也不知是伤心还是高兴。夫妻两人抱头痛哭,一宿没睡。

    黎明之前,两人迷迷糊糊就要睡去,忽然听到门外有狼嚎声。二人吃惊,狼一般不会跑到他们住的地方,因为狼最怕人。

    于是,何美姑撑开窗户向外看。这一看不要紧,她差点吓昏过去。只见黑压压的几十只狼,整齐地站在她家院子里。

    这是一个狼群,它们用幽冷的目光盯着窗口探头的何美姑,那种目光两个人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就像地狱里魔鬼的眼睛,噬血,冷酷,充满杀气。

    其中的一头母狼非常强壮,那是狼群的首领,它嘴里叼着包裹圆圆的襁褓,慢慢把她放到了门口。放下圆圆,头狼一声凄厉的嚎叫,众狼纷纷散去。

    包长顺和何美姑吓傻了,他们那时认为这是天意,不然怎么会让狼把女儿送来呢?

    夫妻两个很长时间没敢妄动,直到圆圆一岁。圆圆一岁后,他们的噩梦更加强烈了,几乎无法入睡。

    何美姑再次发疯,这回她把圆圆从悬崖上抛下。可圆圆依然没死,一只草原大雕把她送回了家。

    就这样,何美姑每隔一段时间就想杀死圆圆,或者把她送到很远的地方。可每一次,圆圆都安危无恙,平安回家。

    从圆圆三岁以后,夫妻两人就时常天南海北的走,为的就是避开这个女儿。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做,似乎都逃不出圆圆的魔掌。

    这也是夫妻二人对女儿那样冷漠的原因,不管她饿不饿,也不管她渴不渴,她们实在太厌恶这个女儿了,不,应该说魔鬼。

    听完了他的讲述,张均沉思起来。圆圆一出生就发生了事情,看来是天生的,那么她到底是什么?

    “兄弟,你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妖魔?”包长顺问,非常的迫切。

    张均道:“我还不太清楚,这样吧。你们把孩子留给我,先离开,我帮你们看一段时间。”

    包长顺吃了了一惊,摇头道:“不行的,你也会做噩梦。”

    张均笑道:“你放心,我没事。”

    包长顺看了他一眼,觉得张均非常的不凡,没由来的对他很有信心。他想了想,说:“好,你一旦觉得不妥,就和我打电话,我把手机号留给你。”

    就这样,两人留了手机号,又返回车厢。包长顺一回来,就把张均衣服还给他,然后瞪了何美姑一眼:“把东西还给兄弟!”

    何美姑虽然五大三粗的,却很听老公的话,她尴尬一笑,就把手机、钱包等物还给了张均。

    其实张均早注意到,这夫妻二人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被圆圆折腾了这么多年,他们家羊也不喂了,生意也不做了,再加上找医生请巫师,家底子早被掏光了,身上只还剩几百块钱,仅够火车票钱,也难怪何美姑偷他东西。

    他把皮夹子里的钱取出来两千块递给包长顺,拍拍他肩膀:“大哥,下一站你们下车吧,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圆圆交给我了。”

    何美姑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包长顺简单对她一说。她听后“扑通”一声就给张均跪下,哭道:“大兄弟,谢谢!”

    张均扶起她:“相逢即是有缘,不用客气。”

    这时,车子到了一个站点,夫妻二人千恩万谢地下了车。车一停,圆圆就醒了,睁着大眼睛看着父母离开。

    当火车再次开动的时候,她说:“叔叔,我爸妈不回来了吗?”

    张均道:“他们去办点事,托我照看你,你愿意吗?”

    她点点头,甜甜一笑:“愿意,叔叔是好人。”

    张均摸摸她头,说:“圆圆真乖。”

    一会儿,她又睡着了,张均让她躺下来睡,给他盖上衣服。不一会儿,他也进入定中。

    入定中,他依然透视圆圆,发现那个大头怪物还在冷冷地盯着他,眼中充满了怨恨。

    张均不理它,慢慢的搬运气血,调整真力,很快就进物我两忘的境界。忽然间,他身子一轻,神魂仿佛被一下子抽离了躯体。

    下一刻,他来到一个无比恐怖,无比恶心的地方。

    正如包长顺描述的一样,遍地都是粘血带肉的骨头,蛆虫漫天飞舞,全部扑向他。被无数的蛆虫叮咬,全身奇痛无比。

    可他不为所动,心境空明,平静地观察四周。他顿时就明白,何美姑他们一家人哪里是做噩梦,他们明明是被摄入了这个鬼地方!

    “魔域!”张均轻轻吐了口气,说出了两个字。

    自古魔道并生,有些修真大能意外入魔,其精神领域就会化成魔域。这是儿子宗元告诉他的,是李道君亲口所说。

    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女孩,身上怎会携带魔域,难道和东东一样,属于精神领域的传承者?

    正想间,一头血蝙蝠从前方飞来,它非常巨大,张口就咬向他的脑袋,想把他吞下去。

    他冷哼一声,运转佛眼,身后顿时出现一尊佛陀,金光万道。血蝙蝠尖叫一声,化作飞灰,他身上噬咬他的蛆虫也纷纷炸开。

    他大步前行,所到之处,脚下血骨纷纷燃烧,化作漫天火光。忽然间,一条无边血河横在前方,那血河之中,腾起一道血浪,浪头之上站着一个怪物。

    这怪物就是他之前在圆圆身上看到的幻象,正怨恨地盯着他,发出刺耳的怪笑:“小娃娃,你敢管老夫的事,就不怕我吃掉你?”

    张均轻蔑一笑,道:“你真有这种本事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非常虚弱。”

    佛眼能够看透万物本质,他能看到这个怪物身后是一条枯瘦的虚影,非常的淡,这表示对方应该很虚弱。

    怪物一阵喋喋怪笑:“小娃娃,我血河老祖纵横世间八百年,杀人无数,杀你和喝水一样简单。”

    “是吗?”张均伸手一抓,一根降魔杵出现手中。此为佛门之宝,和龙虎宝镜一样是神禁法器,但更为奇特。

    降魔杵一出,漫天佛光爆发,那血河老祖怪叫一声,迅速钻入血河,消失不见。随后,那血河也顷刻消失了,不知所踪。

    张均四下观察也一无所获,他停了片刻,就从魔域中退出。

    此时,他再看圆圆的时候,发现她身上的幻象已经不见了,她还在沉沉的睡着。

    “是了,那魔头附到圆圆的身体上,这些年一定没少害人。”他心道,“死的人越多,他就越强大。”

    明白了对方是个什么东西,他就不担心了,把包袱里的降魔杵拿了出来,放到圆圆的身旁,镇压邪魔。

    一夜无事,等到第二天的中午,圆圆吃完了饭,她浑身突然抽搐起来,哇哇大哭,双眼翻白,牙关紧咬。

    张均冷哼一声,知道是那邪魔在作祟,于是抬掌按在圆圆额头,把佛光打进去。顿时,那股邪气败退,圆圆恢复正常。

    张均看她脸色发白,知道纯以降魔杵恐怕无法将其压制,他想了想,决定去青海的龙象寺,求那位高僧相助,暂时镇压圆圆体内的邪魔。

    当年他云游天下时,曾与龙象寺的耶罗上师相遇,他当时修为有限,只觉得这位上师深不可测,因此极为敬重。

    此时想来,耶罗上师定然有办法帮他,他决定带上圆圆,过去碰碰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