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遥远的小山村

    六百一十六 遥远的小山村

    车子很快驶入一条山路,非常的不好走,颠簸的厉害,欧阳宁静差点就吐出来,最后亏了张均在她虎口捏了一下,她才恢复正常。

    终于,车子开到了一座山村。村子里的房子,居然还是老式的那种石头房,四周一派天然景象。

    山村居民不多,只有百十来口。看到一辆车子开进村子,打车旁经过的村里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要知道,整个村可就只有一辆车子,那是村书记家的,而且是一辆三万块钱买的二手车。

    车子在村口一户人家门口停下,黄中和先下了车,然后打开车门把宋上将扶下来。宋上将看到这户人家的大门,变得有些动情,他深深吸了口气,对黄中和说:“小黄,看我大姐在家不在家。”

    黄中和连忙应了一声,快步走到门前敲门。敲了两下,等一会就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打开了门。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很老旧,就像五十年代老照片上的老年人。

    她眼睛花了她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一会敲门的人,问:“娃儿,你找谁啊?”

    黄中和笑了笑,让开身子,宋上将走上前。此刻他的眼睛已经湿润,大声道:“老姐姐!我是宋力,小力啊!”

    “小力?”老太太仔细地看了一眼,苍老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她一把抓住宋上将的手,颤声道,“真的是你,宋力,你……你怎么这样老了?”

    宋力感慨万千,说:“老姐姐,一别二十几年,我们都老了!”

    老太太把宋力迎进屋子里,给所有人倒了茶水,然后两个老年人就聊了起来。

    这个空当,黄中和把张均叫到外面,说:“张兄弟,你是不是很奇怪首长为什么会和这个山村的老妇人认识吧?”

    张均点头:“是挺奇怪,如果他们是亲戚,为什么不把她接走。”

    黄中和叹息一声,说:“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你想听吗?”

    黑脸少年顿时催促道:“大叔,别卖关子了,是你想讲好不好。”

    黄中和哈哈一笑,几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木桩上,晒着太阳说起了故事。

    老太太名叫郝金枝,今年八十三岁,比宋上将大八岁。五十多年前,宋上将二十四岁,那时候正在进行上山下乡,一大批的青年人,被分配到了各个乡村基层,从事他们完全不熟悉不了解的工作,全国都是如此。

    当时,宋力就被分配到了这个小山村,在一个生产队里当劳力。当时同来的还有一批女大学生。

    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宋力和村里的一个年轻姑娘好上了,名叫秀儿。秀儿很漂亮,宋力教她读书识字,教她唱歌画画,两个人的感情迅速火热起来。

    可是,当时的生产队长,也是村长的儿子看中了秀儿,他对宋力又嫉又恨,自知不可能得到秀儿,于是就设下毒计,奸杀了她,并嫁祸给宋力。

    宋力又恨又痛,整个人陷入了癫狂,也不承认,也不否认,似乎傻掉了。自然,他被人当成的嫌疑犯,被民兵们关押起来,听候上面的发落。

    强.奸杀人是死罪,村民群情激愤,要当场枪毙了他。执刑那天,宋力才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大叫冤枉,可又有谁会相信他?就在村民把他推到靶场,准备枪决的时候,郝金枝突然站了出来。

    她大声宣布她早和宋力好上了,宋力根本就不喜欢秀儿。而且,秀儿死失踪的那天,宋大力就睡在她的床上,根本不可能杀人。这可是不在场的证据,顿时就逆转了形势。

    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和宋力没有暧昧关系的女人会背上这样的黑锅,生产队长只能放了宋力。

    宋力的命是救了,可郝金枝成为了全村人的笑柄,人们说她之前一直假正经,其实是荡.妇,不要脸的女人。

    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晚上经常被没家室的男人摸进院子,好几次险些被人玷污。她的公公婆婆把她赶出了家门,生产队的女人们不与她说话,连村里的小孩子都拿石头扔她,称她“破鞋”。

    在沉默和屈辱中,郝金枝度过了整整五个年头。直到后来五年之后,秀儿之死真相大白,生产队长被判处死刑,村长也被免职。

    这个时候,宋力才敢站出来,宣布他与郝金枝间的清白。可惜,仍然没多少人相信他们,郝金枝依旧背负着屈辱。

    郝金枝之所以站出来,因为当时的宋力时常帮助年轻轻就守寡的郝金枝,一来二去,两个人就非常的熟悉了。宋力叫她大姐,她称宋力小弟,时间一久,二人便如亲人一般。

    她知道宋力是个有文化的人,也是个善良的小伙子,这样的人不该死。更何况,她确定宋力根本不会杀人,因为他是爱秀儿的。于是,为了救人,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提供宋力不在场的证明。

    宋力知道这件事后,无比的感激,他无论怎样偿还,都不可能还上这笔恩情。

    多少年过去了,郝金枝一个人默默在地山村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春秋。宋力后来回到城市,考上军校,进入部队,然后班长一路做到上将。这些年来,他非常的忙碌,每次总是派人给郝大姐送钱送物。只在前几年的时候来过几回,每一回都是泪流满面,赦金枝救了他的命,他却不能回报郝大姐什么。

    说到这里,众人都唏嘘不已,欧阳宁静愤愤不平地道:“郝大姐为什么不嫁给宋上将呢?两个人要是在一起该多好啊。”

    黑脸少年哼了一声,说:“你懂什么,她如果跟了宋上将,就等于坐实了当年骂名。”

    张均叹息一声,说:“老太太值得敬佩,她这种人,该有好报。”

    两位老人有说不完的话,说过去,说现在,中间,宋上将握着她的手说:“老姐姐,你……你到底为什么拒绝我?我亏欠你的,我一直愿意娶你啊。”

    这话一出来,外面的几个人都支起了耳朵。

    郝金枝淡淡一笑,拍了拍宋力的手背,缓缓说:“小弟,人活这一辈子,有些东西是要坚持的。而且你是上将啊,我要是跟了你,传出去多不好,会连累你的。”

    宋力突然嚎啕大哭,七十多岁的人了,哭的像个孩子。这个柔弱的山村女人,为他背负了五十年的屈辱,也是为他才放弃了后半生的幸福,这债他还不起!

    郝金枝叹息一声:“我活了八十多了,什么看不透呢?人活这辈子,做了几件想做的事,就足够了。小弟啊,你以后别来看我了,你是大官,有那么多事要处理,时间不能浪费在我身上。”

    宋力抹了把泪,说:“老姐姐,我不走了,我要在村里建一座房子,晚年和你一起度过,咱们一起种地,说话。”

    “竟说傻话。”郝金枝坚决不同意。

    张均这时候走进来,说:“大娘啊,宋上将现在退休了,每天都清闲的很,你就让他住下吧,他老也寂寞啊,没人陪他说话。”

    他已经从黄中和那边了解到,宋力的妻子已经过世十年,孩子也都成家立业,这样做并无不妥。

    郝金枝有些犹豫了,她的生命没有多久了,在最后的时刻,能够和最亲近的人生活在一起,那是一种期盼已久的幸福。

    宋力连连点头:“最啊,老姐姐,我不走了,我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喜欢你做的葱油饼、菜包子,喜欢喝你酿的小米酒。”

    郝金枝终于没再坚持了,她笑了笑,说:“可是,我已经活不了多久,没多少时间了。”

    张均笑了笑,说:“大娘您放心,我保准你活到一百岁。”

    这是一位值得敬佩的老人,张均用了三天时间帮她疏通经脉,强化气血,用佛光洗涤她的身体。临走前,他甚至往她家的水井中丢了三枚下品灵丹。这里的水井很有特点,储水量常年保持二三百立方米。

    他把灵丹丢进井水,至少能让二老在这里吃上一年时间的灵水,灵药会慢慢改善他们的体质,只要保养得当,活过一百岁不成问题。

    剩下的事情,自有宋力的下属去办,黄中和就陪着张均去见楚神针。车子开出了山村,欧阳宁静长长叹息一声,说:“可怜,可叹,可敬。”

    黑脸少年“嘿嘿”一笑说:“虽然年纪大了,但最终不是在一起了吗?”

    宁静扭头看着他,问:“喂,黑炭,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跟你在一起几天了,我还不知道你是阿猫还是阿狗。”

    “你不是知道了嘛。”黑脸少年一本正经地说,“我叫黑炭。”

    “哼!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知道呢。”她扭过头去, 又和张均说话,“张大哥,你今年多大了啊?”

    张均道:“三十五”

    欧阳宁静吃吃一笑:“我才不信呢,你最多二十三、四岁,三十五哪有这么年轻呢。”

    黄中和说:“张老弟这高人都有保养手段,显得年轻太正常了。”

    欧阳宁静眼睛一亮:“保养效果这么好啊?张大哥,那你能不能教我保养方法啊?”

    张均道:“好啊,等你修炼成地仙,我就教你。”

    欧阳宁静以为张均耍她,生气地道:“不教就不教,小气!”

    黑脸少年说:“欧阳美女,你不上学吗?跟着我们三个大男人干什么。”

    欧阳宁静一脸鄙夷地说:“是你跟着我们好不好,我比你早认识张大哥的!”

    黑脸少年一点儿不尴尬,道:“这和认识早晚没关系,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你该听说过。”

    黑脸少年一直没说自己的身份,张均也没问,这时候他插了一句:“小子,如果你是有求于我,最好今天就说明白,否则的话,错过今天,无论你求什么,我都不会答应。”

    这些天他看出来了,这小子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定有所图谋。两个人原本并不认识,对方跟着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请他办事。

    黑脸少年干笑一声:“大哥圣明,我确实有事相求。”然后他看了一眼欧阳宁静,“不过这件事高度机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