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欧阳的身世

    白玄眼中流下泪来,用低沉的声音道:“大哥说的没错,我是天煞孤星!就是因为收留我,师父第一个月就瞎了眼,然后又变成了聋子、哑巴!我一岁那年,他断了一条腿,三岁那年,他的后背腐烂,甚至生出蛆虫。”

    “大哥,这就是我的理由,我要报恩!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我师父,不惜任何代价!”他的语气非常坚决。

    张均叹息一声,说:“治病救人是医家本分,我自然会帮你。不过你这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对你的师父非常不利,你恐怕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了。”

    白玄沉声道:“请大哥指点!”

    张均道:“你的师父比任何人都了解你,见了面再说吧。”

    白玄点头,他知道张均还有些事没告诉他,也就不再多问,只谈一些他这些年的生活经历。

    两个人谈话中,敲门声响起,张均不用透视就知道是欧阳宁静来了,就说:“已经睡了。”

    外面传来一声尴尬的笑:“张大哥,我肚子饿了。”

    张均没好气地道:“肚子饿了就去吃东西。”

    “旅馆吃的东西卖光了,我想去镇子的小饭馆吃点什么。”欧阳宁静说,“可我一个人害怕,不敢去,想让张大哥陪我。”

    张均无奈地道:“等一会,我穿上衣服。”然后他拍拍白玄的肩膀,“其实命运这东西只是一种可能性,人只要肯努力,那么命运也就无所谓了。”

    白玄大为振奋,他用力点点头:“大哥,我明白!”

    他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就见欧阳宁静就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她之前已经几天没洗澡了,所以到旅馆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头发还微微发湿,随意地披在后面,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张均道。

    欧阳宁静笑嘻嘻地挽着张均手臂,两个人就出了旅馆。这要是搁以前的他,要么会想入非非,要么会抽开手臂。只是他现在的心境非常奇妙,身心自然,任凭她挽着。

    这座小镇属于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主街上店铺很多,来来往往的车子也不少。欧阳宁静挑了一家做面食的地方,要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两碟小炒,就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她吃面条的时候,模样儿很好看,用筷子挑起一根,慢慢用嘴唇收,像个淘气的孩子,有时还发出“滋溜”一声响。

    一边吃,一边和张均聊天,她说:“张大哥,为什么我感觉你这么帅呢?”

    张均翻翻白眼,心想这种问题我怎么回答?

    她叹了口气,继续说:“张大哥,我要是早遇见你就好了,你一定能治好妈妈的病。”说到这儿,她眼圈红了,泫然欲涕。

    张均见她想起了伤心事,就劝慰道:“人生在世,总要经历悲欢离合。咱们都是苦海中的一叶小舟,没处可逃,只能不停往前走。只有达到彼岸的人,才能逃离苦海。”

    欧阳宁静轻轻点头:“我只是恨自己没早遇上张大哥。”

    张均于是转移了话题,问:“你的父亲呢?”

    “我爸爸本来在市委工作,他很聪明,本来仕途光明。可自从妈妈去世之后,他就变得心灰意冷,一个月后就辞职了,现在做点小生意,赚钱供我上学。爸爸说,等我嫁人了,他就离开家,一个人去云游天下。”欧阳宁静伤心地说,“可我不想他走,他走了,我就只剩一个人了。”

    张均忍不住问:“你妈妈是怎么过世的?”

    欧阳宁静深深地把头低下:“是遭遇意外死的。”

    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张均实在不想再问了,可他总感觉哪里不妥,于是继续问:“什么意外?”

    欧阳宁静捏紧了拳头,关节都发白了,颤声道:“雷击。”

    张均一愣,被雷劈死的?难怪她不愿意提及。在民间,人们认为雷是老天爷的刑具,正义的象征,而那些被雷劈死的都是恶人,是因为做下了恶行才受到上苍的惩罚。

    当然,张均认为这种说法完全是扯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世界上不应该有坏人才对,因为坏人都该被雷劈死。可不管怎么说,被雷劈死绝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看到张均沉默下来,欧阳宁静抽泣道:“张大哥,我妈是好人,她疼我爱我,也爱爸爸,对身边每一个人都好,为什么会是她呢?”

    张均叹息一声,她伸手为她拂去眼泪,说:“别哭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该好好生活下去,这一定是你母亲所期望的。”

    欧阳宁静用力点头:“我知道的,所以我一直努力学习,一直听爸爸的话,我知道妈妈一定在天上看着我,她还时常在梦中说我是个乖女儿。”

    张均心头一惊,帮欧阳宁静拿纸巾的手都是微微一抖,他神色如常,装作很自然地问:“欧阳,你时常梦见阿姨吗?”

    “是啊。”说到这里,欧阳宁静俏脸上流露出温馨的样子,“每当我在学习上取得进步,或者做了让爸爸高兴的事情,妈妈就会托梦给我,夸奖我。”

    张均沉默下来,如果偶尔梦见一次正常,可如果时常这样的话,那就有古怪了。他思考着,又问她:“在梦里,阿姨都说些什么,只是夸奖你吗?”

    “有时也会说些别的话。”欧阳宁静想了想说,“比如上次去秦陵,妈妈就托梦不让我去,可我没听她的话。还有去神仙山那一次,妈妈也不让我去呢。”

    张均眨眨眼,突然说:“欧阳,今晚我们一起睡。”

    “啊!”欧阳宁静吃惊地张开小嘴,然后非常害羞地看着张均,“大哥,太……太快了。”

    张均翻翻白眼:“不要乱想,我是感觉你每天都做这样的梦,应该是身体出了问题,晚上我帮你看看,给你检查下身体。”

    听到“检查身体”这个词,欧阳宁静脸居然就红了,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啊。”

    张均彻底被她打败了,这小妞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啊!

    欧阳宁静吃完东西,张均结账,两个人走出餐馆。一出门,迎面走来几个青年,脸上都带着怒气,走路跟螃蠏似的,很横。欧阳宁静连忙向一旁闪避,张均也跟着移开半个身子。

    可对方几人的动作太快,一下把欧阳宁静给撞开,撞得她一个趄趔,痛哼了一声。这几个人都是青年,身强体壮,斜眼看了看欧阳宁静,眸子里都闪过不怀好意。

    “妈的,没长眼啊!”一个青年骂骂咧咧,伸手就去抓欧阳宁静的衣食,想趁机占点便宜。可手才伸到一半,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一动不能动。

    张均出手了,不过没打算伤他,只是一甩,把他甩出十几米远,那人感觉就像飞一样,耳旁呼呼风响,落地后却毫发无损,而且站得极稳。几个青年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纷纷后退,就像看鬼一样看着张均。

    张均是故意露出一手,震慑这些人。这些小混子只是些普通人而已,作为一名真力级高手,实在没必要和他们动手。这种心境,就像狮子不会去和蚂蚁一般见识。

    果然,这些人一下子被吓住了,把他当成了妖邪,那被仍的人发一声怪叫,几人屁滚尿流地跑了。

    张均道:“走吧。”

    欧阳宁静恨恨地看了一眼几人逃跑的方向,说:“张大哥,为什么不教训教训他们?”

    张均淡淡道:“狗咬了你,你会不会咬回去?”

    欧阳宁静“噗哧”一笑,道:“我明白啦,这群人根本不配大哥出手。”

    事实上那几个人没有真的跑掉,而是鬼鬼祟祟地跟着,藏在黑暗中,欧阳宁静没发现,张均发现了却没理他们。

    几个人中,那个被张均扔飞的青年人紧紧盯着旅馆,他身后一名伙伴害怕地问:“大……大哥,我们还是走吧,那个人太邪门了。”

    青年人回头瞪了他一眼,骂道:“白痴!我当然知道他厉害,所以才想请他帮咱们对付刘疤子。”

    几个人一听,顿时大喜,纷纷说大哥英明。

    青年人“嘿嘿”一笑,说:“刘疤子不是号称打遍全镇无敌吗?我不信他能打过这个人。”

    “是啊大哥,自从刘疤子回来之后,那口井就一直被他霸占,想要酿造咱们镇上的‘神仙醉’,非得靠那口井的井水不可,否则味道全不对。因为这个,咱们这半年损失大了,起码几十万,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另一个思虑缜密的伙伴说:“可是大哥,咱们和那人不熟,他会帮我们吗?”

    “只要许下好处,他就一定会帮,你会把送上门的钱推开吗?”青年人自以为是地说,众人纷纷都说有理。于是几个人一番商议,定下了计划,好半天才散去。

    这个时候张均和欧阳宁静已经回到卧室,小妞非常的紧张,脸色都不自然了,进入她的卧室后就一直盯着张均看,眼里有期盼也有防备。

    张均倒是很淡定,所谓的检查身体只是在她身上捏了捏,让她很快就放松了,不知不觉就睡去。其实她不想睡,很想和张均说说话,可是感觉太舒服了,眼皮慢慢就沉重起来。

    张均为熟睡的欧阳盖好被子,然后搬张椅子坐在一旁,他希望欧阳宁静今晚还会梦见她的母亲,这样他就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了。听完了欧阳宁静的讲述,他就知道感觉事情很诡异,其中必有隐情,他要了解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