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修行人的脾气

    秃顶胖子心生恐怖,转身外逃,可他才跑出几步,就如遭雷击般地浑身一抖,随即就面无表情地转过身,重新回到原位。就这样,所有人像中邪了一样,挨个把自己一生的违法犯罪事实交待清楚,这一幕全部被阿道夫录了下来。

    录完之后,林娴便拨通沈蓉电话:“小蓉,事情已经完了,可以抓人了。”

    沈蓉的人马就守在附近的地方,她一早就知道有人要对付天行集团,不过作为情报部门的头目,她的身份比较敏感,因此一直没有什么异议。可没有表示不代表没有反应,她早和林娴通了电话,定下今天的计策。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之一就是逮捕侵害国家利益的犯罪分子,而这些人所干过的事,绝对够上这一条,她可以毫不犹豫地进行逮捕。

    中情局的一群人走进来,把这些之前气势汹汹的人全部带走。沈蓉对林娴点点头,没说什么,人也跟着离开,她握有足够的证据,当天就可以给他们定罪。

    林娴身后,一群天行慈善的员工都兴奋地鼓起掌来,这几天他们受够了对方的刁难,林董总算给他们出了口恶气,心中爽极了!

    京都某处风景秀丽的人工湖,湖边古雅的休息亭内,两名年约六旬的男子相对坐着,他们正在下棋。其中一人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样子很和气。另一人穿着西装,气质冷厉。

    家居服男子落下一子,缓缓道:“当初你我一起约见张均,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咱们都看在眼里,我是比较满意的。去年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速百分之十七,专家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功不可没。”

    西装男子嘴角微微一动,道:“他确实是功臣,可惜他得罪的人太多,我们也不能总护着他。人啊,要知足,不能赚了钱还要赚个好名声,赚了好名声,还要当全天下的霸主。”

    “可我有些担心。”家居服男子皱眉,“从个人情感考虑,我不希望目前的情况发生。另外,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西装男子扬了扬眉,顿时一股肃杀气质扑面而来:“你是说他的修行者身份吧?”

    “是啊,修行之人讲究率性而为,如果逼得他太紧,他恐怕要暴起伤人,杀一个尸横遍野。他的背后是龙虎山,有非常厉害的修行者,能够十步杀一人,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并非戏说。”

    西装男子重重落下一子,冷声道:“天剑清闲了这么久,也该活动活动了。嗯,暗剑里面有几家不是有求于我们吗?答应他们,条件是压一压这个张均。”

    家居服男子:“如果压不住,你准备如何收场?”

    “如果连他们都压不住,我无话可说。他应该快要抵京了,怒剑的人会去接机,你我拭目以待吧。如果他真是条猛龙,谁也困不住。如果不是,死了就怨不得别人。”

    一个多小时后,张均的飞机在京都国际机场降落,在私人飞机的停飞区,一群人已经侯在那里。飞机停靠后这些人走过来。

    踩上舷梯,张均就发现这些人中,有几人他认识。其中的四个人曾助他杀败魏家,助他射杀了魏行仁,还曾在韩须良等暗剑成员逼迫他时而出手相。帮。这四人都是觉空境高手。

    张均欠他们的人情,远远就拱手笑道:“四位前辈,咱们又见面了。”

    这四人微微一笑,说:“听说你要来京都,我们刻意过来迎接大驾,要不要去喝几杯?”

    张均心里明白,这几个人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迎接他,应该是奉命前来“劝告”他的。至于劝告的内容,不用想也能知道,自然是要他对目前形势保持忍让。

    他点点头:“好,不过今天我请客。”

    富贵帮的势力遍及全国,其中京都的富贵帮犹其强大,当年地榜上的京都佛爷目前就是京都的执事,兼任京畿大区的总管。有富贵帮弟兄的接应,几人很快就来到京都最有名的一家酒店。

    包间里,众人坐定。怒剑一共有六个人,除了张均认识的四人之外,还有一对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女,几乎一直将鼻孔朝着天,一副高高在上,目无余子的样子。张均也懒得和他们打招呼,一直就在和四个人说话聊天。

    落坐的时候,那个青年男子不客气地坐在了主坐了,那四人都面露苦笑,没说什么,似乎对这两个人也很无奈。

    张均没和他计较,等酒菜上来,他举杯道:“四位前辈,当年承蒙相助,张均敬你们。”

    四人同举杯,纷纷道:“张小友客气了。”

    饮了几杯酒,双方都没提正事,只是聊些修行界的奇闻逸事,说些闲话。青年男子终于不耐烦了,道:“我说四位,该提正事了,让你们来可不是吃菜喝酒的!”

    四人之中,一位两鬓斑白,目光平和的人扫了二人一眼,道:“今天由我四人主事,二位只管看就可以了,别的话不要多说。”

    青年人大怒,他一拍桌子:“云昆,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谈成?还是让我来说!”他盯着张均,“本人毕龙湖,这位是于宝莲!我们两人奉上头的命令,奉劝你不要在京都闹事。”

    张均看也没看这青年人一眼,对云昆道:“云叔,惊神最近可好?”

    这云昆是云惊神的族叔,他是刚刚才知道的,此刻问起。

    毕龙湖被直接无视,顿时大怒,厉声道:“张均,这里是京都,怒剑的地盘,你最好不要嚣张!”

    张均终于正眼瞧了他一下,冷冷道:“你叫毕龙湖?你这样对我无礼,不怕给家族惹上麻烦吗?”

    毕龙湖冷笑:“笑话!我毕家还怕麻烦?再说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张均叹息一声,对身边的法宾道:“把这人丢出去。”

    法宾一直站在张均身后,给人的感觉像一个普通的仆人。可他此刻一站出来,顿时就有滔天的威势释放,在场的人全部心头一惊,面露骇然之色。

    毕龙湖真力五重,这种实力在下品的修真世家也算高手了,可面对法宾却有一种老鼠对上巨龙的感觉。法宾伸手一捉,平平无奇的动作蕴藏无敌的力量,毕龙湖便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提起来,像一只可怜的小鸡仔。

    他甚至发不出声音,满脸都是恐惧之色,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云昆四人。云昆无奈地道:“张小友,我看算了,给我一个面子放他一马。毕家与我云家有些交情,我不好不管。”

    张均点点头,法宾于是像丢死狗一样把他丢在地上,然后用生硬的汉话说:“你再敢多说一句对主人不敬的话,我就废掉你一身修为,把你送到欧洲当血奴!”

    毕龙湖深感屈辱,可是他不敢反击,只能低下头,狠狠地咬着牙。另一位于宝莲也吓得脸色发白,她是于家人,此来本是想为难张均,没想到对方面对怒剑的时候也这般强势。

    这两人果然都不敢说话了,张均道:“四位,你们的来意我明白,是想让我忍让那些人的作为吗?”

    云昆苦笑,道:“小友,我们也是不得已。说起来那些人确实太过分了,把你逼得太过厉害,你作出些反击是应当的。不过京畿重地,我们不希望你闹出太大的动静。”

    张均眉毛倒竖:“四位,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换成你们四位的家族面对如此的欺压的逼迫,你们会作出怎样的反击?”

    四人都不说话了,修真世家有修真世家的尊严的骄傲,如果换成他们此刻也会出手,不灭了主谋绝不罢手。管他什么高官豪杰,谁惹我就杀谁,这才是修真世家的脾气。

    张均冷冷道:“我是龙虎山的利益代言人,是神农门的传承者,是天下的武林盟主,可现在居然有人敢骑到我头上嚣张,我如果不杀他一个血流成河,日后如何在修行界立足?”

    四人都能感觉到张均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气,纷纷变色。其中一名叫元匡的人道:“张小友,此事不宜动干戈,你可知这次针对你的势力有多少吗?这些人也是上回在股市上输惨了,家族的生意也遭受到巨大的打击,这回是为复仇而来,都存了必胜的信念,恐怕不好对付。”

    张均“嘿嘿”一笑:“魏家、龙家、江家,还有圣教,哪一个是好对付的?结果又如何?我还站在这里与诸位饮酒。好了四位,今天我们只喝酒,不谈其它。”

    云昆四人知道再劝也是无用,他们了解张均的性格,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他们虽是怒剑的人,可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修真家族,并不想过度参与其中。

    想通了,这几人反而放开了,与张均把酒言欢,说些修行上的事。当他们听说张均已经连过三大心障,都不禁震惊,又是羡慕又是感慨。张均如今还很年轻,如果他能进入半步神通,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有机会步入归真境成就真正的神通。到那时神农门和龙虎山就能跻身上品世家的行列,成为修真界的传奇。

    张均此刻也在释放善意,愿与四个人代表的四个家族交朋友,其间说道:“我神农门的四大医仆已经回归,本人在丹道上的造诣虽不如先辈,但炼制一些下品灵丹,中品灵丹甚至上品灵丹都不在话下,如果四位有需要,只管找我。”

    四人大喜,如今修为高,且又通丹道的人太少了,往往只有那些上品修真世家才能有上一位。像那些中品世家,十个中也未必有一个能有丹师。至于他们这样的下品世家就更不必说了,完全没指望。

    如今得到张均愿意帮助他们炼丹的承诺,高兴的同时,他们突然想到如今张均已经可以炼制灵丹了,未来岂非可以炼制神丹?如此一来,神农门岂非能够恢复当年的超然地位,在修行界呼风唤雨,号令所到处莫敢不从?

    忽然间,他们看向张均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尊重、羡慕、敬仰,以及掩饰不住的震惊。与他们相比,毕龙湖和于宝莲的表情就非常难看,面如死灰,他们也知道张均释放出的信息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一个修行界的超然势力正在崛起,且无人可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