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炼魔

    武王府的人也吃惊地看向血魔大阵的方向,其实他们一早也感应到了那强烈的煞气,不过注意力一直放在胡锋等人的身上,此刻听到啸音,神情都是一凝,都感觉到啸音的主人实力在他们之上,而且此刻非常痛苦。

    这煞气从何而来?啸音主人又是谁?那边正在发生什么?虽然他们心里充满了疑惑,可此刻无暇分身,很快又把全副的精力用到了对付胡锋等人上面。

    张均的神魂完全进入了一个充满血腥与杀戮,恶毒与戾弃的精神领域,他强行让自我保持灵台不染。毕竟他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达到觉空境界的人物,虽然面对强烈的魔意冲击,却能硬生生地扛下来。

    红袍老者“哈哈”大笑,神情极为兴奋,他猛然一吸,那些冲入张均灵台的血气,便又被他吸出来。张均就像一个血色怨气的中转站,血气中最危险最负面的力量都被他承受。而红袍老者吸纳的血气,等若被净化了,这极大提升了他进升的成功率,并且进升的时候也更加安全。如此一来,所有的凶险都将由张均这个“阵眼”承受。

    “真是不错,凭借自身的力量觉空,难怪心灵这么强大。”红袍老者微微点头,他非常的满意。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半个多小时,他就可以成功开辟血煞魔域,成为一代魔王!

    张均承受的痛苦非言语所能形容,这种心灵上的痛苦将比肉身的痛苦还要强烈数倍。如果他的神魂是有形的,那么血光中的怨恨魔意则像刀一样切割他,像剑一样刺他,像针一样扎他,让他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当痛苦太过剧烈的时候,心灵便会麻木,张均的意识已经快要丧失了,他心底叹息一声,就这样死了吗?心里多少太多遗憾,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做,太多的牵挂放不下。

    伴随着血光入体,红袍老者越来越强大了,在他的识海中,一道强烈的怨念煞意凝聚成一尊魔王。这魔王皮肤是暗红色的,上面布满了细密的鳞片。他双眼幽碧,头生一对尖角,口生青色獠牙,气质冷酷怨恨,身高十米开外,魔性十足。

    这尊魔王越来越强大了,红袍老祖更加高兴,他发出一声怪啸。魔音一出,打斗中的胡锋等人尽皆心灵大震,他们停了下来,然后下意识地就朝大阵走去。

    可这些人毕竟不凡,走出十几步后,胡锋第一个清醒,他大叫一声拉着同伴转身就走。武王府的人也清醒过来,无不惊出一身冷汗。他们再也顾不得除掉胡锋了,也是扭头狂奔,有多快跑多快。

    他们分两个方向狂奔,胡锋几人在一起,跑出几百米感觉较安全了之后才停下来。冯间叹息一声,说:“我们这样做,是对是错?”

    胡锋神色坚定,道:“我相信他一定成功。”

    “可如果不成功呢?”卫小英面露不忍之色,“他的下场会非常凄惨。”

    “这是他的选择。”周德叹息一声,“他早就知道危险。”

    冯间道:“历来的真武之体,都是借助魔阵炼就的,其中九种魔阵最合适,而这血魔大阵是其中效果最好的一种,可成功率也极低,能活下来的人百中无一。”

    胡锋苦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咱们武当山三十年来就一直在暗地里跟踪这个魔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让其成就真武之体。外人只知道咱们武当山有真武之体,却不知道真武之体是什么。”

    几个人的眸子都明亮起来,卫小英道:“真武之体一旦形成,就会越战越强,越挫越勇,灵武双修,成就无上战仙之道。三丰祖师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可惜还是失败了,未能走出最后一步。”

    “我相信张均一定会成功。”胡锋道,“他根本不像是早夭的人。”

    “希望如此吧。”周德表情严肃,“如果这次还不成功,武当山就没机会了。”

    冯间看向武王府几人逃走的方向,眸光冷冽,道:“没想到会遇上武王府的人,武王府的唯一战体与武当山的真武之体异曲同工,两家也因此斗争激烈。师父说武王府和咱们武当山一样,已经几百年没有遇到战体了。如果我们武当山能够先找到真武之体,必能狠狠压武王府一头!”

    另一边,武王府的人也逃到了安全地点,他们一个个神情惶恐。丑陋女子脸色发白,道:“好强大的魔念,我们差一点就中招!”

    三师兄脸色阴晴不定,本来就要把胡锋几人拿下,七灾杀阵绝对可以杀死他们,没想到功亏一篑,被那一声魔音给破坏掉。

    “咱们立刻通知师父,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简单!”他道。

    众人都同意,当即就和k酒店的光头中年人通了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详细说明。光头中年人听后,脸色一变,他立刻沉声道:“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去。”说完他挂断电话。

    牌桌上另外几人把电话内容听得分明,他们也是神情凝重,一人道:“看样子应该是最近在中印一带肆虐的那魔头,他怎么会来内地?而且还敢明目张胆在这里练功?”

    光头中年人目光闪烁,道:“如果我没猜错,他可能动用了‘血魔大阵,想藉此进级,开辟魔域。”

    另外三人一听脸色大变,“腾”得都站起来:“巴兄,我们不建议你过去,太危险了!万一那魔头成功,咱们子弟兵也根本不是对手。”

    光头中年人淡淡道:“你们不知道,武当山的真武之体其实要靠这种魔阵煅神炼形,而偏偏武当山的几个小崽子都在,我感觉这件事不简单,非要去看看不可!”

    那三人一听,虽觉得惊奇,可并不愿跟过去冒险,他们说了几句废话就都告辞了。光头中年人稍作准备之后,带上几名随从,驱车赶往工地。

    此刻,张均的意识已经彻底丧失了,他沦为了血魔大阵的阵眼,血光经过他之后,所有的负面情绪和凶险都被他承受,他的神魂变得支离破碎,他的意被迫识藏于最深处,不与外界沟通。

    十分钟,二十分钟,红袍老者身上红光已经凝聚成液态,就像鲜血一样在他的七孔中流进流出,诡异恐怖。他识海中的魔王已经彻底凝聚成形,不禁发出一声快意十足的大笑。

    “我血煞终于要开辟魔域,玄黄小世界!落伽山!我一定会要你们好看!哈哈哈……”笑声远远传播出去,就连数公里外熟睡的普通百姓也面露痛苦之色,同一时间发起了噩梦。小儿夜啼,成人惊醒,无不是一头冷汗,浑身冰凉。

    此刻,光头青年已经和“三师兄”等人汇合,几人恭敬地拜见了光头中年,又把近况说了一遍。光头中年眯起了眼睛,道:“这件事十有八九和武当山有关,想要培养真武之体吗?哼,休想,我去看看!”

    几人大惊,丑陋女子连忙道:“师父,血魔很厉害,我看已经超越了半步神通,师父还是不要过去。”

    光头中年人摆摆手:“开辟魔域哪那么容易,成功率连五成都没有,我不信这老魔运气那么好。就算他运气好,现在不是还没有开辟吗?为师身上带了一件辟魔法器,不怕他。”

    说完,他不管众徒弟劝说,只身一人朝大阵靠近。越往血魔大阵接近,中年人心里就越发的警惕,因为他感觉那煞气犹如实质,影响他的心灵,使他心中生出大恐怖。

    当他终于看清楚大阵中的情况时,已经难以承受煞气的浸染了,迫不得已从怀里取出一柄伞。这柄伞的伞面上,绘制了大量的玄奥符文,在黑夜里闪闪发光,一波又一小波紫色的涟漪荡漾出去,将附近十米内的煞气尽数逼退。

    血煞老魔立刻有所感应,他发出一声怪笑,道:“哪里来的蠢货,敢找我血煞的麻烦!”说完,他发出一声怪啸,就有一道血影,似游魂若鬼魅,闪电一样扑向百米外的中年人。

    光头中年吃了一惊,双手迅速地旋转伞柄,那涟漪就更加猛烈了,同时他大声道:“晚辈武王门巴宪刚,此来并无恶意,前辈不要误会!”

    血影进入宝伞的防御圈,暴发出“噼哩啪啦”一阵异响,虚空中无穷闪电明灭,映照得天都白了。看到这一幕,远处的巴宪刚的弟子满心担忧,却不敢靠近,因为他们就算过去也是白搭,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给师父增添麻烦。

    血煞老魔“嗯”了一声:“原来是武王门的人,你来干什么?”看到自己的魔功不能一下击伤对方,这魔头开始语气平和起来。

    巴宪刚道:“前辈,刚才武当山的人在附近出现。而武当山一向觊觎前辈使用的血魔大阵,我想他们的出现在这里一定有所图谋,因此特意前来提醒前辈。“

    血煞老魔冷哼一声:“打本魔王的主意?武当山只一个冯祖入我之眼,其余人嘛,嘿嘿……”

    这话说得明白,他根本没将武当山放在眼里,除非武当山的冯祖亲自出面,否则他没必要担心什么。

    巴宪刚眼睛盯着阵中的张均,心情有些焦急,道:“前辈有所不知,武当山有极为特别的手段,可以借助血魔大阵修炼真武之体。此刻这阵中之人,说不定就是武当山弟子。”

    “他吗?”血煞老魔“哈哈”大笑,“他现在意识尽丧,五感全失,已经和死人差不多,你觉得他能威胁我?”

    巴宪刚稍稍松了口气,看样子武当山选中的传人没能撑过去?他心情大好,笑道:“这样最好,那晚辈就不打扰了。”

    “慢着!”老魔阴恻恻地道。

    巴宪刚心里咯噔一声,这魔头一向凶残,该不会是想灭口吧?他勉强一笑,问:“前辈有何吩咐?”

    “那边的几个人,都是你武王府的弟子吗?”老魔问。

    “是,都是我武王府的精英。”巴宪刚不敢隐瞒。

    “那好,你让他们过来。我这血魔大阵还差最后一段,需要点精血作为补充。你既然称我前辈,该有作为晚辈的态度。眼下我这个前辈有点小请求,你该不会驳我的面子吧?”老魔阴声问他。

    巴宪刚心中大怒,这七名弟子是他武王府精英,是万万不能有闪失的,他强压怒气,沉声道:“前辈的要求过了,我不能答应。”

    “不答应?嘿嘿……”老魔一阵怪笑,“那你就不用走了!”

    “轰!”

    血魔大阵中,又腾起一道血影,这虚影头生两角,红面青牙,神色狰狞,闪电般狠狠往伞上一扑。

    “波”得一声响,巴宪刚连人带伞倒飞出去,而那血影也快速返回大阵。

    巴宪刚被一扑之下受了重伤,面色苍白,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转身就走,一句话不说,而老魔也没有再追。

    “哈哈……小辈,借你一半的精血一用,这下冲关就容易多了。”老魔大笑。原来血影刚才一扑突破了宝伞的防御,强行将巴宪刚的精血取走一半,使得他元气大伤。

    巴宪刚踉踉跄跄地回到弟子们身边,咬牙道:“走!”

    远处,看到武王府的人吃了大亏,胡锋等人暗暗叫爽。冯间说:“姓巴的真够无耻,居然称那老魔前辈,活该被取走一半精血,一两年内都不可能恢复了。”

    “不知道张均怎么样了。”卫小英担心地说,“希望他不会有事。”

    胡锋则远远盯着前方的血光,这时他眯起眼睛,道:“老魔要冲关了!”

    血煞老魔识海中的魔王已经完全凝聚成形,加之又得了巴宪刚一半的精血,冲关时机成熟。他这时全力运转魔功,二十八块阵牌发出更强烈的波动,十二具尸体上残余的血光一下子就冲入张均体内。

    随后,老魔猛然一吸,全部的血光都被他吸走,连同张均的神魂都一同被吸入他的识海之中。这一刻,老魔的意识与魔王合而为一,两道浓烈的血光猛烈碰撞,暴发出耀眼的强光。

    “轰!”

    仿佛开天辟地,剧烈的精神爆炸震荡十方,远处的胡锋等人“哇”得吐出一口血,脸色灰败,居然都受到重伤。附近,地下通道的老鼠、蟑螂,则尽数暴毙,连小一些的蚯蚓、蚊虫也未能幸免。

    距离工地较近的几座居民小区,一些精神不好,体弱多病的人病情发作,有些人甚至当场暴毙。这个晚上,附近的大家医院接收了大量病患,都是不明原因的发病。不管医生们用什么办法,都不能缓解症状。特别是一些患儿,不停啼哭,伴有惊厥,也不知急坏了多少父母。

    一刹那,血煞老魔开辟魔域成功,一股惊天动地的魔力波动震荡十方。

    北方,东正教一位炽天使猛然睁眼,对身旁的学生说:“中土有恶魔现世,日后行走中土,你们多加小心。”

    西南,一尊在大雪山上苦修的印度天神摇头叹息,喃喃道:“居然被他突破了,中土要不太平了。”

    西方,一尊伊教大能怒睁双眼,恨道:“可恶的恶魔,我必斩你!”

    魔力波动一闪即逝,老魔缓缓睁开了眼。奇异的是,此刻他的脸上居然写满了慈祥,一点不像一个魔头,而像一位得道高人。他盘坐大阵中央,自语道:“原来这就是魔域,感觉真是奇妙啊!大自在,大快活,呵呵,我血魔宗终于重见天日!”

    正在得意,他突然微微皱眉,因为血煞开辟的魔域之中,有一团灵光始终不灭,他知道那是张均的最后一抹真灵。他微微摇头:“米粒之光,还这样顽强,给我灭!”

    他心念一动,魔域之中翻天覆地,强大的魔力扑向那点灵光。可就在此刻,张均的肉身突然睁开双眼,左眼之中射出亿万金光,伴随禅唱之声,一下子将整大阵都包裹了。

    老魔立刻痛苦地大叫,惨嚎道:“这是什么?佛陀的眼睛吗?不,我刚刚开辟魔域,我不能死,给我破!”

    这魔头看清楚金光的源头后,彻底绝望了,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他咬破舌尖,发出最强的魔力。可惜没有用,佛光普照之下,万魔辟易。血煞老魔老泪横流,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吼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有佛眼舍利,我恨啊!”

    “呼!”

    他身上突然腾起熊熊火焰,顷刻将他包围。这一代老魔,刚刚开辟魔域就被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团翻滚不止的血光,在金光中震荡不休。忽然,这尊血光化作一头魔王,头生双眼,红面青牙,形貌无比狰狞。

    “嗯?”

    感觉到这一切,胡锋几人迅速靠近,他们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周德喃喃道:“我的天!张均这是要把魔王降伏,使它成为神道护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