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赶下山去

    张均听说武当山有三座洞府,眼睛就是一亮,说:“三座洞府?里面的灵药很多吗?”他有神农百草鞭,没有什么比灵药更对他有吸引力了。有了灵药,就意味着可以炼制各种各样的丹药。

    胡锋叹息一声:“武当山没落了这么久,灵药早就用得七七八八了,又没能及时得到补充。目前只还有显圣级的洞府中有些灵药、神药,可数量有限,应该不超过五百株。”

    张均大感失望,堂堂一个武当山居然只有五百株灵药!不过他很快又兴奋起来,笑道:“没关系,洞府比灵药珍贵,只要有洞府,我们可以栽种更多的灵药。”

    胡锋一愣,栽种灵药?他提醒道:“老大,灵药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成熟一次啊!”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可以栽种快要成熟的灵药。”

    卫小英吃惊地道:“老大的意思,难道我们要去抢劫别的修真世家吗?”

    “不行吗?”张均反问,“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就是敌人多,以后灭一个就洗劫一个。我想用不了多久,武当山的三座洞府就可以载满灵药。”

    胡锋几人面面相觑,武当山收了这么一个煞星,到底是福是祸?

    在基地游玩了两天之后,几人使用接引灵符,重返武当山。

    山还是那座山,山脚下,几个人相视一笑,举步朝山上走去。可就在这时,山巅传来一声喝斥:“回去!”

    一霎,张均就觉得灵魂震动,眼前一晃,神魂便回归本体。他睁开眼,发现胡锋几人并没有回来,不由大怒,武当山这是什么意思?他皱眉思索了片刻,也想不通武当山为什么要把他赶下山,不然留在小世界修炼岂非事半功倍?

    想不通就不想。他不仅打开了基因锁开启后的第三种变化,还凝聚了真武之体,实力突飞猛进,这会儿就觉得手痒痒,想去找小龙女试手。

    草坪地上,小龙女目光平静地望着她,说:“我只动用十一重的太清大真力,第二层的半步神通战你。”

    张均笑道:“如果只是第二层,你恐怕打不倒我。”

    “是吗?”小龙女俏体一晃,一只粉拳就到了张均面门前。

    “好快!”他吃了一惊,连忙以掌相迎。

    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了一番争斗,只虚空生电,罡风狂舞,漫天都是碎草飞扬。亏得这地方宽阔,要是一间房子,哪怕是铁锋的,也早被他二人给拆了。

    正如张均所预料的一样,目前他的实力大致就在二层的半步神通,此刻能与小龙女打得难分难解,谁也占不到便宜。

    张均与小龙女练手之际,武当山上,胡锋几人正疑惑地询问师长。

    “师父,为什么赶走张均?他不是已经凝聚真武之体吗?”卫小英不解。

    灭绝婆婆轻轻一笑,说:“他的机缘不在武当山,而在尘世,我们留他干什么?”

    “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真武之体啊,难道不抓紧培养吗?”卫小英还是不明白。

    灭绝婆婆说:“那小子是百劫不死之身,越挫越勇。这样的命格再配上佛眼和真武之体,日后必然横行天下的霸主。武当山是一个温室,不适合他成长。只有险恶的环境,才能造就他的传奇人生,留下来只会害了他。”

    无涯子点头:“所以我们要把他赶下山,等到我们都坐化之后,武当山一旦遭遇劫难,他自会出手相救。”

    听到这番话,众人心中都生出悲切之感,卫小英红了眼睛:“师父,你一定还能活一百年的!”

    灭绝婆婆轻轻一叹:“我寿限已至,天命难违,你不必悲伤。”

    冯祖:“你们日后可常到山下走动,要以掌门之尊待张均,不可违逆他。另外,三座洞府的位置你们也尽可告诉他。”说到这里,他又取出一柄宝剑,一只玉盒,一枚玉简。

    那宝剑通体流转黑白二气,犀利无双,离得近了,就仿佛感觉一道杀气直扑眉心,让人心惊。

    “这真武剑是显圣法器,暂放在武当山秘宫内,张均什么时候成就神通,你们什么时候把此剑交给他。

    “玉盒之中,有一道‘荡魔神符’,里面封存着三丰祖师一道剑意,便是显圣者也能伤得,到时和真武剑一并交给他。至于这玉简,上面记载了武当山的至高功法,真武玄功,你们就找个机会把此物交给他。”

    交待完这些,冯祖道:“我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日后能不能守住武当山,谁也说不好。可你们要记住一点,万一武当山不保,那便弃了吧,保住性命要紧。”

    几名弟子听完,悲伤泪下,跪在地上呜咽不止。

    “不要哭!”无涯子温和地道,“人总是要死的,有什么好伤心的?好在还有两三年时间教导你们,这段时间你们务必勇猛精进,若有人能突破半步神通,我们死也心安了。”

    几人振奋精神,大声道:“弟子一定不会让师父们失望!”

    草坪上,张均在第二百八十招的时候,终于被小龙女一掌震飞,却也未能伤到他,只是觉得胸口疼痛罢了。他得意洋洋,说:“小龙女,你还是用第三层的战力吧,否则这么打真没意思。”

    “好。”小龙女气势陡涨,一掌拍了过来。

    张均只觉胸口一痛,他惨叫一声,像风筝一样高高飞起,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落地后就不动弹了。她慢慢走过来,淡淡说:“对不起,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失手用上了巅峰力量。”

    张均摸了摸断掉了肋骨,唯有苦笑。

    下午,张均在练功房里养伤。旁边坐着清莲和张宗元,两个小屁孩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张均脖子缠着绷带,心情不爽,瞪起眼问:“说什么呢?”

    张宗元朝他咧嘴一笑:“老爸,清莲说你真可怜,又被小老婆打了。她还说以后绝对不会这么打我的,嘿嘿,老爸我是不是比你幸福啊?”

    张均笑了,道:“是啊,你小龙女阿姨脾气坏了点。可你难道忘记了,你老子我的脾气更不好?”

    张宗元知道不妙,他怪叫一声,跳起来就跑。可他哪里逃得出张均的魔掌?身子一轻,就被提了起来。练功房里传出打屁股的“啪啪”声,以及张宗元中气十足的惨叫声,看得清莲非常不忍。

    揍了不肖子一顿,张均稍稍解气,又把清莲叫过来,板着脸道:“让你背的医书背完了没有?”

    “早背过了!”清莲仰起脑袋,自信满满地道。她一向是好孩子,脑子又灵,张均布置的作业一向能超额完成。

    “好,那你把《神农本草以》给我倒着背一遍。”

    清莲傻了,倒着背?她顿时知道得罪这位小心眼的师父了,于是她苦着小脸,认命地把白生生的小手伸出来。

    张均拿起竹板,飞快地打了十下,轻哼了一声,道:“暂时打这么多,回头给我好好背!”

    把两个小屁孩打走,张均才得了安宁。他沉定下来,观察识海中的那尊魔头。他知道这魔头很厉害,应该就是一尊魔王,一个开辟了魔域的存在。此刻,魔王已经彻底被佛陀虚影给降伏,跪在地上,非常安静。

    “要是能催动这魔王就好了,那样的话绝对可以秒杀归真境以下的对手。”他心道。可惜这也只能想一想,除非他自己达到归真境,开辟精神领域,否则是绝无可能驾驭这尊魔王的。

    观察了魔王后,他便以心灵感悟这天地。血魔大阵中,他开启第三种变化,睁开了心眼,可以看到万法本质,万物规律。其实他所见到的这些规律并不陌生,在此之前他就可以借助佛眼的力量,透视万物本质了,只是那时的他还不甚了解而已。

    此刻在他的眼里,整个世界都由各种各样的能量构成。生命也好,非生命也好,都是由能量构成的,宇宙中的诸多能量交织成一张信息网络,无限大,无限延伸。甚至,他还能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空间的本质,时间的本质。

    他深入感悟着万物的真谛,不知过了多久才从定中醒来。出定后,他发现黑八郎笑眯眯地坐在一旁。对此他早就见怪不怪了,这黑脸贼大多数时候都窝在房间里打游戏、看电影,很少出来。

    可他每次出来,总是神出鬼没。

    “有事?”张均问。

    黑八郎咧嘴一笑:“张兄,恭喜你又朝着半步神通迈进了一步。”

    张均看着他:“那又怎样,我修为甚至不如你。”

    黑八郎连连摆手:“你比我厉害多了,你能感悟全部的自然法则,而我不能,我只能感悟一种。事实上多数的人只能感悟一种法则,感悟两种以上的都不多,十分之一不到。”

    张均一惊,只能感悟一种?那自己为什么可以感情全部的法则,是因为佛眼吗?

    黑八郎看着他吃惊的表情,笑了,说:“你能够做到这一点,真的非常了不起。古往今来,我只知道有两人做到过。”

    “谁?”张均问。

    “昊天上帝和沈天君。”黑八郎面露尊敬之色,“昊天上帝就不说了,他是神话时代建造了天庭的大罗级猛人。至于沈天君,你可能听说过,但并不了解。”

    张均心头微动人,他当然听说过沈天君。甚至,他断定当初那个穿着汗衫下棋的人就是沈天君的分身,否则他为什么会说别再打他的名号做事?伦敦的那座庙宇中,立的人像也是沈天君。

    似乎从一开始,他就与这个传说中叫沈天君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关联。此刻听黑八郎主动说起沈天君,张均当即正襟端坐,道:“请告诉我。”

    黑八郎嘿嘿一笑:“你不用这么严肃,我们只是在聊天,沈天君又不在,你紧张个屁!”

    张均道:“对于强者,理当尊敬!”

    “他可不仅是强者。”黑八郎悠然神往,“那么,就让我们从头说起吧!”

    黑八郎清了清嗓子,将一段不朽的传奇,一段血与火的赞歌,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光辉岁月,慢慢向他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最强神眼(百度最新章节)  最强神眼(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