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章 初次暴走

    圣殿骑士的话语中没有一丝动摇:“我身为圣殿骑士,只向主效忠。”

    他语音未落,剑刃与盾牌相交的鸣响已然回荡开来。

    西莉亚一步都不敢动,只是死死盯着水面的倒影。

    对方有四人,其中两人是重装骑士,手持长|枪从上方刺下;另两人像是普通步兵。但这两人不着铠甲,身形愈加敏捷,灵活地躲开同伴的枪尖,趁隙跃下闸门,从两侧举刀包围。

    只要圣殿骑士退一步,四人就能一涌而下。

    他们甚至不用打败卢克里修斯,只需要用最小兵力牵制住他,派出另外一人四处搜寻,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西莉亚、达成目的。

    “上主,荣耀勿归于我等,勿归于我等,只愿荣耀完全归于您的圣名。”[1]

    卢克里修斯念起圣歌中的句子,手中的大盾随之散发出莹白的光辉。他格挡住急刺而下的长|枪,右手中利剑出鞘,剑锋划出干净到炫目的曲线,直接将跳下闸门的其中一人斩伤。

    那人正是方才出言利诱的长者,他惨叫一声缩到墙边,举起双手气喘吁吁地高呼:“我投降!我投降!”

    卢克里修斯看了他一眼,神色凛然,沉默地挡住上方的新一轮攻击。有圣言加持的盾牌滴水不漏,而他手中剑每挥出一次,都会令四周空气逼仄起来。这样下去,这四人不仅无法逼退他,反而有可能让他杀上地面。

    地面上的两个骑士见状都暂时止住进攻。在石阶顶端的另一个微胖的步兵顿时孤立无援,他不由咒骂数声,犹犹豫豫地向身侧投降的长者张望,一时拿不定主意。

    “请四位现在离开。”卢克里修斯空挥一记兵刃,剑锋铿然作响。他的声音冷然,映在水中的身姿优美而充满力量。

    “我……我投降……”步兵哐当一声扔下长刀,颤颤巍巍地举起双手,向后退到前辈身边。

    年长的步兵摇摇晃晃地起身,捂住肩头伤处阴沉道:“你是骑士,我们投降了,你可不能再对我们动手。”

    卢克里修斯面无表情地盯他一眼:“当然。”

    他语音未落,水声猛然大作。

    那胖步兵竟然趁机跃下石阶,在地上艰难地滚了滚,起身从袍子中拔出一把匕首。雪亮的刃面映出他微微扭曲的笑容,他呼哧呼哧喘着气一路小跑冲进黑暗中:“圣女大人,您在哪里?您就别躲了!”他与西莉亚藏身的石柱擦肩而过,淌水朝着更深处摸索了几步,低声咒骂着回转身。

    西莉亚一边凝神观察胖步兵的动向,余光向着石阶方向的倒影一瞥,不由脸色大变:

    卢克里修斯拾起地上的长刀向胖步兵掷去,而那长者趁机一跃而起,举刀就从身后劈向了神殿骑士!

    “身后!”西莉亚不假思索地出声。

    卢克里修斯眼神一凝,投掷的动作不停,左手盾牌向后猛挥。

    步兵的刀锋擦过盾牌表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去势稍缓。长者怒斥一声,手腕翻转,长刀顺势插|进了甲胄的缝隙,钉入肩胛。

    利刃刺入肌骨发出脆响。

    噗通一声,那胖步兵扑倒在水中,四肢抽搐了几下再没动弹。刀身深深没入他的背心,圣殿骑士刚才那一掷准头着实惊人。丝丝缕缕的鲜红顺水流扩散到西莉亚脚边,只要再晚一刻,胖步兵就能循声找到她。

    而金发骑士虽然受伤,却没有发出一声闷哼,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他的剑技反而愈发杀气逼人,挥出的剑光一道比一道有力,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牵动的痛楚。

    “你们还不快下来!先找到圣女!”年长的步兵咳嗽数声,勉强格挡住卢克里修斯的一击,向后踉跄倒退。

    地面的两个骑士犹豫了一瞬,随即纷纷跳下闸门,拔出随身长剑一拥而上。

    “此乃神的旨意……”卢克里修斯轻念神殿骑士的口号,声音宛如被霜雪浸透,终于不复此前的从容。大盾将两柄利刃挥开,长剑与敌方铿然碰撞,火花飞溅之中圣殿骑士冷哼一声,长剑发出嗡嗡的鸣响,以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侧转,拦住了想要跃下石阶的敌人。[2]

    攻来的重装骑士在这一击下被迫后退,双手剑险些落地。

    鲜血从金发骑士的肩背渗出,染红了雪白的披风,扩散开与十字融为一体。他的背脊仍旧挺得笔直,压抑的吐字中含着千钧的力量:“我不会让你们再前进一步。”

    西莉亚的呼吸一滞。他本不需要这么做,却毫无保留地给予她忠诚,而她却无以为报。这一刻,她恨自己的无力。

    “他支撑不了多久了!”长者嗤笑一声,身形如游蛇般侧滑,刀尖直取卢克里修斯左肋。从他狠毒无赖的战斗方式不难判断,他定然是一名雇佣兵——正派的战士绝不会如他这般口出恶言、行径奸诈。

    其余两人盯了一眼圣殿骑士染血的披风,踟蹰了须臾,随即脸色僵硬地挥剑从中、右两侧夹攻。他们意在拖延时间、消耗卢克里修斯的体力,因此并不急于集中火力突破防守,反而只是隔靴搔痒般四处进攻、寻找越过他走下台阶的空隙,使他忙于维护防线无暇反攻。

    雇佣兵眼光老辣,随着时间推移,卢克里修斯渐渐现出疲态。他手中盾牌的防守不再无懈可击,剑尖银白的光辉也不复方才的锐气。

    再这样下去,他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她不能让他死。她不能躲下去了。她受够了。

    心湖中愤怒的情绪到达最高峰后,反而尽数消失。

    西莉亚昂起头,攥紧了手中的光符石和匕首,不留给自己犹豫的时间,猛然转身迈出一大步。

    她从石柱的阴影保护中走出,暴露在闸门泻下的光线中。

    “停下。”她的语声清脆响亮,在兵刃的碰撞声中仍然清晰可闻。

    煅银般的长发从年轻无畏的脸庞两侧垂下,圣女灰色的眼睛一眯,微抬的下巴和站立的姿态毫无动摇,反而透出理所当然的优越感。

    可她试图命令的是全副武装、想要杀死她的战士。

    这样毫无根据的自信不合时宜到极点。她优美而纤瘦的身姿便如同不知苦寒、选错季节绽放的花朵,天真而令人怜悯。

    两个骑士的眼中都不约而同现出犹豫的神色。

    可雇佣兵却不为所动,反手一模,变戏法般掏出一把短弓,羽箭上弦、拉到最满。嗡地一声轻响,羽箭擦过卢克里修斯身侧直取西莉亚的心脏。

    西莉亚清楚看见圣殿骑士猛地回头,翠绿的眼睛瞪大了,一瞬间显得惊惶无措。

    但另一股未知的力量却牵引着她抬起手,平静到冷漠地念出祷词:“在有生之中我们处于死亡。”[3]

    掌心的光符石猛然爆裂出刺目的白光。她松开手指,一颗符石宛如燃烧的小太阳,悠悠然地飘离指掌,迎向激射而来的羽箭。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利箭被吞噬。

    而那团光还在继续向前,沿着方才箭射来的轨迹,一路回溯。

    雇佣兵来不及闪躲,光球就点燃了他未收回的手臂。纯白的火焰倏忽间将他吞噬,发出干净的爆鸣。

    除了墙上一个浅浅的人形印迹,什么都没有留下。

    银发灰眸的圣女的身姿仍旧娇弱,却令人骇意。她向恐惧得忘了动弹的两名骑士露出迷人的微笑,动听地作出宣判:“尔等玷污了骑士之名。”

    她继续念诵祷词:“即便您理应因我等之罪而不悦,除却转向您--上主,我等又能向何人祈求援护?”

    两块符石的光芒将视野中的所有色彩、轮廓抹消,只剩下纯白。

    那两个骑士的惨呼还没到舌尖,他们已经永远失去了出声的机会。

    脱手的长剑逃脱浩劫,哐当一声落地,却从中折断。

    白光随之骤然熄灭,天光仍旧一无所觉地照亮闸门下的方寸水波。

    西莉亚淌着水走到石阶底,抬起头。倾泻而下的日光将她笼罩,模糊了她的眉眼。她以梦呓般的声调念出最后一句:“但最神圣的主,最威严的主,神圣且最仁慈的主啊,请勿将我等降入永恒之死的苦痛中。”

    甲胄相碰叮当作响,金发的骑士踉跄地从石阶顶端冲下,单膝跪地,臣服于她面前。

    西莉亚的掌心还有一块光符石,正散发着危险而纯粹的光。她的眼神定定的,她向他的颊侧伸出手,指尖似乎都在发光。

    卢克里修斯有一瞬竟觉得她整个人都是细碎的光粒搭成,只要轻轻一碰便会如晨雾般消散。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抬起头,迎向那纤细的手指。即使面对的是那致死的白光,他竟然半点都不害怕。

    最后一颗光符石突然熄灭,从她的掌心滑落,滚过他的脚边。

    西莉亚的眼眸微微失焦。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金发青年看了须臾,身体蓦地一软,向下坐倒。

    卢克里修斯不假思索地伸出手臂,稳稳接住她。

    她挨在他怀里,侧脸枕在他肩头,轻软的鼻息落在他脖颈上,银色发丝钻进他的衣领撩起一阵痒。

    他本能地收紧了臂膀,用触觉确认眼前人真真切切存在,并未随那阵光消失。

    “上主,荣耀勿归于我等,勿归于我等,”圣殿骑士低低地念,停顿时他垂眸看向近在咫尺的脸庞,“只愿荣耀完全归于您的圣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