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7章 红色舞鞋

    里尔死死盯着西莉亚,好像根本无法理解她话中的含义。

    西莉亚却已经微微笑着转开视线,向囚室乱糟糟的一角抬了抬下巴:“玛丽,请帮我把那边的水罐和木杯拿过来。”

    玛丽依言照做,嫌弃地看着水罐中微微浑浊的液体,出言嘲讽道:“水脏点也好,这样就尝不出奇怪的味道了。”

    西莉亚拧开瓶盖,将一小滴药剂混入了玛丽递来的水杯中。她侧眸盯了里尔一眼,原本想要从她身侧爬走的修士立即僵住不敢动弹。圣女见状又是和蔼可亲地一笑:“您比我了解这药剂,您之前说过一滴就能起效上瘾,那么两滴会怎么样呢?”

    里尔的呼吸立即急促起来,他显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后果,仓皇地向墙角爬回去。圣女却干脆地挡在他面前,作势要踩住他手上未好透的伤处。里尔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伏地颤声道:“求求您……求求您……不要……”

    “您最好多告诉我一些这药剂的事,不然我手再多抖几下……”西莉亚直接无视了里尔的祈求,只是意味深长地盯着他颤抖的脊背。

    “一次……最多三滴,不然就会死……”里尔抱着头喘了一会儿粗气,终于乖乖给出了答案。

    西莉亚毫不犹豫地往水杯中又添了两滴,她将木杯拈住晃了晃,客客气气地问里尔:“您是想要自己喝还是让玛丽喂您喝?”

    几乎崩溃的修士下意识紧紧闭上嘴,又想后退。

    西莉亚不耐烦起来,她直接朝玛丽一颔首:“灌下去。”

    女仆高高兴兴地使出她异乎寻常的大力,一脚踩住修士瘦弱的肩膀,俯身扳住里尔的下巴向下一扯,又强迫他仰起头;她的另一手微微倾斜,杯中的液体顺势尽数流入里尔喉中。

    里尔被淡红液体呛住,他咳嗽数声想要呕吐,玛丽却居高临下地向他露出和善的微笑:“我手劲有点大,您再动我一不小心就会卸了您的下巴。”

    西莉亚噗嗤一笑:“不用抓着他了,药起效了。”

    如她所言,里尔的身体已经软了下去,双唇不住打颤,仿佛觉得冷。他的双眼微微失焦,无神地盯着西莉亚,乍一看有些骇人。但他神智尚未完全涣散,口中便断断续续地吐出词句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您……满足了吗?”

    “很遗憾,报仇这种事对我而言,等价奉还远远不够。我会彻底毁灭您,从精神到*都不例外。”西莉亚说着转身离开,在扭成一团的牢门前驻足回眸。她的目光森冷无情,唇角却露出跋扈而刻薄的微笑:“您为何要害怕?毕竟这就是您想对我做、却没能成功的事。”

    里尔含糊不清地喃喃:“主教……主教不会允许你这么嚣张的……”

    “哦?”西莉亚无动于衷地抬抬眉毛,“我很期待托马斯主教的反应。”

    语毕,圣女扬长而去,里尔修士则两眼一翻彻底失去了意识。

    “容我提醒一句,您把牢门打破了。”跟着西莉亚走了几步,玛丽突然出声。

    圣女睨了女仆一眼:“我知道。”

    玛丽被噎了噎,不太确定地道:“您……就不准备修补一下?”

    “他逃不出去的,”西莉亚看着不远处监狱大门外站着的守卫,轻快地嘲讽道,“如果法兰西士兵没法拦住一个虚弱的瘾君子,菲利普也无需想着与狮心王抗衡了。况且里尔未必知道出去的路径,他若真想活下去,便不会在迷宫里乱逛。”

    “之后您准备怎么办?主教和长老会最迟明日就会回来,您不仅毁了牢门还给人灌药,托马斯真的会容忍您这么做?”

    “亲爱的玛丽,你还漏了一条--擅自进入欣嫩谷监狱。”西莉亚看着玛丽错愕的神情勾了勾唇,慢条斯理地解释说,“按照律典,没有主教或长老会的许可,任何人都不得出入欣嫩谷监狱。”

    玛丽张张口,惊呼道:“所以您是利用那些守卫……”她随即意识到门口的守卫很可能会听到她的语句,便硬生生压低了音量:“您还真是一口气将主教的权威得罪到底了。”

    “托马斯承诺不会就此放过里尔,我只是先行满足了自己的愿望。”西莉亚说着已经走到了监狱门口,她向两个守卫微微一笑,转而抬头看了看天色,慢悠悠地朝北塔走去。

    再次回到北塔时,塔底和二层的卧室都已经整理完毕。玛丽一脸挑剔地上上下下巡视了一番,才颇有威严地向西莉亚行了个礼:“圣女大人,请您过目。”

    平心而论,北塔的陈设比往昔要简朴了太多,这样的布置对圣者而言几乎可以说是简陋。但西莉亚本就对起居不苛刻,况且神殿又被劫掠一空,因此她就没对本就战战兢兢的众多奴仆发作。

    等西莉亚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夜色也已然降临。为了今日的倚仗,西莉亚日出前便从北城动身;与托马斯等人的一番交锋又颇为耗费心神,因此简单用了晚饭后她便困倦起来。她索性令玛丽放下床帐,盘腿坐在床褥上打算早些休息。

    没过多久,轻而稳的脚步声从外间传来,有人敲了敲门。玛丽回头确认了一番卧室中的状况,便向外迎了出去。

    也许是为了不打搅圣女休息,来人和玛丽的声音都压得很低,但西莉亚还是毫不费力地分辨出了另一人的嗓音。她想了想,将刚刚解开的罩袍披回身上,微微撩了床帐问玛丽:“卢克爵士带来了什么消息?”

    玛丽犹豫了片刻,侧身让出一条道:“卢克爵士,您进来说吧。”

    圣殿骑士却在房门外缓声婉拒:“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既然西莉亚大人已经休息,我明日再来。”

    “我还没休息,今日事今日毕,请您但说无妨。”西莉亚的态度颇为坚决,她说着将床帐向下一拉,将对方还未明言的礼数问题撇清。

    卢克里修斯默了片刻,缓步踱到门边,侧眸看向玛丽。女仆耸耸肩,低声道:“我到门外守着。”

    房门被玛丽带上,房中顿时只剩西莉亚和卢克独处。

    蜡烛灯焰投下暖黄的微光,烟气袅袅的,将本就轻薄的纱帐点亮,两人轻而易举就能分辨出帐子另一端之人的轮廓。彼此的影子随着烛火的颤动轻轻摇曳,偶尔相触进而相接。于是两人的心头好像也起了一阵煦风,吹皱了心湖、动摇了心火。

    暧昧的光影令室中普通香料的气味也显得浓稠起来,卢克无措地呆站了片刻,才轻咳一声开口:“北塔众人的底细我已经查清,日后相关线报出入的事……如果您愿意,可以交给我。”

    他审慎的措辞令西莉亚莞尔,她不由刻意逗他:“如果我不愿意呢?”

    帘幕外头的人无言地低下头,西莉亚只凭一个剪影便能想象出对方此刻的神情--骑士定然显得有些无措,却又习惯性地保持着平静和恭顺的外表;他的唇线应当抿得很紧。

    “那么我会将众人的情况一一告知您,要怎么处置他们、之后该怎样做都由您判断。”卢克终于一板一眼地给出回答,但语气却有些生硬。

    西莉亚轻轻一笑。

    笑声隔了一层阻隔便有些闷闷的,使她的声音有些失真,仿佛来自梦中。骑士下意识抬头,却正好瞧见圣女指节瘦长的手从床帐边沿探出,将柔软的布料卷起来。

    卢克应当、也能够立即低头,以避免不合礼节的直视,但他的动作却不知为何缓了缓。于是他便看进了圣女灰色的眼里。

    这是个从各个方面来看都不太合适的对视。

    两人都微微怔住。

    西莉亚的手指稍松,床帐便垂坠下来,将她的半边眉眼遮住。卢克也随之回神,快速垂下视线。

    “卢克爵士,我并非不相信您。但您不会永远留在橄榄山,您……”圣女罕见地有些失语,她停顿片刻后才轻轻说,“您有属于您的战场,恕我直言……处理情报的任务并不适合您。”

    圣殿骑士微微一僵,反驳的话语就在他舌尖,但他选择了沉默。

    西莉亚垂下眼睫,对卢克的缄默并不意外。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决定先离开床帐的遮蔽。圣女一手扶着床柱,双腿则从靠枕边滑下、足尖向床边轻软的便鞋中落去。

    “收集情报……其实是我为数不多的强项。”便在此时,卢克突然出声。

    西莉亚愕然望向他,脚上的动作却来不及停。她足尖一勾没穿进便鞋,反而将丝缎质的一只鞋子踢到了两步外。

    这样的距离,除非圣殿骑士替她将鞋拿来,她就只有单脚跳着过去穿鞋了。

    她不由有些窘,下意识咬住了下唇,有些稚气地稍稍别开脸。

    卢克盯了离他一步远的鞋子一眼,视线随后抬起,轻飘飘地从她淡色的唇瓣上掠过,似乎只是无意。但西莉亚却觉得耳后发烫,由衷对自己冒失而幼稚的失误感到懊悔;她眨眨眼,调整了心情侧眸向卢克看回去,但对方却已经先一步转开了目光。

    西莉亚清了清嗓子,正思考着要不要干脆就这么缩回床帐后面,卢克却已经动了。

    金发青年仪态优雅地半蹲下身,将便鞋托在掌中,向西莉亚走近了两步。

    与卢克里修斯贯日的作风相比较,这无疑是个大胆而不稳重的举动。但他一如既往地从容,甚至还欠缺了任何人在这种场合下都会有的羞赧和不自在,倒好像给圣女提鞋与拔剑战斗一样自然。

    西莉亚的手指揪着床幔,定定看着卢克靠近。她没有等骑士将鞋子放回地面,而是抢先一步,挑衅似地将光裸的左脚向上抬了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