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9章 滴水穿石

    这是个突兀的动作。

    西莉亚讶然抬眸看向骑士,几乎是同时,清脆的水声在毫厘之外响起。

    卢克翻转了掌心,一滴水从他的指间流淌而下,青年的掌纹因濡湿而变得加倍清晰。西莉亚这才明白过来:若非卢克提前伸手挡住,这冰冷冷的水滴定然会落到她头上。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但卢克的细致和熨帖还是令她短暂地失语。

    圣女的沉默反而令卢克不自在起来。他缓缓将手摆回身侧,有些僵硬地解释道:“我恰好抬头看到……”

    “看来您还有许多我不知晓的能耐,”对方的窘迫令西莉亚找回了从容,她眼波微转,不由揶揄起卢克,“认路,接水滴,下一个惊喜是什么?”

    骑士的眼睫颤了颤,翠绿的眸底也浮上些微笑意,可他在与她四目相交前,他忽然敛了笑意,匆忙地垂下头。

    那股难以言喻的尴尬再次现身,它就好像一位最淘气的歌者,伸出灵活的手指拨动起两人的心弦,却又刻意演奏出不和谐的音律,点出这波动的不合时宜。近在咫尺的暧昧气氛顿时被打消干净,只余下点滴令人感到难堪、不知所措的悸动。

    西莉亚的视线漫无目的地跟着卢克微微晃动的金黄发丝移动,心底有什么冲动压抑难耐,令她静默片刻后主动开口:“您也许已经知道了,上一次我给里尔修士……”

    不知怎么,面对卢克里修斯,干脆利落的“灌药”两字竟然显得难以启齿。

    西莉亚觉得自己今日实在是失常过头,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咬字极重地将方才的话补完:“我给他灌了药。”

    卢克平静地点点头:“我知道。”他顿了顿,几乎是自言自语地道:“我猜到您会想要这么做,所以才将药交给您。”

    这原本是两人间心照不宣的事,如今由他亲口说出来,西莉亚不由生出淡淡的罪恶感。里尔在受公平审判前并不应该受私刑;她睚眦必报是她的事,本不该将卢克身为骑士的荣誉牵扯进来,让他做出不合乎信条的事。而她不仅仅如此,还近乎是逼着他将这不光彩的行径说出了口……

    今日她每开口一次,对话便会往微妙的方向偏离。多说多错,看来她还是闭嘴为妙。

    念及此,她便捋了捋发巾,径自向昏暗走道的尽头行去。

    方才的领路兵身上并没有带钥匙,也就是说托马斯根本不准备让西莉亚正常地进入牢房。

    不过她并不打算再强行融化牢门--这一次,隔着铁栅栏和里尔对话就绰绰有余。

    里尔显然早就听到了来人的脚步声,火光一凑近,他便将全身贴到手腕粗的铁栏杆上,也不去细看来人是谁,只是狂乱地摇动着身体,歇斯底里地道:“让我见圣女,让我见圣女!或者主教也可以,求求你让我……”

    他看进圣女灰色的眼中,语声戛然而止。

    西莉亚微微一笑:“您认出我来了?”

    里尔的眼中布满血丝,他用力晃了一下铁栏,粗声道:“把……把药给我!”

    “只过了一天,您就那么急不可耐了?”西莉亚声音含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刻薄,她向后退了一步,像是想借此更好地欣赏里尔的窘态。

    形容枯槁的修士喘着粗气,终于力竭向下坐倒。他干哑地笑了数声,稍稍恢复了理智:“您给我喝了三滴,又没有按时给我服药,如您所愿……我现在生不如死。”

    “您也许搞错了,我没有单纯向您施暴的兴趣,这只是您应得的惩罚”西莉亚将发巾向后一撩,声音轻柔动听,“只是我的个性比较恶劣,报仇向来加倍奉还。”

    里尔清晰可闻地咽了咽唾沫,他耐着性子道:“那么您现在是否准备给在下个痛快?”

    “哦?”西莉亚眯了眯眼,“您不怕死了?”

    修士噎了噎,最后很没骨气地妥协道:“如果您没有改变主意,仍然愿意饶过在下的性命,在下任由您发落……”

    西莉亚温良无害地歪了歪头,一脸为难:“是吗?但很不巧,我对继续折磨您突然丧失了兴趣。于您而言,死即是慈悲,托马斯主教定然会容许您悔罪,并给予您赦免,您无需害怕死后被拦在天国门外。”

    “我……”里尔显然被西莉亚的态度激怒,但药瘾和求生的*立即占了上风,他只能继续做小伏低。他咬咬牙继续用上谦称:“在下能帮您扳倒主教。”

    西莉亚显然就等他主动请缨,她理直气壮地追问:“我凭什么要相信您?单单要活命的话,您去求主教大人岂不是更有效?”

    里尔双手抓着铁栏杆,咬牙切齿地说道:“托马斯有把柄在我手上,自然巴不得我死。鸽子谷的事尚未出定论,他定然会把亚门叛徒的帽子扣到我头上……”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咄咄逼人,不由再次放软了态度,哑声祈求道:“能救我的只有您了!”

    “把柄?”西莉亚略微拉长了音调。

    里尔的眼神顿时明亮起来,他咳嗽了一阵,面色却显得比此前要从容多了,他胸有成足地从皲裂的唇瓣间吐出低低的话语:“只要您愿意救我,我定然尽力协助您。”

    西莉亚双眼微眯,没来得及回答,在一旁沉默良久的卢克突然开口:“主教真的会在您手中留下把柄?”

    修士费力地向圣殿骑士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才认出他来,不由憎恶地皱眉。里尔对卢克显然心有余悸,下意识地向后踉跄退了半步,确认骑士无法伤害到自己后才不耐烦地道:“你想说什么,圣殿骑士?”

    “西莉亚大人,这很可能是主教布下的陷阱。”卢克却直接无视了里尔的问话,谨慎地向西莉亚低声进言。

    圣女垂眸轻笑一声,指腹在下唇上划了划。她若有所思地透过铁栏缝隙打量里尔,和和气气地说道:“看来您将这个把柄当做护身符,在确认我会救您之前,您不会透露半分详情。”

    里尔发出一声刺耳的哂笑:“只要您有足够的诚意,我定然将一切和盘托出。”

    卢克里修斯蹙起眉,看了看西莉亚的神色,又默默将不悦和怀疑收敛了回去。

    “那么能请您告诉我,您计划中的第一步是什么吗?”西莉亚说着从袖子里摸出那个装了药剂的玻璃小瓶,在里尔面前晃了晃,语带蛊惑地道,“我不会让您全无收获……”

    里尔的呼吸再次变得急促。他的目光黏在玻璃瓶之上,嘴唇不自觉地发抖。他深呼吸数次,不再气喘,声音却仍旧因为情绪激动而变调:“请您要求公开对我进行审判。”

    西莉亚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她眼神转了转,才悠悠地说道:“您确认这不是自寻死路?”

    “您放心,我自有办法。”里尔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目光再次转向西莉亚指间的小瓶。

    西莉亚没有再吊着里尔的胃口,爽快地颔首道:“请您将杯子拿来。”

    里尔转身颤颤巍巍地去取水罐,手却抖得厉害,倒出的水大都喂给了地面。他将半满的木杯向着铁栏间隙凑过来。西莉亚向他的手背扫了一眼,不由扬了扬眉毛--她昨日已经简单处理了里尔的伤情,但如今修士手背上的伤口再次迸裂开来,手腕向上还隐约有更多新伤。

    不难想见转移囚室的时候,守卫们对里尔并不客气。

    察觉了圣女的目光,里尔下意识想将袖子向下拉。可他的衣袍早已破烂不堪,一扯之下竟然嘶嘶两声裂开一个大口子。

    西莉亚意味深长地勾勾唇角,正要继续拧开瓶盖,另一只手却将瓶子拿了过去。

    圣殿骑士坦然地迎向西莉亚不解的目光,简单地道:“这样的事请交给我。”

    西莉亚张了张口,反驳的话卡在舌尖。她的指尖缩了缩,任由对方将药瓶拿走。卢克根本无需更多指示,便沉默地向杯中加了三滴药液。

    里尔迫不及待地一饮而尽。

    卢克默默别开脸,像是无法忍受修士瘾头上来的模样。西莉亚从眼睫底下撩了骑士一眼,转头向里尔道:“之后玛丽会代替我前来,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在庭审前也许还能见面。”

    里尔虚虚一笑,因为药效发作没了应答的力气,只点了点头。

    西莉亚和卢克无言地向地宫入口走去。领路的是圣殿骑士,他走得不快不慢,始终与圣女保持了半步的距离。

    两个人的足音一前一后地回荡在寂静的地牢中,时而有滴答的水声夹杂其中。西莉亚恍若再次回到了逃离那日,她不自禁再次凝视起卢克里修斯肩头的八角十字。

    这一次,圣殿骑士的徽章带给她的不再是疑窦,反而唤醒了她心中细腻而复杂的情绪。

    西莉亚都无法确认这团乱麻似的心绪中,那些最为曲折委婉的部分是否只是一时兴起--来到这个世界前,她就是这样三分钟热度的性子,对任何人或事的执着都无法维持太久;于她而言,唯一重要的存在就是自身。

    但她也确信,卢克于她而言至少是不同的:她相信他。

    况且即便她真的对骑士生出了什么别样的心思,圣女和圣殿骑士都不是能奢求爱情的身份,他们注定不会有结果;更不要说对方的态度……

    不论怎样,主教未倒,现在可不是思考这种事的时候。

    西莉亚不自觉轻轻叹了一口气。卢克的步子顿了顿,稍稍回眸,深翠的眸子在黑暗中幽幽的宛如萤火。

    本以为随着叹息消散的心绪再次震颤起来。西莉亚有些懊恼地别开脸,也不去管对方是否觉得莫名其妙,自顾自加快了步子道:“必须在后日前开始审判……”

    骑士的步子稍稍紊乱,他很快跟上来,轻咳一声道:“西莉亚大人……不是这条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