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3章 浅尝辄止

    “我是路易的妻子,难道我该喜欢除他以外的男人?”玛格丽特适时地表露出警觉,向后退了一步,肩背线条微微紧绷。

    乔治深深欠身:“我无意冒犯您,请您恕罪。”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抬眼与她视线相交,嗓音靡哑,“请原谅我,玛格丽特夫人,我实在无法再克制下去了。”

    雨继续冲刷着大地,窗外的枝桠重重叩了一下玻璃。

    “从见到您的第一眼起,我便爱上了您。”

    玛格丽特的肩膀缩了缩,她努力克制住唇角的弧度,垂下眼轻声说:“我很荣幸。”她从浓密的睫毛下睨了对方一眼,让声音恰到好处地颤抖起来:“但是……您也知道路易是什么样的人。”

    乔治的眼神几乎要烧起来。他徐徐地念:“是,我知道殿下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如此……您可以走了,”玛格丽特垂下头绞着手指,“我的侍女很快就会回来。”

    乔治却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前进了半步。他微哑的声音里有货真价实的热情和痛楚,不轻不重地敲上她心头:“请至少……让我亲吻您的手。”

    玛格丽特看向窗外,对他的请求漠然以对。

    滴答,滴答,雨丝倒数,青年眼中的光亮渐渐黯淡。

    可就在他后退前,玛格丽特猛地褪下了右手手套,以异常潇洒的姿态一挥。那轻薄的绢质手套在半空舒展,如同一片羽毛,施施然落在了乔治面前。她仍旧看着窗外的雨景,若无其事,沉静的身姿宛如精雕细琢的塑像

    乔治的眼中浮上狡黠而勾人的热切笑意。他单膝跪下,将手套捧起,将唇凑上去,而后好整以暇地抬眸凝视玛格丽特。丝绢一寸寸滑过他的唇瓣,那缱绻流连的姿态惹人遐思,就好像他在亲吻并不存在于面料下的肌肤。

    这一个小动作足以使最大胆的淑女面红耳赤。

    玛格丽特维持着冰一样的克制,可胸口线条的起伏却急促起来。

    乔治的视线随之黏连了片刻,眸色愈发深沉。他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只将手套珍重地收起,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雨声好像更大了,将离去的脚步声冲淡。

    确定对方已经离开,玛格丽特立即行动起来。她快步走到小屋外,踩着泥泞小径上的树枝向前一冲。她立即面朝下跌倒在泥浆和污水里。

    玛格丽特深蓝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惊惶,雨水只将眸色冲刷得更为澄澈。

    她看了看白皙的双手,视线移到身下石子路凸起的碎石上,冷光一闪而过。她毫不犹豫,将右手掌心狠狠碾了上去。这还不够,她又反手将双手腕处的皮肤划开。石子割破娇嫩的肌肤,殷红的血立时勾勒出掌心细密杂乱的纹。

    在她还叫埃莉诺的时候,她曾经让来乞讨的一个波西米亚女人看过掌纹,那个包着头巾的消瘦女人喃喃地说:“你的生命线很长……”

    玛格丽特感觉不到疼痛,被雨水打湿的苍白脸容绽开冰冷的笑。

    她只需要在计划完成前活着就够了。

    惊惶的脚步声隐约传来,玛格丽特立即换上恐惧不安的面具,颤声呼唤侍女的名字,同时右手狠狠攥紧拳头,让渐渐止血的伤处再次迸裂。

    “噢天哪!”侍女提着裙摆奔来,讲玛格丽特扶起,“我的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玛格丽特虚弱地靠在侍女身上,轻轻地说:“你那么久都不来,我很害怕,就出来找你,绊到了石头……”

    “别说了,夫人,天啊,但愿殿下不会怪罪。”侍女将王妃架起来,扬声唤来更多侍者。路易也被惊动,很快冒雨赶来。

    路易震怒地责怪侍女、责怪后花园疏忽的守卫。

    而后他看向玛格丽特,目光那样怜惜而忧郁,就好像看着一件私藏的宝物。

    失血的晕眩袭来,玛格丽特没有挣扎,向丈夫露出勇敢而虚弱的微笑,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晕了过去。

    ※

    指尖拂过玛格丽特的肩头,在她的颈窝驻留片刻,而后抚上她的脸颊。温存的动作激起战栗,却并非因为兴奋。

    不用睁眼她也知道,这是她的丈夫,法兰西国王的爱子。

    和仇人之子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如果可以,玛格丽特想大笑着回答,还真的不赖。因为没有爱,因为心底只有毒蛇般冰冷的恨,她才能更好地扮演娇怯柔顺的小鸟,天真无邪地依偎在丈夫怀里,对他三天两头的风流韵事视而不见。

    路易的呼吸加快,玛格丽特知道她应该睁眼了。

    “殿下……”她的眼中浮上蒙蒙的水汽。

    “我的玛丽……”路易在她唇上蹭了蹭。

    玛格丽特一脸迷茫地打量四周:“贝尔呢?”贝尔是那个侍女的名字。

    路易绷紧了唇线没有说话。

    “噢,路易,求求您!”玛格丽特环上路易的脖子,情真意切地祈求,“求求您,我的大人,别责怪她,是我不小心……”

    丈夫的视线随之移向她绑着纱布的手腕和掌心。臃肿的包扎愈加显出她手指和臂弯的纤细,他的喉结动了动。

    “答应我,不要责怪她好吗?”玛格丽特软软地请求,与路易额角相抵。

    路易在妻子迷人的注视下溃败下来,无奈又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好吧好吧,都听你的。”他贴着她的耳垂呼气:“我的小夜莺……”

    “路易……”玛格丽特柔顺地垂下视线,微微偏过头,几不可闻地说道,“请、请您轻轻地……”

    她抽了口气,用力抓紧了被褥,满意地感觉到伤处有血渗出,被重重纱布遮掩无从察觉。

    应玛格丽特的青丘,王妃在花园受伤的事被小心地瞒了下来,没有兴起一丝波澜。也因此,当玛格丽特名义上的姐姐琼随丈夫菲力打猎归来时,她见到玛格丽特的伤处是惊骇的。

    伤口的位置十分微妙,加之时日微长有些淤青,轻而易举地便将事态诱导往另一个方向。毕竟宫廷贵妇最不缺的就是无与伦比的想象力。

    “玛丽,这是怎么回事……”琼与玛格丽特肩并肩坐着,压低了声音惊呼。她不可置信地捂住嘴,看了一眼系住窗帘的亚麻绳。整个套间的装帧都维持统一,卧房当然也不例外。

    琼从牙缝中挤出猜测:“难道路易他用……”

    玛格丽特脸色一白,她按住姐姐的手:“琼!别说了,求求你……”她放软了音调,努力地解释:“这只是他一时兴起……”

    “我不是傻瓜,男人是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琼严厉地瞪了玛格丽特一眼,“如果只有一次,怎么可能这么深……”

    玛格丽特没有说话。她默默将袖子往下拉,遮住了红痕,面无表情地哑声说:“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他是我的丈夫。”

    琼眼圈微红,她给了没有血缘的妹妹一个拥抱:“噢玛丽……你实在是太辛苦了……”

    玛格丽特眼睫颤动了一下。她不止一次怀疑琼是否真的是勃艮第公爵的女儿。她太善良、太轻信了,即便知道玛格丽特的真实身份,仍旧给了她毫无保留的关爱。琼是勃艮第公爵府唯一的光。

    她咬住唇,将愧疚感咽了下去。

    可琼毕竟是勃艮第公爵的女儿。而诺曼底公爵也有不止一个女儿,大女儿布兰切、小女儿安妮都死在了最好的年纪,死在勃艮第公爵手里。

    “至少你是幸福的。”玛格丽特忧伤地笑了,握住了琼的手。

    琼神色一黯,她反握住妹妹的手,迟疑片刻才附耳说:“其实……菲力已经半年没来过我这里了。”

    玛格丽特瞪大了眼。她看向姐姐丝毫不见哀怨的红润面庞,一脸怔忡。

    “这周末路易和菲力会一同去打网球,你随我来奈斯勒塔,”琼下定了决心一般快速说道,“其实你一直有个秘密的恋慕者。”

    “什……”玛格丽特惊惶地向四周看了看。

    琼握紧了她的手,微微抬高下巴:“我也不例外。”

    玛格丽特垂下头,半晌才说:“谢谢你,琼。”

    在前往奈斯勒塔时,她也对姐姐这么说。

    “他在塔顶等你。”琼亲吻了一下妹妹的额头,“我现在也要走了,钟敲过三下我会在这里等你。”

    玛格丽特目送琼生气勃勃地穿过花丛远去,渐渐敛去所有表情。她转身往塔中走去,却在门口止步。一回眸间,她隐约看见有铠甲的闪光在琼离开的方向掠过。

    奈斯勒塔位于塞纳河左岸,正对卢浮宫,但如今却已荒废,除了杂草丛生的后园罕有人迹。玛格丽特夸过苔藓丛生的门槛,步入光线昏暗的塔中。

    她才走了两步,男性气息猛地栖近。

    玛格丽特下意识往侧旁闪躲,对方却先一步伸臂将她往回一带。她顺势撞进来人怀里。

    碎了一角的窗漏进稀疏的光,点亮了对方亚麻色的头发。逆光的视野中只有他灼热的黑眼睛闪闪发光,他的手掌贴在她后腰,另一手牵起她的右手。

    衣袖往下滑到手肘露出尚未痊愈的伤口。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沙哑而动听。因为凑得近,每个字的吐息都落在她面上,令全身的血液都发烫。他目光幽沉地盯着暗红的伤口看了片刻,叹息般地说道:“真是心狠啊……”

    玛格丽特翕动嘴唇,语还没出口,乔治已经吻了上来。

    玛格丽特做了一个梦。

    她在诺曼底公爵府的花园里提着裙摆奔跑,跑在前头的查理大笑着回头等着妹妹追上来,揉乱了她的头发,笑笑地说:“我跑得可比你快,是你输了,埃莉

    诺。”

    她嘟起嘴,白了哥哥一眼:“等我长大了,肯定跑得比你快!”

    “等你长大了再这么说也不迟,”查理戏谑地冲妹妹挤挤眼睛,“作为惩罚给我唱首歌吧,埃莉诺。”

    “不要,我只唱歌你一个人听,让他们都走。”她恨恨地瞪向在场的另几个贵族少年。

    查理无奈地垮下肩膀:“埃莉诺,他们是我的朋友。”他无声地向她做了个“求求你”的唇形,蔚蓝的眼睛一瞬显得有些忧郁。

    埃莉诺并不懂哥哥这样放低姿态的原因,只觉得难过又无措,便低下头嚅嗫:“好吧……就这一次。”

    她清清嗓子,吟唱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定在她身上,其中不乏惊艳痴迷的意味。诺曼底公爵的二女儿有一副好嗓子,公国的贵族圈子都这么说。埃莉诺循着其中最炽热的视线,往回瞪了一眼,却没有看清对方的模样。

    那时候她还不是夜莺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猛地睁开眼,睫毛颤了颤,似乎一时没能认清自身的状况。

    “您醒了。”微微沙哑的声线将她一瞬间拉回现实。她枕在乔治怀里,塞纳河的风从身边的小窗中灌进来,将她颊边的乱发轻轻托起。

    乔治带她到塔顶后并没有发生意料中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