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6章 针锋相对

    这场审判毫无意外地向另一个方向偏离。

    托马斯惊愕地抽了口气,唇角却不由自主抽动了一下:“圣女大人为何要去探望里尔?”

    “为里尔治伤。”马歇尔握紧了拳头。

    “圣女大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那时里尔的状况如何?”

    马歇尔清了清嗓子:“在凌晨二时前,那时里尔已经睡着了……”

    “您确定是睡着了而不是已经死去?”另一个长老尖刻地追问。

    这个导向性太过明显的问题引得旁听席一阵嗡嗡的议论。西莉亚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对方是托马斯的忠实簇拥之一。

    “圣女大人为里尔疗伤时是否有人在场?”

    马歇尔抹了一把汗,忙不迭地道:“有,有我的侍官。”

    托马斯抬了抬手,高台后的小门随之开启。昨日为西莉亚领路的那个侍从垂着头、步履沉重地走上另一侧的高台,胆怯地扶住了身前的石台面。

    “圣女大人是什么时候、怎么到达里尔的囚室的?”

    那侍从显然被万众瞩目的阵势吓到了,他尽力维持镇定,回答的声音却已然变调:“在一时前,圣女大人由我带路从北塔沿着密道进入了欣嫩谷监狱。那之后……”

    “在提问前,您所说的任何证言,其中所带来的后果都由您自己承担。”

    侍从顿时将头埋到胸口,不敢再多话。

    “圣女是否治疗了里尔?”

    这一次,侍官有了些底气,他昂首道:“是!以上主之名起誓,我亲眼见到他的伤口愈合了!”

    人群发出信服的赞叹声。托马斯不慌不忙地等议论平息,才悠然发问:“圣女在欣嫩谷监狱逗留期间,您一直在她身边?”

    侍官张了张口,他显然明白了主教的意图,脸色渐渐变得惨白。他将抬高的下巴压回胸口,声若蚊讷地道:“不……”

    “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之后圣女大人还有事要问里尔,我就暂时回避了……”

    “圣女是何时离开的?”

    “在二时前。”

    这是个异常微妙的时间点。

    托马斯转了转手指上的绿松石戒指,威严有力地追问:“你领圣女离开时,里尔是否还活着?”

    大厅中刹那间陷入死寂。所有人都在等待这小小侍官的回答。

    意识到自己答案不仅关乎这场审判的走向,更是与两位大人物的斗争息息相关,而最为重要的是,自身的性命也只在这一年之间,侍官额头不由冒出了涔涔冷汗,他挣扎地看了圣女一眼,又瞟了主教一记,最后颤声道:“我……我不知道,我没有确认。”

    西莉亚将手中揪着的面纱前摆松开。她异常平静地审视高台上那个刚刚才说了谎、背叛了她的,惶惶不安的侍官,唇边勾起古怪的弧度。她竟然感觉不到愤怒,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因为托马斯一定就是这么安排的。

    托马斯缓缓起身,他以肃穆的语调宣布:“看来我们有必要更改这场审判的目的。”他垂眸注视西莉亚,淡蓝的眼珠几乎透明,冷冷的似乎饱含怒意:“圣女大人,现在请您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玛丽按住了西莉亚,可圣女却仍旧起身,哂然道:“看来我没有拒绝的权利。”

    托马斯对此不置可否,只径自开始发问:“您治疗了里尔的伤?”

    “是。刚才那位侍官也证明了这点。”

    “那么在他回避的时间内,您做了什么?”

    西莉亚微微笑着道:“我和里尔修士谈了谈,确认了一些事实。我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关心,昨日他对主教做出的指控是否属实。”

    “里尔告诉了您什么?”

    “我拒绝回答。”

    在猛然响起的嘈杂人声中,托马斯大声抛出下一个问题:“您离开时,里尔表现得如何?”

    “很平静,”西莉亚顿了顿,“甚至可以说很快乐。”

    托马斯盯了她一眼,转头使了个眼色。方才那个言辞尖锐的长老再次发难:“让我们直接一些不要绕圈子了,里尔是不是您杀的?”

    旁听席发出惊愕和愤怒兼有的呼喊。不论真相如何,对圣者问出这样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不敬了。

    西莉亚等人声终于平息下来后,以平静、甚至有些好笑的语调回答道:“不。”

    托马斯露出备战般的表情,微微拧了眉头抢过话语权:“那么能够请您将您与里尔独处时的状况仔细叙述一遍吗?”

    “我问里尔,他在庭上对您做出的指控是否是真的。”西莉亚刻意停顿了一下,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才不急不缓地揭晓谜底,“他说那都是真的。那个名为玛德琳的那不勒斯女人真实存在,那个私生子也真实存在。”

    同样的指控由圣女再次复述,便显得不那么荒谬了。

    有不少信徒惶惶地左右四顾,像是想从同伴的脸上找到认可或否定的线索,可他们瞧见的只有同样困惑不安的一张张脸。这一次旁听席异常安静,像极了风暴前的平静海面。

    托马斯原本松松握拳的手指不自觉收紧,他默不作声地将双手撤到了台面下。而后他再次开口,语中毫无过露的愤怒或羞恼之色:“请您继续。”

    “不论是什么样的、针对何人的指控,当然必须有证据,我就询问里尔,他是否有证据,”西莉亚抬眸看向托马斯,眼角挑衅似地弯了弯,“而里尔说,他手中的确有关键证据。”

    不等主教继续发问,西莉亚自顾自说了下去:“理所当然地,我要求里尔立即出示证物,但是很可惜,他拒绝了。”

    “那么您现在是否掌握了里尔所说的证物?”方才讽刺过马歇尔的那位长老会成员再次露出兴味盎然的笑容,他的通行语非常标准,但吐字韵律却与寻常人不同,慢悠悠地慵懒而优雅。不难判断,这位神官来自帝国中心。

    西莉亚看了一眼这面生的神官:“我原本打算今日自北城归来后,再次去见里尔。然而……”她清晰可闻地叹息起来,一脸忧虑地对主教道:“这样一来,里尔的指控就难以证明了。但是如果不将事实公之于众,只怕对您的名声不利。圣城局势堪堪稳定,神殿最好还是不要闹出什么丑闻来,不是吗?”

    “的确,里尔的死让一切都变得棘手了。”托马斯冷然应道,花白眉毛下的蓝眼睛里闪过冰冷的光,他转头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侍从呈上了什么东西。红衣主教将这个浅口的小碗向外微微倾斜,露出里面盛放的一片玻璃碎片。他一字一顿地问:“这是导致里尔死亡,又或者看上去是导致里尔死去的那片玻璃。您见过它吗?”

    西莉亚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这被血污覆盖的玻璃片,摇摇头:“我不记得见过它。”

    托马斯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他从袖中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捏在两指之间晃了晃,寒声问:“那么这个瓶子呢?”

    “我见过,”西莉亚的回答显然大出主教意料之外,白发老者不由僵了僵;她像是对此浑然未觉,声调仍旧平静无波,“里尔囚禁我时,给我服下的迷药就装在这样的瓶子里。这一点乌奇萨的侍者和我的女仆玛丽都可以证明。至于之后里尔是否还拥有这样的瓶子,就不是我会知道的事了。也许您应该再问问马歇尔长老。”

    审判团的数位成员交换了一个眼神,来自帝国的那位神官将情绪表露得尤为明显,他看向主教的眼神都幸灾乐祸起来。托马斯显然想将话题向不利圣女的方向引导,没想到被反将一军,引出了足以证明里尔真的是自杀的证据。

    “您不曾拥有过这样的小瓶?”托马斯渐渐不能维持他高高在上的冷静态度,面色隐隐不善。

    西莉亚反问了一句:“您在暗示什么?”

    托马斯不耐地压了压眼睑,终于将潜台词摆上了台面:“听说您为了报复里尔给你灌迷药,便给他强行服用了相同的药剂?”

    西莉亚冷下脸色,干脆利落地说道:“如果您想要对我做出什么指控,请您事先准备好证据。”她哧哧笑了两声,环顾四周,轻柔而缺乏起伏地念道:“况且即便我那么做了,又怎么样?”

    这大胆到极点的宣言像是将全场气氛冻住了。坐在前排的两个年轻神官不自觉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里尔此前也说过,那是让人昏迷的药剂,不足以致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的确对里尔做出了惩罚,但仅此而已。他已经无可救药,得到了应有的流放惩罚,我没有必要再对他动手。”

    西莉亚的这番话颇让人信服。虽然有人对圣女给人灌药的决定有些微词,但这至多印证了现任圣女性格乖张的传言。

    托马斯却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唇边曲起一个古怪的笑弧,阴冷地反驳道:“但您有充分的理由杀死里尔。”

    西莉亚眯起眼:“哦?”

    “为了毁灭证据。”这话由托马斯说出来显得无比荒谬,不止是旁听席,连托马斯的心腹都面面相觑起来。

    “比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