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章 亡命之徒

    西莉亚是在卢克的注视中醒来的。

    外头的光线混混沌沌,天色还没亮,但对方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见她睁眼,他有些歉疚地低声道:“我吵醒你了?”

    她摇摇头,他沉默了片刻,轻轻说:“我必须走了。”

    “嗯,”西莉亚似乎睡意未消,语音微微拉长了显得慵懒,“局势有变?”

    “前线一直没有锡安的消息,但方才团中的信使终于到了,我现在要去看看情况。局势明朗前你不用着急回锡安。”顿了顿,卢克意有所指地补了一句:“如今没有马车可供出行,骑马会很辛苦。”

    西莉亚不由有些脸热,斜瞪了对方一眼。

    金发青年弯弯眼角,俯身落下一吻的同时替她将被褥掖好,而后也不多话,便悄悄离去了。

    门关上没多久便吱呀呀地再次开启,玛丽探头进来张望了一下,做贼心虚似地将房门小心掩上。

    西莉亚见状不由哧地一声笑。

    女仆却大步走到她面前,显得有些恼火。她面色复杂地瞪了圣女片刻,才单手叉腰,恶狠狠地道:“要不是我提前通知卢克爵士,来报信的骑士很可能就会发现他不在楼下的住处。”

    “谢谢。”西莉亚诚恳地道了谢。

    玛丽被噎了噎,面色郁结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叹息道:“您啊……”

    西莉亚垂眸笑了笑,作势要起身,玛丽立即转身捧了衣物过来,没好气地道:“麻烦您快些,我还要收拾床铺。”

    “那一晚后都发生了什么?”西莉亚应了一声,动作却仍旧慢悠悠的。

    玛丽利索地替西莉亚穿戴完毕,却一直没回答她的问题,只默不作声地转过身去抖被单,耳根隐隐约约有些红。

    西莉亚愣了愣才明白对方在尴尬什么,不由又是一声笑:“噢亲爱的玛丽,为什么你比我还要害羞?”

    对方哼了一声,突然就开始连珠炮似地交代现状:

    “这里是卡莱堡,您应该也知道,是圣殿骑士团控制的要塞。至于血月之夜的事嘛……雷蒙德和好几个贵族都死了,那堆亚门人消失得干干净净。狮心王立即领兵控制了局势,十字军立即和异教徒打起来,天气糟糕透顶,到现在两军还是在希隆附近僵持。后方一直没有消息也没有补给,我听说理查最多还能带兵撑上三天。”

    玛丽抓抓头发,声音显得有些暴躁:“其他的事我也搞不懂,但迦南的冬天从来没那么冷过。”

    难道这与神明的争斗有关?

    西莉亚在心里记了一笔,继续发问:“收不到锡安的消息,也是因为天气的缘故?”

    “可不是!前线又没有神殿,消息只能靠人带,”玛丽回头翻了个白眼,明显对圣城的状况惴惴不安,“谁知道那些老家伙在您离开时会闹出些什么事来,尤其芝诺大人……”

    玛丽突兀地住口。

    西莉亚苦笑着摆摆手:“我已经知道了。”

    “市政厅里灯突然灭了的时候,旁边的一个蠢蛋把我绊倒了,然后我就缩在地上没敢动。”玛丽的语调中隐约有愧疚,“之后卢克爵士将您带走了……我没来得及追上来,在希隆等了好几天才跟着运伤员的车队到了这里。”

    西莉亚的眉眼便柔和下来,她微微一笑:“真的辛苦你了。”她若有所思地将发丝捋顺,忽然追问:“亚门人那里没有别的动向?”

    “那个什么梅里在开战后立即派使者来,说萨汀和亚门人真的没有授意刺杀国王陛下,那些布林死士已经背叛了他们……但谁会信他们?”玛丽冷笑一声,显然想起了自己亲眼见到的血腥场景,整理床褥的动作幅度也大了不少,“据说狮心王当场就对那个使者大发雷霆,要不是臣下拦住了,他肯定会拔剑砍了那异教徒……”

    西莉亚之所以会被附身、甚至险些消失便是因为上主与摩洛神之间的争斗。西莉亚清楚记得失去意识前,她化出的光球似乎与什么东西冲撞、激起了极强的波动。再联想到枢机主教被刺时,她一见布林死士的匕首就感到头晕,想要不怀疑刺杀背后是摩洛神的力量都难。

    芝诺此前说过,亚门人中出现了一位受摩洛神眷顾的神使。而上主也提到摩洛神拥有的人类身体尚不完善……

    亚门人的那位神使自然也比神明附体了。西莉亚不由觉得古怪,心情在同病相怜与幸灾乐祸之间摇摆,她一时都分不清究竟是哪一方更多些。但有一点她十分确定:如果可能,她想要见一见那一位同类。

    神明的争斗殃及下界,她不相信对方会无条件地接受这一切。

    说话间玛丽已经将床铺收拾停当。

    “您现在是否要出去走走、让别人知晓您无碍?关于您生死的谣言两只手都已经数不过来了。”

    西莉亚摸了摸下巴,唇边现出狡黠的笑意:“不,我再消失一阵子好了。”

    “您又要干什么?”话虽这么说,玛丽的语气却跃跃欲试。

    “回锡安是迟早的事……”西莉亚眯起了眼,“我很期待圣城诸位的表现。”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玛丽惊疑不定地向西莉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地将门拉开一条缝。

    “是我。”卢克在门外轻声道。

    玛丽回头看了西莉亚一眼,快速让骑士入内,急急问:“锡安来的什么消息?”

    卢克没有追究她的失礼,平静地答道:“来的不止是信使,还有援军和物资。”

    这可谓是意外之喜。没等玛丽欢呼出声,卢克便转向西莉亚:“现在您不适合露面,所以请您立即跟我另寻路径回锡安。”

    西莉亚思索片刻,爽快地颔首:“那就交给您了。”

    玛丽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另寻路径?亚门人肯定会撤军,跟着援军一同回圣城会更安全。”

    “援军中不仅仅有团中的兄弟,走漏消息太容易。即便卡莱只有会中的骑士……”卢克莫名沉默了须臾,压低了声音,“西莉亚大人仍然有危险。”

    女仆眼神闪了闪,抽了口气:“您是说会有人想要借此……”她骤然收声,神情严峻地向身后看了一眼:“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卢克唇边现出淡淡的微笑。他对玛丽的态度较之前要宽松了许多,不再介意她频频失礼冒犯:“的确有事要麻烦您。”

    ※

    暮色|降临,卡莱堡垒的中庭却熙熙攘攘。自锡安而来的圣殿骑士大都在此处歇脚,而安顿下来并非一日之功。牵马的小厮、抱干草的仆役一边咒骂该死的天气一边东窜西跑。披风雪白的骑士三两结伴往正厅行去,低声议论着沿途所见和圣城状况。

    一个身材伟岸的黑发男子从马厩中现身,独自穿过人流大步前行。他所到之处,原本在轻声交谈的圣殿骑士们立即噤声。

    “安德鲁大人,”一个着棕衣的内务官三步并作两步跟上黑发骑士,恭敬地报告道,“在下内务长里克,马匹都已经安顿完毕,其余物资会在明日日出前就位。”

    黑发男子瞟了对方一眼,浓郁的眉毛下,灰蓝的眼睛显得很冷淡:“听说圣女在卡莱?”

    内务长赔笑道:“检察长大人的确带着圣女大人来到了这里,但圣女大人至今没有露面,所以……”

    “带我去见那小子。”安德鲁利落地打断了内务官的话。

    内务长尴尬地愣了片刻,才明白过来“那小子”就是圣城检察长卢克里修斯。等他回过神时,安德鲁早已经走在了前头,看上去完全不需要带路。内务长不由在寒风中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圣殿骑士团军团长的确和传闻中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更何况军团长和大团长的关系十分微妙:两人本是同期,早年的战友情谊逐渐被敌意取代。军团长对大团长较为圆滑老练的策略极为不满,认为圣殿骑士团不该与神殿、君主有任何牵连,只应为圣地流尽最后一滴血。

    此番增援前线的骑士由军团长亲自率领,是否也代表着圣城本营发生了变动?

    文职出身的行省内务长摇摇头,一路小跑跟上安德鲁。

    军团长直奔较为僻静的堡垒西北角。

    “检察长呢?”安德鲁的口气仍旧高高在上。

    守卫有些难堪,向内务长求助般瞟了一眼,弱声道:“检察长大人刚刚离开。”

    “去哪了?”

    面对惜字如金的军团长,守卫的声音也抖索起来:“我、我不知道……”

    安德鲁顿时不耐烦地皱眉,直接将士兵往旁边拨开便要闯进去。

    “这是……”

    “检察长大人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另一个守卫义正言辞地挡在了安德鲁面前。

    安德鲁压了压眉毛:“让开。”

    内务长眼见情势不妙,忙不迭解释道:“这位是军团长大人。”

    趁着守卫一愣的功夫,安德鲁已经推门而入,如一阵旋风般直冲上楼去。

    “里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守卫的疑问,内务长只得干笑了一下:“这只有军团长大人自己知道了。”

    可说话间,安德鲁已经又披风飞扬地冲了回来。他的脸色比刚才更为阴沉,直接冲着守卫咆哮:“上面一个人都没有!尽职尽责的蠢货们,能否动一动你们脑袋里装的某些器官,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安德鲁大人,请您冷静些……”内务长嗫嚅着看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