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9章 守灵之人

    “那么……”杰拉德已经从震惊中平复过来。

    西莉亚领会了他未出口的话,哂然笑了笑:“不,我没有告诉他。”她顿了顿,带着这自嘲的笑缓缓摇了摇头:“况且我与他之间本就不该去想这些事,提了又有什么意义?”

    大团长半晌不语。

    西莉亚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您似乎对他格外容让,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杰拉德便叹了口气,坦然答道:“他是我妹妹的孩子。”

    即便是西莉亚,也不由怔了怔。圣殿骑士团中的确不乏叔侄兄弟、乃至父子相继加入的先例,但杰拉德和卢克给人的印象实在太过迥异,以至于旁人很难联想到这一层关系。

    “他……没有和我提过自己的过去。”斟酌了半晌,西莉亚缓缓道。

    大团长露出心知肚明的苦笑:“他是真的遵守了入团的誓言,与家中人彻底断了所有联系。”

    “如果他不愿意让我知道这些事,我不会主动去探究。”西莉亚并非不好奇卢克经历了些什么,但比起贸然向旁人打听应,她宁可等待本人主动讲述。

    杰拉德明白了她的态度,便没有说下去,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这一刻,他饱经风霜、线条凌厉的面庞显得温文平和:“我想说的其实只有,于我而言,那小子与亲生子无异,而是您让他快乐了起来。因此我很感谢您。”

    西莉亚垂头默了片刻,她固然有些喜悦,却也觉得莫名尴尬,甚至有些心虚--她其实并没有想过与卢克的未来。生死存亡的事就已太过沉重,哪里来的余力去为更后面的事费心思?

    幸而大团长似乎不打算再逗留下去:“安德鲁那小子和那群不听话的兔崽子我会好好收拾,请您尽管放心。时间不早,容我先告辞。”

    “军团长那里……”虽然不清楚详情,西莉亚还是猜得出骑士团内部定然出了问题。

    杰拉德却不打算多言,只简略地答道:“我会和他好好谈一谈。”语毕,他微微欠身后离去,雪白的披风随着坚实的步伐朝后扬起来,上头的鲜红十字耀眼夺目。

    西莉亚便继续朝着东院踱过去。今日起得早、早饭也吃的潦草,加之身体上的倦怠依旧未褪去,她看着面前长桌上摆着的大堆文书就头疼起来。幸而大多数讲的都是日常琐事,依着长老会给出的建议批复便可。

    忙到了午后,仍然没有人来向西莉亚征求意见。

    这也是常态,以前整日整日地来敲定细节的神官其实也只有芝诺一人而已。

    想到芝诺,西莉亚的心情不由复杂起来。虽然从没明言,但是与芝诺共事的一年里,西莉亚自觉受益匪浅。但据卢克的说法,对方似乎怀了别的心思。无法报答的救命之恩、无法确认的感情和她单纯的感激之情两相对照,只让她对芝诺的观感愈加复杂。

    说到底到了最后,她都没能把对方看明白。

    沉浸在思绪中,等西莉亚回过神时,叩门声已经响了好几次。

    “请进。”

    现身的居然是卢克。

    西莉亚不自觉露出笑容来,语气却故意公事公办:“您怎么来了?”

    圣城检察长很少会插手神殿的具体事务,因此在东院并不常现身。

    金发青年弯了弯眼角:“我收到了一些消息。”他说着将门关上,走到西莉亚面前。他俯下身来替她将垂下的一缕乱发别到耳后,换了个语气轻声问她:“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入神?我敲了三次门你才听见。”

    西莉亚睨了他一眼,犹豫了一瞬还是吐露了实情:“我想到了芝诺大人的事。”

    这是两人间小心翼翼回避的又一个敏感话题。

    “你已经决定为他争取追封了?”卢克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语气与其说是疑问更像是陈述。

    “嗯,十字军非常需要帝国的补给,在这事上教宗的话语权无关紧要。”西莉亚说着从睫毛下看向他,慢吞吞地道,“只是想到血月之夜的事,我还是无法释怀……”

    卢克沉默半晌踱到窗边,平静地说道:“如果那时我能,我会做同样的事。”

    西莉亚不由瞪他一眼,急促道:“我并不需要任何人为我去死!”她揉揉眉心,竭力缓和语气:“我知道如果芝诺大人还活着,他……他是看不上眼圣人的追封的。可是除此以外我什么都做不了。他为我而死,而我还活得很好,我多少会感到愧疚。”

    “他并不是为了让你背负一生才死的,他是为了让你活下去。”卢克的语声极为笃定,倒好像他确知芝诺是这么想似的。

    见西莉亚依旧微微蹙了眉,他的声调不由也古怪起来:“当然,他可能也的确想到你会永远记住他……”

    她哑然看了他片刻,冷不防问:“你……这是在嫉妒他?”

    卢克缓缓侧转身正面她,逆光的面容被光影分割,暗的极暗,亮的极亮,眉眼则笼在晦涩的灰影中。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眼神闪闪烁烁,直到她怀疑自己说错话懊悔起来时,才猛地叹了口气:“抱歉,其实我也没有释怀。”

    他像个闹别扭的孩子般别开了脸,吐出的每个字都要在舌尖不确定地滚一滚,软弱而生涩:“我不知道一年后、十年后、或是更久以后,我与你会是什么样的关系,但他永远不用担心失去自己的位置。当然,我可以说是占着便宜还卖乖,但我还是嫉妒他能一直留在你心里……比如现在。”

    “你和他不一样……以后不许这么想了。”西莉亚话说了一半便自嘲地笑起来,“我也该考虑别的事了。”

    卢克敏锐地拧了拧眉:“还发生了什么事?”

    “大团长告诉我,梅里想要和我见面。”西莉亚换了个坐姿,不自觉揉了揉眼睛,“我该不该答应?”

    对方审慎地思考了片刻后答:“昨日上主告诉我,如果亚门人请求见面,可以答应下来而后趁机将他们尽数消灭。”

    “上次梅里身后有个侍女,我很在意她……”西莉亚原本还要说下去,碰上对方的目光便及时收声。

    这是神明的旨意。虽然不知道神是否可以解读人的心思,但说出口的话无疑都可能被神明得知。如果他们打算违抗这命令,便绝对不能将话说出口。

    唯一在神面前隐形的,也只有以眼神传达的信息了。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卢克走近了捏捏她的掌心。

    他们显然都明白了彼此的意见。

    “那就这么办。”西莉亚定了定心神,牵起一个笑弧,“刚才你说你带来了消息?”

    卢克颔首:“芬尼根的人今日会来见你。”

    西莉亚不由讶然地抬了抬眉毛:“那么快?”、

    “除了最顶层外,所有芬尼根成员对组织内的信息一无所知,即便与伙伴面对面,也不可能认出来。”卢克的指尖抚上西莉亚的脸庞,在她的下眼睑顿了顿,语声低低的,“今日就先回北塔吧,你需要休息,芬尼根也选在那里与你见面。”

    那么说来,北塔中定然还潜伏着另一个芬尼根成员。

    西莉亚点点头,搭着卢克的手起身。久坐之下,她一站起来便觉得全身酸软,便下意识缓了缓。

    她的动作落在他眼里,卢克不由勾了勾唇角。

    “别笑。”西莉亚没好气地睨他。

    青年的手掌便贴上她的腰际,讨好似地轻轻揉捏了几下。

    “今日开始我就搬回西院驻地了。”

    西莉亚垂眸应了一声,没将失落表现出来:“走,回北塔。”

    一回北塔,领头的侍女便禀报说玛丽回来了。

    这堪称意外之喜,西莉亚便笑笑地吩咐:“那就请她直接到卧室来见我。”

    卢克不知怎么陷入了沉思,他迅速回过神,向西莉亚谦恭地垂首:“我去取昨晚暂住遗留下的东西,请容我告退。”

    独自回了卧室,西莉亚在床上歪了片刻,便听到有人敲门。她支起身,理了理头发:“请进。”

    熟悉的、布满雀斑的脸从门后探出来,玛丽的脸颊因为严寒红扑扑的,看上去别来无恙。

    西莉亚不由露出微笑,还没来得及揶揄一番,玛丽就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