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2章 青葱岁月

    上珞珐林吉亚伯爵是个理想的监护人:热情、英武、受人尊敬。伯爵年轻时曾经在法兰西王举办锦标赛上摘得桂冠,那时他将美之王后的桂冠献给了如今的伯爵夫人,就此结成一段良缘。如今他虽然不再策马持枪,却依然受附庸们尊崇。也因此,上珞珐林吉亚境内向来安稳太平,鲜少有内部战争。伯爵非常喜欢教男孩们骑马挥剑,仿佛借此便能重回少年时光;而他有时晚饭后多喝了两杯,还会带头唱起歌谣来。

    这时伯爵夫人就会温柔而严厉地命令丈夫回卧室。她总是一把夺走酒杯,同时这么说:“不要教坏了孩子们。”

    于是伯爵就会乐呵呵地红着脸颊一路哼着小曲乖乖离席。

    伯爵夫人对此只能无奈地叹气,但眉眼却写满了柔情。她还是个完美的母亲--对于城堡中的孩子们,不论是亲生儿女还是受托监护的男孩,伯爵夫人都一视同仁。她教年龄小的孩子们学习法兰西语和通行语,督促更年长的孩子们在大学士那里的学业,更不忘关心孩子们的健康状况。

    卢克里修斯初到异乡自然忐忑不安。更要命的是,他必须和另一个男孩分享卧室。

    即使还没有和室友见面,他就已经开始担忧起来:他一向不擅长和同龄人打交道,要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该是多么尴尬……

    他的担忧在见到室友的那一刻几乎注定要应验。

    “你就是卢克里修斯吧?我是奥利弗,来自勃艮第,之后要和你一起生活。”

    奥利弗有一头闪亮的栗色卷发,浅琥珀色的眼睛一笑便眯起来。他是那种看上去就性格良好、乐观外向的孩子,而卢克最害怕却也最羡慕的无疑就是这种类型。

    “你、你好……之后请你多多指教!”卢克下意识挺直了脊背,眼神却躲闪地向下低垂。

    奥利弗随意地摆摆手:“不用那么讲究礼仪啦,丽莎夫人又不在。”他说着咧嘴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狡黠道:“我带你在城堡里逛一圈吧,反正下午大学士的课很无聊。”

    卢克因为对方的大胆瞠目结舌,呆呆看了他片刻,才讷讷道:“啊,好……”

    于是两个男孩就在城堡四处溜达起来,这是卢克第一次“做坏事”。

    奥利弗片刻都安静不下来,一路上自顾自说得开心,即便卢克不知如何应答也浑不在意。

    好巧不巧,他们居然在中庭撞见了伯爵夫人。

    卢克僵得手足无措,奥利弗却只挠了挠头,抬头傻笑:“下午好,夫人。我在带卢克参观城堡。”

    “奥利弗,”伯爵夫人叹了口气,严厉地盯着他命令,“现在就到大学士那里去好好道歉,明天你也不要想到马厩去了。”

    奥利弗立即像个被戳破的起泡般萎靡不振,他垂着头老实道:“是,夫人。但是马厩的事……”

    “年轻人,不要争辩。”丽莎夫人一句话将奥利弗的争辩封死,而后转向一旁满脸通红的卢克,微微笑说,“可不要和奥利弗一样,卢克。”

    卢克垂头弱声称是,声音都紧张得变调:“是,夫人。”

    伯爵夫人摸了摸他的头:“跟我来。”

    “是……”金发男孩的声音愈发忐忑起来。

    “阿奎因的一切都还好吧?玛丽安的身体今年是否好些了?”丽莎夫人像是没察觉卢克的不自在,只态度自如地问起卢克家乡的事。

    卢克不由稍放松了些:“感谢您的关心,阿奎因一切都好,父亲说今年的收成也会不错,母亲身体也有所好转。”

    他一本正经的措辞像是取悦了伯爵夫人:“你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

    七岁的年纪,被人夸奖当然是高兴的,但卢克却不知该如何应对,才能表现得自然大方:“您……谬赞了。”

    说话间伯爵夫人已经领着卢克来到城堡中的小图书馆。她从橡木桌子上拿起一本书,问卢克:“你的通行语学到什么程度了?”

    卢克咬了咬唇,不太好意思地道:“之前学了一年。”

    “那么这段能看懂吗?”伯爵夫人说着自然而然地将男孩拉到膝上,将书页呈现在他面前。

    这样的亲昵的动作,卢克的母亲都没有做过。但伯爵夫人的态度又是这样自然,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卢克不由又有些脸红,犹犹豫豫地念起了书页上的句子。他欣喜地发现,这是他此前读过的祈祷书。

    伯爵夫人似乎有些惊讶:“一年里已经学了这么多了?”

    “我……很喜欢学通行语。”卢克不敢回头看丽莎夫人的神情,只紧紧盯着段落描金勾花的首字母。

    “那么卢克以后想要以什么为生?是成为锦标赛冠军,还是想进入国王陛下的王廷效力?”

    这个问题难住了金发男孩。他的耳根窘得发红:“对不起,我还没想过……”

    “这不是需要道歉的事,我只是问一问。毕竟想要凭借锦标赛建功立业的孩子,大都对念书不太感兴趣,”伯爵夫人的话语中浮上写笑意,“比如奥利弗,你可以好好教他了。”

    如丽莎夫人所言,当奥利弗发现卢克记性好、对通行语在行后,他立即就可怜兮兮地将大学士布置的功课摆到卢克面前:“帮我看一看好不好?之后我带你去马厩玩!”

    奥利弗最喜欢的去处是马厩和铁匠家。他才十岁,还不到骑大马的年纪,但对此已然憧憬已久。

    城堡里和奥利弗年龄最相近的就是卢克,没过多久两人便熟稔起来。

    “我要成为法兰西最强的骑士!”嘴里叼着根鼠尾草,奥利弗懒洋洋地躺在马厩的草垛上,说的事豪言壮语,口气却轻描淡写,倒好像已然有了十足的自信。

    卢克觉得对方一定能如愿,便点点头。

    奥利弗却拍拍裤子上的干草跳下来,随口问:“那么你呢?”

    “我……还不知道。”卢克还是只能这么回答。

    奥利弗也不放在心上,只摆摆手:“反正你不急”

    城堡其他更年幼的孩子们喜欢跟着奥利弗,更年长已经开始习武的少年则经常和奥利弗开玩笑。卢克虽然因为安静显得不太起眼,但因为奥利弗的关系好歹没被欺负或者孤立。

    奥利弗终于到了正式习武的年纪。他在这方面果然天赋异禀,一上手便令伯爵本人都赞叹不已。所有人多说他前途无量,有望成为新一代制霸锦标赛的传奇人物。

    等到卢克正式开始练习□□长剑时,奥利弗已经可以轻松在马上战胜其他年长的男孩子们了。

    与天才相比,卢克在骑术上进步稳定,却显然没那么惹眼。但有一点连奥利弗都颇为羡慕:卢克似乎在使剑上极有天赋,才上手便几乎要赶上奥利弗的进度。

    “好了好了我投降!”奥利弗气喘吁吁,反手抹了抹额际汗水。他正是拔高的时候,虽然伯爵夫人事先放量,但长手长脚的少年还是令衣物显得窄小不合身。他扔下剑,取了两个水袋来扔给卢克一个,咕咚咕咚喝下几大口后才问:“说真的,我们之后应该一起去闯锦标赛。”

    卢克也渐渐褪去幼时的稚气,站在奥利弗身侧却显得纤弱。他缓缓将口中的水咽下去,才缓声答道:“我可不想当你的对手。”

    “为什么不?”奥利弗大笑起来,“难道你害怕会输给我?嗯,挺有自知之明嘛。”

    金发少年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不,我怕我赢了的话,你会哭鼻子。”

    对方翻了个白眼,大笑起来。少年的笑声惊起几只停歇的飞鸟,一路展翅飞入明媚的天空。

    少年时光像是一阵风,再美妙也总是过得那样快。奥利弗很快到了十六岁时,受封骑士后她离开了上珞珐林吉亚。他在参加的第一场锦标赛上表现出色,小小年纪便击败众多有名的战士夺冠。

    卢克再次见到旧友是又两年后的事了。奥利弗在这两年间收获丰厚,似乎已然有纳法雷的大人物想要给予他封地、让他代表纳法雷参加锦标赛。

    奥利弗似乎没太大变化,依旧自信又散漫。他捶了卢克一拳,笑嘻嘻地说:“明年你也要受封了吧?”

    卢克点点头:“我会先参加锦标赛试试。如果不行就去其他王廷谋职。”

    其实他很清楚,除了锦标赛外他并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奥利弗离开的两年内,卢克里修斯逐渐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在王廷存活下去,他缺乏察言观色、与人交际的能力。他能做的只有笨拙地挥剑战斗;他走的本不是神官的路,即便熟知通行语也无多大用处。

    “那么在锦标赛上见,我会狠狠杀你个下马威!”奥利弗无忧无虑地宣告。

    一年后,受封骑士的卢克里修斯在下珞珐林吉亚伯爵举办的春季锦标赛上首秀。奥利弗也位列选手之列。

    让卢克庆幸的是,他无需在第一轮直面奥利弗。

    奥利弗一路挺进,最后败给了声名显赫的上一届冠军。而卢克要面对的最后一个对手也是这位大名鼎鼎的华特爵士。

    号角吹响,卢克策马与对手迎面奔驰,他的□□击碎了华特爵士的盾牌,却未能将对手挑下马。

    华特爵士成功卫冕。

    即便如此,初次参赛便能够挑战华特爵士、甚至击碎了他的盾牌,已经是惊人之举。那一次,下珞珐林吉亚伯爵亲切地特意关照奥利弗和卢克这两个初露头角的新秀。

    那一年卢克里修斯十六岁。

    在半年后的法兰西秋季锦标赛上,他偶尔遇见了自己的另一个舅舅--如今在圣殿骑士团中担任行省长的杰拉德。

    “你母亲会为你骄傲的。”杰拉德凝神看了外甥一会儿,语气甚是怀念。

    卢克无言地垂眸微笑,他其实已经快要记不清母亲的模样了。但他还是感到很高兴--他喜欢这种被人肯定、被人需要的感觉。

    锦标赛、在不同王公贵族的王廷中辗转生活,在激烈、甚至血腥的锦标赛中存活并不断博得名声。卢克比想象中要更适应这种生活;也许这是因为他已经不需要担忧别人对他的看法,他的确缄默寡言,但只要有超群的战斗技巧,这样的沉默反而被称为谦逊内敛。

    渐渐地有骑士、乃至领主的女儿经常来无缘无故地和卢克里修斯答话。他并非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却感到不知所措。没有封地的骑士很难真的找到何时的配偶,而世人虽然对于露水姻缘并不在意,他却根本无意尝试。

    十九岁那年,卢克在新领主那里惊喜地遇见了同样在那里效忠的奥利弗。

    数年未见,少年时的友人感情依旧。但在诉说近况之余,两人又不约而同感觉到了一丝怅然和不安--他们离最强骑士的目标都还很远。尤其是奥利弗,最初的几年过后,他已然不是受人瞩目的新星;与此相对,不断有强大的新人出现。

    而仅仅以锦标赛为生的骑士很少能活过二十五岁。

    “也许我应该接受之前那个子爵的邀请,虽然地方小,但至少能拿到封地。”奥利弗呷了口酒,诚恳地向卢克征求意见。

    卢克思索片刻,沉稳地应道:“如果这一次的锦标赛后没有别的领主发出邀请,你就接受吧。”

    奥利弗斜睨了老友一眼:“两手准备吗?你还是这么稳妥。”他突然叹了口气:“看来我是没法实现小时候的目标了,只能拜托你别和我一样混得平庸。”

    卢克抿紧唇,想要出言安慰,最后只拍了拍奥利弗肩膀:“明天祝你好运。”

    “噢多谢,我最需要的就是运气了。”奥利弗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锦标赛第一日一对一锦标赛上,奥利弗顺利博得头筹。第二日所有参与者分两队对战,这是锦标赛最激烈、却也最受欢迎的环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