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3章 名剑出鞘

    一个年少成名却未能成就大业的骑士在盛年意外身亡。

    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游吟诗人借题发挥创作了些诗篇,生前熟识的人们嗟叹一阵后,生活还是要继续。领主之间继续有战争有联姻,教宗继续徒劳无功地试图说服贵族们发兵援助远在迦南的十字军。

    卢克里修斯比自己意想中要更坦然,直到他发现自己走上了与奥利弗截然不同的另一条绝路。

    --他在锦标赛中受伤了,伤在手臂。伤势恶化为高热,医生的话语慰藉而委婉,但话中意思却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很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季了,即便能够,他也绝无可能再次习武。

    身处异乡,身边没有熟识的人,病痛的折磨漫长无边际。在最绝望的时刻,卢克甚至觉得就这样蒙主召唤是一种幸运。他不敢去想如果自己活过这场灾病后会怎么样、又该怎么样。

    可是他不仅撑过了寒冷的冬季,到了窗外春芽冒头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可以下床走动。

    医生和借住的领主为他的康复欢欣鼓舞,大呼这是上主的福泽。

    卢克里修斯生性敏感,在最初的喜悦褪去后,他很快感觉到王廷中所有人的态度都渐渐冷淡了下来。其中的缘由不言自明:他固然活了下来,却已经不能骑马持剑,等同废人。

    他开始不愿相信,找了僻静的谷仓,面对着草垛尝试重拾爱剑。但笨拙的手指根本无法自如地握住剑柄,连抬起手臂都难,遑论与对手交战?

    夕照从棚屋的缝隙中漏下来,早春的晚风吹在面上很冷。金发少年满脸都是汗水,大口喘着气,却始终不愿意就此放弃。

    卢克开始频繁踏足神殿。他努力、虔诚地祈祷,希望上主能够再次开恩,让他重拾战斗的光辉。

    他一次又一次地向神官忏悔,希望能够借此抵消他自己都不清楚是否犯下的罪恶。

    只要能够重新挥剑,他什么都会做。

    不能挥剑战斗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卢克里修斯活到现在的唯一方式就是战斗,而当这件事都被剥夺走,他第一次被迫直面自己的无力和无能--如果他可以,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年结识的大人物进入王廷或是城市,成为文职官员。

    他绝望地努力过,但他很快发现这也不过是空想。

    卢克此前根本没能建立起这样稳固的关系网,找不到晋身的门路;即便他真的成为了哪里的书记官或是掌管财务的行政官,他很怀疑自己能在巧言令色的大人物间周旋多久。

    剩下的一条路只有抛弃世俗、成为神官。

    但卢克发现自己无法再像幼年时那样为通行语经典着迷,他甚至无法安心地在神坛前祈祷。

    神明真的存在吗?即便存在,冷酷、不理会祈祷的神明真的值得信仰吗?

    他还没法做到罔顾自己的怀疑许诺下虚假的誓言。

    在反复的自我折磨和拷问中,卢克再次消瘦下来。他辞别了领主,不知道要去向何方,便跳上了道上遇见的第一辆马车,和成筐的甘蓝坐在一处。这无疑辱没了骑士的身份,但卢克已经不在乎了。

    车上还有个看上去兴高采烈的乡村老头,一路上不断试图和卢克答话。

    “年轻人,你看上去有心事。”

    卢克温和地笑了笑。和陌生人相处竟然让他觉得轻松没有负担:“是的。”

    “让我猜猜,难道是因为一位美丽的小姐?”

    卢克不由笑了,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强烈的悲哀和迷茫再次袭上心头,他垂下头,淡淡道:“不,我曾经是个剑士,但现在不再能挥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头沉默了片刻:“噢我知道这种感觉,你会想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会觉得死了会更加省心。”

    “是。”

    马车吱呀呀地在一座旅店前停下,乡下老头搓着双手靠近,低声说:“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也许有方法能让您重新战斗。”

    卢克怀疑地盯了对方一眼,仔细打量对方被太阳晒红烤干的脸颊和略显精明的眼睛。一股强烈的冲动袭来,他耸耸肩:“有何不可?”

    “年轻人,我必须事先警告,这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那听上去再好不过。”卢克微微笑起来。

    老头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会儿,仿佛感到惊讶,他最终说道:“那么,就请你先给我买杯麦芽酒吧。”

    小酌一杯后的事变得很模糊。他似乎只是和这个来历不明的乡下老头多聊了几句,记忆里旅店的壁炉火烧得极旺,亮到让他误以为见到了太阳。

    等到炫目的重影消散,卢克里修斯发觉自己躺在旅店底楼,打哈欠的伙计狐疑地盯着他看,犹豫了半晌探头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身体感觉很沉重,但卢克还是摸索到了楼上的房间躺下。一夜的梦中尽是亮光和无尽的火焰,他恍惚间觉得又回到了受伤后的病床上,渴求的只有死亡的解脱。

    窗外恬噪的鸟鸣将卢克惊醒,他觉得全身出奇轻松。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驱使,他拔出了闲置已久的宝剑。

    他不仅能轻松挥舞骑士剑,甚至比以前要更为轻松自如。

    卢克急忙下楼寻找那个老头,可对方已经不知去向。

    重获新生的喜悦很快消退,卢克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到原来的生活。

    病痛、消沉、闭世的大半年令他脱胎换骨,将他对荣光的渴求耗尽,令他健全的身体里只留下一颗被疾病永久摧毁的心。

    卢克甚至很难理解过去的自己为何会那么执着于战斗。可说来可笑,战斗依旧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毕竟除此以外,家乡的亲人不需要他,旧友离世,他无牵无挂。

    在那时候,他在道上遇见了一个圣殿骑士团下属的修士。

    对方虔诚的话语和谦卑的姿态令卢克肃然起敬。

    “兄弟,你看上去很烦恼,有什么我能做的吗?”修士这么问他。

    卢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修士披风上的八角十字,突然道:“我是否有可能加入圣殿骑士团?”

    修士愕然又欣喜地道:“会中永远欢迎新兄弟。”

    于是卢克里修斯就在最近的一个骑士团分支完成了考核,念出誓言、成为了一名圣殿骑士。

    那年他二十岁。

    让卢克没想到的是,阿奎因的亲族居然知晓了他的决定。父母亲似乎对此大为恼火--虽然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但誓言不可更改,侯爵夫人似乎说动了晋升大团长的哥哥杰拉德,想办法让儿子留在较为安全的塞浦路斯。

    但卢克里修斯还是毅然踏上了迦南。

    这一年亚门人大举进犯,十字军节节败退。

    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死去,卢克里修斯却奇迹般地在异教徒的箭雨中活下来,一次次冲在最前,出生入死。

    其余圣殿骑士在冲锋时会高喊“这是神的旨意”又或是“主佑我等”,他却只沉默地祈盼死神来带他走。

    神明似乎有意与人类作对,战友们没有被庇护,他也一样没能如愿。

    在阿肯,一个普通的修士请卢克单独谈话,而后告诉他此前那个乡下老头其实是某个组织的头领。这个神秘的组织意在复兴失落的魔法,名为芬尼根。芬尼根坦诚他们在卢克身上试验了某种魔法,却对具体内容含糊其辞。那个默默无名的修士请求卢克加入芬尼根。

    道理上而言卢克的确需要报答芬尼根的恩情,于是他便同意了。

    但他并没有将这个身份放在心上--因为亚门人很快就节节进逼,大军直指圣城锡安。

    城破时卢克里修斯感到了一丝荒谬的放松,他以为自己终于要走到期盼已久的结局。

    直到他深入混战的内城深处,不意间救了一个人。

    ※

    回忆的景象散去,西莉亚发现自己深处一整片黑雾中。

    这里没有上下左右之分,只有无尽的、黏稠的恶意,森森然地要贴上来。她想要驱散这些恼人的东西,却只被缠得更紧,以至于寸步难行。

    这里是连神明都避之不及的虚无之洞,西莉亚又该怎么找到卢克、并将他带出去?

    心念电转间,黑雾从中分开,现出熟悉的身形来。

    金发青年紧闭双眼,像是在沉睡。但从他蹙起的眉头、苍白的脸色和起伏不定的胸口判断,他好像在做噩梦。

    “卢克?”西莉亚尝试呼唤她。回答的只有急促的呼吸和几不可闻的呓语:

    “不,母亲,我并不是……”

    他显然陷入了过去的景象中难以自拔。

    西莉亚想要向他靠近,蠢蠢欲动的冰冷恶意却直接束缚住了她的手脚,令她动弹不得,甚至朝着她的口鼻扑面而来。她驱动力量想要驱散黑暗,却发觉无济于事。无名神到底是怀着怎样的目的让她来这里送死?

    如果就这么结束,可以算是最荒谬的结局了。

    视野渐渐蒙上朦胧的灰黑,西莉亚努力睁大眼,不甘地念出对方的名字:“卢克!”

    在黑暗遮蔽一切的前一瞬,西莉亚眼前骤然开朗。

    周遭的黑暗竟然在悄然散去,有明亮的光线一缕缕地透进来。

    而她一眼望进深翠的眸底。

    金发青年抱紧她,声音发颤:“抱歉,我来晚了……从幻觉中脱身花了点时间。”

    西莉亚将脸埋进他颈窝,沉默地回抱。

    而后她抬起脸庞,伸手抚平他的眉,有些抱歉地道:“我之前并不知道你有那么痛苦。”

    卢克摇摇头:“那是我的问题,”顿了顿,他露出一丝苦笑,“刚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因此彷徨了很久。”

    西莉亚愣了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西幻)圣女必须死(百度最新章节)  (西幻)圣女必须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