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8章 希望

    可这些话,他只听过一次。

    还是十岁那年,大哥病重的时候,托付后事说的。

    后来,大哥挺过来了,似乎他也就忘了。

    父皇从不说,臣子们也不敢提起。

    也不过是上朝的时候,臣子们会提起前线如何罢了。

    这一刻,无关身边是谁,他只觉得感动。

    有个人,想跟他回北方去……

    裴珩又喝了一口茶,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变化。半晌抬头:“宁芝,你野心不小。”

    宁芝笑了笑,有的话,还不到说的时候呢。

    要是告诉他她还有心夺位,只怕是要吓着他了。

    以后吧,以后告诉他好了。

    不管怎么样,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裴珩虽然任性脾气差,可是是个大度的人。也是个赌的起的人。

    真好。

    “殿下,您大人大量,原谅宁芝可好?”宁芝歪头,很可爱的看裴珩。

    裴珩有一瞬间的愣怔,他有点茫然,哪里还怪她?

    “唔,瞧着殿下这样,是不怪我啦?殿下放心,姑姑是姑姑,宁芝可不是那样的。”宁芝又笑着,将点心推过来:“殿下再吃点?”

    裴珩被她弄得很是不自在,倒像是被她小的宁芝让着他一般。

    “不必胡思乱想。”裴珩想了想又道:“本殿脾气如此,若有得罪你的地方,只管说便是了。”

    后一句,吞进了肚子里,虽然你是宁家女,可本殿也不至于欺负一个小姑娘。

    宁芝不再说话,只是笑一笑,就慢慢的喝茶。

    两个人不说话,倒是不尴尬,只是裴珩到底是有点不习惯,过了一会开口:“若是碰见了梁楚晗不必与他计较,本殿替你出头。”

    “好呀,不过他大约也不敢惹我。”宁芝一叹:“只是我八姐死心眼,这样一个人,非看做良人。”

    裴珩几乎是落荒而逃。

    原因是,他随口问了一句宁芝看的良人呢?

    只见那少女歪头看他,然后张嘴:“宁芝的良人,便是殿下。”

    然后,裴珩十七年来第一次红了耳根子,就再也坐不住了。

    裴珩出了禄国公府,宁芝在亭子里笑了一会,也进了正屋更衣去了。

    唔,不得不说,她喜欢裴珩,又多了那么一点。

    着实是个挺好的男人了,难得的恩怨分明。这样的男人,有朝一日权势在手,宁家就算是再惨,也不会满门都被杀了的。

    当然,这是她输了的前提下,宁芝想,她不想输啊。

    韩家,韩佩鸳和韩佩卿坐在一处说话。

    “二哥又是何苦,那宁芝虽然跋扈,却着实聪明,惹她做什么?”韩佩鸳淡淡。

    “我还不是为你不平!我韩家的嫡女,倒是比那宁九低了一头,你倒是服气?”韩佩卿哼了一声。

    “那是陛下的意思,我不服气又如何?何况,便是不服气,是几句气话能管用的?这临京城,谁人不知她宁芝跋扈?她连朝廷命官的脸都敢打,二哥如今还没做官,真是不给你面子,你如何好看?”

    韩佩鸳叹气:“何况,争一时长短有什么用?”

    “姑姑传话回来了,宁芝去见过太子妃,又是不欢而散。”韩佩鸳道。

    “这姑侄两个,倒是真的不合。”韩佩卿笑了笑:“妹妹有什么打算?”

    素来知道这个妹妹聪慧,他今儿却是冲动了。

    “眼下是没有,不过,我看着殿下也未见得就喜欢她。不过是乱捧着。宁家的权势如今是动不得。姑姑能忍二十年,我自然也能。就尽管捧着那宁芝,叫她高高在上不好么?”

    反正,陛下八十一岁了,还能活多久?

    太子那样,活不活的过陛下还是未知。

    二殿下迟早是要坐上皇位的,那时候,一切都要重新洗牌!

    韩家是文官,对陛下的危害小的多,再与宁家对抗中,少不得要折损,最后留下来的,就是赢家。

    宁家害了太子一生,二殿下又差不多是太子殿下养大的,他对宁家的恨意,绝对最深。

    “二哥只需记住,宁家不动,宁芝就安稳。我们韩家与他们宁家世仇,又何苦争夺我这一丝得失?总要叫宁家一家子来赔的不是么?”韩佩鸳淡淡的,可这淡淡的话语里,却是含着刀剑。

    韩佩卿只好点头,他素来知道,自己不如这个妹妹,今日看来,何止不如,是根本不可能赶上了。

    “哎,只是可怜姑姑,也心疼你。”韩佩卿叹息。

    两代都是韩家最出色的姑娘,却偏偏都毁在宁家人手上了。

    “已然如此,说这些没有用。就是姑姑,也不会喜欢你这么想的。”韩佩鸳起身:“姑姑忍辱负重二十年,所图的不是这些。”

    说罢,就径自走了。

    韩佩卿再次叹气,举起茶杯,像是喝酒似得灌进去。

    心里苦的要命。

    这一头,裴珩出了宁家之后,想了想还是往太子府去了。

    他经常不回宫,有时候半个月一个月也不回去,就住在太子府里。

    所以,这不并不稀奇。

    太子府的仆从见了他,也是习以为常了。

    亭子里自己下棋的裴诀见了他就笑问:“韩家的牡丹宴结束了?”

    裴珩有些不自在的坐下来:“嗯。”

    裴诀诧异,这个弟弟素来不会这样,这是怎么了?

    “有心事?”裴诀停手。

    “我送了宁芝回府,坐了一会。”裴珩想了想还是没有问起当年事。

    当然不是因为宁芝几句话就对那些事有了看法,可一直以来,他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当年的事。

    不过,他话到嘴边,又不敢提起。

    大哥为这些事,伤了一辈子,如今太医都不敢说他能活多久。

    他又何苦提起呢?

    “芝芝是个有意思的孩子,你不要总是带着情绪与她相处。”裴诀不厌其烦。

    自打婚事定了,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提醒裴珩不要慢待了宁芝。

    “我知道,宁芝是挺好的,大哥放心好了。”裴珩笑了笑,算是第一次正式认同了裴诀的话。

    “那就好。”裴诀又拿起棋子。

    心里却想着,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这就叫珩儿改观了么?

    希望这一对小儿女能好好的,再没有谁与谁的结合,能叫他看见希望了。

    看着这黑白漆盘,裴诀好似看见了完整的江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