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9章 韩清宁

    裴珩住太子府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

    所以,他歇着去了之后,太子也起身往后院走。

    太子府不小,太子妃的正院在最后头,而属于韩侧妃的院子,就离得前院最近了。

    也是一处幽静的好地方。

    韩清宁出身书香世家,自然是喜欢清雅高贵的。

    所以,她这里的陈设永远是淡雅为主,素色的装饰,修剪的有意境的花草树木。

    她也不种牡丹,纵然韩家有一片牡丹园。

    可韩侧妃喜欢的,是铁骨铮铮的白梅花,以及开在春日里的白玉兰。

    于是,这个季节里,就没有她喜欢的花了。

    这院子,她住了二十年,裴诀也来了二十年,很习惯。

    院子里也不像别处,会飘着香气,这里有的,永远是药味。

    草药的味道其实不难闻,很多还很好闻。

    何况,闻了这么些年,也习惯了。

    裴诀只需闻一闻,就知道今日这药,是韩氏的。

    他们两个都需要长期服药。

    见他来了,韩清宁扶着丫头的手出来迎接:“殿下。”

    “你不舒服,起来做什么?”裴诀上前一步,扶着她。

    “不碍事,老毛病罢了,又不是多严重。”韩清宁带笑,眼中却是浓的化不开的无奈。

    然后与裴诀一起,进了屋里。

    已经是将近午时了,他们两个都受不住暑热,所以这会子还是回屋好。

    进了屋,韩清宁就咳嗽了几声。

    裴诀心疼的看着丫头们伺候她喝水。

    这是他这一辈子最疼爱的女人,可跟着他,受了一辈子罪。

    当然,今年四十岁的韩清宁也不是他的元妃。

    想来,也是他裴诀不好。

    十六岁那年大婚,嫡妻是金氏,也是个温柔的性子。

    婚后七年,金氏终于有孕,却在六个月上小产了。

    从此身子也夸了,几年后人就去了。

    那时候,才娶了比自己小十来岁的韩清宁。

    韩清宁文才出众,样貌也好,知书达理,与他这个儒雅的太子最是相配。也一度琴瑟和鸣,恩爱非常。

    可好景不长……

    直到那年,十五岁的宁鸾非要嫁给他。

    后来……他不得不委屈自己最爱的女人从太子妃成了太子侧妃。

    一个侧字,对韩清宁来说,无意是灭顶耻辱。

    她书香世家,如何接受这样的耻辱?

    他还记得,他与宁鸾大婚前一夜,韩清宁哭着与他说的话,她说我这一生遇见殿下,便输的什么都不剩了。

    那时候,一身白衣的韩清宁真叫裴诀心都撕碎了。

    也是那时候起,裴诀做了唯一一个狠心的决定,不碰宁氏。

    可是……也因此,更加害了韩清宁。

    当然,裴诀身子不好是从小的事。

    先皇后怀孕的时候后宫争斗厉害,他不足月就出身了。所以多年来,一直是病弱的。

    后院里以前很多人,只有一个金氏曾经怀孕过。这足以说明一切了。

    可是,这并不足以叫他毁灭。

    来了临京的那一年,一切都是混乱的,起先毁了的只是半壁江山。

    后来,还有裴诀这个人。

    宁氏果然骄傲,几年不碰她,她便也不稀罕要他了。

    只是给他喝了一副药,叫他以后谁也碰不得。

    可惜,他打小身子弱,这一副药,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躺了七天七夜,韩清宁守着七天七夜,也是那时候,韩清宁彻底坏了身子。

    就此,两个人一起残破的活了二十年……

    如今,再回忆前程往事,很多事都淡了。

    只心疼这个女人,跟着他一辈子,不是吃苦就是受委屈。

    她高贵的心,都不知道掉在地上多少回了。

    守着他一个不能人道的人,不肯离开。

    “殿下琢磨什么呢?我今儿胃口好,咱们早些摆膳如何?”韩清宁比谁都清楚他想什么。

    多想想吧,想多了,才能对宁家恨之入骨。

    太子啊,就是太软弱了。

    “嗯,那就摆上。”裴诀一年四季里,极少有胃口好的时候,不过饭菜总是要吃的。

    只一天三顿喝药,胃口如何好的了?

    “与殿下说些趣事,前日里佩鸳送来一幅画,说是自己画的,殿下猜画的什么?”韩清宁笑问。

    “哦?莫不是牡丹?佩鸳擅长花草吧?”裴诀笑问。

    “不是,要是花草,我倒是不稀奇了。”韩清宁笑着:“是美人!真真是美的叫人炫目。”说着,就摆手叫人去拿。

    不多时,丫头们就拿来了画卷打开。

    裴诀只看了一眼就笑了:“这不是芝芝么?”

    一身大红衣裳,看起来像是站在一处大典里,这不是前几日端午宴的时候?

    “佩鸳这画技越发纯熟了,竟也画出了芝芝几分美貌来。”裴诀纯粹欣赏道。

    “可不能这么说,她极少画人物的,能画出几分九姑娘的神韵,已经不错了。”韩清宁也又看了一会道。

    “清宁,委屈你了。”裴诀拉着她的手。

    其实他知道,韩家女子都是不想做妾的。

    可说这世界的女子,谁愿意做妾?

    她们的身份,本该是高贵的,就算是不进皇家,也该是与旁人做正头夫妻……

    可惜了,做姑姑的委屈了一辈子,做侄女的……

    “殿下哪里话。我就不说了,都是命。佩鸳和我不一样,她聪明也懂事,何况这是圣旨,说不得委屈。再说了,九姑娘和……也不一样。以后她们能和睦相处的。”韩清宁先是暗淡了一下,随即才笑道。

    裴诀只是轻叹,拉着她:“是,芝芝与她姑姑不同,她很聪明。绝不会糊涂。佩鸳……也希望她不糊涂。”

    虽然,裴诀并不觉得这样的两个人一定能好好相处。

    定然有有一个再上,有一个在下。

    他都接触过,他素来对晚辈们都很好,所以,不管是宁芝还是韩佩鸳,他都是喜爱的。

    只是,依他看来……韩佩鸳的聪慧太流于表面了,怕还是芝芝更胜一筹。

    不过这话他说不得,他舍不得叫韩清宁担忧。

    “放心吧,我会劝珩儿,叫他善待佩鸳的。”裴诀说这话的时候,内心再苦笑。

    因为,他不会劝的。他只想叫裴珩好好对芝芝。因为宁家,才真是牵动大晋的血脉啊。韩家啊,他虽然愧对韩清宁,可是韩家……并不老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