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4章 担忧

    马车进了城,就有太子府的人来接。

    并没有叫裴珩回宫,而是径自要接了裴珩回太子府修养。

    裴珩临走前,叫卫凌先送了宁芝回府去。

    也没换马车,就用自己的马车送她去。

    禄国公府,宁则礼亲自候着。

    见了马车来,几步就过来了:“芝芝?”

    “嗯?祖父怎么候着,我又没受伤。”宁芝笑着扶着宁蕴的手下马车:“担忧什么?”

    宁则礼看着她,轻轻叹气:“那就好。”

    “有劳卫大人了,请进府饮茶。”宁则礼笑道。

    “不敢打搅禄国公了,属下还得回太子府去,改日再来叨扰。”卫凌忙拒绝。

    “麻烦卫大人转告二殿下,请他好生修养,宁芝会去看他的。”宁芝笑盈盈的。

    卫凌应了一声,一挥手,马车与几个侍卫就都走了。

    “祖父,回去吧。”宁芝拉宁则礼的袖子。

    他觉得宁则礼有点不对劲,但是这里是外头,也不好问。

    宁则礼点头,与她和宁蕴飞刃一起进了前院。

    “出什么事了?”宁芝问。

    “无碍,担心你罢了,你这丫头。倒是与二殿下很好?”宁则礼无法说,他昨夜做了个梦。

    梦中早逝的次子双目含着血泪与他说了一句话:爹,我此生只得了一个独女,求爹爹护佑她长大成人,康健一生。

    醒来,是夜风阵阵,仲夏的夜,他竟觉得寒凉无比。

    是啊,湛儿已经逝去,这世上,也只留下这么一丝骨血了。

    他不能叫芝芝有事。

    “是挺好的,还不是祖父的眼光好?给芝芝选的好夫婿么?”宁芝看出宁则礼有点不对,但是也不知为什么。

    祖父既然不想说,她也不好追问了。

    只好插科打诨。

    “小姑姑越发不羞了。”宁蕴被雷的不轻。

    “哈,以后你有了妻子,就该跟着一起不羞了。”宁芝才不介意。

    宁蕴翻白眼,根本懒得理会。

    “飞刃啊,这回跟着九姑娘出去,又辛苦你了。你也有日子没回家了吧?有家有口的,放你三日假,去吧。”宁则礼道。

    飞刃憨笑:“那多谢公爷了,属下就去了。”

    “祖父可知这刺杀殿下的是什么人了么?”宁芝问。

    宁则礼摇头:“来去无踪。只怕是暗地里,有咱们不知道的人。”

    “会不会是塔族人?”宁蕴问。

    “塔族人要杀裴珩,还需要藏着掖着?”宁芝摇头。

    “那也未必,塔族人与我们大晋人有区别,不方便过来也是有的。要是塔族人与大晋某些人勾搭在一处呢?”宁蕴皱眉:“祖父不是说了,乱世中,什么事都有可能。”

    宁则礼轻轻摸着胡子:“蕴儿说的也有理。不管是谁,都要尽力查出来。”

    宁芝轻叹:“总觉得这半壁江山也安宁不了几日了。”

    宁则礼看了看她:“哪里有长久维持的。安宁了二十年,都是假象。其实从来都没有安宁过。”

    也不过是这临京城的一亩三分地是安宁的罢了,其余处,还不是民不聊生。

    长叹一声:“祖父不要难受。我……我说不清楚该做什么,但是总会做些什么的。”

    很多事并不矛盾,她想要追求当年的真相。

    也想要杀了北方王座上那个塔族人。

    这些事做了,或许对大晋也有改变吧。

    宁则礼点了点头:“答应祖父,无论何种时候,都好好活着。”

    “哎呀,你们两个别酸了。宁芝是个小妖孽,她不会出事的。再说了,还有我!太爷爷是怎么就不信我了?”宁蕴实在看不下去这样带着伤感的对话。

    他也清楚,二爷爷的死,是太爷爷的心病。

    二爷爷就留下了小姑姑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要好生呵护的。

    他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嘛!

    “再说了,那二殿下也叫小姑姑哄得不得了,也会保护小姑姑的!这回狩猎不就是,两个功夫极好的侍卫给小姑姑。”

    “好好好,你这孩子。你好生习武吧,以后你小姑姑叫你照顾也可。”宁则礼也实在不是个能长久伤感的人,叫宁蕴这一打岔,也就过了那股子劲儿了。

    “好了,回去歇着吧。今日不早了,吃过了东西就睡觉。有什么事都明日说。”宁则礼摆手。

    宁芝起身,又拉了几下宁则礼的衣袖撒娇,这才走了。

    宁则礼被小孙女这亲昵的样子弄得骨头都酥了,笑呵呵的瞧着姑侄两个出去。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梁楚晗上门。

    预料之中。

    梁楚晗初到临京的时候,还有个老父亲,不过次年就病逝了。

    梁楚晗家里虽然还有亲戚,但是都是平民出身,万事都是他说了算。

    所以如今便是商议婚事,也不过是他亲自来罢了。

    虽然有些凄凉,但是就算带了人来,韩家又有什么人物能与宁家抗衡呢?一样不好看。

    索性自己来,等该说的说定了,再找一个朝中大臣来正式走一遭也就罢了。

    该说的说定,梁楚晗也不隐藏:“八姑娘也十六岁了,不瞒公爷。我也二十有四了,可否……今年办了婚事?也好早日得个孩儿。”

    宁则礼并不需要此时端架子,他很清楚梁楚晗的心思。

    “你们定亲也两年了,本该是今年大婚的。既然你也这般说,便定在十月里如何?八丫头虽然是庶出,但是你也知道我宁家便是庶出的姑娘,也是从不吃苦的。所以,这几个月也要好生安顿。何况,八丫头的爹娘不在临京,也要知会,总要叫她好好的出阁。”

    “是应该的,只梁家并无什么持重的亲眷,委屈了八姑娘了。”梁楚晗做出低姿态。

    “这不妨事。八丫头愿意,我无话可说。只是一句话,还需你善待八丫头。”威胁不必说,也不是请求。

    就是理应如此。

    梁楚晗忙答应了:“自然是善待的。”

    今日来,他就已经觉得满心屈辱了,想象中更难堪的都有,结果倒是比他想的好多了。

    所以,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等事情说定了,宁则礼也留了梁楚晗用膳,就在前院,宁蕴作陪。

    后院里,宁菱的院子里,宁芝靠着窗户站着:“恭喜八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