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8章 变化

    回府之后,宁芝就去写信了。

    她嘴角勾笑:“我这用心,够真诚了么?”

    她说罢,也没等自己的几个丫头回答,就开始写起来。

    她的字说不得多好,却也端正娟秀,隐隐透着一丝疏狂。只是毕竟还小,需要练习。

    她将近日来的事情都写进了信件中,又把今日遇见了韩佩齐的事都歇了。

    ‘我观韩大公子虽风流行事,却偏有怪异之处。实不能解,殿下聪慧无双,便求教殿下。’

    临了又写:‘天气闷热,殿下辛苦,万望殿下安好。’

    结尾是宁九。

    轻轻吹干了笔墨,将这信折起来塞进了信封:“找个可靠的人,亲自送去吧。多赏赐些银子,叫送信的人路上不要太辛苦,不是急信,不必着急。”

    连翘怪笑着去了。

    宁芝此时,是真的不知道这韩佩齐与北方塔族有来往的。

    她写这信,一来么当然是想说她觉得这位韩大公子不是面上那么简单的。

    但是最要紧的原因是,她还在撒网。

    不管她想要做的事有多少,网住裴珩,都是其中要紧的一件事。

    仇要报,当年父亲遇害的事要查清楚,但是她并不会因此就叫自己一生不幸。

    自己的幸福也是要追求的。

    裴珩,便是那个她看准了的男人。纵然艰险,也定要与他真心想待对方。

    入夜,韩家。

    书房里灯火通明,韩家家主韩成坐在主位上,下面是长子韩畅铭,长孙韩佩齐。

    全不似白日里的轻佻与风流,此时端坐在椅子上的韩佩齐有种叫人望而生畏的气息。

    “齐儿也不小了,该娶亲了。”韩畅铭有些不自在的说了一句。

    “自然是要娶亲,不过也不急在一时。总要选个命格好的。”韩成接了一句,却没有多急切。

    丝毫不像是其他的家长,自己的孙子二十三还没婚配,总是着急的。

    “宁九命格倒是好,可惜了。”韩佩齐讽刺一笑。

    “那宁九与裴珩倒是亲近,可见不是什么真聪明的。不必念着她。”韩成看了韩佩齐一眼道。

    这一眼,自然带着些许压迫的意味,韩佩齐并不在意:“随意一说罢了。”

    “不过,我看小妹对二殿下,也很是有心。”韩佩齐笑了笑:“二弟更有心。”

    “鼠目寸光!不必在意他们。陛下年事已高,太子更是不成。也就这几年,要做的事太多,有佩鸳,也好分散。”韩成道。

    “是,祖父。”韩佩齐收起笑意:“孙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西羌王位即将更迭,下一个西羌王,是孙儿的故友。”韩佩齐道。

    西羌不大,但是也自成一脉。如果西羌王帮助,也是一股助力。

    “好,也无事了,歇着去吧。”韩成挥手。

    韩佩齐父子出了书房,韩畅铭便摆手自己走了。

    他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打小他就有自己的主意。

    父亲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他却只觉得害怕……

    那些往事历历在目,他忘不掉。所以私下里很少与他说话。

    韩佩齐显然不在意这个,也径自转头回自己的院落去。

    碰见了韩佩鸳的时候,只是一笑:“小妹去看婶娘么?”

    韩佩鸳客气有理的应了,便也径自走了。

    韩佩鸳是个聪明人,她很清楚这个大哥绝不是外头人以为的那般无用。否则祖父如何会看重他?

    她对这个大哥,有惧怕,有恭敬,但是绝对没有亲近。

    就连大伯都与他不亲近,何况是隔着一房的她呢?

    裴珩去渭北的路上,遇见了两次刺杀。

    都是突袭,进退有度,毒箭。

    与寒烟山遇见的一摸一样。是同一批人。

    他们配合有度,就像是专门为了刺杀裴珩才训练出来的一帮人一般。

    裴珩有了防备后,却也不会叫人得手。

    不仅是他,就是侍卫们,此次受伤的都不多。

    又有御医配制的解毒丸药,所以并无死亡。

    一旦进了渭北地界,刺杀便消失了。宁渊不是草包,渭北早已在他的治理之下如同铁桶。

    得知二殿下裴珩遇刺,一早就来迎接,总算有惊无险。

    尽管恨宁家人,也不得不承认宁渊果然是个人才。

    宁渊对这位二皇子殿下的到来,除了尽心安排护卫之外,也尽心安排了他的饮食用度。

    不过比他想的好的是,二殿下并不在意这些。

    毕竟这里算是前线,又住在军中,少不得比临京艰苦多了。

    裴珩自然不习惯,但是他能忍。

    毕竟更不能忍的不是环境艰难,而是明明宁家拥有的是大晋的兵马,可这整个渭北的兵马,却都只听一个宁渊的指挥。

    或者说,他们更认宁家人。

    渭北是宁渊的驻地,渭南是宁浩的驻地,这兄弟两个将这两处治理的滴水不漏。

    确实,二十年间抵挡住无数次塔族人的进犯。

    但是裴珩仍旧不可能高兴。

    他是皇族的皇子,却对这些臣子的倨傲无可奈何。

    作为皇子,便是知道臣子能干,也绝不能接受臣子才是主宰。

    他倒是像个傀儡一般只能听着看着。

    不过,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裴珩毕竟是裴诀一手教导长大的。纵然不服,却也不会此时此地发火。

    因为于事无补。

    月余巡视,裴珩一行人回京,倒还带回了宁渊的嫡妻以及妾室,正是为了宁菱要出阁的事。

    面上事做的圆满,正是裴珩内心里,对宁家的防备却又多了一重。

    于是,再见宁芝的时候,多少有点不自然。

    宁芝见了这般的裴珩,心中叹气。

    这才是真的皇家子弟吧,纵然对她有兴趣,也不可能全然不顾大局。

    看来,她需要更结实的网。只有一腔柔情,远远不够的。

    宁家随着宁渊的嫡妻妾室回来,热闹了起来。

    宁芝却陷入了思考中。

    裴珩有变化她知道,她自己,也势必需要一些变化了。

    “姑娘,要下雨了,要不要去前头用膳啊?”连翘问。

    “大伯母回京,自然是要去的。”宁芝收起心思笑了笑。

    宁芝在宁家,虽然是宁则礼的掌中宝,但是她并不会无端不给旁人面子。

    虽然不亲近,但是总归是一家人,没得叫长辈不高兴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