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6章 习惯

    韩佩鸳多年来,与韩清宁是很亲近的。

    此时,她还是感觉到了韩清宁言语之间的一丝不自在。

    虽然很弱,到底是没瞒住她。

    “按说……大伯也不老,就算是……想在生,也不是不能。大伯母虽然……身子不适,可不是还有姨娘们呢么?这些年来,竟是连个女儿都没有过呢。”韩佩鸳轻笑:“这也是……太不正常了。”

    要是真的不能生,那么韩佩齐哪里来的呢?

    可要是能有一个韩佩齐,为什么不能有第二个孩子呢?

    韩清宁心跳不禁加快了一点。

    韩佩鸳就当是没注意,还继续道:“这些年里,又不是没有姨娘们怀孕的。我虽然……这事不该我管,但是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就之前李氏,那不小心摔的一跤,不是好好一个胎儿就没了么……”

    “佩鸳!”韩清宁叫了一声。

    她心跳真的加快了,没法确定这个侄女知道了多少。

    “姑姑!你们到底……到底瞒着什么?难道我们一家子,还有两种想法么?”今日来之前,韩佩鸳并不确定。

    她只是试探一下罢了。

    可是来了,试探的中间,她自己也想到了这么多疑点。

    大伯后院不是没有人,无缘无故小产的姨娘有,自尽的姨娘有。

    以及那位常年礼佛不出门的大伯母。

    韩佩鸳还记得,之前母亲不小心说漏嘴过一句话,她说当初大伯母和大伯父也是琴瑟和鸣的一对。

    “别瞎琢磨!”韩清宁算是疾言厉色:“你还不信姑姑么?”

    “姑姑……我是信你的,我一直都信你。我……可是……”韩佩鸳咬唇:“我只是怕。”

    “时局这样……我……二殿下又是个任性的脾气。我固然身为嫡女,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如果大哥和你们有什么图谋,告诉我吧。我虽然也许帮不了什么,至少也能不出错啊。”

    “好了好了!别这样。信姑姑的话。没什么事,不过是些小事,你祖父不许说罢了。不管怎么样,韩家还是要靠你的,你知道的。你打小学的是什么?”韩清宁忽然笑起来,轻轻拍韩佩鸳的胳膊:“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别怕。”

    韩佩鸳见此,也不坚持了。

    她唯一能问的,只有姑姑。

    二哥不可能知道,父亲从不参与这些事,母亲更是不管。

    不可能去问大伯,更不能问祖父。

    “姑姑,我愿意为韩家付出一切。只希望……韩家不要……”韩佩鸳咬唇顿住。

    “放心吧,不管以后如何,姑姑都不会不管你的。”韩清宁又拍拍她:“既然来了,午膳就陪着姑姑用吧。”

    韩佩鸳点头,已经决定不问了。

    什么事,都不如自己解决。

    她不仅有自己,还有嫡亲的二哥,总能有办法的。

    一顿午膳,吃的貌合神离。

    韩佩鸳走后,韩清宁皱眉坐在窗前许久没动。

    韩佩鸳当然很重要。如果……如果韩佩齐那边不成,或许佩鸳还是一条出路。

    至少明面上,她是很重要的。

    可是,又不得不说,佩鸳始终是个棋子。

    虽然,韩家没有想要放弃她的意思,以后她离开裴珩,自然也有好的生活。

    可眼下,确实需要她立在明处。

    韩清宁并不觉得对韩佩鸳有多不公平,事实上,无非就是她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事。

    就算是知道了,难道她不应该为韩家付出么?

    十几年养尊处优的好日子,不该报答么?

    若是她不能接受,那么自己这一辈子,又是图什么呢?

    想到这,韩清宁郁闷的捂着心口。她身子不好也是真的。做戏是有,可当初真是气出一身病来,也不是假的。

    韩清宁病发,裴诀很快就来了。

    裴诀和韩清宁之间,有点像是互相依偎一般。

    很快请御医来,也是老毛病了,每次喝的药都一样。

    “不是佩鸳来了?怎么还动气了?”裴诀看着韩清宁喝了药问。

    “倒不是她,我是想起些别的事,都是我心不宽的缘故,喝了药就没事了。”韩清宁脸色苍白笑道。

    在太子眼中,韩清宁确实收了太多委屈,偶尔想起来,也不算什么。

    便也没有深究。

    主要是,这么多年,两个人吃药都习惯了。

    彼此都已经不是那么惊讶了。

    裴诀自然留在了这里,纵然他不能做什么,但是也常留宿在这里的。

    也一样,是习惯了。

    人的习惯是最难改的。

    入夜,韩清宁在裴诀怀中,沉默不语的想着白天的事。

    她想,其实很多事冥冥之中是很巧合的。

    就如那一年,她被贬妻为妾,落了一身病痛。无望到不想活。

    太子又被下药,虽然也有自己的手笔,却也彻底废了。

    可是也是那一年,韩佩齐出生。

    那孩子……生来不同。

    那是她的希望,也是韩家的希望。她当然要支持他。这二十年,她以侧妃身份,压着宁鸾不能动一下。

    可她并不觉得快意!她的青春都浪费了。

    她恨!

    她要宁家人全都死。

    只要有朝一日,韩家站在最高处,宁家就不要想活一个!

    所以,她又如何能等着自己的侄女再进二殿下后院,汲汲营营半辈子呢?

    她等不及了呀!

    “不舒服了?”裴诀感受怀中人身子略紧绷,问了一句。

    “没事,睡吧,不早了。”

    韩清宁声音一如往昔的柔和,轻轻抚摸裴诀的胸口。

    裴诀平躺的时候,有时候会不好呼吸。

    裴诀抓住她的手嗯了一声,烛光熄灭,奴婢们从外头拉好帐子,逐个退出去。

    帐中一片黑暗,两个人相互依偎着。

    却都没注意彼此还睁着眼。

    或许注意到了吧,但是……他们默契的都不说话。

    又是一个习惯,许多年来都这样。

    可以最亲近的依偎着彼此,却可以都沉默不语一整夜。

    裴诀的身子已经是七零八落,他一夜不睡的时候很多,他不是不想,而是睡不着。

    韩清宁是个心思深的人,但凡有事,就会失眠。

    两个人都是喝了安神汤也没用的。

    所以这一个失眠夜,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想什么。如过去每个失眠的夜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