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8章 回忆

    也是实在很困了,纵然这抱着的姿势怪异,渐渐的,宁芝竟也觉得安心起来。

    很小的时候,爹爹就总是这样抱着她。一边抱着,一边轻轻颠一颠,说一句我们芝芝长胖了,不过还是要好好吃饭的。不然以后不漂亮。

    宁芝很小的时候,不爱表露情绪,自认自己是个成年人的灵魂。所以每每被自己帅气的父亲这样对待,就很不好意思。

    可是如今,却很是怀念小时候。

    她将头往裴珩的脖子里埋,轻轻嗅着裴珩身上原本的熏香味道,以及酒气。

    纵然换了一身衣裳,洗漱过,他到底喝了酒,还是有淡淡的酒气的。

    倒也不难闻。

    记得小时候,爹爹也曾有过喝了酒用胡子扎她的时候……

    宁芝在裴珩颈窝里勾唇,带着自嘲,怎么会从裴珩这里,感觉自己小时候的事呢?

    明明,裴珩也还小呢。

    渐渐的,她就迷糊了,真在裴珩颈窝里闭上眼睛,睡着了。

    甚至睡得太沉了,裴珩将她轻轻放在马车里的软垫里,都没醒来。

    宁芝也是喝了酒的,所以加上疲惫,她这会子是睡得很沉。

    裴珩还是坚持送她回府,所以也跟着上了马车。

    终于再次看见小未婚妻睡着的样子,裴珩表示十分满足。

    伸手,在连翘的目光下在宁芝脸上摸了几下。

    那里有她方才在他颈窝里时候压出的印子。

    裴珩见连翘盯着他,一脸防备,好笑又鄙夷。

    就这么个三脚猫功夫的小丫头,他要是想对宁芝如何,还能拦得住么?

    所以,二殿下很不客气的瞥了一眼连翘。

    连翘气呼呼的,但是又不知想到什么,低头下去了。

    罢了,二殿下对姑娘好就成了。

    裴珩也困,但是还是将宁芝一只手拉住,才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

    马车走的不快,也是不忍叫宁芝醒来的缘故。

    不过到底不远,裴珩才稍微眯了一会眼睛,就已经到了。

    到了禄国公府,宁芝果然还是没有醒。

    裴珩失笑:“这是丢了也不知道吧?”

    连翘鼓着腮帮子,小声道:“那是姑娘放心!”

    裴珩被这句话弄得很满意,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宁芝慢慢的扶起来了。

    宁芝终于醒来,迷惘了一下才道:“到了?”

    “嗯。”裴珩看她:“走得动么?”

    “走得动,下来吧。”宁芝揉揉眼。

    果然下来还未进府,就见宁则礼宁蕴在小厮们打着灯笼下出府迎接来了。

    “叫马车进后院吧,你快上去吧。”宁蕴见宁芝这样就知道她刚睡醒。

    宁芝也不推辞,对着裴珩行礼,就上去了。

    裴珩不等宁则礼寒暄:“更深露重,禄国公早些歇着吧。”

    正要走,又转头:“若有以后,本殿自然会送她归家,不必禄国公如此担忧。”

    一把年纪了,这么晚还候着,想想也是祖孙情深。

    抛开那些外事不提,单说这份亲情,就是十足的难能可贵了。

    宁则礼倒是一愣,不过也瞬间就明白了。

    笑着说了一声臣知道了。

    宁芝这头,实在是累得很,都没留意到连翘打趣的目光。

    所以洗洗就睡了。

    同样的时间,太子府中,后院太子妃的院子里。

    宁鸾没有歇息,而是叫人送来一桌席面,又拿来不少好酒。

    有打小伺候她的丫头想拦着,都被她赶出去了。

    宁鸾一头长发披散着,靠在椅背上,也不吃什么,只是慢慢的喝酒。

    她已经醉了,不过还是继续喝。

    犹记得再闺中的时候,她酒量很好,可是后来出嫁了,就极少饮酒了。

    这二十年下来,酒量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她喝着,想着今日种种。

    她想,宁芝不愧是二哥的孩子啊。二哥就是这样,胸有丘壑……

    自己的侄女这般聪慧出色,她觉得自惭形秽。

    当年,她也是盛京城中叫多少人喜欢的宁家贵女。

    这一代就她一个女儿,还是嫡出的,自然求亲的人是要踩破了门槛了。

    可是,她偏一眼瞧上了比她大了那么多的太子。

    太子那时候金氏过世几年了,娶了韩家的嫡女韩清宁。

    宁鸾想,那时候,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不管不顾的要嫁给太子。

    那人长的好,又儒雅又风趣……

    其实,那时候盛京城中有的是没有大婚的皇子,也有生的好的。

    可惜,她偏一味就是看上了太子。

    也是家里骄纵,叫她觉得自己这样的人,只能匹配一个太子。

    且不能是侧室。

    她这样的女子,以后不能母仪天下么?

    所以,她喜欢太子,也喜欢太子的位置。

    那时候的韩家,远不如现在的影响力,宁家却几个儿子都在军中。

    虽然不及现在,也是着实有实权的人家。

    到底是太过疼爱她,哭闹,绝食之后,当年还在世的宁则礼的发妻崔氏服输了。

    因宁则礼年轻时候纳妾的事叫崔氏伤心了一回,故而一辈子觉得对不住她。

    老妻服输了,宁则礼也就点了头。

    也是宁则礼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最后悔的一件事。

    就是用宁家权势,逼迫皇家同意这件婚事。

    那时候,整个北方虽然没有全部被塔族人占据,可是也已经失去几个城镇了。

    宁家兵权在手,几个儿子都是驻守一方的将军,建文帝几乎是没有犹豫。

    甚至于,他自己觉得这样挺好!拉拢一个宁家,比韩家有用。

    于是,这婚事很快就成了。

    纵然太子也反抗过,却到底还是服从了。

    韩清宁被贬妻为妾,宁鸾正式成了太子妃。

    嫁给太子的时候,是初春。盛京城破的时候,是隆冬。

    而这中间,太子从未踏足过太子妃的屋子。

    次年春日,宁鸾一气之下,给裴诀下了药。她承认,那时候是恨极了。

    得不到就要毁掉。

    后来,太子九死一生,人却废了。

    她也后悔过,太子尚未有子嗣,就此废了,大晋都后继无人了。

    宁则礼当然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的时候,她是真的后悔了。也是那一年,因种种事积郁在心,崔氏过世。

    崔氏不是糊涂人,知道自己的女儿毁了太子,就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就此一病不起,一命归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