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1章 渭北

    宁芝的人动作很快,收拾起来很利索。

    等裴珩上门的时候,宁芝与宁蕴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要走。

    裴珩没想到宁芝也要走,一时意外:“你也去?”

    “殿下来了?我本是叫人去传话的,想来是与殿下错过了。”宁芝给裴珩见礼:“宁蕴还小,我不放心。”

    裴珩想说,宁蕴比你大一岁,你不放心什么?

    可是又想,毕竟宁芝是宁蕴的姑姑。

    “你这一去……年后何事回来?”裴珩问。

    “我争取二月二赶回来吧。我去了那边,也能打听些事情。殿下放心吧。”宁芝道。

    裴珩是万万没想到她要去,所以没有准备,这会子见她着急便也没说什么,就放行了。

    是不太舍得自己的小未婚妻,可是她家里出事,她不管也不对。

    宁蕴这会子神不守舍,也是简单的与裴珩见礼,就上马了。

    很快,宁家的车马就出发,不过半日,就离京远了。

    京城中很多人并不知道宁家有人出京了,也不知道宁家出事。

    等消息传开的时候,已经是次日里了。

    彼时,宁芝和宁蕴在歇脚,也是裴珩的八个侍卫赶上来的时候。

    宁芝没有什么意外的,近处裴珩都派人,远处裴珩更是不会放心了。

    她的未婚夫好意,她领了就是了。

    好在来的人都是聪明的,没有试图压着飞刃的意思,所以她乐得不管。

    越是北上,越是干燥寒冷。

    只有三日的时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赶到的,所以等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渭北的时候,已经是大年初二了。

    这一路,就听着到处都是爆竹声,这是宁芝宁蕴第一次在外过年。

    渭北没有太守,宁渊一肩担两职。所以渭北的最大长官家里出事了,整个渭北城都有些低迷。

    一路走来,也就是下面的县乡村过年气氛浓重热闹。渭北城里,虽然百姓也欢喜过年。但是毕竟挂红的少。

    宁芝第一次来,不过宁蕴不是第一次。

    带着人很快就进城去了。

    自然有宁家的家奴来接,一照面,宁蕴就被那家奴身上的白衣刺了一下。

    那是戴孝,主子死了,自然做奴才的要戴孝……

    一行人赶到将军府,就见门口白幡招展,看着格外的凄凉。

    宁蕴一双眼就红了,顾不得其他,就在家奴带领下进了里头。

    宁芝也跟着。

    一进去,就见四处都是挂白,来来往往的奴才奴婢们都是一身白,形容个格外的憔悴。

    宁芝宁蕴到了前院里,是宁菘来接:“芝芝也来了?”

    见了宁芝,他有点意外。

    “三叔……”宁蕴有点急:“我父亲呢?”

    他其实想问,是真的么?可是又问不出。

    “在松鹤厅停着,就等你了。先去见过你祖父吧。”宁菘红着眼。

    宁菘是庶出的,但是他打小和二哥关系极好,又加上长房就这么两个儿子,女儿倒是有三个,所以也没什么好争斗的。如今长兄没了,他恍然的很。

    书房里,宁渊见了宁芝和宁蕴,摆手叫起来:“芝芝怎么也来了。这么远的路程。”

    “大伯,您还好么?”宁芝其实对这位大伯不是很熟悉。

    自打被接回了临京城,总共也就见过两次面。总共相处不过几个月时间。

    可是宁家的亲人们都很团结,虽然不常见,但是她却从耳濡目染中也觉得亲人们都很亲近。

    “尚可,你们一路劳累了,蕴儿你去见你父亲吧。芝芝去歇着,你大伯母病了,你二嫂子……老三,叫你媳妇照看芝芝。”宁渊道。

    “大伯父,不必如此。我不累,我也该去看看二哥。”宁芝忙道。

    她是不放心宁蕴一个人上路,又不是来做客的。

    宁渊点头。

    出了外头,宁菘才道:“父亲是病的起不来了,又不肯说。故而一直坐着。”

    宁芝点头,她其实看出来了。

    宁蕴一概听不进去,只管往松鹤厅去。

    过去就听见了哭声,是宁蕴的母亲卢氏。嘤嘤呜呜,好不伤心。

    见了长子,扑过来抱着宁蕴就大哭起来。

    宁芝也不由抹泪,跪下来,给那黑漆漆的棺材里的二哥上香烧纸。

    事实上,也不过是见过几次而已。

    年龄差得多,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位堂哥回京看宁蕴的时候,预备的所有礼物都是她一份,宁蕴一份。

    也许是怜惜她没有爹娘,给她的总是比宁蕴的更好。

    有一回,他回京去带她和宁蕴上街,还给她买了糖葫芦。

    虽然,宁芝并不爱吃,可犹记得堂哥牵着她的手很暖,虽然很多茧子,但是叫她记得深刻。

    宁芝的眼泪就这么落下来,人和人真奇怪。

    就算是没见过几次,可你知道那棺材里是你的亲人,你总是伤心的。

    卢氏哭晕了过去,宁蕴叫人扶着她去歇着,才跪着给宁苇磕头。

    许久,他才起身,要看看父亲的脸。

    “还是别看了……”宁菘拦着。

    宁蕴不听:“不管什么样子……我都要看看的。”

    宁蕴沙哑着嗓子。

    “二哥他……是被狼咬死的。”宁菘又道:“你……不看也罢。”

    “为什么会这样?”宁芝忍不住问:“二哥不是小卒子,他是将军,手下有人,怎么会这样?”

    “先看过再说吧,小姑姑不要看了。我自己看看就好了。”宁蕴开口,带着一种叫宁芝陌生的镇定。

    宁芝叹气,她不介意看的。可是不忍叫宁蕴为难,最终点头。

    见拦不住,宁菘也不拦着了。倒是也觉得这个侄子很好。这时候能镇定,就是好事。

    棺木中的宁苇残缺不全。

    除了一张脸意外的没有伤痕之外,左臂没了,左腿没了,穿着衣裳,宁蕴不知道他的内脏以及身体还是不是健全的。

    他右手诡异的折断,大约之后右腿还是完好的。

    盔甲穿在他身上,都显得很奇怪。

    宁蕴看了许久,伸手摸着自己的父亲那冰冷的脸颊:“父亲,儿子不孝,儿子来晚了。”

    说着,就顺着棺材跪下来,将脸贴在冰冷的棺木上。

    宁芝和宁菘对视一眼,双双离开。叫宁蕴与宁苇道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