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6章 难过

    “嗯。”裴珩应了一声,有点不自在。

    “彭年就快回京了,虽然不会经过这里,但是这时节回京的武将不少,难免有人冲撞了你。”反正也很近,就接一下好了。二殿下心里这么想。

    宁芝整个人都是疲惫的,自然也不与裴珩分辨这些。

    在她看来,如今她这样的状态,见到了裴珩,是又放心,又安心。

    飞刃等人都是自己人,半夏麦冬都是打小伺候的。可是到底不一样些。

    她心里难受了这些时候,总算有个人见到了她。她只会觉得温暖。

    于是,靠近了裴珩,就把身子靠在他怀里了:“他们没叫我见二哥的样子。想来……也不会好看。说是被狼咬死了的。”

    宁芝轻轻叹气:“我与二哥,说不得多亲近,虽然是同辈,可是年岁差得多些,以前他回京看宁蕴的时候,把我都当闺女一般对待的。总共也就见了那么几次,相处了那么些日子罢了。”

    “我以为我不会太难过的,可……”

    宁芝咬唇,没有再说。

    那样的气氛下,她不可能不难过。

    是啊,大伯一家,二哥一家,除了一个宁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外,其他都不能说太过亲近。

    可是,他们都是宁家的人。忽然有一个没了。又是那样惨烈的方式没了……

    任由谁也不会不难过的。

    裴珩拍她的后背:“本殿知道你的心。”

    “人世无常。这乱世中,多少人今日活着,明日也许就没了。”宁芝苦笑:“就如当年,我满心欢喜的过中秋,谁知一夜之间,就已经家破人亡。二哥……是宁家长孙呢。爷爷失去过次子与一个孙子,如今又失去了长孙。他该多难过啊。”

    “你回来好生照顾他也就是了。”裴珩有点不太知道如何安慰她,但是心里却是能明白她的心思的。

    宁家说是家大业大,宁则礼往下,都是在朝为官的。

    可临京城里,就这么老的老小的小几个。

    骤然出事了,宁蕴留在了渭北,这府里,竟也就是芝芝一个人能照看宁则礼了。

    她那出嫁的八姐想来是不成的。

    作为皇子,他实在不爱听乱世这个词,可也无从反驳。

    宁芝很小幅度的点头,脑子里不知道想的什么,自己都觉得混乱。

    可是身边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安全。熟悉的气味叫她觉得眼皮子很沉很沉。

    就在方才他没来的时候,她还觉得只是累,却不困呢。

    这会子,却觉得撑不住了。

    撑不住了,也就不撑住了。

    于是,等裴珩再说话,就没有回应了。

    低头一看,小未婚妻已经睡着了。就那么靠着他,用一个看着就不舒服的姿势。

    裴珩体会到了一丝心疼,轻轻将宁芝的身子揽着,放到了榻上。

    果然是瘦了不少,他们虽然没有更亲密过,但是总还是接触过的。之前她可没这么单薄。

    下巴上的小肥肉都没了。

    裴珩手痒,伸出来在宁芝光滑的下巴上轻轻捏了一下又忙收回去。

    才给她拉好被子起身。

    出来就道:“进去伺候好。”

    他自认不会照顾人,所以并不知道一个姑娘家入睡的时候,还有什么步骤。

    半夏哎了一声进去,也只是将被子拉的更严实些,想想又给加了一床毯子。放好帐子罢了。

    次日一早,宁芝醒来,见麦冬就在一旁的椅子是上打盹。

    她也没叫,只是看着帐子顶想了想昨日的事。

    裴珩来了。

    她想昨夜居然就那么睡着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昨夜只是说几句话,她心里的烦躁和难过也有了出口。不管心里有多少压抑,日子还是要过的。爷爷还病着。

    裴珩就在她的隔壁,两个人洗漱过之后,就聚在一起用早膳。

    皇子来临,早膳不能将就。

    店家虽然不知道这一行人是什么来头,但是也不敢多说多问,只是按着吩咐准备东西罢了。

    他觉得昨夜里来的这位只怕是来头更大啊,还是好好伺候着好。万一得罪了,估计是没个好了。

    早膳的时候,宁芝总算是胃口好了。

    裴珩是不知,但是后头半夏和麦冬是着实安心了下来。

    这几日在路上,姑娘是不怎么吃饭啊。

    宁芝吃了一小碗粥,又吃了两个小包子,还有些配菜。觉得那个虾饼挺好,又吃了几块。

    这在裴珩眼里,不多。因为宁芝一贯在他面前吃的都不是那么少。

    所以他不稀奇。

    吃过了早膳,又各自安顿了一番,就要回京了。

    一早走,要是时间快的话,入夜就回去了。

    有马车到底不如骑马快些,所以要早走。这还在正月里呢,不到春分,就是昼短夜长。

    到了入夜还没回去的话,到底夜路不好走了。

    宁芝是彻底放松了,所以上了马车没说几句话就又睡了。

    也叫二殿下很是满足了一番,他从马上上了马车,就如愿见着了小未婚妻的睡颜。

    一日无话,到了夜里戌时中,总算是到了。

    裴珩直接送宁芝回了宁家。

    而渭北以及苍梧洲来的人根本没有进京。

    只有渭北那边宁渊的一个亲信跟着,他是要去见宁则礼的。

    宁芝到了禄国公府,见只有家奴候着她,就知道爷爷是身子很不好,不然他哪里舍得叫她这么远回来还没人接。

    裴珩送她进了府,没有停留,这时候他留着有点多余。

    府中虽然井然有序,但是宁芝还是看出一丝萧索来。

    管家忠叔道:“八姑娘回来住了几日了,有八姑娘在,老太爷还宽心些,您回来就好了。”

    “不是接了四叔家的孩子,还没到啊?”宁芝点头,又问。

    “老太爷说夏天再说吧,之前不是过年么。老太爷是身子不大好,没精神。”两个孩子又不能接来了不管,这才推迟了。

    宁芝点头:“二哥的两个幼子也没接来。哎,也是大伯母心疼二嫂子。她不肯回来,孩子们也不肯,哪里舍得叫她伤心呢?”

    “哎,也是,出了这事,二少夫人的难过少不了。”忠叔叹气。

    宁芝点了个头,就去宁则礼的院子了。

    迎面就碰上了宁菱,宁菱身后的丫头端着漆盘,里头是药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