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9章 皇孙

    裴霖也深知这些道理,所以他一开始想要打动的就不是建文帝。

    而是传闻中多病却善良的太子殿下。不是说,当年的父亲与太子殿下关系最近么?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膝行了几步:“叔父,奶娘活着的时候不敢告诉我真相,却将裴家的事也说了很多。她说当年父亲还在世,是与您最好。您对我也好。”

    “我四岁离开盛京城,是奶娘一家子护着我远走。奶娘临终之前,才与我说了这些。”裴霖哭着:“我……是裴家的子孙啊。”

    当然不是这般。他是裴家的子孙,是裴氏皇族这不假。

    可是至于真相,他十年前就知道了。只是那时候他只是一个没什么权势的少年。怕回京也不能立足。这才筹划了十年。

    如今一切都该回归正轨了。

    “大哥。”裴珩皱眉,叫了一声。

    太子如梦初醒:“你叫裴霖?”太子只是问跪着的人,并没有看裴珩一眼。

    裴珩心往下沉,却见太子点头:“是了。你这一代,确实是从了木的。”

    “太子。”建文帝总算是坐回去:“先叫人带他下去看看吧。”

    裴霖反应很快:“皇祖父是看我的纹身么?”

    说着,也不管这殿中还有女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将衣裳解开,将后背露出来。

    之间后背肩胛骨处,有个浅紫色的纹身。是个小小的裴字。

    只看那颜色也知道,不是一般的纹身。

    建文帝点头,他的贴身太监就上前检验起来。

    这纹身裴氏的皇族都有。是出身的时候就弄上去了的。特殊的纹身方式,特制的药物。并且,这纹身配置最后一味药是皇帝本人才知道的。

    没有他的点头,是做不到的。

    所以,不必亮出玉佩,只凭着这纹身,就知道这人真的是裴氏皇族了。

    太子像是松口气,露出一个悲凉的笑容来:“苍天果然眷顾我裴氏啊……”

    然后,他就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往旁边栽倒过去。

    裴珩一个箭步过去大叫一声大哥然后将他抱住。

    众人一阵慌乱,裴霖将衣裳笼着就要来看。

    裴珩伸出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滚!”

    裴霖也习武,但是他半路出家。何况就算是武艺好,这时候也不能动。

    这位……是他的叔叔。

    他看着裴珩要吃人一般的眼神,低头:“皇叔息怒。”

    裴珩没理他,扶着已经昏厥的太子就出门,连建文帝不管了。

    建文帝还在自己的世界里,见太子被扶着走了,也起身要走。

    还是他的太监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陛下,这霖殿下……”

    “既然是裴氏的子孙。那就是皇孙。选个府邸住下再说吧。”建文帝这话说的很轻,像是不在意。

    然后就扶着太监的手走了。

    他苍老的心一片混乱。后悔,惧怕,占据了他整个思绪。

    那些平时不肯想起的东西,忽然被这样亮出来,他只觉得无所适从。

    这些事,等太子好了,交给太子吧。或者交给珩儿也好啊。

    他这二十年来,最擅长的就是逃避。很多事都逃避。

    所以裴霖虽然大声谢恩,可是这事与他设想的结果却实在是差的远了些。

    就连臣子们一句恭贺,都像是捏着鼻子说的一般。

    是啊,陛下不热衷,太子殿下都没说什么。二殿下震怒。谁敢上前一步呢?

    再是个皇孙,那也不及二殿下就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吧?

    虽然二殿下任性脾气差,可是毕竟不害人。

    这位新来的殿下么……一时半会的,谁知道是人是鬼?

    另一边,宁芝跟着裴珩出去。

    宫中自然也有日常给太子休息的宫殿,叫做承平殿。此时太子躺着,御医们围着请脉开方子。

    裴珩脸色阴郁的站在榻前。太子妃就在他身侧,与宁芝站在一处。

    此时谁都不想说话,太子这回看着太严重了。要是不能好起来,那就是大事。

    御医们心里其实知道,不管如何治疗,太子殿下的身子都是不好了。

    也不过是用药吊着。

    也就是透支罢了。

    好在御医们常年给太子看身子,也是有经验的。虽然以前不至于这么严重,但是也不是不能看了。

    他们有的根本没有伺候过陛下,因为陛下身子很好。所以伺候太子更顺手些。

    开了方子,施针之后。太子殿下总算是醒了。

    “大哥。”裴珩叫了一声,却不上前。

    他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就很是不舒服。

    方才在大殿里被无事,他伤心。

    裴诀于他,是兄长却如父亲一般。他从小有一多半的时间是在太子身边的。忽然冒出一个侄子来,他本就很不舒服。

    如今大哥竟因为这个吐血了,他又是心疼,又是恼怒,也夹杂着些担心。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父皇有过其他的子女,但是一直没有真实感。

    真的见到了,他无法想象那个传说中的裴珂和大哥之间的关系。

    “没事。”太子虚弱一笑:“不用担心。”

    “还说没事!”裴珩一脚踹在椅子上,将一把椅子踢翻。

    太子却只是笑他:“耍脾气呢?好了,真没事。外头的烂摊子你不管了?大哥这样,你不管怎么办?”想也知道,陛下是不会管的。

    裴珩深吸一口气:“大哥先歇着,一会喝药,我去去就来。”

    裴诀点头,由他去了。

    “太子殿下可好些?”宁鸾问的干涩无比。

    “有劳太子妃关怀,一切还好。”裴诀淡淡。

    “殿下身子最要紧,什么事也不值得糟蹋自己。”宁芝上前,接了奴才手里的茶:“殿下要是有事,叫大晋如何?”

    “芝芝说的是。”裴诀笑了笑。

    宁芝就亲手伺候裴诀喝了水。

    这个人,按说是她以后的大伯子,她是不该近身的。

    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一样,再是开放,这小叔子,大伯子的,都是要避嫌的。

    可实在是年纪差太多了。以前一直当半个亲戚的。

    过去一直都叫姑父的,所以这避嫌也就叫她忽略了。

    正好,裴诀也看她像是看晚辈。

    “珩儿生气了。”裴诀喝了水轻笑。

    “殿下是吃醋了。怕您心疼侄子,就不管弟弟了。不过也是他想多了。侄子再亲,二殿下说是您一手带大的也不为过了。怎么比?”宁芝失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