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8章 临京事

    上官纪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

    宁芝坐下来,先是看了裴珩许久,然后才给他清理。

    “姑娘,奴才们来吧?”麦冬和半夏在这里候着,就是准备干活的。

    “嗯,先脱了他的衣裳吧,脏成什么样子了。”宁芝看着皱眉。

    这一身衣裳在盔甲里穿了五天,不用说也知道什么样子。这可是盛夏,饶是素来干净的二殿下,这会子也不好闻的紧。

    麦冬和半夏忙应了,几下子就把裴珩的衣裳扯开了。

    裴珩忽然皱眉,一把抓住了在他腰上解腰带的手,一双眼虽然通红冒着血丝,但是眼神仍旧锐利无比,甚至带着杀气。

    宁芝见麦冬疼的变色,忙叫了一声:“是我,你松手。”

    裴珩没有松手,只是将目光调过来,看着宁芝。看了好几眼,然后才松手,很快就又闭眼睡着了。

    宁芝先看麦冬的手,红了一圈,轻轻叹气:“力气真大。”

    “姑娘,奴婢没事的。”麦冬道。

    宁芝点头,然后俯身:“裴珩,是我,你好好睡你的,我替你清理一下。”

    裴珩这会子还有一丝意识,想说不用,睡醒再说。又想说你出去吧。

    可是终究扛不住这一身困倦,最后也没开口,渐渐的,就感觉不到身上的事情了。

    宁芝主仆几个照顾他脱了脏衣裳,简单擦了身子,也没给他再穿一身,就那么给他盖上毯子。

    “姑娘,放才奴婢听了一下,这回战死的不少呢。”半夏咬唇:“也不知什么时候打完。”

    “打完了又如何,是等塔族人不再觊觎大晋的疆土?还是等他们退回原本的地方?”宁芝嗤笑:“不然,这就没有完的一天。至今,大晋还是被动挨打。这些年,所有的战事都是守。”

    都没有主动出击的时候……

    “姑娘……那不是遥遥无期?我……奴婢看着那些受伤残疾的兵,好可怜,他们有的,都没有家人了,以后都不知如何过活……”麦冬皱眉。

    “所以,这场战争不知道多久,不是眼下这一场,而是……”整个天下。

    就算是大晋肯放弃北方的疆土,可是塔族人不会满足的,除非有一方消亡,否则……如何能太平呢?

    “你们该庆幸,如今虽然是打仗,我们还能支撑,还能打,还说的上输赢。”宁芝轻声说着,带着些自嘲和无奈。

    有朝一日,大晋连打都打不起的时候,只会更惨。

    半夏拉着麦冬与宁芝行礼后出去给她手腕上药了。

    宁芝留在帐子里,给裴珩胳膊上的伤处重新包扎。

    他身上青紫痕迹很多,不过不算严重。宁芝没管。

    宁芝想,想来,这个年轻的皇子已经意识到了艰难之处。才上过战场几天,眼神都不一样了。

    原本,他也可以在做几年无忧的皇子的。

    这一场战事,就这样打几日停几日,到了八月里,也已经是打了一个月了。

    这并不稀奇,有时候一场战争打几年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临京城里,太子一直主持调配军粮军饷,倒是没有叫裴珩有什么后顾之忧。

    但是战事进行久了,势必是对各方各面都有影响的,朝中也渐渐有些不太稳定的声音了。

    主要是回京两个月的裴霖不甘寂寞。

    他蛰伏十年,就是为了能有一番建树,他是看着皇位回来的,岂能叫自己这么碌碌无为?

    他有了自己的府邸,也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可是却没有上朝的资格。

    缺了什么,少了什么,自然有人给他送来,可是他却不能接触朝中事物。

    这是裴诀的意思,陛下自然没意见。

    建文帝并不知如何对待这个孙子好,但是显然没有什么补偿的心思。

    所以裴霖如今在京城,明面上可说是十分尴尬了。

    当然,他不是个能轻易被打倒的人,背地里自然不少做事。

    又有韩佩齐帮着,倒很是拉了几个大臣站在一处。

    当然,至于是真的站在一处,还是嘴上的都不要紧,为了利益暂时合作,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就在裴诀替裴珩安抚后方的时候,朝中就有人上折子,说皇孙殿下也是满腹经纶,又也年纪不小,该大婚了。

    古人常说,齐家,治国,平天下。

    首先就是要成家才好立业啊。

    一旦皇孙成亲了,那就是成人了,那时候,想要入朝也就更方便了。

    裴诀不想叫裴霖早早入朝,可是没有看着侄子不大婚的。所以这大婚的事,倒是考虑起来了。

    当然,想要娶哪家的姑娘,就由不得他自己选了。

    裴诀将裴霖叫来太子府,询问起来。

    “皇伯怎么看着这么瘦了?可是劳累的?”裴霖一见面就问。

    他如今管裴诀叫皇伯,叫裴珩皇叔,倒是也决然不提自己的出身了。

    “前方打仗,事情多,少不得操心。”裴诀笑了笑:“坐吧,你我也有日子没见了。”

    “是啊,侄儿没本事,成日里看看书罢了。大事一件也帮不上。”裴霖笑了笑,有些愧疚,却没有怨怼的意思。

    “你也不小了,二十四岁,要是寻常人家,该是好几个孩子的爹爹了。”裴诀咳嗽了几声道。

    “皇伯……不敢欺瞒皇伯,之前是蹉跎了,还请皇伯做主。”裴霖略带不好意思。

    裴诀看了他许久,轻轻叹气。

    到底不是在身边长大的孩子。

    这孩子的一切都太干净了。裴珩远在左洲,到底有时候顾不上。

    裴诀也不是草包,早就去查了几轮裴霖的过往。可是太过天衣无缝,像他说的一样。

    太过完美的过往,反倒是叫人生疑。

    所以,说起这个来,裴诀只觉得有点无奈好笑。只怕是这孩子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你既然有这个心,年纪也到了,就给你定一门亲事,你是皇孙,也不能怠慢了你。急不得。”裴诀想,不管他隐瞒了什么,目的是什么,到底也是皇室子孙。

    这一点,做不得假。

    “是,有劳皇伯了,多谢皇伯替侄儿想着。”裴霖感激道。

    “大婚一时半会没那么快,你也不小了,回头孤王给你先看个侧室,也好有人伺候你才是。侍妾也该有几个,不要委屈了自己。”裴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