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77章 发怒

    宁芝一来,就听见里头噼里啪啦的声音。

    就是一笑:“这是怎么了?”

    韩佩鸳和贺秋云都被吓了一跳,这会子表情不自然。

    宁芝也没等她们说什么,就越过她们进了帐子。

    裴珩也没一直摔东西,这会子气呼呼的坐下来,见宁芝进来,不自然的扭头。

    “该死的塔族人又出幺蛾子了?”宁芝歪头问。

    明明是个小丫头,却用这样哄孩子的口气说话。裴珩瞬间就笑了。

    这一笑,一身的气也就卸了一大半,再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了。

    宁芝看地上狼藉里头那信:“我可不可以看看?”

    裴珩点头,这也不是什么机密,没有不能看的。

    宁芝拿起来看着就笑了:“嗯,这个扎西垂挺聪明的呀。”

    “要五百副犁具,各色耕种工具一百?一百个会做犁具的工匠。啧啧。”宁芝好笑。

    “你就没看见还有两万两黄金?”裴珩粗声粗气。

    “看见了,可是比起这耕种的工具来,两万两黄金算什么?还有这绫罗绸缎的,啧啧。这是求和还是讹诈?殿下生气做什么,这不是好事么?”宁芝将信折回去道。

    裴珩忍耐再三,还是爆了:“你懂什么?求和就是好事么?”

    他想到底是女子,见识浅薄,以为不打仗就是好的了?

    又想着也不该吼她……

    真真是又尴尬又烦躁。

    正要开口叫她先回去,就见宁芝走过来:“也听人家说完了再吼呀。”

    声音柔柔的,带着一丝委屈。

    她脸上的红印子还在,看起来还真是怪可怜的。

    “殿下光顾着生气了呀?都没想想,他们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宁芝将信放在远处没被他踢翻的桌上才有回头:“他们以前要过耕种的工具么?”

    裴珩愣了一下,他记忆中没有。

    “还有这会做工具的人。”宁芝过来,蹲下来看裴珩:“过去二十年,都没有要过,为什么现在要啊?”

    “素来知道,北地的大晋人活的猪狗不如。最最重的活计。我们虽然不知道北方到底什么样子了。可是这些年零散听着的也不少。塔族贵族们霸占土地,可他们不会耕种。他们驱使百姓做牛做马,却也不懂得看重耕地。他们为什么总是求和的时候要金银?北方我不知,但是我却是知道,北境国,东离国每年都有粮食运进北方塔族。”

    宁芝顿了顿:“这还不说明问题么?”

    裴珩顿住,他低头看着宁芝。看着这个与他柔声细语说话的小未婚妻。理智渐渐回笼。

    是啊,他没想这么深……

    “所以,殿下不发火了吧?还吼我,多凶呀。”见他想通了,宁芝轻声哼了一下就要站起身。

    起身的一瞬间,她被裴珩拉住,然后抱住:“不该吼你,以后不会了。”

    “那我可记住了,下回还吼我呢?”宁芝歪头。

    “不会有下次的。”裴珩心里挺后悔的。

    “那我也得报仇。”宁芝伸手,在裴珩脸上使劲拧了一下,是真的出力了。

    拧的裴珩皱眉,脸颊一下就有个红印子。说不定明天就青了。

    裴珩没有阻止,没有出声。

    “解气了没有?”

    “解了。”宁芝又柔柔的:“塔族人打仗是很厉害呀,可是会打仗,不见得会治国。北方被涂炭的惨烈无比。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却不是坏事。”

    裴珩点头。

    是啊,二十年啊!塔族人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大晋子民,北方也不知是什么样子。

    可他们每年都买粮食这事,说来隐秘,裴珩也不是不知道。

    要是单纯只是买粮食,那也不算什么,毕竟大晋也每年都会像东离国买些粮食。有些作物南方没有嘛。

    可是塔族人买粮食还不够,再加上还要耕种器具以及工匠……

    结合起来看,就有意思的很了。

    这说明什么?偌大个北方,大约是连会做器具的人都不多了。

    也或者是塔族人重视起了耕种,却发现力不从心。

    不管哪种,都证明一件事,塔族人遇见了困难。

    他们的困难,就是大晋人的机会啊!

    宁芝在裴珩怀中想,就如她所知道的那个元朝。

    蒙古人的铁骑厉害,打仗凶猛。可是他们不会治国。或者说,他们不懂怎么治理打下来的这个国。

    那时候文人是下九流,不能科举,不能博取功名。曾经的宋朝子民是奴隶,低人一等。

    如今的大晋也是一样。

    塔族人占领的地方,大晋子民是奴隶,没有人权,没有尊严。

    一样没有科举。甚至更惨,没有自己的任何权利。全部都是附属。

    好好的人,也许已经被养成了牲畜。就连最基本的技能都要丢失了。

    塔族人也许意识到了问题,所以才会想要改变。

    这不正是机会么?

    “啊对了,韩佩鸳和贺秋云来了。忘了。”宁芝从裴珩怀中起来:“你也是,一见面就吓唬人家呀?”

    裴珩才不在意:“本殿有那么闲得慌?”

    宁芝笑着用一双手捧他的脸,挤了一下然后马上撒手:“没有,你就吓唬我。”

    然后笑了笑出了帐子。

    帐子外头,韩佩鸳和贺秋云一直都在,听不见里头具体说什么。

    可是自打宁芝进去,里头没在摔东西了。

    倒是听见二殿下大声说了一句什么,可随后就安静下来。这许久,想必也不是发火了。

    两人几乎想的一样,看来如今二殿下和宁芝之间,确实相处的极好了。

    宁芝出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韩佩鸳和贺秋云这才看见她脸上的红点点。

    “先走吧。”宁芝笑道。

    两个人与她见了平礼,笑着应了是。

    她们都不是彭筱,所以也不会对宁芝脸上的痕迹有什么反应。何况都是出过水痘的人,也知道这痕迹很快就没了。又何苦惹她?

    “殿下这会子有事情,你们也见过啦,一路辛苦,我昨日叫人给你们预备好住处了,先去洗漱洗漱。歇会再说话。”

    两人自然没意见。很快就被宁芝亲自带去她们的住处,一个帐篷。

    两个人在秋风园虽然住一起,但是也不是这样住一起。可这里是前线,再是不乐意,也不好意思挑拣。只好捏着鼻子住一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